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443v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全面攻略-第五百七十一章 誰入地獄?展示-hqalg

全面攻略
小說推薦全面攻略
“可可,小心!”
在所有女孩当中,克劳伦将目标锁定在了和银九山的容貌打扮有七分相似的银可可身上。
同为异族,克劳伦相信苏牧会更在乎这个姑娘,至少,苏牧对她,会比其他人多出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克劳伦不是不能对三千的人出手,但柿子挑软的捏,对付一名四阶,明显比对付一名五阶要容易得多。
如果可以的话,克劳伦最想抓的人是洛小曦,因为后者身份特殊,抓了她,不仅能掣肘苏牧,还能令奥德教会束手束脚,是最完美的人质选择。
只可惜,他距离洛小曦实在太远,看上去,他好像只需要多花半秒钟便能去到洛小曦身便,可是,他多花这半秒,便意味着给了所有人半秒,会增加无数不确定的可能,为了保险起见,克劳伦只能就近选择了银可可。
银九山这时也反应过来上当了。
克劳伦的踏出的第一步,仅仅只是一个幌子,目的就是要把他和奥德教皇三人与银可可那群女孩子的距离彻底拉开,再利用自身的优势抢攻,让他们根本来不及回防!
就像现在,银九山尽管瞬间便明白了克劳伦的想法,但依旧太迟了。
秘法的时间已过,哪怕他在速度方面不比克劳伦差,甚至犹有过之,此时凭借五阶层次的灵魂状态,也完全发挥不出来,他要跨越上百米距离赶到银可可身边,起码得花一秒时间,这一秒,足够克劳伦做太多事情了。
而这时,克劳伦六阶的修为已经毫无余力的展现了出来!
在苏牧大招的影响下,现场已是变得亮白一片,肉眼很难分辨出具体的情况,可克劳伦的气息太强了,他站在圣修斯莉学院的人群里,就像鹤立鸡群一样显眼,再加上银九山吼那一嗓子,三千等人立刻意识到了不妙,云飞扬更是直接用战意锁定了这团气息,长枪猛地向前一刺!
“岂曰无衣!”
轰!
战意之风席卷全场!
枪尖寒芒乍现,刺破虚空,直逼克劳伦!
“剑起!”三千大声道。
洒落在各个角落的剑影尽数汇来,合而为一,凝成一把巨大的古剑。
同时间,一个俊朗男子的虚影在三千背后浮现,执这百尺青锋洒然落下!
“秽浊!”妖艳的猫眼火球凭空浮现,伴随着数躲盛开的冰花和青莲。
青白交替的光辉中,隐隐闪烁着灵阵的轮廓与符文。
夏娜、薇尔莉和洛小曦也都出手了……只要是够得着克劳伦,并且有自信,不担心会伤到队友的人,如米尔斯,伊盖,贝拉等人,这一刻,他们全都不留余力的出手了!
“青风无为!”银可可自己也做出了凌厉的反击。
“比起你的父亲,你这一招还不到火候。”克劳伦淡淡的说道。
银九山先前那一朵青莲打入他的体内,封住了他的五脏六腑之一,让他丢失的力量到现在都没恢复过来,足以见得这一式青风无为有多厉害,但银可可的修为离五阶都尚有一段距离,技巧更是差了银九山太多太多,那伴随着冰花飘舞的青莲看似密集,避无可避,却根本对他造不成丝毫威胁。
不仅是青莲,还有冰花、火球,甚至那仿佛洞穿虚空刺过来的一枪也都一样——都没有用,只有三千那一剑天道无尘,稍微让克劳伦感到了一丝意外。
这一剑的威力是真正达到了六阶。
但这还不够。
卑鄙的聖人:曹操(第9部) 王曉磊
远远不够。
为什么越级战斗难如登天?
不单是因为自身的力量很难突破限制达到下一个层次,更是因为就算你拼尽全力勉强达到了破境的标准,也会发现,敌人随手一招,便能挡下你的攻势。
穿越之血花飛濺的浪漫 倘若閉上眼睛
通俗易懂的来讲,你的大招,等于别人的普通攻击。
三千为了这达到六阶的一剑,已经耗空了剑意,但克劳伦又何尝不是六阶呢?
想凭一个招式就击败一名真正的六阶,几乎是不可能的事,除非这一招的威力远超寻常六阶,而毫无疑问,现在的三千,还没有这样的实力。
他这一剑,足以秒杀绝大多数六阶之下的骑士,但换了克劳伦,只需抬手便可接下!
甚至,克劳伦连手都没有抬——他伸出来的右手,径直朝着银可可抓了过去!
面对黎明社十多名高战力人员的狂轰滥炸,克劳伦竟直接选择了无视!
他知道自己有可能因此受伤,但一点小伤而已,显然比不上人质重要。
“轰!”
这时,绚烂的光柱终于落了下来,溅起虹光万丈!
剧烈的轰鸣让所有人短暂失聪,仿佛置身于一片无声的白色海洋。
什么也看见,什么也听不到。
克劳伦忽然感到一阵眩晕,旋即轻轻闭上眼,不管不顾地朝着前方踏出了第三步。
……
……
不知过了多久,希尔科斯塔恢复了最初的模样。
腹黑寶寶:極品娘親 檸檬不酸
那些由银九山的灵力凝成的沙子,此时全都烟消云散了,露出了干涸龟裂的大地。
超級符文文明 我是小富翁
正中间,有一个像被陨石砸出来似的大坑,坑里有两个人,一个没了生机,一个奄奄一息——罗特还没死!
他的模样十分凄惨。
像是从火炉里走出来的人,焦黑,殷红,伤痕累累,浑身上下没有一块皮肤是完整的。
但即便如此,罗特脸上依旧挂着笑容。
他的眉宇间有着清晰的痛苦之色,令他的笑容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苏牧,你不会杀我……咳咳…或者说,你不敢杀我。”罗特咳嗽了两声,抹了把嘴角溢出来的鲜血,语气之中带着浓浓的嘲讽,“认得脚下的大阵吗,苏贤者?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死了那么多人,大阵还没有被激活?因为啊…咳咳,因为这座血祭大阵,少了一部分作为引子的蛮神之力啊,而这部分蛮神之力……就藏在我的体内!”
“杀了我,血祭大阵就会彻底完整,神明将降临此地,你们所有人都要死,都要给我陪葬,一个也跑不掉……包括你,尊敬的教皇大人,谁让你不肯和我的家族合作呢?”说着,罗特大笑起来,看向苏牧:“怎么样,苏骑士,你敢杀我吗?”
苏牧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
但却不是因为罗特这番话。
后者能在这毁天灭地的一击中活下来,的确让人有些意外。
不过,在发现对方身上再没有了半点无影之力以后,苏牧也就想通了。
他那一招,是由纯粹的超越之力形成,而超越之力和无影之力,这两种力量本身便是不分上下的宿敌,所以,眼前的结果尚在合理的范围之内。
文明之帝國崛起 帝國咆哮
毕竟,他操控的超越之力虽然多,罗特却也不差,在后者身后,站着的可是无影佐迪亚克。
梟寵狂妃 為你跳支舞
海德林和佐迪亚克到底谁更厉害,没人说得清,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毫无疑问是超越之力占了上风,这其中或许也存在双方体质和修为差距较大的原因,总之,现在的罗特,几乎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力,连张嘴说话都显得有些费劲。
苏牧根本没把他的威胁放在心上。
现在不能杀,不代表之后不能杀,等出了水晶迷宫,罗特一秒钟都不可能多活。
真正让他脸色难看的是,克劳伦的手,正掐在一个姑娘的脖子上。
这姑娘不是银可可,而是小枫。
但是,银九山身上的杀意却丝毫没有因此收敛。
苏牧当时进入神魂状态锁定罗特,并不知道他们这边发生了什么,可银九山却清楚得很。
在虹光落下的一瞬间,许倩倩用自己剩下的所有神魂之力对克劳伦发动了精神冲击——这便是克劳伦会感到短暂眩晕的原因,他那踏出一步的动作,也随之慢了半拍。
也就是这半拍,让一旁的小枫冲到了银可可的身前。
银九山随后赶到,他阻止了克劳伦切换目标,但却没能将小枫给抢回来。
这小姑娘是为了救自己的女儿才陷入险境,在银九山心中,她同样也不能死!
“苏牧,救救她!”银可可急得快哭了,她真的宁愿自己去当克劳伦的人质。
苏牧也不傻,他一看银可可等人的表情,便大致猜到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挟持一个女孩子当人质,教皇大人不觉得有失身份吗?”苏牧沉声道,“你的目标是黎明社,有什么手段大可以冲我来,何必牵扯到其他无辜的人身上?”
“她并不无辜。跟你们黎明社混在一起的人,没有谁是真正的无辜。”克劳伦平静地说道。
“放了她。”苏牧说道,“我来做你的人质。”
“然后用那个叫做重组的技能从我手上逃脱么?又或者,凭借超越之力和我拼个两败俱伤?”克劳伦摇了摇头:“苏牧,我比你想象中更了解你的能力,不会给你任何可趁之机。”
“说出你的条件。”苏牧用眼神安抚着小枫,示意后者别急。
这姑娘被掐着脖子,脸蛋憋得通红,目光中满是惊惧,很显然,她也怕死。
可即便怕死,小枫依旧选择了在千钧一发之际挡在了银可可的身前。
往往是昙花一现的勇气,最能体现人与人之间的感情。
“我的条件很简单。”克劳伦说道,“放下武器,跟我回审判庭,若你们并非异族,教会自会还你们一个清白,并做出令你们所有人都满意的补偿。”
这话听起来倒是诚恳。
“如果我是呢?”苏牧嗤笑道,“这种时候说些冠冕堂皇的话可没什么意思。”
“三个选择。”克劳伦开诚布公,“一,离开玛拉教会;二,立誓忠于蓝星;三,死。”
“我要是一个都不选呢?”苏牧收起了笑容。
离不离开玛拉教会无所谓,苏牧不在乎这些,但黎明社的家在这里,小世界也在这里,他不可能走,而忠于蓝星更是可笑,且不说他是不是蓝星人,就算是,凭克劳伦这眼里容不下任何异族的性子,他也断然不会帮忙,否则不就等于承认了自己是有罪之身,在向教会戴罪立功吗?苏牧不认为自己的身份有什么错,凭什么要因此低人一等?
至于死…真打起来,谁死谁活还不一定。
“苏牧,你的性格很令人欣赏,但同时,这也将你的弱点暴露了出来。”克劳伦看着面露哀求之色的小枫,眸子里没有丝毫波澜,“若是你不在这三个选择中选一个,这个为了救你朋友而落到我手上的小姑娘,下一刻就会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不要!”银可可大叫道,“你不是想抓我吗,我来换她!”
“都一样。”克劳伦仿佛吃定了苏牧,“在他眼里,你也好,她也罢,你们的死,都是他不愿接受的事,没必要分那么清。”
正如方才所说的那样,苏牧的性格是他能得到人心的原因,同时也是他的弱点,克劳伦本以为自己抓错了人,事情会变得比较麻烦,毕竟小枫是个无关紧要的人,死了也就死了,可是,现在看苏牧的反应,他比想象中还看重情义这两个字。
“阿弥陀佛。既然总有人要死,不如让贫僧来代劳吧。”
这时,沉默了许久的明藏开口了,“萧晖等人皆是贫僧所害,论罪,贫僧才是该死之人。”
“你们难道不知道,越是想保住她的命,便越证明她对你们有多重要么?”克劳伦失笑:“明藏,你确该死,但现在还轮不到你。”
“轮不轮得到我,你说了不算,贫僧只知,你杀不了小枫姑娘。”
明藏双手合十,笑道:“阿弥陀佛…有道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说话间,明藏身上亮起亮起大片佛光,将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进去。
与此同时,小枫的身上也出现了同样的异象。
克劳伦眼睛微咪,掐着小枫脖子的手略微用力,却发现,手感与之前已经截然不同!
明虚神色复杂地看着那团佛光,终究什么也没有说。
这是明藏自己的选择,是在回应小枫的感情,也是在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赎罪。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明藏的呢喃在回响,待到佛光散尽,他的位置,竟和小枫完成了交换!
“找死。”克劳伦这回真的动了杀意!
在他眼皮子底下把人给换走了,那他之前说的话岂不是等于放屁?
“住手!”
就在克劳伦想下杀手的时候,一声冷喝从天上传来。
准确的说,是从天上的航拍上传来。
“如果不想玛拉教会从此在蓝星除名,教皇大人,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这是赵果果的声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