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t6p火熱都市言情 明末黑太子-第821章:兌現賞銀相伴-d2fi5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战前标定的是击毙一只东虏便可兑现二百两银子,这并不意味着是个人所得,战果划分的最小单位是排级。
也就是说,如果一个排击毙了十只东虏,总额为两千两银子,将领可取一成,校尉可取三成,余下六成,一千二百两才是这个排所得。
这笔钱由三十三个人来分,三十两为基数,为每人最低所得,也就是普通士兵所能领取的银子。
余下二百一十两,由排长、副排长、班长、副班长,这九个人来分。副班长可领十五两,班长可领二十两,副排长可领三十两,排长可领四十五两。
随着军衔的升高,可领赏银的数额也就越来越多,这是成比例的,自然能够激发中高级的斗志。
在战场上拼死抵抗、带头冲锋的也是以前勇卫营为主的老兵,让他们领取比新兵更高的赏银也是必然的。
某太子也要通过这次兑现赏银,让狗腿子们认识到,跟着自己干,就能吃喝不愁,还有大把的银子可拿。
像喊口号、表忠心、纳投名状这些都是辅助,没有粮草供应,没有军饷下发,别说各部的忠诚度,就算是最基本的战斗力都保证不了。
在城内发生激战之前,负责城头御敌任务的就是负责守卫德胜门与安定门的第二旅和第四旅,负责守卫西直门与阜成门的第三旅和第五旅。
前面两个旅击毙了约五千东虏,后面两个作战单位战果更胜一筹,多达八千,这部分都是披甲兵,包衣另算。
对于这个数额,在战后收拾战场的时候,周遇吉是亲自过去视察过的,兵部与户部也有人在场,而且已经大量拍照了,倒是弄不了假。
只是后来这笔赏银被李会计推给了某太子,由东宫掏钱来犒赏东宫卫队,听上去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也就无需太仓拨款了。
尤其是倪宠的第三旅与王允成的第五旅,前者可领取六十万两银子,后者随后又参加了城内的战斗,两次累计,可领赏银高达八十五万两。
这都是刨去了在城头协助防御和城内参战的壮丁的部分,炮兵所得另行计算。
一个旅满编也才五千人,所以光是普通士兵所领取的基础就非常之高,达到了九十两。
旅长、副旅长、营长、副营长这四个军衔算将领,连长、副连长、排长、副排长算校尉。
按照领赏比例折算,第五旅的三十个将领级便可领取八万五千两银子!
旅长可领百分之十六,副旅长为百分之十二,营长为百分之四,副营长为百分之二。
王允成到手的赏银总额为一万三千六百两,整数为存折,零头是现银。
两个副旅长也不会白忙活,每人可得一万零二百两之多!
王允成之前就是个参将,被太子爷破格提拔为旅长,相当于朝廷的总兵官。
那俩副旅长还不如他,就是个混饭吃的游击,见到五六品文官都得行礼。
在勇卫营虽说不愁吃喝,可远远比不上今天所得到的丰厚回报。
某太子知道高级军官都有亲兵,正是这些家伙才是在关键时刻能为主将冲锋陷阵的人。
所以才允许将领直接拿一成的好处,这算是给他们养狗腿子的钱了。
赏一个亲兵一百两银子,三十三个便是三千三百两!
每个旅都编有警卫排,其实就相当于其他部队里总兵的私人卫队。
有了这笔钱,起码一年之内,王允成养活自己的警卫排是不愁了。
之前看好的“瘦马”也能置办上了,顺便再买一处上好的宅院。
千奇百货商店里的好玩意,不管甚子,通通一样买回来一个,哪怕摆着不用,也能赏心悦目!
下面的将领们也摸清了太子爷的底线,只要不投敌、不造反、不扰珉,打仗的时候舍得拼命,那得到的好处就是大大滴……
都说太子爷有的钱,对忠心耿耿的手下,从来都不会吝惜银子和好物件,这下众人算是彻底明白了,果真如此啊!
即使王允成见过大场面,也认识字,等瞧见存折上标明的数额,也是虎躯为之一震,心里产生出莫名惊诧之色。
身后的那些跟班等拿到各自的存折,便直勾勾地呆立在原地,直至后面的人开始不耐烦的催促,这才让开所站的地方。
“淡定!淡定!”
“冷静!冷静!”
可是没法淡定了,更没法冷静了!
连一个相当于游击的副营长,都能领到一千七百两银子,任谁人不激动啊???
啥都是虚的,只有银子最实在!
天下第一丁 春公子
乖乖!
落草为寇,下山打劫,恐怕都没这来钱快啊!
跟着太子爷就是有肉吃!
咱之前跟狗鞑子浴血奋战,为的就是现在领银子!
“都给老子把存折揣起来!谁要是弄丢了,就有的哭了!”
王允成在高兴之余,急忙吩咐已经乐得跟傻子差不多的手下,看好各自的存折。
虽然丢了可以挂失,但最好别自找麻烦。
连存折都看不好,还能干点啥?
七百两银子有五十多斤重,可是这些壮汉们背起来一点都不觉得重。
这可都是自己用命换来的血汗钱,谁敢动手抢,那就跟谁拼命!
“想好咋花没?”
“哼~!这还用想?咱先去大吃一顿,然后逛总汇,看上哪个靓丽女子,就一连包上一周!”
“哈哈哈哈!英雄所见略同!”
“可不是嘛!大丈夫理应如此!”
別惹公主發飆
由于不是月俸,这次发放的是战果赏银,所以都是足额发放,并不像月俸一样被扣除一部分作为退伍费与养老金。
让平日里囊中羞涩的家伙们一个个立刻变得腰包鼓鼓起来,实际上何止鼓鼓,每个人都扛着一个麻袋。
黑暗西遊記
要不是袋子里有内衬,银子重的都能掉出来。
对于是否存银行吃利息,将领们还没想好。
先感受一下数百两银子抱在怀里,这种沉甸甸的感觉也不错!
相傾以墨 心染
既然整数都已经在存折上了,那零头便可以随心所欲地花了。
花天酒地是必须的,内城个所有酒楼,听说今天发放赏银,一大早就开张了。
而且很多酒楼的老板都有所准备,接待客人只用一般的桌子,另外一半宁可空着。
像包间雅座之类的地方,如果不是特别重要的老顾客,就被完全闲置起来。
目的就是为了恭候那群刚领到大把银子的军爷们的光临惠顾,这一天的收入可能超过平时一周。
光有桌子还不够,老板们还吩咐厨子将上好酒肉都刻意惜售,外面客人点餐也不会提供了,名为“犒军”,谁也说不出什么。
没有荤菜,没有好酒,即便酒楼里有空位置,那也留不住军爷,更别说让人家自愿往外掏银子了。
价格自然会适当地向上浮动一些,毕竟机会难得,只要不太过分,那这银子就十有九九能赚到一部分了。
关于这次的赏银,有人说是五百万两,有人说是一千万两,还有更离谱的数额,但总之没有低于五百万两的版本。
能从中赚到一两千两,很多老板就知足了,等过年再赚一笔,就完全能抵消之前畿辅被兵的损失,甚至比别的年景赚得更多。
消息更为灵通的周欣儿、齐雨儿这样的小大妈,那准备的就更为充分了。
以“犒军”的名义,弄了个军爷专场,而且还来了个八折优惠!
在太祖时期,私人犒军便是大逆不道的死罪。
到了某太子这会儿,已经大为放松了。
只要能拿出银子或者其他物件,不管是事物还是服务,都值得鼓励和表扬。
现在京城里各行各业,除了粪阀之外,基本上都挂出了“犒军”的条幅。
这哪是犒军?
就是要从将士们的兜里往外掏钱!
在进入内城的必经之路,也就是东直门大街、朝阳门大街,商贾们都使出了各自的本事。
哪怕是家卖茶叶的铺子,都雇佣了不少年轻女子,端着茶水在街边站着。
只要瞧见是军汉模样的男子,便会快步上前,先情意绵绵地送上自己的心意,然后将其拉进自家的铺子里。
对于这种热情奔放的促销方式,街头巡逻的厂卫与衙役已经见怪不怪了,更何况他们之中的很多人,也在领银子的范围之内。
巡逻人员的主要任务就是抓趁乱下手的小偷,不论年纪大小,被抓到现行,立刻押往东直门大街以西的顺天府衙门拘押。
大牢都为他们腾出来了一部分,顺天府尹侯峒曾正翘首期盼“客人们”的到来。
他倒是要看看是否还有要钱不要命的主,敢在这个节骨眼下手。
帝王歌
东虏的细作如今不敢跳出来蹦达了,若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将士们所领取的赏银被小偷给窃取,那便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根据太子爷的命令,京城的街头巷尾,不准再有乞丐。
原来的乞丐只有三条路,要么出城去别的地方,要么被派去参加以工代赈项目,要么接受太子爷派人恩养。
“恩养”自然不是大鱼大肉,也就是喝粥而已,比做劳力吃的要差得多,也不如另寻他地那样自由自在。
但在京城,所有乞丐都必须遵守这条圣谕,除非真的不想活了,外面可并不一定比京城的生意更好。
之所以要这样实施,就是担心乞丐会传播疫病,给京城百姓造成不必要的伤害,能未雨绸缪,就不要亡羊补牢。
“恩养”也分成两部分,那些青少年潜力股可以被适当培养,没啥前途的便可以踏踏实实地喝粥度日了。
侯峒曾派人实施了这个办法之后,京城的卫生与安全状况得到了明显改善,尤其是小偷小摸不再经常发生。
对于小偷,被抓住之后,第一次批评教育,第二次羁押三日,第三次杖责十次,第四次直接枭首!
由于有了“恩养”之善举,借口为了养活家人而偷盗就不可能成立了,屡教不改之人,就没必要活着了。
真要是有本事,你倒是去偷东虏啊?
能偷来的话,不管是啥,都可以按照市价来变现,而且无需上税。
顛覆清
但绝大部分小偷都不敢对东虏下手,生怕被东虏抓住之后剥皮处死。
从圣谕实施至今,顺天府已经砍了不下二十名惯偷了,这些人都是死不足惜。
前妻,求你別改嫁
由于要对付穷凶极恶的东虏细作,侯峒曾在大幅度增加衙役的同时,还手下进行了武装。
每队衙役至少五人,其中的一人会背负弓箭,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便会放箭射杀目标。
由于厂卫与行伍之外,其他入城之人都不准携带这种武器,所以一旦接敌,即便是衙役,也会凭借弓箭占据一定的有事。
“来了!”
毒仙 月眼
“在那!”
“快招呼!”
“这位军爷!天寒地冻,喝盏热茶吧!”
一堆从东直门进来的士兵,每人都领到了不少银子,个个皆是喜气洋洋,他们刚一出现在大街上,立刻便被眼见的促销女子给盯上了。
没等对方反应过来,这些女子便蜂拥而至,全都展现出十万份的热忱,只要对方不表示拒绝,那么她们便算是初获成功了。
“唉?这是甚子情况啊?”
“班长!”
“咋?”
“这一带有楼姐?”
“……没听说啊!”
“那咋办?”
“咱先去喝酒吃肉!”
“好!”
“弟兄们!风紧扯呼啊!”
“好嘞~!”
一个班的士兵在班上的号令下,急忙闪出空当,离开这个有些让他们不知所措的地方。
要不是对方是群女子,这呼啦啦的就向他们扑上来,下跌他们都以为要抢银子了。
每个人少说也领到了数十两银子,比一年的年俸还高,万一被偷了,岂不是要心疼死?
他们都是清早起来,然后就等着自己所在的连队被点名。
一个一个连队领银子,站一两个小时都很正常。
这会儿大伙都已经感觉腹中空落了,不大快朵颐一番是肯定不行的。
故而还是以退为进,找个相对清静一些地方,把酒言欢才算是舒心。
至于找姑娘,那都是酒足饭饱之后的事情了。
“让开!都给老子让开!不准堵塞街道!”
紧接着,王允成一伙人便进城了,下面当兵的不清楚状况,他们这些将领可是明白得很。
尔等这么干虽然不违法,但存心是在恶心人,尤其是那些商贾老板,全都利欲熏心了!
当兵的只能靠两条腿走路,但将校都是可以骑马的。
这些女子当然拦不住,也不敢拦这些有权有势的将领。
将领们身后都跟着大量的亲兵,一旦有事,将主是不会出手的,全是亲兵来干脏活。
太不象话了!
为了赚银子,不择手段!
也不找些好看的女子!
一匹“瘦马”都没有!
真是可恶至极!
王允成当然不会把心里所想直接说出来,不过一副厌恶的表情已经说明问题了。
等亲兵们清理出一条路,他便打马扬鞭,直奔美女总汇所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