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pawb非常不錯小說 人間苦笔趣-第1286章 殘聯是啥?讀書-02n1r

人間苦
小說推薦人間苦
肖炎耀几个人,开车出了太青沟村的范围。
在一个岔路上,停了下来。
五个人围成一圈,好像应该说点什么。
互相看了看,觉得说什么都没有味道。
按照正常思路,大家应该集思广益,想个办法收拾一下共享子女那群人,否则这件事怒意难平。
大过年的找不自在,还在阴沟里翻船了,心里那道坎都很难迈过去。
但凡有一个弱智,肯定就已经开始打电话联系人,搞点事情。
妻心如鐵 奚顏
可惜,在场的五个人,没有一个是弱智。
大家心里面都拎得清。
一千万不是小钱。
拍个头鱼,花一千万做宣传,绝对不是土鳖做得事情。
即使大伙都看不上那个钱,也都必须正视那只大狐狸。
现在回过头看这个事情,无论从什么角度,只能往积极的一面去想。
那么积极意义在哪里呢?
在场的众人,就有各自的算盘了。
熊海梓心思最重,天狐的事情给她的震撼也最强,所以率先绷不住了。
“肖炎耀,今天的事,你也别多想了。
我谢谢你的款待。
大过年的往外边跑也不好,我先回家了。
你们注意安全,别胡搞。”
简单交代一下,熊海梓开车走了。
都没有在意,肖炎耀压根没有挽留。
陰陽界服務公司之鬼行天下
走了第一个,接下来就顺畅无比。
陆伊典一拍季麦品,隐晦的给了一个眼神。
“你家那有雪场吧?带我去玩玩。
在这里没意思,换个地方。”
季麦品心态还是比较放松的,直接开玩笑。
“伊典,咱俩的事情,我还没跟家里说。
就这样跟我见家长,有点唐突吧?”
“别扯犊子,就说去不去吧?”
“去啊,当然去啊,咱们走着。
肖炎耀,咱们开学见哈,谢谢款待了。”
简单的告别,季麦品和陆伊典也开车走了。
在这期间,肖炎耀一直没有说话,更是没有挽留。
今天丢面子没有招待好,心里不舒服是肯定的。
但是刚重要的是,已经涉及灵异圈的事情了。
从小到大,肖炎耀受家里的影响,对于这些古灵精怪的东西,就了解的很多。
扑风捉影的知道,老爹做买卖的第一桶金,与灵异圈的事情,也脱离不了干系。
只是老爹从来没有承认,也没有让自己接触过。
那么今天的事情,要不要告诉老爹呢?
这算不算是个机会呢?
如果老爹想要更进一步,那个共享子女是不是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肖炎耀的想法很多,思路也很广。
可能不可能的事情,全都设想了一番,觉得自己必须重视。
别看走的三个人,没有说什么重点,其实他们的想法肯定比自己还多。
万幸,这算是自己的地头,近水楼台之便,绝对不可能拱手让人,真有什么机会,自己也绝对不能错过。
“逅仁,我不太方便,你找找你爸以前的关系,探探那个共享子女的底,到底是什么情况?”
吴逅仁很高兴,肖炎耀能把这件事交给自己,绝对没把自己当外人。
皇上別得瑟:夫君,讓我親一口 輕舞
但是,自己也需要表现出应有的价值。
“肖哥,你有什么打算?
如果只是想出口气啥的,你不用问细节,我来办。”
肖炎耀呵呵一笑,很是轻松,并没有什么消极情绪。
“呵呵,逅仁啊,你是在太小看我了。
这点事,我还化不开,那么多年的学,我就白上了。
醫往情深,甜心蠻妻 Linda雲
无意义的情绪发泄,除了助长自我迷失在纵欲的深渊中,没有一点积极作用,更是堕落的开始。
这是情绪管理课的内容,你都忘了?
还是你怕我忘了,故意提醒我呢?”
吴逅仁跟着赔笑。
“我就是开个玩笑,肖哥果然学的真扎实。
你放心吧,回市里,我就去办。”
“低调点。”
“明白。”
熊海梓离开同伴以后,开车没走多远,就把电话打出去了。
现在的情况,找父亲已经没用了,所以她直接打给了爷爷。
电话响了很久,才有人接,结果还不是爷爷。
“海梓,你打电话啥事啊?
又在哪里疯呢?
大过年的不着家,瞎跑什么啊?”
滄瀾法師
重生:溺寵太子妃
“哎呀,奶奶,你别墨迹了。
我爷爷呢?让他接电话。”
“你爷爷刚吃完饭,睡着了。
有啥事跟我说吧。”
吃完就睡,真好伺候啊。
熊海梓也没执拗,确实跟奶奶说也一样。
“奶奶,我遇到天狐了。”
对面沉默了一会,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大过年的,你别闹,知道啥是天狐不?
是在皮草店,还是养殖场啊?”
被奶奶质疑,熊海梓也不恼,异常冷静。
“九条尾巴,白色的大狐狸,火车头那么大。
你爱信不信,反正我看到了,也告诉你了。”
这次,对方没了笑意,语气开始紧张了。
“伤到你没?”
“没有,只是警告了我一下。”
“你在哪里?”
後現代寵姬養成
“回家的路上。”
“好,赶紧回家,不要耽搁。
不行,我派你五叔去接你。”
熊海梓挂上电话,心里很是兴奋,终于让自己赶上了。
季麦品和陆伊典开的一辆车,上路以后就没有什么交流。
直到上了高速,出了这个小城市,陆伊典突然开口。
“你们家,和残联也有关系吧?”
季麦品专心开车,并不在意。
“残联啊,有啊,当然有啊。”
得到肯定的回答,陆伊典眼睛一下就亮了。
“你家搭上的是哪一波?”
季麦品继续无所谓,好像说的是很普通的事情。
“残联还分波吗?
就是公司的一些仓库,雇了一些残疾人看门,可以抵税免社保啊。”
陆伊典发现自己被耍了,一脚踹在季麦品的脸上。
“别特么跟我扯犊子。”
被陆伊典的脚踩着,季麦品也没生气。
“大姐,高速啊,一车两命啊。”
季麦品收回了脚,看着窗外昏黄的天空。
“算了,你就装吧,没意思。
这边天狐都出世了,也消停不了多久了。
残联得到消息,估计马上就要开会了吧。”
季麦品没有看车前方,而是看向了陆伊典的脸。
“你家不让你参与,瞎打听啥啊?”
鏢行無敵
无意义的劝解了一句,季麦品又开始正经开车。
脑子却是满满的吐槽。
这个世界残神联盟,开会有点频啊。
上个月刚开过,这个月又得开吗?
人吃马喂的,得多少钱啊?
豪門盛寵:神秘總裁嬌蠻妻
到底是开会商量事,还是借引子混吃混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