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4tq0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學魔養成系統-390 我全都要推薦-o04jx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当李峥在楼道里找到解其纷的时候,他一个人干坐在台阶上,周围并没有烟味。
“不是抽烟么?”李峥顺势坐在他旁边。
“没有,有就抽了。”解其纷拍了拍口袋,回头瞅了一眼,“他们呢?”
“还在聊那个模型。”李峥苦笑低头,“我反正是有点吃力,晚上回去再慢慢啃吧。”
解其纷看见李峥苦逼的样子,竟拍着他安慰起来:“吃力是对的,只有像归见风那样,对几何、代数抽象理解大一统的人……或者是生下来脑子就与常人不一样的人,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想像出图像。”
“好嘛。”李峥指了指走廊,捂着额头道,“里面一个数学大一统的,一个生下来脑子不一样的,我太难了……”
“你有你的优势。”解其纷当真越安慰越起劲了,“你能把这些组合起来,把看似无关的知识串在一起,你就是轴心。李峥,你能把这一切组织起来,比楚佑华那种资金动员不知道高明到哪里去了。”
“我喊难你还真安慰啊?”李峥捶了下解其纷笑道,“所以隧穿路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你是不是早就把这个问题想透了,逗我们玩呢?”
“我倒真是想这样啊。”解其纷摇头叹道,“超导和凝聚态不是我的专业,很多内容我是跟着你们一起学过来的,只不过底子比你们厚一些罢了。”
“那你怎么一下子就想到了隧穿路径这个名词?”
“你说呢?”解其纷干着笑说道,“还有别的可能么?”
“……”李峥沉吟片刻,虽然心里隐约已经感受到了,但还是试探性地轻轻问道,“隧穿路径是……你的理论中……独有的名词?你曾经从其它角度,证明过……或者说是预言过它?”
解其纷没有直接回答,只是拍了拍李峥:“你看,我没想把你们往任何角度拉,但你们还是走到了,大概这就是物理吧,只要你走得够远,会发现拦住所有方向的,都是同一面墙。”
话罢,他扶着膝盖吃力起身,回望着走廊另一端的实验教室幽然一叹。
“我只能陪你们到这里了。”
三國騎砍
英雄兒女 張敏傑
接着,缓步走向实验教室。
李峥追上去想再说些什么,他却只抬抬手,示意不要再问了。
……
教室内,林逾静正在……正在……正在喂食。
把自己珍藏的应急零食通通塞给了归见风。
没办法,这孩子一旦开始投入,好像整个身体都失去了感知,只剩下在数学世界里遨游的大脑,毫无饥饿感,卫生间都可以不上。
按照风爸的说法,归见风曾经甚至有过学晕过去的经历。
这个境界……
李峥也只有自愧不如了。
爹,嫁給我吧 魔殿無愛
林逾静则是很心疼孩子,一边喂食还一边像研究小动物一样摸来摸去。
“哇……毫无运动的人,竟然真的有腹肌?”
“别……别摸了……”归见风红着脸嚼着巧克力酥,“我也是个人呐……李峥会生气的……”
果然,李峥进屋就瞪眼了。
“我以为你们在讨论数学,竟然在做这种事??”
“快来,快来。”林逾静招手道,“他有腹肌呢,还硬呼呼的。”
“哦?”李峥也便冲过去摸了起来,“真的!”
“你们够了……”归见风气得扭身捂住肚子,“再摸我就不跟你们了,我找沈老师去。”
林逾静眨眼笑道:“好啊,姥爷也有腹肌哦~”
“没完了!”
正当他们研究归见风的功夫,解其纷已经在白板上写下了之后的内容。
待归见风补充完能量,解其纷今晚的课也已开讲。
与其说是课,不如说更有种安排后事的感觉。
“这是接下来的研究路线。”
“1:将归见风的算法模型化,重译为物理语言,要让物理界看得懂。”
“2:这其中,可将‘隧穿路径’视作一条原理不明的规律,并基于此创造一套全新的魔角模型。”
“3:如果我们的路是对的,那么这个模型的适用范围将不仅限于石墨稀,试着将这个模型套入更多的二维材料,并作出更多的‘魔角’预测。”
“4:实验,去验证它,如果没有实验条件的话,就只能等其它人去验证它了……石墨稀等了6年,不知道这个要等多久,但搞理论的人,本身就是要‘等’的。”
“以上这些,你们不一定要严格遵守,只是我的个人建议。”
“然后,最重要的。”解其纷扔下了笔,扫视着三人一字一句道,“务必,将‘隧穿路径’视作一条原理不明的规律,就当是一条公式,可以随意的使用它,但不要试着去解释它,如果还当我是个导师,这就是唯一的要求。”
“可是,解老师!”归见风却是眼睛一亮,好像只在乎这个,“我根本不懂什么超导和凝聚态……也不在乎验证什么魔角,我只想知道隧穿路径通向哪里!”
林逾静也露出了同样热切的眼神。
对物理狂热者而言,与“隧穿路径”这个发现相比,超导和凝聚态根本不值一提。
无论是更懂物理的林逾静还是更懂数学的归见风,他们都能感受到一种“朝闻道”级别的召唤。
在听到这个召唤之前,他们从不觉得自己是为何而生的,更是对“宿命”这个词嗤之以鼻。
但今晚,他们感受到了这一点。
而他们狂热的眼光,恰恰是最令解其纷煎熬的。
果然还是拦不住啊……
自责之外,隋淼的劝告与鲁东升的嘴脸也先后浮现在他面前。
他们是对的。
这些学生,根本拦不住。
唯有李峥好一些,还保有警惕的理智。
倒不是他有多稳重,只是他知道的过往多一些,外加其他老师打的预防针也多一些。
眼见林逾静和归见风根本不买账,解其纷本人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说,作为“轴心”的李峥,也是时候让角度归正了。
李峥首先起身按下了唔唔的静静和嘤嘤的归见风:“你俩先安静,听我一言。”
接着又回望焦灼的解其纷:“解老师也是,不要把话说死,你知道我们不可能做到。”
最后,他沉吸一口气。
“静静,风风,世界不是我们理想中那样的。”
“你们觉得一个课题再好,也只是‘你’觉得。”
“世界并不在乎‘你’觉得。”
“但世界在乎‘爱因斯坦’觉得,‘杨振华’觉得,甚至是‘楚佑华’觉得。”
“在得到研究资源之前,我们首先要证明自己配得上它,让世界在乎我们。”
“我们一次次考试,一次次竞赛都是这个目的,包括现在的课题,也有这个目的在里面。”
“这段时间我们过得很快乐,但这并不代表我们不憋屈。”
李峥看着解其纷,抬手扫过教室。
“在所有人的怀疑与讽刺中,憋在这个破教室里,连台好点的计算机都没有……”
“还要他妈的一学期内结束一个如此宏大的课题……”
“连接近一个精妙的理论都要畏畏缩缩东躲西藏……”
“我虽然喜欢学习,但我从未感受过如此憋屈的学习……”
李峥瞪着解其纷,点着桌子道。
“我要有一天,在大白天的课堂上,光明正大的,听解其纷教授,讲他甘愿用一生去填补的理论空缺。”
“是这件事,让我坚持走到了今天。”
“所以,解老师你不要说什么‘禁止探索’,这是对学生最残忍的刑法。”
李峥接着转瞪归见风和林逾静。
“你们,也给我憋一憋,别给我重蹈解老师的覆辙。”
“创世理论,众人敬仰。”
“我全都要!”
“电镜、凝聚态研究,DNA分析仪,超算,太空望远镜,对撞机。”
“我全都要!”
“为了这个,现在都给我老实做人,先拿个魔角模型出来让他们闭嘴。”
“再拿个超导理论坐稳。”
“然后就该我们定规则了,我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这不是请求,不是说服。”
“这是命令。”
“这件事,谁都不要再废话。”
“明白了么?”李峥首先就瞪向了林逾静。
林逾静一个哆嗦:“渣……渣……”
“我听不见!”李峥二重瞪了过去,“明白了么?”
“唔……”
“听不见!”
“唔!”
“好。”李峥继而转向瑟瑟发抖的归见风,“你?”
“我……我爸都没这么欺负过我……”
“谁没这么欺负过你?听不见!!”
“爸爸!”
“好!”李峥转而走向解其纷。
快穿之打臉之旅 忍者阿姨
归见风感觉亏了很大,委屈起身要追上去:“等等……我还没……”
林逾静赶紧把他抓回按住,压着嗓子紧张兮兮道:“这次渣猹是认真的……从了吧……我都怕了……”
“不是不能从……”归见风哭丧着脸道,“我只是想被尊重……”
此时,李峥也已走到解其纷面前。
“既然你说我是轴心,那你也要跟着我转。”
“还是那句话,我们一起把魔角模型搞出来。”
“那个时候,蓟大若是再有半个人阻止我们跟你学习。”
“那这蓟大不待也罢。”
“还真当我不愿去隔壁跟杨振华谈笑风生了?”
“如何?”
解其纷此时也流露出了跟前面两位差不多的无辜。
“就这样吧……”林逾静使劲点头道,“先把成果做出来,然后我们想怎样就怎样,解老师也不必有压力了。”
“这些事,直接说就好了嘛……”归见风也是委屈点头,“揉脸也是,摸肚子也是,为什么一定要欺负我……”
解其纷见状,也唯有释然一笑,拿起桌上归见风的最终式,回身拉来了新的白板。
“你这路径式子也写的太丑了,来来,我教你怎么简化。”
“!”归见风立时就不委屈了,“我是还没来得及简化,这不是我的真实水平。”
“呦。”解其纷一笑,干脆招手道,“那来,我们四个分头简化这个最终式,谁做得最漂亮,谁就……谁就负责抽李峥屁股吧,刚才这顿喷的太他妈臭了。”
“哎!”李峥一瞪眼,“怎么突然就快进到这里了!”
“唔!!”林逾静已经跑上来抢走了草稿纸,“抽!!使劲抽!!”
归见风也火速抓来一支笔低头猛干:“你死了李峥……我要用数学复仇……”
解其纷只笑眯眯抬手,瞅着手表道:“好,我让你们十分钟。”
李峥一边找笔一边骂道:“这是我的屁股,你凭什么?”
解其纷努嘴笑道:“瞧给俩孩子气的,你就认了吧。”
“不,我要赢!”
半小时后,归见风赢得了比赛胜利。
主要还是因为解其纷没有参与,而是直接提供了标准答案。
于是,历史性的一幕出现了。
实验台前,归见风紧张地握着右手。
“我要打了啊!!”
“妈的……”李峥撅着咬牙道,“来个痛快。”
“就是这个表情。”林逾静举着手机狂拍,“不甘,无助,只能在下面任人蹂躏的表情。”
“!”李峥狞脸道,“你等着,有你倒霉的一天!”
“哦哦哦?”林逾静挑眉笑道,“你刚才可凶我了哦,信不信我告诉姥爷?”
“呲……”
……
基于“隧穿路径”假设,魔角模型的研究正式展开。
他们惊讶地发现,一旦采用“隧穿路径”的最终式,之前模型中很多复杂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虽然原理不明,但就是莫名其妙的好用。
甚至解其纷自己也没料到这东西这么好用。
旁敲侧击间,他总也难免透露一些过去的事情。
与超导研究不同,解其纷是在十二年前一次高能物理实验数据中挖掘出的“隧穿路径”,但这只是一条假设,类似的假设他还有很多,他本人也不知道哪条才是真理。
甚至可以说,这些假设中若有一条是真理,都可以称得上是奇迹了。
只是没想到,十二年后的今天,归见风会在魔角计算中再次撞上它。
他们每个人都深知在两个不相关领域中共同存在的数学模型,必然通向一个很妙的方向,但也都像李峥说的,憋着这口气,待证明自己后再展开更深入的研究。
好消息是,归见风的加入与解其纷的解封,直接让模型构建进入光速领域。
李峥则每晚以学还学,百倍补课,同时在计算机上套入他们的成果,引入更多的二位材料展开计算和修正。
或许是之前几个月的基础打得太牢,外加解其纷积累的东西太多,这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只能用飞起形容了。
转眼,便已飞起到月底,同时也是年底。
作为情侣,李峥和林逾静的跨年,自然是要在学习中度过的。
解其纷则要回家陪老母看晚会,归见风也在李峥的劝说下回家去好好陪父亲。
所以说,这一夜的实验室。
只有……李峥和林逾静两个人。
单是走在空荡荡的楼道里,他们便已同时羞涩地沉默了。
还有什么……比跨年的实验室……更催动情丝的地方吗?
“整栋楼……应该都不会有人了吧……”林逾静侧着头,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
“嗯,清洁阿姨和保安我都支走了。”李峥的声音虽然深沉,但同时也在发颤,“我保证,整个晚上,这栋楼都是我们的,无论造成什么响动,什么声音,都绝对不会有人发现。”
“唔……”林逾静捂着脸摇头道,“别说了,别说了……突然好害怕和你单独在一起……”
“哼。”李峥嘴一歪,“这次我会强硬一些,不会给你挣扎空间的,我感觉你其实也一直在期待这一刻。”
“哎呀!!!”林逾静怒捶李峥骂道,“不是所有事都要想明白说出来的!!不说会更妙啊,渣猹!!”
“果然。”李峥走到实验室门前,笑着掏出钥匙,“成天口口声声说要在上面,其实一直在渴望被压在下面……”
“那是你!!你自己这么想才会说出来吧。”
李峥神色一紧。
啊……被看破了么……
“???”林逾静张圆了嘴,“哦哦哦!!原来是这样的渣猹啊,那我跨年可要好好欺负你一下下了。”
“哼,那就看谁更猛了。”李峥说着,手上的钥匙也是猛力一插。
没插进去。
再插。
依然没进去。
“行不行啊,渣猹。”林逾静捂嘴笑道,“就这?”
“嗯?就是这把啊,我用过很多次了……”李峥又捅了几次,才俯身望向锁眼,看着看着,两眼突然一瞪,“换锁了?!”
“???”林逾静也是眼一瞪凑了过去,“什么啊,偏偏今天?!”
这会儿,解其纷的贺年信息也来了。
【李峥,林逾静,归见风:】
【新年快乐!】
【有件事一直想说,但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时间都过的太美了,我不忍心破坏。】
【因为家中母亲的老年病,我不得不越来越频繁地陪她去医院,通勤距离和实验室的工作都已经很难支持,因此我向领导申请了调动,调到离我家更近,时间安排也更宽松的部门。】
【关于魔角模型,我能做的也都已尽力,余下收尾工作,你们三人水平足矣,我甚至是一个拖后腿的。】
【待论文完成,你们可独自发表,或是找院内理论物理研究所的张琪教授作为通讯作者挂名,他还是有点东西的,或许能接受这个。】
【万不要写我的名字,本来一流也会被打入三流。】
【感谢你们,这几个月是我在蓟大生涯中最快乐的日子。】
【之前许诺过你们的,那些所谓“我的理论”,在你们魔角模型问世的同时,一定会如期出现在你们面前。】
【但我,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要先尽一位儿子迟来的责任了。】
【勿念,勿追,待母亲病情好些,再做联系。】
【讲师,解其纷。】
李峥和林逾静各自抓着手机,一阵对视。
“老解要照顾妈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吧……”
“嗯……论文确实只差收尾了……”
“所以……我们……也先不要吵他了?”
“这个当然可以……只是……”李峥狞脸瞪向锁眼,“也没必要换锁啊,好不容易有这么好的场景。”
“这么一说……”林逾静疑道,“老解确实没理由换锁啊……这种事不是办公室管的么……”
“!”李峥也是一滞,“院里换的??”
“只能是这样了吧……”
李峥的脸随之沉了下来。
很不妙。
这一次,很不妙。
深圳愛情故事3傾顏計 青山桃花2013
他很不妙,林逾静很不妙,物院也很不妙。
盛唐女帝
他立刻抄起手机拨了出去。
“数姐?”
“帮个忙,实验中心认识人么?”
“对,教学实验室。”
“帮我问问为什么换锁,我每晚都要在这边学习的,现在很不开心……不要说是我问的,就是假装闲聊天自己打听一下。”
“辛苦。”
片刻后,吴数回来电话。
当李峥放下这个电话后,整个人的表情都彻底不妙了。
他缓缓抬起拳头,抵着实验室的门道。
“假的。”
“什么假的?”
“老解,照顾母亲,假的。”李峥冷着脸扭头,“院里把他挤走的……今天是最后的期限。换锁,为了不让他再偷偷回来教我们……”
“???!!!”
“艹。”李峥重重捶门,“这个我他妈的可以不管……但今天晚上……我们明明这么默契的想要在这个气氛最合适的地方……他妈的……”
“都说了想想就可以了,不要真的说出来啊!!!”
穿越七十年代之軍嫂成長記
“我生气了。”李峥使劲摇着头,猛地扭身,沉着脸朝外走去,“这些人,就这么急么……”
林逾静忙追上去:“你先冷静……不然我们……我们换个地方……学习……或者学习以外的……”
她说着自己也烦躁地抓了抓头。
“怎么我自己也说出来了……不好玩不好玩!!”
“就是这样,搞得我们兴致全无。”李峥活动着颈椎,声音逐渐发狠,“今晚,谁他妈也别想好好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