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3a1k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闢道立心》-第一千一百六十章:地位之危展示-l66re

闢道立心
小說推薦闢道立心
天灾频仍,腐败不休,很显然,此国气数已尽!
随着一颗巨大的,闪烁着明亮且炽烈光芒的,并且拖着长长尾巴的星辰掠过天际,天下豪强四起,皇座被打翻在地,所有人都看见了,兵强马壮者为天子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所有人都想要称帝,建百官,立年号,统一王朝因此四分五裂,百姓并没有比原来生活地更好。
一国人口锐减半数不止,先是天灾,而后是人祸,灾难不绝。无休止的变乱,为了活下去,人已经不再是人。
永鎮天淵 陰天神隱
人族引以为傲的礼仪,变得一文不名,为了活下去,便是同类相残相食,也在所不惜,是的,相食,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
所有势力都忙着抢夺地盘,扩充兵力,地盘抢来之后,因为战争,兵力减少了怎么办,那就去抢,继续扩张。
似乎,根本就没有人意识到休养生息这一回事,普通的百姓与士兵,就是一群牲畜,一群消耗品,有用就拿来用,没有用,就弃之不顾。
在吴毅眼中,这场灾难,若是依着这个趋势演变下去,远远没有到达应该结束的时候,心中不可抑制地生出一股悲伤与哀恸之意。
不怕苦难深重,就怕看不见光明,希望,珍贵难言。同理,不怕疾病费钱多,就怕花钱病不好,软刀子割肉,总有一天,会崩溃的。
乱世之上,人命不如狗,何其真实的话语。
若是吴毅此刻能够观察到自身的变化,就会发现,随着自身心境的波动起伏,特别是反战心思的升起,一直缭绕在周身,为吴毅驱使的劫气,有了涣散的迹象,就连活泼的黑莲,也变得沉寂起来。
在梼杌刁难自己之前,吴毅可是不会想到,梼杌竟然还想要废去自己应劫之人的身份。
閨情密愛
而且,还不是亲自动手,是要让吴毅自己放弃这个身份,一旦吴毅放弃这个身份,那么吴毅也就无法再依靠黑莲来威胁他了。
愛情從相遇開始 郁雪
萌妻1v1:傲嬌boss,我要了!
劫气象征着变化,变化,就不可避免地涉及战争,争执这些看起来阴暗面的存在,所谓光荣革命,不流血的战争,只不过是在最后一个环节没有流血而已,而前面几个环节流的血,很多人下意识地遗忘了。
哪怕是所谓的五大流氓核平衡,也并没有阻止战争的爆发,甚至于,很多时候,背后就是五大流氓的身影。
当你拒绝战争的时候,就是在拒绝变化,你永远也无法否认,战争是催发变化的最好途径,也只有战争,才能够巩固变化。
所有人都在吹不流血的革命,但是能够复制又有几个,就是因为本就不实,所以不可复制。
梼杌这一手,算是打在了吴毅的软肋之上,只不过,吴毅威胁在前,现在指责梼杌也没有意义,小孩子才在乎对错。
棋差半子,被对方反将一军,又不是必输的局面,何必如此早就投子认负。
梼杌以大极王朝的劫气,构筑出来王朝末世的悲惨景象,因果牵连下,让吴毅身临其境,否则,悲惨万倍的景象,吴毅也不是没有见过,会因此而落泪,呵,连心境都未必会波动一下。
無良校草pk溫柔校霸
警界翹楚
面对王朝末世的景象,吴毅心境已乱,想要和之前对付黑洞吞噬一样,面不改色,视假为假,则是不可能了。
但是,吴毅也有自身的办法,说起来,也是梼杌自己留下的破绽,梼杌过于注重演化这些悲惨凄哀的场面,忘记了这等灾劫的逻辑性。
问一个问题,战争的目的是什么?很多人或许会说推翻昏君,清君侧,又或是直白地说抢钱抢女人。
前者可以视为推翻旧有统治阶级,后者则可以认为在获取资源,二者区分与否问题不大,总而言之,无论什么战争,一定会实现阶层与资源的变化流动。
需要明确,战争不是目的,战争只是一种手段,一种政治的延伸,当依靠廷议或是其他温和手段,无法取得成果的时候,选择的手段。
战争既然是手段,实现目的之后,也就停止了,这一点容易理解,或是当进行战争会偏离目的越来越远的时候,战争也会被叫停。
就好比战争是为了抢钱抢市场的,你去抢一片干旱荒芜,一点资源也没有或是开采成本极高的地方,甚至无法抹平战争的代价,那么,为什么要继续战争呢?
拉貝先生:關於日軍在南京大屠殺與“國際安全區”
这是穷兵黩武,就是没有价值与意义的战争,记住了,当战争从手段变成目的的时候,就是穷兵黩武。
而这,就是梼杌的破绽所在,梼杌前面演化而出的场景,都很符合逻辑,无论是昏君开销无度,还是奸臣弄权,亦或是武将吃空饷等等,很多都是吴毅亲身经历过的事情,自然熟悉。
他不应该,就不应该不断强调战争的残酷与苦难,因为人口锐减之后,战争所得无法弥补所失,战争就会停止,而不是无休无止。
極限微
不过话说回来,苦难场景不真实,数量不密集,就无法影响到吴毅,更不用说引得吴毅自愿放弃应劫之人的身份。
時光不及你情深 時早
若是这样做了,难免有问题出现,二者相矛盾,想要调和二者,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显然,为了引导吴毅舍弃应劫之人的身份,梼杌神兽放弃了保持故事的逻辑性,在赌吴毅没有察觉出这一点。
無限動漫旅行系統 遊影之眼
而现在,梼杌神兽输了,一个小小的破绽,使得吴毅自梼杌神兽一双法眼之下脱身而出,重新获得了自由。
最为关键的,是保住了自己的身份,回过神来之后,吴毅才意识到之前的凶险,看向梼杌神兽的眼中,多了几分警惕之色,谁能够料想到,自以为万世不易的身份,竟然如此轻易地,就要被自己拱手让出,好险,好险。
此事也给吴毅敲响了警钟,黑莲确实是神物,拥有黑莲的自己,也确实是应劫之人,但是,并不是不可改变的,世间奇人手段万千,一个不提防,可没有时光倒流的神通供自己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