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xfc3引人入胜的小說 狩獵好萊塢笔趣-第1076章 首日奇蹟看書-n46fy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
对于国风艺术团的演出,西蒙给出了足够的支持,无论是顶级的编舞辅助团队、堪称奢侈的定制服装道具还是联系纽约大都会歌剧院这种世界级的演出场地,但正式开演后,就要完全市场说了算。
如果女孩们的表演得不到观众认可,上座率太低,那就趁早收场,西蒙绝对不会搞什么自掏腰包大肆免费赠票之类。
实际上,西蒙对国风艺术团的公开演出,内心态度就是爱看不看,因为本来就是只打算一个人私下欣赏的表演,给外人看西蒙还觉得吃了亏。因此,除了诸如上次约瑟夫·施拉普那样的身边人主动索取,西蒙才会让人送出几张门票,其他都是大都会歌剧院自己卖出。
不过,因为国风艺术团作为西蒙·维斯特洛私人歌舞团队的小道消息早已悄然传开,好奇心驱使之下,哪怕西蒙亲自干涉后国风艺术团的演出票价比其他表演门票高出了一大截,还是不可避免地造成了首场演出一票难求的盛况。
至于接下来,还是要看市场反馈。
虽说被一群大妖精环绕,西蒙依旧并没有在酒会上待太久,只停留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带着上午一直在这边的A女郎一起离开。
另外一边,Instagram的首日股价走势依旧万众瞩目。
如此直到下午4点钟,北美股市收盘,Instagram的最终首日股价定格在27.61美元高位,相比11.50美元的发行价,首日涨幅达到141%,收盘市值也高达171亿美元,相比60亿美元的估值,相当于这家公司只用了一天时间,价值就增加了100亿美元。
Instagram上市之前的总股本为5.3亿股,其中D女郎占有约2.4亿股,持股比例为45%。
而曾经和D女郎一起作为初始投资人的A女郎、C女郎、印度女郎、小珍妮、腰精、腿精六女,当初各自拿下5%的股份,这几年根据是否参与管理获得股票奖励以及IPO之前是否参与认购等等,最终持股份额有多有少,但基本都在1500万股上下。
另一方面,这次IPO,总计发行股票数量为9000万股,融资金额10.35亿美元,其中6000万股为增发新股,获得资金将用于Instagram后续发展,另外3000万股为各大股东套现,其中D女郎一人占据500万股。
于是,按照Instagram挂牌首日收盘的27.61美元股价,哪怕IPO之后D女郎对Instagram持股比例更进一步下降到38%,这位前维家女侍的身家也已经高达65亿美元,这已经足够挤入美国本土400富豪榜的前20名行列。
至于其他六位女郎,只是凭借手中的1500万股左右股票,单日个人身家也全都突破了4亿美元,按照今年的《福布斯》美国400富豪榜单4.3亿美元的门槛,基本都等于跨入了美国最富有400人行列。
这就是互联网堪称无与伦比的造富能力!
受到Instagram上市首日大涨的刺激,纳斯达克指数单日涨幅最终达到1.32%,继续冲高到5739点,距离6000点门槛越来越近,整个纳指板块所有股票的总市值也再创新高,达到6.7万亿美元。
作为龙头的伊格瑞特公司,单日股价涨幅为1.61%,收盘市值6635亿美元,继续一骑绝尘。
排行第二名的思科今日市值首次突破5000亿美元,成为继伊格瑞特和丹妮莉丝之后的美国股市第三家市值突破5000亿美元巨无霸,当天的涨幅高达2.12%,收盘市值为5113亿美元。
同样又只是一天时间,由于纳斯达克大盘的上涨,西蒙的个人身家再次增长了超过300亿美元。
说起来,11月初美国大选之后,因为克林顿的连任,华盛顿政策的连续性得以确保使得市场短暂利好,但随后就因为华尔街再次对纳斯达克市场崩溃的担忧而开始震荡,纳指增速减缓,直到今天Instagram上市,挂牌当天的造富奇迹,使得新科技板块再次被激活,为维斯特洛体系1996年度的最后一批资本运作铺平了道路。
第二天12月7日,周六。
美国股市虽说休市,北美媒体一大早却全是关于昨天Instagram上市首日大涨以及纳斯达克大盘再创新高的报道。
不过,在很多人看来,危机已然越发临近。
西蒙难得休息一下,上午依旧赶到曼哈顿。
主要是观看国风艺术团在今晚开演前的最后一次带妆彩排,身边还跟着昨天刚从华盛顿回来的西莉亚·米勒。
观看表演的同时,主要是聊起将里夫尼设为自由贸易区的事情,上个月的谢尔班刺杀案风波后,本就以为维斯特洛体系肯定有所图谋的基辅当局在这边提出要求后,并没有拒绝,反而表现的非常配合。
因此事情就要好办很多。
当然,具体流程还要几个月时间才能搞定。
主要是自由贸易区其实是双向的,而不是说一个国家将自己的一个地区设置成自由贸易区,于是就能开展自由贸易,除了各种贸易细则,还要与其他国家签署自由贸易协议。不过,相比需要旷日持久谈判的WTO协议,自贸区终归是一个国家的单方面让利,因此难度大幅降低。
“我昨天和米基·坎特见过一面,华盛顿对于和乌克兰签署这份协议非常支持,不过,米基对我们也要将中国拉进来提出了异议。中国正在进行加入WTO的谈判,华盛顿的意思,大概是他们希望中国入世之后,再享有这方面好处。”
大都会歌剧院的大厅内。
西蒙和西莉亚坐在只有寥寥少数看客的台下座位上,一边欣赏台上的彩排表演,一边问道:“这是强制要求,还是只是一个普通提议?”
劍玄錄
“只是普通提议,”西莉亚望着台上的东方姑娘,立刻就大致明白了自家老板的态度,说道:“那我们就不理会好了,其实,里夫尼成立自贸区,中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原材料进口国,同时,里夫尼主要针对的市场又是西欧,这样说起来,反而是把联邦拉进来,显得很没有必要。”
西蒙微微点头,对西莉亚的立场非常满意,如果身边女人站在美国国家层面上考虑这个问题,而不是第一首选维斯特洛体系的利益,西蒙或许就要考虑换掉对方。
立场很重要。
西蒙不会太强迫别人倾向自己的立场,但如果一个人处在维斯特洛体系之内,那就必须以‘Westerosian’自居。
说起来,正如西莉亚所言,里夫尼的自贸区,主要面向的市场肯定是西欧,与美国的关联并不会太多。如果不是把美国这个世界第一强国拉进来带着很重要的象征意义,根本没必要。
另一方面,由于东欧的轻工业基础太弱,西欧的各方面成本又太高,在原材料等一些方面,中国无疑是最佳的进口对象。当然,现在的东南亚其实也可以,只是1997之后,东南亚经济遭遇毁灭性打击,然后也就没有什么然后了。
又聊了几句,西蒙问起另外一件事:“关于增加非洲驻军的事情,我们这次能拿到多少份额?”
个人军事助理,这才是西莉亚最重要的一个职衔。
听自家老板问起,西莉亚稍微梳理,很快道:“最近几年也有其他一些势力悄悄成立了雇佣军,不出意外,我们这次只能够拿到1500人的佣军名额,再加上其他方面的订单,每年在非洲方面的合约价值1亿美元左右。”
西蒙点头,内心还是忍不住感慨了下美国军方的壕绰。
相比美国目前高达2500亿美元的国防预算,1亿美元当然不多,不过,事情就怕对比,只说乌克兰,当下每年的国防预算折合不到10亿美元,却是要养二十多万军队。而维斯特洛体系的1500人,就能拿到1亿美元,当然,其中还有其他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弯弯绕绕,但也足够说明美国军方的花钱如流水。
同时,这件事也意味着西蒙在军方层面的布局越发成效。
首先还是因为西蒙从来没想过利用维家私军赚钱,更不会如同记忆中吃相难看的小布什政府那样,6000万美元的莫名亏空,一个餐饮费就没了下文。因此,只说非洲方面这每年的1亿美元,除了佣军的薪酬和其他成本开支,还有不小的一部分,其实要支付给负责牵线搭桥的维家私军各种顾问。
要不然,这样一笔订单可没那么容易获得。
至于西蒙的收获,当然在金钱之外。
维家私军与联邦军方的联系越紧密,利益网络越缠绕,就越不容易被外界窥探,就像早前与CIA达成的合作协议那样,这些都将涉及到国家机密层面。将来遇到什么麻烦,一句国家机密,就如同美国后来几乎成梗的美国国家安全一样,绝对万金油。
而且,就算有人想要调查,维家私军也不会有太多把柄能被抓到,还是那句话,西蒙没想过从中赚钱,无欲则刚。至于真正从中获得大量好处的某些人,有胆子就去查。反正前世的几十年,西蒙就没见过有什么美军的丑闻被深入调查下去的,基本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台下两人聊着,台上一支群舞很快结束。
下一支舞蹈准备间隙,一位女郎悄悄从后台转出,却是陈行苇。女郎来到西蒙面前,一副紧张忐忑的模样,问道:“西蒙,我刚刚跳得怎么样?”
“很棒,”西蒙说着,拍了拍自己大腿:“来,坐这里。”
陈行苇看了眼西莉亚,并没有拒绝,上前斜坐在西蒙腿上,感受着一只大手环住自己腰肢,顺从地贴过去,又道:“好紧张啊,真担心今晚会搞砸。”
“有什么可担心的,”西蒙看向台上,说道:“只要你们发挥正常水准就行。”
陈行苇还是忍不住道:“这里可是大都会歌剧院啊,万一观众不喜欢呢?”
西蒙凑在女郎颈间吻了下,说道:“他们不喜欢,那就是他们没眼光,只要我喜欢就行。”
男人的吻很轻,陈行苇还是感觉身体有些发热,大着胆子主动回了一个吻,才又道:“对了,西蒙,中国那边是年底了,我们在中国新年的时候能回去看看吗?”
“当然,对了,今年的除夕是哪一天?”
“2月6日。”
“那就更没问题了,你们一共9场演出,1月底就能结束,如果观众不喜欢,更是演五六场就可以收摊,新年肯定是能回去的。”
陈行苇听到西蒙说出‘收摊’两个字,难免又有些真正的忐忑。
其实吧,此前听说今晚演出的门票全部卖光,一票难求,艺术团的女孩们就已经信心十足,甚至想着男人说起的全球巡演的事情,陈行苇问起能否新年回中国的事情,就是担心全球巡演会与新年撞档,那就肯定没时间再回去。
当然,对于很多女孩而言,坦白说,现在的生活这么好,回不回去,也无所谓。
西蒙一个字正腔圆的‘收摊’,倒是让陈行苇激动的心情冷却了几分,不知道接下来是否会真应了男人的乌鸦嘴。
即使男人不止一次说过搞砸了也没什么,但国风艺术团内的所有人,这大半年来可没有任何一个这么觉得,毕竟现在的生活,所有女孩都觉得如同天堂,也就很难让人心安理得,内心难免抱着某个念头:没有付出,就没有回报。
因此,对于某个男人的‘采撷’,女孩们基本上都是一种期盼的态度,认为这才是理所当然。
帝天
至于这场演出,同样也是如此。
想到这里,陈行苇不免又有些羡慕还在中国拍摄《卧虎藏龙》的李有狐,那姑娘真是命好,刚刚进入这个圈子,就直接出了圈子,不出意外,很快就能成为大明星。而她们,即使对现在的生活绝对满意,偶尔也难免想一下,将来怎么办?
毕竟身边这个男人,肯定不可能养她们一辈子,或许什么时候对她们没了兴趣,或者,只是厌倦了,想要换一批新的姑娘,她们又将何去何从。
吹燈耕田
无论如何,肯定会失去现在的一切。
这也理所当然。
现在的日子太好,和她们的付出根本不成正比,怎么可能长久?
王者風範 有你就好
星際拾荒集團
西蒙可不清楚怀中女人的心思,没有再和西莉亚讨论太敏感的问题,开始更多心思观看舞台上的表演。
随后,发现陈行苇成功地坐在了西蒙腿上,当然不想她能讨到某个男人太多欢心的魏参差几个上次被西蒙吃掉的女孩也陆续走过来,哪怕男人怀抱被占,还是坐在了西蒙前后左右。
魏参差成功抢到了西蒙左边的位置,还磨磨蹭蹭地把男人环在陈行苇腰上的手臂拉过来,捧着男人大手假装看手相,一边说起另外一件事:“西蒙,采蘩,嗯,她现在不能用这个名字了,反正,那个,你还记得吗?”
西蒙点头。
上次谈恋爱后离开了国风艺术团的那个女孩。
其实西蒙对此并不怎么在意。
西蒙不否认自己的占有心思,但也从不勉强。身边女孩们肯定都觉得那姑娘是被‘赶’出去的,实际只是对方恋爱之后,不再适合待在国风艺术团,仅此而已。
魏参差却是小心打量西蒙的表情,只穿着贴身舞蹈服方便等下换装的纤细身子朝男人靠了一点,才又道:“我们最近听说,她被那个男朋友甩掉了,而且,那个家伙,还骗光了她的积蓄。”
西蒙只是嗯了一声,内心毫无波动,抬起被魏参差抢过去的那条手臂捏了捏女孩精致的小下巴:“不说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