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8sy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掃把星討論-第277章 薛萬徹,表兄成親看書-6sawo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出了皇宫,贾平安刚想跑路,就看到了唐旭。
“校尉。”贾平安笑着拱手。
唐旭今日得知了许多事儿,此刻见到贾平安颇为唏嘘,“你往日在百骑不显山漏水,谁寻你的麻烦你也只是一笑了之,某那时还说你宽宏大量。如今才知晓,你这是不与他们一般见识。你有这等学问,百骑怕是容不下你了。”
别啊!
贾平安觉得自己留在百骑还是挺好的,否则去哪?去六部?还是下去为官。
去六部还行,李勣在,他不必和大佬打擂台。
但很累啊!
而在百骑却不同,邵鹏纵容他,唐旭睁只眼闭只眼,程达早就退出了竞争……
我疯了才会离开百骑。
想到这里,贾平安情真意切的道:“校尉对某不薄,邵中官对某不错,某在百骑就像是在家中一般。外面诱惑不少,可却不及家的微暖。校尉别说了,某哪都不去。”
外面都是野花,虽然可以采一采,但日子终究是和家花一起度过。
唐旭心中唏嘘,回到百骑后说道:“某一直觉着小贾是大才,谁知晓竟然如此大才。他本可去了别处高就,却说想留在百骑,这人念旧……老邵,念旧的人都不会差。”
貪戀你的溫柔 小暖蟲
邵鹏也心中欢喜,“咱就说小贾重情义,只是……”
他突然神色一变,看着唐旭道:“老唐,你莫要担心。”
“你这话何意?”唐旭不解。
邵鹏叹息一声,“小贾这般声名鹊起,陛下定然是要重用的,你这个校尉怕是坐不稳呐!”
“狗内侍!”
唐旭怒了,“小贾岂会盯着百骑?他若是愿意,去六部随意就能混个……混个……”
邵鹏冷笑道:“说下去,咱看你说下去!小贾才多大?去六部能做什么?郎中吧,小贾估摸着不愿意,侍郎他太年轻,你说他能去作甚?”
唐旭却想通了,笑道:“百骑的统领也就如此,比之六部更差,小贾能看上?哈哈哈哈!”
贾平安是看不上百骑的统领之职,当然,若是李治答应开发些后世锦衣卫和东厂的职责的话,他还能考虑考虑。
到时候作威作福一番,拷打大臣,抄家灭族……
这日子一想就觉着舒坦。
“见过贾参军。”
道德坊的坊门修补了一下,竟然又装回去了。
姜融在门外相迎,等贾平安进去时就跟在后面,这次他换了方式,呼吸不深,但频率很高,不易被人发现。
坊民们明显的多了敬畏,一问姜融,却是因为皇帝来过。
“陛下都来了贾家,贾参军以后定然是宰相。能和宰相做邻居,说出去都得意。”
道德坊就是个农业坊,地广人稀,而且离皇城还远,上班得起早,贵人都不乐意来这里住。
所以从这里就能看出所谓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那种心态,并非人人能有,喊的越凶的,实际上越不舍繁华。
惡作劇之劫
贾平安看到了柴令武。
他已经恢复了,此刻站在前方,微笑道:“倒是好巧。”
好巧?
贾平安看到了左边的几个贵妇人,其中就有高阳和巴陵。她们坐在那里饮酒作乐。
“柴驸马带着人来此,说是踏春。”
这年头无聊,冬天又没有羽绒服,只能蹲家里发呆。夏天太热,出门难受。所以一年四季就只有春秋两季适合贵人们玩耍,于是踏春就成了最热门的活动。
只是道德坊里就这么个地方,大部分都是耕地,踏什么春?
高阳正好看过来,眼中春意盎然。
娘的,这是发春吧!
那几个贵妇人的眼中也多了水光,看来在道德坊得到了滋润。
“小贾,来饮酒。”
高阳举手,长袖滑落,露出了一截白嫩的手臂。
地上铺着上等的布料,摆放着酒菜,真是奢靡啊!
柴令武笑道:“一起?”
“喝一杯。”贾平安看了他一眼,觉得这货不安好心。
柴令武多半是听到了些爆炸的风声,就用踏春的借口来看看情况。
贾平安双腿交叉,轻松就盘坐了下去。
柴令武不知道是腿骨还没好全,还是因为心有余悸,坐下去时竟然要扶着巴陵的肩膀。
边上一个贵妇人用长袖遮脸看了贾平安一眼,对身边坐着的魁梧男子说道:“好个少年。”
男子抬头,虎目中全是不屑,“贾平安!”
贾平安微笑,高阳低声道:“是薛万彻。”
原来是这头蠢驴!
那么边上的贵妇人多半就是高阳的姑姑丹阳公主了。
传闻丹阳公主和薛万彻刚成亲没多久时,因为薛万彻太蠢,丹阳不肯和他亲近,最后还是先帝想了个办法才解决。
这人看着魁梧,一双眼中全是不屑之色,果然愚蠢。
薛万彻厮杀号称无敌猛将,太宗皇帝说大唐除去李靖之外有三个名将,二李一薛。二李是李勣和李道宗,一薛就是薛万彻。
但薛万彻这个名将的名头全是悍勇无敌换来的,自家带着数百轻骑遭遇敌军大队,他不说跑路,而是冲杀进去。等杀出来后,说敌军太特娘的不禁打了,咱们再杀回去。
此刻他不屑之极,贾平安却不搭理,只是作半个地主,叫人去家中取了些肉脯之内的食物来。
薛万彻见他不和自己说话,就举杯道:“可敢与某饮酒?”
这个蠢货!
贾平安微笑道:“这等酒却不堪下咽。”
尼玛!
瞬间所有人……包括高阳都对贾平安怒目而视。
你这话是说咱们都在喝假酒吗?
啥叫贵人?喝最好的酒,睡最好的男人(女人),这才是贵人的日子。
薛万彻冷笑道:“你可取来,若是不成,某今日拆了你家大门!”
薛万彻和贾平安并无矛盾,他去年还在高丽厮杀,杀的高丽人闻风丧胆,此刻在京估摸着时日也不长就得下去任职。
这时候他跟着来道德坊,多半是柴令武和巴陵的杰作。
这伙人的胆子很大,拉拢薛万彻为啥?
贾平安笑了笑,等宋不出送了酒菜过来后,打开酒坛子,“请。”
薛万彻提起酒坛子,喊道:“好酒!”
随后这厮竟然仰头就喝。
巴陵无语,心想你好歹和贾平安吆喝一声,让他也喝啊!灌醉了他不香吗?
薛万彻一口气喝了半坛子,放下坛子后,竟然面露微笑,“你这人实诚。”
呃!
贾平安被他的逻辑弄的无语。
晚些薛万彻酒性发作,霍然起身,上马后喊道:“拿了铁棍来。”
姜融寻了一根铁棍,薛万彻接过,竟然就在道德坊里疾驰演练冲杀。
一根铁棍被他耍的和灯草似的,那动作看着富有节奏,看似简单,可贾平安知晓,若是当面有敌人,此刻怕是被他杀怕了。
这等悍将让贾平安想到了他的结局。
因为房遗爱谋反一案,薛万彻被牵连,随后被处斩。行刑时他大喊,刽子手竟然被吓尿了,最后薛万彻喊他动手,刽子手手软没砍掉脑袋……
此刻的薛万彻依旧喊道:“何不加力!”
刽子手连砍三刀,这才把他的脑袋砍下来。
这样的猛人,可惜死于愚蠢。
丹阳在看着贾平安,突然开口,“听闻你大才,许多学问在身,我来问你,这酒为何能烈?”
她坐在薛万彻的身边,只是嗅了嗅,就觉得那股子味道太烈了。
“去伪存真即可。”
贾平安突然觉得这群人都是闲的蛋疼的。
“某回去了。”
十四公主
他起身,高阳想跟着去,可却有些难为情。
晚些薛万彻回来,丹阳觉得贾平安失礼,就说道:“那少年倨傲,问他烈酒何来也不知。”
这话换做后世的意思就是:老公,那小子和我装比,削他!
薛万彻酒意散了些,吸吸鼻子,把酒坛子弄过来,突然一拍大腿,“某刚知晓军中用了什么酒精杀毒,莫不就是此物?”
他又喝了一口,“就是此物。”
你这个铁憨憨!
丹阳公主横了他一眼,薛万彻说道:“这东西就是他弄出来的。”
“是他弄出来的?”丹阳公主愕然,然后捂脸,“那我先前质疑岂不是很丢人。”
薛万彻点头。
將軍拐妻
丹阳公主捂脸,觉得自家嫁给这个憨憨真是无话可说。
晚些众人回去,高阳寻个借口留下。
她去了贾家。
贾平安正在书房里发呆,高阳见了捂嘴笑道:“你这是要得道了?”
“没错。”贾平安在想自己要如何整理那些知识。
高阳看看桌子上的记录,满头雾水的道:“这是什么?”
“这些都是学识。”
贾平安很平静,可高阳却心中一惊。
“陛下可知晓吗?”
“知晓。”贾平安估摸着李治正在琢磨怎么从自己这里把那些知识掏出来。
“你……”
高阳看着他,突然觉得自己从未看懂这个少年。
她的脸红了。
贾平安好奇的道:“很热吗?”
现在不热啊!屋内还有些冷。
高阳摇头,眼中多了异彩,“我早些时候经常在先帝的身边,见过许多所谓的大才,或是文韬,或是武略,可却从未见过你这等……少年英才。”
贾平安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高阳想到他那一身本事,却从不肯显摆,这分明就是君子。
不,是不屑吧?
高阳想起了当初自己威胁贾平安,甚至还抽了他一鞭时贾平安的眼神。
是轻蔑?如今想来更多的是不屑。
这样的郎君……
高阳的眼中水汪汪的,脸颊微红。
这娘们要干啥?
贾平安觉得不大妙。
“咳咳!时候不早了。”贾平安开口,高阳看了一眼外面,起身道:“那我回去,你……皇帝的性子是个多谋的,你坦然些最好。”
——皇帝是个多疑的,你越坦然越好。
什么叫做女生外向,这个就是。
贾平安把她送出去,晚些表兄回家,闻讯大喜,当即嚎哭。
随后贾平安就在编写教材中度过,直至表兄成亲。
暮春成亲,草长莺飞,生机勃勃。
户部来了些官吏,百骑来了不少人,贾平安出马,把李淳风请来,王学友和赵贤惠激动万分,拉着老李就请他指点这桩婚姻。
而后李勣也来了一趟,说道:“佳儿佳妇,百年好合。”,王学友哆嗦着,“娘子,是英国公啊!”
赵贤惠也分外激动,却装作淡定的模样,“慌什么?”
贾平安早有准备,请李勣留下墨宝。李勣欣然挥笔而就。
“收好了,回头传给子孙,数百年后少说能值一套长安的宅子。”有人在戏谑着,却不知这话一点儿都不假。
誤惹冥王:妖嬈驅魔師
等崔氏派了管事来送礼后,赵贤惠也哆嗦了起来。
“裴氏的人来了。”
道德坊的人今日算是开了眼界,一个婚礼竟然看到了一群权贵。
这一切都是那个少年带来的。
坊中的少女挤在一起,冲着贾平安看一眼,然后嘀咕着,偶尔有尖叫声传来。
少女怀春,分外的动人。
婚礼热闹,来自于后世的贾平安看的自惭形秽。
后世的婚礼和这个比起来,除去堆砌钱财之外,再无半分可取之处。
当然,唯一延续下去的‘陋习’就是下婿,所谓下婿就是捉弄女婿,就像是后世新婚恶搞新郎一样。
李敬业早就来了,跃跃欲试的准备去下婿。等贾平安看到那些妇人拎着棍子抽打表兄后,就拽住了他。
这货若是去,弄不好一下就把杨德利捶死了。
杨德利接到了新娘子,回头却冲着贾平安流泪。
“平安!”
他被人簇拥着落泪,贾平安挥手,笑的很是灿烂。
鐵血霸神 李神醫
新宅子在王家的另一侧,表兄过去,从此就是两家人了。
杨德利嚎哭了起来,有人说道:“他哭什么?”
“这是欢喜,喜极而泣。”
杨德利却不是喜极而泣,而是不舍。
从来到贾家后,他就和贾平安相依为命。他护着贾平安,平日里劳作,从土里刨食,饿了一起喝水,得一顿好吃的一起笑……
这突然就分开了,杨德利心中不舍,不禁嚎哭起来。
“平安!你要好好的。”
本来很伤感的贾平安一下就笑了。
这怎么就像是生离死别呢?
最后还是赵贤惠喝道:“就在隔壁,走几步就到了,哭什么?”
晚些宴饮,贾平安和李淳风等人在一起。
“小贾。”李淳风突然靠过来,“有人说你的学问有问题。”
“什么意思?”贾平安早有心理准备。
“有人说新学乃是当年独尊儒术时打压的百家学说,于是许多人……你该知晓,这是马蜂窝,百家学说当年就是儒学的死对头,如今你想复苏百家学说,便是许多人的死对头,你……”
李淳风认真的道:“你还是随老夫去修道吧。老夫已经为你看中了几个道侣,都是年轻貌美的,保管服侍你的舒舒服服的。”
咳咳!
贾平安有些小可耻的萌动了一下,“此事某知晓,迟早的事。不过前汉覆灭之后,儒学也混乱了一阵,以至于先帝要让人来重新修正儒学经典。而且大多人心胸宽阔,不觉着非得要独尊什么儒术。”
这是最好的时候。
五胡乱华之后,学问散落,那些所谓的大儒都跳出来说自己是正宗,随后还是孔家厉害,孔颖达出手修了《五经正义》,从此儒学再度散发光辉,孔家也渐渐冒头了。
孔颖达去了两年多,儒家的光辉在渐渐生成。
这时候真是爽啊!
贾平安心中欢喜,晚上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
第二天早上,贾平安还没起,杨德利就过来了,先是查看了一番,又问了表弟昨夜可喝多了……
杜贺笑着说了,杨德利这才放心,随后回去。
“这位表郎君也算是功德圆满了。”杜贺了解贾家两兄弟的情况,所以才有如此感慨。

表兄的亲事解决了,贾平安也算是解决了一件大事,随后就是……
“你的亲事该相看了。”
感业寺里,武媚摸摸贾平安的头顶,发现自己竟然要踮脚才够得着后,不禁有些伤感。
“越发的高大了。”
她在感业寺里就是坐监,冰冷的心在遇到这个少年后就多了暖意。
“不着急。”贾平安真心不着急,在后世他这个年纪还是孩子呢!
“还不急!”武媚长眉一皱,“别人如你这般的都已经有孩子了!”
“某还忙着呢!”
贾平安一溜烟就跑了,武媚失笑道:“你能跑哪去?”
说话间,她的眸色深沉。
一个女官在苏荷的陪同下来了,苏荷随即离开,女官行礼后说道:“差不多了。”
武媚点头,“还有半月。”
帝國崛起
女官看了她一眼,“宫中已经准备好了,皇后让我告诉你,要知进退,若是得意洋洋,或是飞扬跋扈,皇后能让你进宫,也能一巴掌把你镇压了。”
武媚的眼中多了惶然之色,“是,我万万不敢。”
女官就是蔡艳,她鄙夷的看着武媚,“进宫之后,你要紧的是对付萧氏那个贱人,若是得力,皇后自然会在陛下那里为你说话。若是不尽心,宫中多枯井,死一个人在里面也不是事。”
武媚低头,浑身颤抖,“奴……奴不敢,皇后说什么,奴就做什么。”
蔡艳越发的看不起这个女人了,“还有,切记莫要狐媚惑主。”
她轻松而去。
身后,武媚抬头,那双眸子里依旧如故,深邃,不可揣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