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epb人氣都市小說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討論-第1230章 安全抵達科洛桑(..)nnn*讀書-l0bhh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小說推薦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说实话,帕德梅至今都感到有些糊涂,完全不知道她和阿纳金两人那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幸存下来的……
或者可以这么说,她完全不知道,她的那个绝地武士阿纳金到底是凭什么能以一人之力就全灭了那些追捕她的赏金猎人的?
反正,她就只知道,她在黑暗的房子中忐忑地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左右,直到有人搬开了那块堵住门口的巨石,直到她在惶恐之中拿着一根沙民的铁棒朝着对方冲过去,然后轻易被对方缴械并抱在怀里之后,她才知道,她的阿纳金竟然莫名其妙的就胜利了,还打倒了所有的赏金猎人,成功地拯救了她帕德梅·阿米达拉?
再然后,对方接下来做的事情就让她现在想来都感到有些羞愤!
因为,对方竟然一言不发地直接剥光了她,在她一边反抗一边羞愤地怒斥着对方,并以为对方会对她做某些不合时宜的事情时,那个讨厌的坏家伙,竟然给她丢来为了一套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新的兜帽罩衣,而完全就不是要做她想象中的那种事情?!
最后……
也许是羞愤,也许是赌气,又或者是她太困太累了,总之她和他之间,就还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紧接着,他就在她穿好了衣服后,立即拉着她离开了那个一路上都是尸体的黝黑小村子,然后找到了一艘缴获自赏金猎人的飞船飞到了莫斯艾斯利,又在莫斯艾斯利将飞船给卖掉,换了一艘小一点的快速飞船后,才重新踏上了旅途,并在今天终于抵达了科洛桑,并开始在港口引导员发来的入港代码的引导下,缓缓地开始靠岸。
这一路上,帕德梅体贴地没有去问对方是怎么获胜的,因为她也知道,消灭了那么多的赏金猎人,杀了那么多的人……那种事情,对于绝地学徒阿纳金来说,就肯定不会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
“……”
劫界強者
“阿纳金,你说,现在已经到了达科洛桑,我以后还能再见到你吗?”
看着远处那个在阳光下泛着银色金属光泽的繁忙科洛桑星球,想想这一路上的风波,想想一路上俩人之间的那愉快的相处以及出生入死的经历,再到后来的尴尬以及从塔图因返回科洛桑的这短短几天时间以及眼看就要到来的分别,不知怎的,帕德梅竟隐隐有些不舍起来。
她真的想扑到对方的怀里并趁着最后的时间好好温存一番,但是,念及她的身份和对方的身份,再想想现在马上就要靠港了,担心会被有心人看到的她,就还是有些矜持地忍着,默默别过头去,看着驾驶舱外的那些繁忙往来如梭的千千万万艘飞船轻叹了一声。
“……”
“我也不知道……”
将飞船交给自动程序去托管和执行入港协议后,阿纳金终于忍不住转过头去,看着帕德梅的那张精致的侧脸并微微发愣着。
他自己虽然也很是不舍,但是,有些事情就终究就不是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
现在对方虽然已经不再是纳布的女王,但却还是银河议会的参议员,而阿纳金自己却只是个小小的绝地学徒,他的身份和地位太悬殊,再加上绝地武士的某些教条和守则,他是在是没法给帕德梅太多的保证……
况且,帕德梅的身份也会让她下意识地去疏远着他,再加上对方现在还被贸易联盟的余孽悬赏着,时刻处于危险之中,所以,他也必须去做别的更多的事情,以便尽快在未来的某一天将那些危险给彻底扼杀掉,是不可能时刻陪在对方的身边的。
“但是!”
吸血鬼新娘:愛上僵屍先生
“我一定会抽时间去看你的!帕德梅,我向你保证!!”
不过,看到对方的脸上的那种隐隐不舍的神情后,他就还是咬牙向对方保证道。
“嗯……”
“有空的话,我也会找机会去绝地圣殿看你的……”
临别在即,很快就要抵达科洛桑的港口并靠岸,帕德梅反倒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才好了。
不过,下意识地,她觉得,如果在沙民村庄的那天晚上,她不要反抗得那么厉害,直接顺势让对方对她做一点什么或者她主动去做一点什么的话,那现在她和他之间的关系,就不会那么地尴尬了吧?
“……”
“……”
没多久,在两人沉默的对视以及酝酿着一些什么情绪的时候,飞船终于在一个被银河共和国的卫兵以及绝地武士们重重保卫着的平台上平稳的降落并打开了舱门,让两人不得不收拾了各自莫名的心情,相依着走下了飞船的铉梯。
“一路辛苦了!”
“很高兴能再见到你,帕德梅·阿米达拉参议员阁下,听说您卸任了纳布的女王职位?对此,我表示非常地遗憾,因为我们都知道您做得一直很好……”
“不过,您能作为纳布的代表来到科洛桑并担任参议员,那可真是一个好消息!”
两人一下来,早就领着几名绝地武士和绝地大师在下边恭候多时的欧比旺在朝着阿纳金点了点头之后便朝着帕德梅·阿米达拉迎了上来并友好地行礼并问候着。
毕竟,对于欧比旺来说,帕德梅现在的身份科不仅仅是一名议会的参议员而已,她同时还是他的老朋友和受命保护的重要人物,他肯定是会多上心一点的。
“我也很高兴能再见到你,欧比旺·克诺比大师!”
“说起来,咱们也有近十年没有见面了,你看起来变化了很多,已经不再是当年的那个学徒模样了呢……”
又看到一个老朋友,帕德梅显然是非常高兴的,所以,她便难得地露出了一丝笑容并调侃了一下对方。
“啊!”
“参议员你误会了,我现在还不是绝地大师,我只是一名绝地武士而已。”
“不!欧比旺……”
“你能把阿纳金教授得那么出色,称呼你做‘大师’那是一点都不为过的,在我看来,你一点都不输给其他的大师们。”
“参议员您客气了……”
“请您这边走,我们已经给您安排了安全的住处和负责护卫的士兵以及几名轮值的绝地武士和大师,我们一定会确保您在科洛桑的这些天的安全的!”
几年不见,欧比旺觉得眼前的这个前女王,这个帕德梅·阿米达拉似乎变得比以前更会说话了,让他感觉非常受用?但是,现在毕竟不是说那种客气话的时候,所以,在剪短地交谈了几句并叙叙旧之后,他便将对方给引荐给了那些负责安保工作的卫兵以及绝地大师们。
那是绝地委员会特别挑选的人手,绝对能保证帕德梅这位参议员在科洛桑星球其间的安全!
“!!”
“欧比旺大师,我刚刚都想问了,为什么这里有这么多的士兵和绝地武士,这里不是科洛桑吗?”
“难不成,还有人敢在这里刺杀我?!”
在来的路上有不止十数队的赏金猎人在盯着自己,那种事情帕德梅当然是知道的,但是,现在这里可是科洛桑,是银河共和国的首都星球,她有点不敢置信,在这里,那些个赏金猎人们都还敢乱来?
“参议员阁下……”
“只要钱够多,就没有什么是他们那种人不敢的!事实上…..您的那艘星际皇家飞船抵达科洛桑的那天,您的替身就被袭击了,不过幸好对方没有得逞,要不然……”
要不然怎样欧比旺都不敢说下去了,反正,那些胆大妄为的家伙们确实是做出了在港口公然袭击一名参议员的那种疯狂的事情,所以现在由不得他不小心谨慎一点。
“这样啊……”
“我知道了,谢谢您的安排。”
点点头,看了阿纳金一眼后,帕德梅就不再多说什么,默默地走到了另一边的那些绝地大师和绝地武士们的跟前,开始跟他们小声地对话以及互相介绍着。
“呼!”
青雲之幻 億刀兩斷
“比预计的晚了整整一天,怎么样,阿纳金,这一路还算顺利吧?”
对于阿纳金能够不辱使命地将那个帕德梅参议员给安全地护送到科洛桑,欧比旺就还是表示非常欣慰的,所以,在等着那些绝地大师们跟帕德梅说些什么的时候,他便凑到了自己的这个小师弟的身边关心的问了起来。
“顺利?!”
“呵!”
“欧比旺,你是不知道,我们差点被你的那个所谓绝对安全的线路给害死!我们能活着回来,那纯粹是侥幸!”
当然了,除了侥幸之外,就还要归功于他阿纳金的某些特殊的安排,要不然,在那种情况下,恐怕换成是尤达大师都够呛!
反正,他肯定是不会相信凭着尤达大师的力量,就能以一敌多地去对付那种有着不少强大和精锐的赏金猎人所组成的猎杀团伙,那就更别提保护好帕德梅了!
“算了!”
“还是不说了,一切都过去了!”
阿纳金不想再提,至少不想在这里提起。
因为,回去绝地圣殿之后他肯定是需要去对长老们说明情况的,在那之前,他要好好地想想,到底该怎么去说,才不会露馅?至少,他要想好,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他的说辞以及帕德梅的描述相互印证得上,且还要保证不能被人给看出什么不对的地方来。
“那就别急着说,咱们以后有的是时间!”
“来吧,跟我去绝地委员会见长老们,至于帕德梅,她的安全现在自然有那几名绝地大师负责,肯定不会有问题的。”
花祭,愛情是毒藥
帕德梅在科洛桑上的住宿和衣食住行他们绝地委员会都有着严密的安排,甚至还派出了几名女性绝地去担任对方的贴身保镖,那种待遇可以连帕尔帕廷最高议长都没有资格享受的,所以,安全方面的问题应该不大?
至少,在科洛桑星球上就还是很有保障的!
“现在就要去见长老?”
“可是,这又是为什么?”
阿纳金有些不明白,因为按照惯例,长老们一般都是要经过几天的时间后才会召见自己问询任务的情况的,可像现在,才刚刚抵达科洛桑就要被召回去训话,那可是及其罕见的。
“还能为什么?”
“阿纳金,你难道还不明白你自己做了的那些事情意味着什么?!”
有些哭笑不得的欧比旺没有解释,而是叹息着摇了摇头后边直接盯着阿纳金的双眼反问着道。
“!!”
“我做了什么?”
冷不丁地,阿纳金心下开始忐忑起来,眼神也渐渐变得有些闪烁,不太敢跟欧比旺对视并暗地里做好了某些相关的准备。
“唉……”
“你杀了那么多的赏金猎人,足足两百多个……现在,那件事情整个银河系都要传遍了,他们管你叫绝地屠夫、赏金克星和邪恶的刽子手……反正称谓很多,所以你以为,长老们会不立刻找你去好好地谈谈?”
看到对方竟然还敢嘴硬,还以为处于银河系政治、经济、文化以及军事中心的科洛桑、绝地圣殿和自己这些绝地武士们会不知情的欧比旺便有些哭笑不得地反问着。
“啊!”
“可是……欧比旺,我那是没办法!”
“那时的情况,你知道的,就我和帕德梅俩人,我需要去保护她,而且我们又孤立无援,我必须全力以赴,如果我不杀死他们的话,现在死的就是我和帕德梅!”
“我没有选择!!”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这让阿纳金心下暗自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便也装模作样地据理力争着。
他刚刚差点还以为是因为他和他虫群的事情暴露了呢,如果是那样的话,说不得他只能提前发动他的那个计划并逃离科洛桑了……不过还好,就只是被眼前这个可恶的欧比旺给吓得白担心一场而已。
“行了!”
“阿纳金,你确实是干得不错,换成我也不会比你做得更好,我也觉得你没有做错,虽然杀得人确实是多了一点……”
“但是,长老们可不是那么看的!他们在乎的不是那些该死的赏金猎人,他们在乎的是你!因为尤达大师会认为你动用了原力的那另一面的禁忌力量,那是很危险的,你知道吗?”
盯着阿纳金看了看,没有感觉到对方有太多不对的欧比旺才终于松了口气并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
“可是我没有!”
是的,阿纳金确实没有动用原力的那另一面禁忌的力量,他甚至自始至终就没有动手过,那都是他的一号虫群的那些‘孩子’们动手的,他全程就只是在围观而已,压根就没有杀任何一个赏金猎人!
他亲手杀掉的……就只有那些罪有应得的沙民而已,不过那件事他谁也没有告诉,包括帕德梅在内!所以,他坚信,绝地委员会的长老们肯定是不会知道那件事情的。
“你跟我说没用!”
“走吧,长老们已经在高塔里等你很久了,咱们的那位不负责的老师也在,他应该会帮你开脱的,你只管回答长老们的问题就行了!”
“不过阿纳金,你要记住!”
“长老们训话的时候你可别多嘴,也别试图去辩解……你只管多看,多用脑子思考,少去说话,要装着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你明白了吗?”
欧比旺一副过来人的样子,对着自己的这个小师弟阿纳金小声叮嘱着,就差没有明着去教对方该怎么去糊弄那些绝地委员会的长老们了。
“是……”
如果仅仅是赏金猎人的那些事情的话,阿纳金觉得他还应付得过来,无非就是编造一个自己怎么大杀四方的谎言罢了!不过,那个谎言必须真假参半才行,要不然想要骗过那些长老们可不容易。
特别是那个尤达长老,对方每次看向自己就如同能揭穿自己的伪装一般,要不是他阿纳金的那个零号虫群的虫巢对他进行了一些必要的调试和强化的话,恐怕他都阻挡不了对方对他内心的窥探的。
“阿纳金……”
刚刚听到了欧比旺的某些话的帕德梅这时走了过来,显然,她有些担心阿纳金,毕竟,对方可是为了她才那样去做的,要是累得对方被绝地委员会的长老们为难,她就一定会过意不去,会良心不安的。
“我没事!”
“放心吧,帕德梅,我先跟欧比旺回去复命,有机会我会再去拜访你的,再见……”
欧比旺催得有些急,阿纳金不敢继续逗留,也生怕让别人看出自己跟帕德梅之间有什么不对来,所以,在点点头之后,他便赶忙跟欧比旺坐上了一台敞篷的悬浮汽车。
有些事情,无论是对身为议员的帕德梅还是身为绝地武士的他己都很不好,特别是在他们彼此没法左右自己的命运之前?
所以,不敢表露更多的阿纳金便觉得,他还是稍稍避一下嫌比较好。
“那就这么说定了!”
“我也会给尤达长老们致电,替你稍稍辩解几句的!!”
總裁,情深不淺 紫薯.
看着阿纳金的悬浮汽车呼啸着率先离去,帕德梅除了朝着对方招了招手之外,能做的也并不多。
现在,她已经安全地抵达科洛桑星球了,所以,有些事她也该放下并专心地去处理她特意从纳布赶来到这里该去处理的那种更加重要的紧要事情了。
要知道,她帕德梅·阿米达拉可是受纳布新的女王任命的参议员和纳布代表,那她就必须要为纳布的人民,为银河共和国负责,并致力于为恢复银河系的和平而作出她所能做的最大的努力!
(..)nnn*““*:.。..。.:*゜゜*☆
求票票、求订阅、求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