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m660引人入胜的小說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ptt-第兩百七十八章 絕望無助流雲仙君鑒賞-u9eez

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仙界。
顾渊和裴安两人正在一处荒凉的沙地上。
这处地段非常的清冷,周围是一段段连绵起伏的山脉,不高,不过却颇为的壮观。
在顾渊和裴安的面前,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站台,站台的四面,还设立有高大的圆柱,看起来颇具气势。
一股古朴沧桑之感扑面而来,依稀可见曾经的辉煌壮丽。
只不过,不管是这个站台,还是柱子,都披上了一层灰尘,而且,其中一根柱子居然已经断裂。
裴安忍不住眉头一皱,担忧道:“长青那老娃子怎么还不来?”
顾渊看了看那个站台,忍不住道:“不会葬身于空间乱流了吧?不应该啊,我孙子没这么弱才对,莫非他运气很差劲?”
正说话间,却见苍凉的站台上陡然亮起了微光,随后,这些微光在站台上流淌,逐渐凝聚成一个天门的的外形。
如同传送阵一般,一道人影缓缓的从天门中钻出。
都市妖戰 辛白
这人影的有些狼狈,花白的头发蓬乱着,身上也有多出破损,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外观,那人影这才长舒一口气。
正是顾长青。
仙途孤獨 徐以磊
顾渊开口问道:“长青,怎么这么慢?”
“空间乱流里风太大了,而且一片混沌,毫无方向可言,多亏有师祖和爷爷的指点,否则我可能迷路找不出来了。”顾长青无比庆幸的开口道。
随后,他打量了一圈站台,有些不确定道:“这就是接引的地方?”
顾渊点头,“不错。”
“这也太简陋了吧?”顾长青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心中大感失望,随后道:“以前不是有传闻,飞升有着奖励的吗?飞仙池呢?”
裴安指着站台前面的一个坑洞开口道:“呐,这坑不就是吗?要不要我给你放点水,跳下去意思意思?”
“就这?”
顾长青傻眼了,“怎么会成这样?”
“仙凡之路断绝,都没人飞升了,这里自然就凉了。”
裴安随口道,语气中带着缅怀,“记得我那时候飞升时,这里可热闹了,需要排队泡澡,谁曾想,那般繁华的澡堂说凉就凉了。”
顾长青有些不甘,“那我岂不是亏了?”
“得了吧,仙界早就大不如前了。”顾渊开口道:“仙气的浓度一年不如一年,最后甚至连仙气资源都要抢夺,这澡堂里的水,有不少是被喝光了。”
顾长青恍然大悟,不由得皱眉道:“原来是被喝了,简直就是畜生啊。”
裴安的脸色有些不自然,“都少说两句!这年头大家都不好混,你刚飞升,先带你去青云宗报道。”
“对了,最近的仙界可是发生了一件大事!咱们边走边聊。”顾渊的脸色有些亢奋,显然这事是一件好事。
当即,三人腾云驾雾,晃晃悠悠的向着青云宗而去。
顾长青迫不及待道:“爷爷,到底是什么事?”
顾渊低声道:“你可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仙君?”
顾长青点头,他记得仙君好像是金仙修为,极为的恐怖,如今他飞升成仙,体内有了仙气流转,更加能感觉到金仙的恐怖。
担忧道:“我还记得那个仙君把师祖的老相好给抓了。”
樹妖 水慕幕
顾渊点了点头,心有余悸道:“不错,其实这中间已经发生了不少事情,惊险刺激,你还是个孩子,我们也就没有带你。”
顾长青只恨自己没有更早的突破天仙,好奇道:“看你这样肯定是好事,快跟我说说。”
“且听我们慢慢道来,事情是这样的……”
当即,裴安和顾渊你一言他一语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的讲了个遍。
顾长青听得心驰神往,跌宕起伏,只恨不能亲身去得见高人的风采,只能满是敬畏的感叹一句,“高人不愧是高人啊。”
快穿紀事
“这还不止呐!”
裴安哈哈一笑,显得无比的得意,幸灾乐祸道:“那仙君的流云殿当天就遭遇了天劫,据说,那雷劫可怖到了极点,天昏地暗,让人望而生畏,直接把整个流云殿劈到了半残!”
“嘶——这么厉害!”
鳳血,傾世皇後
腹黑王爺:廚神小王妃
顾长青惊呆了,随后不假思索道:“高人手段,肯定是高人手段!他敢挑衅高人,这结局早已注定了。”
“我觉得也是!”
顾渊点了点头,失笑道:“不过这还只是开始,据说,那仙君正在被一头五色神牛追杀,上天入地都摆脱不了,这都好几天了,在仙界传得沸沸扬扬。”
顾长青震惊道:“这不会也是高人的手笔吧?”
裴安摇了摇头,“不清楚,据可靠消息,是他偷喝了人家女儿的奶,不仅如此,为了奶居然把人家女儿给抓走了,如今饮奶狂魔的称号已经传开了。”
“居然如此疯狂?这是要奶不要命啊!”顾长青由衷的惊叹。
三人说说笑笑间,已经来到了青云宗。
面带愉悦的微笑,轻松加惬意。
“哟,三位长老?你们也太热情了,知道我们回来了,特意在门口迎接?”
裴安不经意间的抬头,却是突然笑了,开口道:“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的徒孙,顾长青。”
大长老面露苦涩,低声道:“宗主,别介绍了,宗里来大人物了!”
裴安微微一愣,“来谁了?”
大长老张了张嘴,“流云仙君!”
“流云……仙君?!”
裴安的音调顿时都变了,整个人一个激灵,清醒了。
顾渊的脸上也是露出惊骇之色,“大长老,你在开玩笑吧?”
大长老摇了摇头,“真没开玩笑,点名要见你们,赖着不走了!”
裴安的腿都软了。
凉了,这波要凉了,八成是来报复的了。
刚刚还把人家当成笑话谈论,转眼间,这个笑话就落在自己身上,报应要不要来得这么及时?
他不假思索的转身,“走,这里还能待吗?赶紧跑!”
只是还没等他付诸行动,青云宗之内,一道气息陡然升腾而起,威严无比,直接锁定在了裴安等人的身上,随后只见光华一闪,一名中年男子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场上的气氛陡然一凝,众人的呼吸也是一滞,全身汗毛倒竖,做好了殊死一搏的准备。
却见,那中年男子却是缓缓抬手,对着众人作了一个揖,友好道:“你就是青云宗宗主裴安道友吧,我是叶流云,之前可能有点误会,特来赔礼。”
裴安抿了抿嘴巴,随后道:“流云殿主找我,有什么事吗?”
叶流云声音有些嘶哑,其内的委屈根本掩饰不住,“我是来请罪的,想请诸位身后的高人高抬贵手,放过我。”
“这……”
裴安等人愣住了。
仔细看着叶流云,脸上不由得露出古怪之色。
这才发现,此时的叶流云和之前坐在宝马香车里的叶流云判若两人,奢华不再,反而有一种逃难般的落魄,脸上也不知道沾着哪里的泥土,身上华贵的衣服都已经满是破洞,其中一个袖口都飞了,而且脸色苍白,身上似乎还带着伤。
一个字,惨。
裴安一阵唏嘘,当初交给自己画卷的时候是多么的牛逼哄哄啊,这才多久,果然,人总是善变的。
“诸位,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叶流云无比恳切的盯着众人,眼眸中似乎还带着泪花,“那头牛疯了,它什么话都不听,铁了心的要与我不死不休,它简直不是人啊,求你们放过我吧!”
此时的他,就像是一个不可一世的少年,刚刚走出社会,随后就遭遇到了社会的毒打,被整的服服帖帖。
这段时间,他把能施展的所有手段都施展了一遍,却依旧摆脱不了五色神牛的追捕,身上的法宝也都消耗了七七八八,生命受到了严重威胁不说,那头牛还尤其喜欢盯着人的屁股怼。
那牛角,那冲击力……
叶流云打了个冷颤,不由得菊花一紧,生起一股凉意,不敢想,简直就是噩梦!
现在的他,可谓是一朝回到解放前,流云殿被毁了不说,还被人看了笑话,而且还要面临随时被怼屁股的生命危险,真的绝望了,不认怂不行啊。
俏寶貝v.s酷王爺 紀瑩
裴安忍不住道:“流云殿主,那头牛为什么要攻击你?”
叶流云苦笑的摇了摇头,“我也是莫名其妙啊!不过我听它说是九尾天狐、龙和火凤联手把它女儿给抓走了,我想了想,我得罪的人中,恐怕只有你们背后的高人有这种手段了。”
九尾天狐,火凤?
裴安和顾渊对视一眼,露出一丝了然之色,“果然是高人没错了。”
叶流云不断的道歉,“以前是我霸道,求你们给我一个机会,我知道错了,让那头牛别再追我了。”
裴安微微皱眉,“我们也没办法,此事恐怕只有去找高人了。”
叶流云连忙道:“我愿意去赔礼道歉!此等人物,我得罪不起,不敢奢望他原谅,只求给条活路就好,拜托诸位帮忙引荐一下。”
裴安犹豫了。
盯着叶流云看了一会,这才皱眉道:“这局面恐怕也只能如此了,我可以带你过去,不过你自己要把握好分寸,还有,高人有些避讳我必须跟你说一下。”
“流云殿主。”一旁,顾渊突然开口道,定定的看着他,居然一点也不虚,神情凝重到了极点,幽幽道:“我知道你已经认识到了高人的强大,但我要告诉你,你所知道的不过是冰山一角,高人的可怕你根本想象不到!别说我没提醒你,必须要内心虔诚,态度诚恳!”
叶流云不住的点头,“诸位尽管放心,我这人没别的优点,就是识相。”
裴安三人悠悠一叹,“也罢,那你做好下凡的准备吧。”
“多谢诸位,多谢诸位。”在场明明是他修为最高,反而却是最卑微的一个。
凡间。
伴随着一片乌云的散去,四道身影腾云驾雾着从空中穿梭而过,不多时,便落在了落仙山脉的脚下。
顾渊开口道:“高人就在此山之上,我们需步行而上。”
叶流云毫无异议的点头,“这我懂,应当的。”
四人沿着山间小路行走,一路上没有人说话。
大家的心情都比较沉重,脚程并不快。
叶流云是担心高人依旧心怀怒气,随手就把自己给灭了。
顾渊三人则是担心自己私自带叶流云过来,惹高人不喜,随后就顺带着把自己三人也给灭了。
刚刚行至半山腰,众人的心头却是猛地一跳,同时抬眼看向远处的天际。
却见,一道巨大的身影正呼啸而来,夹带着滔天的怒火。
五色神牛的牛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狂吼道:“饮奶狂魔哪里逃?纳命来!”
四人看得肝胆俱颤,近乎吓得魂魄离体。
不是害怕这头神牛,而是害怕这神牛把这座山头给毁了,那高人的怒火谁能承受?
太可怕了,想都不敢想。
不假思索的,他们同时飞升而起,全身法力不要命的般狂涌而出,力求将这头疯牛给拦下。
“牛兄,冷静,冷静啊!”裴安目眦欲裂,嘴里都开始飙血了,“求你换个战场吧,这里使不得,使不得啊!会世界末日的!”
“换战场?多么可笑的要求。”五色神牛都被逗乐了。
力之法则被它施展到了极致,速度极快,如同重锤一般冲撞,光是一丝冲击波就足以将一座高山给填平!
顾渊四人仓促迎击,加上心中焦急,还要保护周围的一花一草,很快就被撞飞而去,重重的倒飞而回。
“轰隆!”
五色神牛落在落仙山脉之上,目光冰冷的看着叶流云,眼眸发红,低沉道:“把我的女儿交出来!”
顾渊咳了几口血,喘着粗气道:“我们会让你见到你女儿的,前提是,真的不能在这座山上搞破坏啊!”
“区区一座小山,有何不能?”五色神牛不屑的说道,随后抬起牛脚,在地面上跺了跺。
平时,整座山的土石恐怕都会飞起,大地也会随之裂开,然而这次却没有丝毫的反应。
嗯?
什么情况?
五色神牛微微一愣,抬眼看去,却见,山顶之上,一只黑色土狗,缓缓的迈进了视野之中,眼眸中平静如水,山风吹动着他的狗毛,带着一股潇洒之意。
一步一步,停在了一块巨石之上,居高令下的俯视着众人。
“你的女儿,在我家主人那里。”大黑的狗嘴一张,缓缓的开口道:“奶水的味道很不错,主人很满意。”
五色神牛全身法力都沸腾了,怒火都化为了实质,咬牙道:“你说什么?”
大黑面色不变,自顾自道:“光靠你女儿,奶水恐有不足,你来得刚刚好,以后,你就是一只普通的奶牛了。”
“奶你个狗头!”
五色神牛彻底炸了,它不敢相信,区区一只土狗何来的胆子敢跟神牛如此说话,“反了,反了!”
它四蹄猛地踏出,如同重型坦克一般向着大黑冲来,速度同时快到了极致,冲撞之中,空间似乎都变得扭曲。
倚天名門正派不易做
顾渊他们此时才回过神来,他们没见过大黑出手,当场就被吓傻了,冷汗涔涔。
“住手!那可是高人的爱犬啊!”
“快,快,保护高人的爱犬!”
“完了,高人的爱犬太会拉仇恨了!”
眨眼间,五色神牛就冲到了大黑的面前,巨大的身躯已经化为了残影,看不真切。
大黑依旧站在原地,只是轻飘飘的抬起自己的一个前肢,向着前面稍稍一按!
顿时,天地都好似静止了,五色神牛冲撞的身躯如同被按下了暂停键,无比突兀的停下了下来。
这怎么可能?!
五色神牛看着按在自己牛头上的狗爪,心脏狠狠的一抽。
惊惧的张开嘴巴,发出的却是“哞”的一声牛叫。
裴安四人的嘴巴不约而同的张成了“O”型,画面就此定格,大脑已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世界转瞬间就安静了。
大黑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众人,随后转过身,翘着尾巴,高冷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