cmgdo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催妝 西子情-第九十四章 當年(二更)讀書-8xri4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
宴轻虽然看着清瘦,但是凌画趴在他后背上,莫名觉得很有安全感。
血色新娘 n曉兮x
安全感这种东西,向来都是她自己给自己,如今一个人能给她,让她觉得她眼光果然好,没看错人,这就是她喜欢的心上人,她的心上人纯善极了。
哪怕十分的不情愿,他依然妥协地对她做了。
她享受这一刻的感受,心里觉得满满当当的,若是这一辈子哪怕不能让他抱着她,只要能这样背着她,她也觉得满意的。
做人不能太贪心嘛,她最是知道这句话的真谛。
宴轻在山门前停住脚步后,空不出手来,对凌画道,“你来叩门环。”
凌画从宴轻的脖子前颤巍巍地伸出小手,用力地叩了叩。
宴轻取笑,“蚂蚱劲儿。”
凌画承认自己没力气,“都怪金马鞍。”
她自然不说怪汗血宝马,否则以后他不带她骑马了怎么办?
宴轻回头瞅了一眼,汗血宝马委委屈屈地跟在他们身后,蔫头耷拉脑,一副自己做错了事儿的神色。
宴轻啧啧,“这狗东西自省呢。”
凌画也回头瞅了一眼,被逗笑,“它不是狗。”
“那也是狗东西。”
凌画不跟他争执这个,觉得让汗血宝马反省反省也好,这家伙撒开丫子跑起来,实在是太让人受不住了,怪不得能日行千里呢。
守门人打开山门,见到门外宴轻背着凌画,只他们两个人,再没别人,愣了一下,怀疑地越过宴轻看着凌画,“主子?”
不怪他不敢认,实在是主子没让人背过,而宴轻他也认识,自从圣旨赐婚后,栖云山里就特意弄了一副宴轻的画像,让每个人都记住,这是端敬候府的小侯爷,是主子的未婚夫,是主子将来要嫁的人,主子对他很是不一般,与当初的秦三公子,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待遇,不出意外,这是主子的逆鳞,他们若想讨主子欢心,以后见到了宴小侯爷,就得弯腰行大礼,就跟对着神明上香一般的恭敬。
早先得到消息,说主子要带着宴小侯爷来栖云山小住几日,但没想到,不是来浩浩汤汤的车队,而是只特立独行的来了这么两个人。
宴小侯爷的性子他们也都听过不少版本,但不包括他亲自背着人。
哈利波特之血獵者 夙願天堂
所以,哪怕看到了他的画像,对他这张脸记忆深刻,但也有点儿不敢认。
零秒出手 工商
“发什么呆?是我。这是小侯爷。”凌画莞尔一笑,语气平和,给出这副样子的理由,“我们骑马来的,马鞍不舒服,小侯爷就弃马背我上山了。”
守山人惊醒,连忙对宴轻深施大礼,“宴小侯爷好!您快请!”
宴轻端正着脸色,矜持地点点头,背着凌画进了栖云山。
栖云山的海棠品种珍奇,用上好的药浇灌培养,一年四季都会开花,如今正值夏季,海棠花被火辣辣的太阳烤的,有点儿发蔫,但看起来也依旧是娇俏的。
宴轻扫了一眼,当真是觉得与山珍海味阁里的海棠花一个品种,他脚步顿了一下,问凌画,“山珍海味阁与你是什么关系?”
凌画眨眨眼睛,“是我的产业?”
“是不是你的产业你不知道?还带问号?”宴轻停住脚步。
凌画勾着他的脖子,脑袋贴在他的后背上,小声说,“我的产业太多了,不太数得清。”
宴轻哼了一声,肯定了,山珍海味阁就是她的产业,她这语气就是骗鬼呢。
他不让她蒙混过去,对她质问,“给我免单的事儿,是你指使掌柜的做的?”
凌画立即摇头,语气冤枉,“这个真不是我做的,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掌柜的就是个好颜色的,尤其是长的好看的小伙子,他看了就喜欢,给你免单而已,他劳苦功高,也有这个权利。”
“四年前,我刚做纨绔时,被免过一次单,月前,秦桓拉着我喝酒,也免过一次单。你确定这两次都与你没关系?”宴轻要问个究竟。
凌画肯定地摇头,语气真诚极了,“真没什么关系,你要知道,我也是喜欢长的好看的小哥哥,若真是我做的,四年前我就见过你,认识了你的话,我肯定早就跟秦桓解除婚约了。绝对不可能让他弄出什么醉酒后的婚约转让书败坏我名声,毕竟你比他长的好看。”
宴轻哼了一声,“确定?”
“真确定。”凌画小声说,“你比秦桓好看多了,你想想,若是我的性子,早遇到了你,谁还要他啊?”
宴轻默了默,不知道是被她肯定的语气和给出的无法反驳的理由说服了,还是被哄住了,总之,没有再追问。
凌画松了一口气,四年前的事儿还真不是她做的,其实,是她娘,她娘当年在山珍海味阁盘账,为了教导她尽快接手她名下的产业,带了她一起,她被堆积如山的账本子弄的一个头两个大,就听掌柜的说了一句来了个漂亮的小公子,长的可真好看,好像是端敬候府的小侯爷,据说,今儿正式做纨绔,来山珍海味阁庆祝一下。
她娘对宴轻的名声早有耳闻,听说后似乎觉得挺可惜的,说了句,“我去看看。”
她也想去看看,但她娘板着脸说,“你把这些都看完了,看不完,不准出这个门。”
她只能乖乖坐好。
她娘出去大约是瞧了人,回来后,难得对她说了一句,“端敬候府的小侯爷的确是长的好看,比秦桓那孩子长的好看,可惜了,怎么就误入歧途了呢?”
凌画故意扬起小脸说,“娘,我喜欢最好看的,既然秦桓没他好看,你去退了安国公府的婚约,给我定他吧!”
“胡闹!”她娘顿时训斥。
凌画不依,“没最好看的夫君,我没动力看这些账本子。”
她娘没见过这么耍赖的,被气笑,“人长的好看,无非一副皮囊而已。”
“那若不是我爹长的好看,您嫁他吗?”凌画反问。
她娘噎住。
然后,对她瞪眼,“别再想用不着的,我拿秦桓当半个儿子,他父母早亡,安国公府是狼窝,他可怜的很,若你退了他的婚,安国公府一家子都势利,他不会有好日子过。再者,秦桓对你也不错,也知道上进,皮囊长的也俊秀,你挑剔什么?”
凌画想想秦桓,便提不起多少精神,小白兔一样的家伙,她能说他不太稀罕吗?真不明白了,安国公府一家子黑心肠,他怎么就没被养得也黑心肠呢,若他的心肠也是黑的,她没准也能稀罕上,就如今这小模样,在她娘面前乖乖巧巧的,在他面前看她一眼就害羞的眼神躲闪不敢多看她,实在让她不太稀罕。
她叹气,“那我没动力看这些了。”
她娘气笑,“我给他免单,山珍海味阁以后是你的,以后他再来,让掌柜的也一样给他免单。长的好看的人,是该被优待点儿。”
男神老公太霸道 暈兮
凌画嘟囔,“那与我有什么关系?”
至尊劍主 拈花小和尚
“有关系,你好好看账本子,别让山珍海味阁在你手里倒闭了,让他吃一辈子,给他免单一辈子,不是也很好吗?”她娘很有理由。
凌画:“……”
她竟然奇迹般地觉得,她娘说的好像也有道理,她高兴了点儿,于是,埋头看账册。
后来,凌家遭难,她娘虽然一年后死在天牢,她也几乎被血雨腥风抹平了昔日那短暂的记忆,但山珍海味阁的掌柜的记着宴轻,他再去,那一日也正巧赶上她在,自然而然就又给他免单了。
都市大財子
回忆一旦拉开闸,便倾泻而出,挡都挡不住。
这事儿她不太想让宴轻知道,若是被他知道,岂不是也知道了当年她还没见着他,就听她娘那么一说,就有想跟秦桓悔婚嫁他的打算?
所以,坚决不能说。
“你在想什么?”宴轻敏锐地察觉凌画似乎陷入了什么思绪里。
凌画勾着他的脖子软声说,“在想我饿了,今天要不要再烤鹿肉吃。”
宴轻也有点儿心动,“会不会间隔时间太短了?这么短的时间,鹿群有繁衍吗?别吃的比下的崽快,那可不行。”
凌画也不知道,问一旁跟着他们的人,“鹿群这个月出生几只?”
陪同的人摇头,“好像一直也没有。”
宴轻果断地说,“不吃了。”
凌画同意,“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