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7tb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 木子藍色-第753章 衛國公的泡澡水推薦-n7tkp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平康坊秦家掌握着香水的独家秘密,而许多唐人只能根据既有的道家的‘升炼’传统,再根据市场上的波斯蔷薇花露水和秦家香水的样子进行破解。
他们研究来研究去,也只停留在‘采花浸水,蒸取其液’的这么一步,于是制造出来的都是‘仿蔷薇露’,更类似于蔷薇花露,但与秦氏香水完全不是一类产品。
最后长安市面上大唐本土商人出售的花露水,其实是与‘蒸香’结合在一起,移花接木的大唐版香露。
他们把沉香、檀香等硬质香料,或是浸在苏合油、蔷薇水中,或者是与香花密封在一起,置于汤锅之内经以熏蒸,由此让香料获得复合性的香调,这样得到的香水,其实是香液。
香液使用也是放入香炉里,用盘在火上蒸烤。
比起秦家这种直接抹点在身上、衣上的香水,可差远了。
虛空訣
心似小小城
现在长安流行的新时髦玩意,便是于香炉中蒸花露,花露蒸沉液,满室香。
有些商家甚至还提供简单的花液,就是鲜花或干花经过蒸馏提纯得到的带香味的花液水,卖给贵族们用来蒸香料,或者是用来香铺里再加工蒸制香露水。
这种先蒸再浸经过种种工序的大唐香液,本质上就是一种半截子技术产品,但比起传统香料来说,却是能让单香变成复合香,尤其是带上一些香花。
当然,在冬季干燥的屋内,蒸香露液,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能加湿,这倒是个意外收获。
毕竟香露液纯度不高,不像秦家的香水,死贵死贵的一点点,一次也就抹那么一点点,哪像香露液一样,跟蒸醋一样的一次蒸上一大瓶。
好东西需要包装,更需要对应的高价。
如波斯商人们为了卖肉桂,于是便编造了一个故事。
他们说在波斯的高原上有一种巨大的鸟,这种鸟从遥远的地方衔来肉桂树枝,并用这些树枝在悬崖上筑巢。
为了能得到这些肉桂树枝,商人们雇佣最优秀的猎人,把一些很大块的牛肉放在外面,引诱大鸟抓住这些牛肉带回自己的巢穴,但是这些牛肉太大太重,会把巨鸟的巢穴压塌,于是聪明的商人便会派勇敢的猎手,在那巨鸟的攻击下抢夺掉落的肉桂树枝,再拿来贩卖销售。
可事实上,波斯并不产肉桂,肉桂真正的产地在印度洋的斯里兰卡岛上,那里有茂密的肉桂丛林,最早把肉桂运往西方的也并不是波斯人,而是斯里兰卡上的商人,他们将肉桂贩到天竺,然后天竺商人又贩到波斯。
波斯商人再垄断了与罗马、埃及等国的肉桂贸易,于是欧洲人都被波斯人欺骗,以为肉桂是波斯所产,还真相信有巨鸟以肉桂枝做巢这事。
再比如龙涎香,本是抹香鲸鲸鱼体内不能消息的鱿鱼嘴等被肠道内的分泌物包裹,最后吐出体外在海上漂浮百年后所成,可愣是被商人们编了一个神龙睡觉,梦中流涎,而化为香的神奇故事。
于是应当是抹香鲸屎一样的东西,摇身一变成了高大上的龙涎香。
对于商人来说,他们可不会想着造福人类什么的,他们想的只是如何把利润最大化,好东西就得不便宜。
秦琅对于用香水赚富人的钱,一点也不反对,反正这只是富人们能消费的奢侈品,卖再贵,也影响不到普通的百姓,这不是小麦和大米,也不是盐。
朝廷都能丧心病狂的把本来不贵的盐价加十倍盐税,强行收人头税,他抢富人们几个钱又算什么。
贞观五年的除夕夜,比往年都更热闹。
今年的太极宫、大明宫和东宫大门,都举行了盛大的烟花燃放,绚丽而夺目,惊艳长安。去年除夕烟花更问世,但今年烟花已经有了很大的产量,长安的贵族名门,家家都开始燃放烟花,富人商贾也都放起了鞭炮。
只有普通的百姓小民,还在烧着竹子听爆响。
满城皆震响,驱年兽,辞旧岁,硝烟里那浓浓的硫磺哨石的味道,却又跟端午节驱疫的雄黄酒那么相似。
这是驱病除疫的味道。
萬界之劇透群 柳下梓
飘飘洒洒的大雪,为长安换了新衣。
三十晚上,秦琅领着一家子观看了自家的烟花绽放,然后亲自给家里上下人发过年红包。
人人有份,家主亲自发放,表示对他们一年辛苦的感激。
大家领着鼓鼓的红包,喜笑颜开,对秦琅感激不尽。
晚上。
秦琅泡了个澡,用郁金香泡的澡,郁金香便是后世的藏红花,由粟特商人从波斯贩运过来的,价格昂贵。
据说一斤郁金香,得采摘九万棵藏红花的花柱才能制成,所以贵也有贵的道理,何况郁金香不仅香,而且有极强的药效功能,防老年痴呆,可预防高反等等。
用藏红花泡澡,还能治疗身体创伤旧疾。
狂暴總裁的試婚萌妻
据说,当年亚历山大大帝,就有用藏红花泡澡的习惯,以治疗他在征战中受到的创伤。
藏红花很贵,可秦琅买了许多,特意派人送了许多去松州给秦琼泡澡疗伤,也给李靖、程咬金、牛进达、苏定方、梁建方等一众关系不错的将领送了。
他自己身上也有些打仗时留下的旧伤,偶尔也泡一泡。
长安有人用郁金泡水喝,一次放几根就好,可秦琅泡澡,一次直接放一斤,好像泡的是金银花或艾叶一样,他认为要泡就得多放点,这样才能有药效,否则你放个一小把,能有多少效果?
躺在大浴桶里,浓郁的藏红花水泡的人确实很舒坦,也不知道这是心理作用,还是确实有这药效。
泡了小半个时辰,秦琅神清气爽的起来,用清水冲洗。
几名服侍他沐浴的波斯姬待秦琅走后,拿来篦子,先把秦琅泡澡的藏红花都给捞了起来,这些秦琅泡过一次后,是不会再用的,但这东西如此昂贵,随便一根也能值不少钱,一根起码能买一斗米。
一日豪門:吻別惡魔前夫 作者:碧玉蕭 碧玉蕭
一斤大约有九万根干花柱,每一钱重约有五六百根,一斤这样最顶级的价值数千贯,足几百万钱,因此每根都能值几十钱,一钱五六百根就值几十贯。
长安一斗米不过二十钱,一根顶级郁金却值三四十钱,虽然说郁金在各种香料中并不是最贵的,远不及龙涎、白笃耨、顶级沉香等,可这个价格也是惊人的。
一般的香直接焚烧,烧过后就只剩下点香灰了,这郁金泡澡过后,泡出了一桶金澄澄的郁金水,剩下的花倒了可太可惜了。
这些郁金捞起,重新烘干之后,依然可以用,只是品质下降。
秦家会将之送到香铺,标明是卫国公泡过一次澡的郁金,可依然能卖出一两千贯一斤的天价,虽然比起原价是对折出售,可长安却反而有许多人追求这种卫国公泡过澡的郁金。
就连泡澡剩下的那桶郁金水,也一样不会浪费,用瓶子装起,送到香铺,标注卫公泡过澡的郁金水,并有一斤郁金泡百斤水这样的使用的比例说明。
这些郁金洗澡水,直接是按两来卖的,一两也能卖上几百钱,这些却是被买去用来浸香料做蒸香液的。
当然,也有人会当成药来买。
好多人明知这是秦琅的洗澡水,还就是要买这个去服用,认为秦琅那是天王门神,还得药王指点传授百姓接痘防疫之法,因此秦琅的洗澡水能治百病。
秦家香铺里一两水不过卖几百钱,那些人求了去有些还转手倒卖,能卖上千钱一两,跟卖神丹灵药一般。
这些东西,其实秦琅都并不知道。
他以为自己泡过澡的郁金肯定被扔了,洗澡水更想都不用想是倒掉了啊,谁会想到,这泡过澡后的郁金,都有人肯花半价买去用?
洗澡水都能卖出郁金的两成价来?
他并不知道的是,这世上疯狂的事情很多,郁金来自遥远的波斯,而且本来贩来大唐的数量就有限,更别说他用的那种顶级郁金,更是少之又少,偏偏郁金的药用价值被唐人炒的很高,高到天上去的那种。
所以这玩意本就一物难求,秦琅有自己的渠道,许多郁金走海上贩来,他经的是第一道手,所以他自己不缺郁金,并没意识到这物的稀缺。
这年头,连菜市场斩杀死囚,都会有许多人跑去抢人血,然后弄人血馒头来卖,也是个神奇的偏方,买来吃的人也是大把。
所以说泡过澡的郁金,泡澡的郁金水出售,其实只是一般操作而已。
泡过郁金澡,换上了宫里长乐公主送来的亲自缝制的一套新衣,秦琅感叹着公主女红手艺很好,挺合身的。
然后目光便放到皇帝派人送来的旌节印信上了。
皇帝给他送来了双旌双节,这是他之前当节度使时才享受的高规格权力象征,这次皇帝让他做观风俗使,再赐双旌双节。
节以专杀,旌以专赏,旌节双份,权柄更加。
龍騰之亞青風雲 旭皓
可知这观风俗使的权力确实巨大,不过据他所知,李靖秦琼等人也只是得单旌单节,并各只专巡一道而已。
或许是要巡省沿海数道,这次还要负责筹建水师之事,皇帝给了双份的旌节。
穿越到遊戲商店
随旌节赐下的还有印信。
金饰银印,方三寸三分,厚一寸,字体为尚方大篆,这也是官印的最高规格,东南观风俗使之印。
还有两枚印章是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之印,太子詹事之印。
同平章事也是金饰银质印,而太子詹事做为三品职官却是银饰铜印,大小和字体,规格也较宰相印要低了一级。
正式出京的日子也已经选定,待正月十五灯节结束,便离京东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