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gli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愛下-第三百四十一章   在人間……人稱祕境人屠【6000字!求月票!】讀書-ca2n8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复制天魔!
因为天魔的实力太强了,所以复制的时间衰减至了五秒!
罗鸿是心有不甘的。
当然,也是有些犹豫的,五秒钟……能够灭尽九十位天界天骄吗?
从人皇墓尚未开启的时候,罗鸿就一直在准备着,因为他知道入了人皇墓,必然会遭遇大劫。
所以他准备在进入人皇墓中之后,搞一波大的。
与其忍气吞声的挨揍,不如主动出击的厮杀!
他原本是打算复制零号的力量,在一分钟之内,将九十位天骄尽皆屠尽。
但是,罗鸿也没有太大的把握能成,零号的本体实力的确很强,但是罗鸿没有见过,罗鸿见到的只有零号的分身投影,复制的也只能是分身投影,尽管只是一缕分身投影,却能够抹杀元魁天尊。
可这一抹分身投影,能同时灭杀九十位天界天骄吗?
罗鸿觉得不够保险。
而且,迦楼,龙广等妖孽,或许还持有天王的宝物,那样的话,很有可能会失败。
所以,罗鸿才下定决心,选择了他迄今为止认为的最强大的存在,天魔!
那一次,梦游星空,这位盘坐在破败宇宙星辰中的存在,何等恐怖?!
那破败宇宙中,一具又一具的尸体在浮沉着,那些尸体,很多气息强大到可怕!
所以,罗鸿很清楚,天魔能够在这般环境中,枯坐于星辰之上,绝对强!
五秒……赌一把!
轰!
在罗鸿选择复制天魔之后。
罗鸿只感觉自己的脑海,一下子陷入了混沌之中,像是被大锣之声在耳畔炸开一般。
罗鸿的脑海浑浑噩噩,感觉自己的心神,似是被牵引入了一片玄奇之地。
漆黑如墨,死寂无比的宇宙星空再度在眼前浮现。
斗转星移之间,无数的尸体在眼前飞掠而过。
蓦地。
时光似乎都静止了下来。
罗鸿看到了!
看到了那枯坐在一颗巨大星辰之上的魁梧身影,漆黑无比的身影,宛若一颗黑洞,吸收无尽的光和热。
天魔!
又见到了!
这绝对是一尊无上的存在,整个死寂的宇宙,都仿佛化作个囚笼,为了封禁他,封印他。
哪怕是星辰在他的面前,都变得无比的渺小!
似是感应到了罗鸿的目光,盘坐在古老星辰之上的天魔,蓦地睁开了眼!
他感觉到了诡异的存在,在窃取他的气息和力量!
“又是你……”
淡淡的声音炸开。
在死寂的宇宙中,轰鸣,引得一切都在崩裂,无数的星辰崩塌,犹如宇宙风暴席卷,无数的强者尸体被风暴撕裂为碎末!
罗鸿的意志亦是被撕碎!
……
九十位天界天骄同时出手!
神族迦楼,龙族龙广,妖族帝释一,佛族梵火,仙族白天灯等顶级妖孽,都是各自族中的天骄。
能够被予以信任,入人皇墓,就足以说明,族中对他们的看重。
当他们展现出各自所掌握的天王圣兵的时候,哪怕此刻他们处于联手阶段,彼此眼眸中也皆是流露出了冷色和嗤笑之色。
果然,各族都布置有后手和底牌。
为了人皇传承,都是豁出去了。
天王圣兵……那可是天王所掌握的兵器,蕴含着天王气息和力量,乃是当世至强恐怖的兵器。
虽然无法展现如天王亲临一般的力量,但是,天王强者何等恐怖,单单只是一缕气息,就可以压塌天地!
所以,他们对罗鸿是持有必杀之心。
天王圣兵纷纷取出,代表了他们对罗鸿的重视!
毕竟,罗鸿的底牌,之前在踩碎飞升之门的时候展现过一次!
“来了!”
龙广眼眸一凝,冰冷的杀机滚滚。
“这罗鸿,果然还留有底牌,他背后的背景,太吓人了!天王似乎说,这罗鸿的底牌,来自与黑暗禁区!”
龙广的话,让在场一同出手的诸多天骄亦是色变。
黑暗禁区,只是听名字,就让人感觉到有几分惶恐的地方。
这愈发加剧了他们要杀罗鸿的决心!
忽然!
虚空开始颤抖。
九十位天骄,自然是打出九十道攻伐,在人皇墓中,没有修为限制,九十道攻伐皆是天尊境界的攻击!
一下子迸发出的力量,似乎要将黑暗撕碎,将白玉石台都给打崩!
然而。
天地间,忽然有一阵风吹拂而来。
却见那悬浮于空中的罗鸿,眼眸化作了漆黑如墨,整个人都仿佛化作了墨色。
天地都变得寂暗!
他们的攻击似是打入了一片无尽的黑暗中,所有攻击都被吞噬了,都被剿灭了!
罗鸿低垂着脑袋,他的肉身不断的破裂,裂痕密布开来,鲜红的鲜血一流淌而出,就被蒸发了!
这足以说明,此时此刻的罗鸿,体内所蕴含的力量有多恐怖!
轰轰轰!
罗鸿感觉自己都要爆裂了。
太强了,他要被撑爆!
罗鸿的意志海中,邪神二哈都有几分震撼!
这是什么气息?!
人皮册子颤动着,似是发出了玄奥的波动在安抚,在稳定罗鸿的意志。
罗鸿的丹田,圣邪洞天中,圣人虚影睁开眼,圣人苦舟和圣人书山浮现而出,镇压在罗鸿的头顶,帮助罗鸿镇压住了那恐怖的,几乎要暴走的力量!
而外界。
正飙射而出的迦楼,龙广等人,蓦地感觉到了无上的危机,他们是天骄,他们对危机的感应,会比寻常修士强大太多。
他们的身形蓦然戛止。
他们惊魂未定的盯着罗鸿!
危机感来源于罗鸿!
“有危险!”
重生之嫡女禍妃 千山茶客
“小心!”
一位位妖孽呼喊。
下一刻,他们眼前便只剩下了一片星空,那是从罗鸿的肉身中,投影倒映而出的一片星空。
死寂的星空中,一颗又一颗星辰浮现,灿烂的星河在流转。
美艳无比,吸引着人的心神。
然而,星空极致深处,一颗枯败死亡的星辰之上,有人影盘坐着。
所有的焦点都汇聚到了那人影的身上。
这何等诡异的异象!
这就是罗鸿的底牌?
蓦地!
那星辰之上的人影,睁开了眼,漆黑的眼眸中,眼睛奇异而诡异。
睁眼的刹那。
非常識性主神遊戲 懶中至尊
有气浪激荡喧嚣而出,空间破碎,时光塌陷!
恐怖的威压,恐怖的压力,宛若从从天而降!
白玉石台之上,一道伟岸无比的盘坐星辰的身影,宛若镇压着诸天!
轰!
像是千八百朵的蘑菇云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炸开!
宛若有一个黑洞浮现而出!
嘭嘭嘭!
白玉石台刹那间布满了裂痕。
……
与此同时。
人皇宫。
隐隐约约间,仿佛有古老而深邃的存在被惊醒一般,睁开了浑浊无比的眼眸,扫视而出。
人皇宫中顿时有强绝的气息扩散。
将几乎要崩裂的白玉石台给稳住。
……
而白玉石台之上,也是霎时就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之中!
九十位出手的天界天骄,包括迦楼,龙广等妖孽,都是感觉到了无止境的恐惧!
他们呆呆的看着那巨大无比的虚影!
那仿佛倒映出一片星空,朝着他们压迫而下的画面,实在是太具备冲击感了!
一秒,两秒,三秒……
白玉石台之上,一切都只剩下了寂静。
天界天骄们甚至连惨嚎都来不及发出,便被无尽的黑暗所吞没。
咚咚咚!
所有天骄跪伏在了布满了裂纹的白玉石台之上,他们的灵魂寂灭,他们的大道崩裂,他们的洞天亦是死寂。
死了!
只是一眼看来,一位又一位的天界天骄,尽皆死去!
一切,只发生在三秒钟之内!
第四秒。
迦楼,龙广,帝释一,白天灯,梵火等妖孽发出了凄厉而惊恐的惨嚎!他们瞬间喋血,洞天都布满了裂纹,气息萎靡,在天王圣兵的阻挡之下,艰难求存!
“这是什么?!”
这到底是什么?!
世间怎么可能还会有如此恐怖的存在?!
天王?!
不!
比天王还要强!
他们每一位妖孽,都持有着族中强大无比的天王圣兵!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罗鸿这一次的底牌,比之前更恐怖!
第五秒!
每一位妖孽手中的天王圣兵在颤抖着,其中有金色的血溢出化作血色小人!
獸血沸騰2
天王活血,有天王气息复苏!
轰!
一头黄金龙,一位背后有八对翅膀的神族强者虚影,一尊端坐虚空的佛陀,一尊宛若金翅鹏鸟般的生灵,还有一道仙风道骨的身影。
五滴血,化作五道天王虚影浮现而出!
这是迦楼等这些妖孽的底牌!
然而,在这一刻,这个底牌,再也无法掩饰,在天魔虚影浮现的刹那,这些天王虚影尽皆浮现而出,能够爆发出刹那间的天王力量!
迦楼,龙广等五位妖孽,早已经浑身瘫软,犹如烂泥一般倒在了白玉石台之上。
他们看着天王虚影的浮现,终于感受到了稍稍的慰藉。
在真正的至强者面前,他们卑微渺小的可笑。
但是,天王虚影的出现,亦是让他们欣喜了起来。
有救了!
“人皇?”
五尊天王虚影浮现,那是天王一缕意志的呈现。
他们藏匿于天王圣兵之中,是为了对付人皇墓中有可能存在的人皇!
而第五秒。
也是天魔虚影存在于这方世界的最后一秒。
一指点了出去。
真正的天魔一指。
霎时!
天地间之剩下了这一指,仿佛从宇宙混沌深处点出来的一根手指,将一切虚空都给点的爆碎!
五尊天王虚影,尚未形成半刻的阻隔,便纷纷爆裂。
天王圣兵炸裂,沦为废渣。
尔后,一切都消失了!
恐怖的力量,像是褪去的潮水消失在了整个人皇墓内。
死寂。
只剩下粗重至极的呼吸声还在起伏着。
消失了!
终于消失了,吓死了!
他们居然活下来了,迦楼,龙广早已经没了刚入人皇墓的傲气。
罗鸿到底是什么怪物,居然还有这样的底牌?
他们的底牌也被罗鸿给逼出来了,而且,全部都报废了!
死了!
全死了!
除了龙广,迦楼这些持有天王圣兵,用天王的一滴血所迸发的残念来替他们而死!其他的天界天骄,全部都死了!
一个个尽皆跪伏在地,尸体虽然完好,但是灵魂寂灭,大道崩塌,洞天凋零……
死状极其凄惨!
五秒,一切都只发生在五秒内!
快到让人目不暇接。
只剩下恐惧笼罩全身!
罗鸿……疯子,怪物!
人皇墓中……再度恢复了安静。
远处,人皇宫。
那些伫立在人皇宫之前的诸多人族修士,此刻,皆是陷入了呆滞中。
李修远,女帝,吴清华等人亦是眼眸紧缩。
就在刚刚,他们也有一种冲击灵魂的窒息感,那种感觉,让他们以为自己要死在这儿了。
当然,这种感觉只是一瞬。
尔后,他们便看到一片星空的降临,一道虚影的呈现,以及,诸多天界天骄的死亡!
粗重的呼吸,逐渐在每个人间修士的口鼻之间弥漫。
这便是罗鸿公子的底牌吗?
小紅樓
他们之前还不看好罗鸿的底牌,现在,他们意识到错误了。
罗鸿的底牌,强大到他们都无法想象!
“走!”
没有任何的犹豫。
人间修士们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尔后,转身入了人皇宫,身影消失在了宫殿之前。
咚!
罗鸿砸落在地上,血肉模糊,模样极惨。
超负荷了!
天魔的力量,远非如今的罗鸿所能承受的,罗鸿感觉自己大意了。
他只想到了天魔的力量可以复制,可以爆发出恐怖力量,一瞬间灭杀九十位天骄。
但是,他却忽视了自己的肉身是否能够扛得住这恐怖的天魔力量!
“天魔……到底是谁?他为什么会枯坐在那寂灭的星空?”
罗鸿倒吸一口气。
像天魔这般强大的存在,为何会枯坐星空?
而人皮册子又是什么东西?
居然能够借助天魔的力量?
罗鸿感觉自己对人皮册子的认知,再一次被刷新,这个人皮册子的制造者,难道比天魔还要强吗?!
比天魔还强……那是何等程度?
罗鸿倒在地上,意志萎靡,肉身残破,他的状态非常的凄惨和不好。
他险些濒死。
但是,罗鸿内心中是兴奋的。
“友情提示:复制天魔力量引起了天魔之感应,短期内不得复制。”
人皮册子上,有血淋淋的文字流淌。
那是给罗鸿的提示,让罗鸿心头一凛!
感应到了?!
这就有些恐怖了!
复制力量,按理来说,便是偷窃力量!
这天魔……会不会顺着感应跑过来杀他?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顺着网线来杀人?
罗鸿深吸一口气,虽然还剩一复制页,但是,罗鸿也不敢再尝试复制天魔了。
罗鸿算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天魔的层次,显然高的可怕!
至少,不是如今的他所能接触到的层次!
與晨光同行
对于这种未知的力量,罗鸿缺少了该有的敬畏!
毕竟,这天魔又不是零号老大,未必抱的了大腿!
而且,借助天魔的力量,以罗鸿如今九锻肉身,在加上大道拓宽万里的,八千里大道,居然都扛不住。
若非书山和苦舟给他兜底,罗鸿感觉自己可能在借助天魔力量的时候,就被撑死了!
借助力量,是要付出代价的!
罗鸿深吸一口气。
他心神一动。
三龙邪君辇浮现而出。
罗鸿浑身如烂泥一般瘫坐在其中,鲜血染红了他的身躯。
他扫了一眼,瘫坐在白玉台之上的龙广,迦楼等五位活着的妖孽,心中暗自可惜,妖孽就是妖孽,没那么容易死。
而罗鸿心中有一股冲动,将这五位给杀掉。
但是,罗鸿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龙广,迦楼等五位天界各族妖孽,虽然状态不好,被天魔虚影的力量波及到受了重创,但是,他们毕竟是妖孽天尊,自身修为依旧强大。
以罗鸿如今的状态,想杀,很难!
罗鸿还要担心自己被反杀。
大体上,罗鸿觉得自己出手,被反杀的概率极高!
当然,此刻,龙广,迦楼等妖孽亦是被吓坏了。
他们有几分惊惧的看着罗鸿,生怕罗鸿还能爆发出这样的底牌,所以也不太敢轻举妄动。
罗鸿浑身染血,坐在邪君辇上,鲜血顺着邪君面具的边角滴淌而下。
罗鸿状态极差,几乎要崩溃,但是,他不显露分毫。
他手肘抵在膝盖上,手掌撑着下巴,发梢都在滴淌着血,但是,却发出了低沉的笑。
“天界天骄……不过如此。”
“忘了介绍,在下罗鸿……在人间,人称……秘境人屠。”
罗鸿低声浅笑。
秘境人屠……
罗鸿很满意这个称号,感觉偌大人间,最让他感觉到满意的,就是给他加封的秘境人屠的称号,最为与他罗鸿契合。
罗鸿受伤不轻,肉身几乎要爆裂,此刻,体内的所有能量都被耗尽。
但是,罗鸿依旧是艰难的抬起手。
徐徐一叩。
嗡!
圣邪洞天中,天煞珠浮现而出,在罗鸿一叩之下,顿时化作了万千流光。
罗鸿叩下的手掌顿时化作一抓。
霎时。
白玉石台之上,跪伏着的诸多天界天骄的尸体身后,纷纷有邪影浮现而出。
噗嗤!
煞珠剑被邪影握住,猛地切割而过。
这些天尊的头颅纷纷被切割而下。
被罗鸿收纳入了储物页中。
罗鸿本来是想将这些天骄的尸体全部都收走的,毕竟是天尊尸体,放在人间,那可是顶级的宝贝。
每一具天尊尸体,都能打造出一柄神兵!
可惜,罗鸿如今状态不好,受伤颇重,再加上远处的迦楼,龙广等妖孽还没死,他们虽然被惊吓到了,但是一旦回过神来,围杀罗鸿,罗鸿怕也是要吃大亏。
所以,罗鸿趁着他们没有反应过来,割下头颅收入储物空间,就打算离去。
当然,罗鸿没有放过龙族天骄的尸体,十七具龙族天骄的尸体,罗鸿全部都收入了储物页内。
龙族天骄的尸体,在罗鸿看来,是最为珍贵的,也是性价比最高的!
龙广蓦地浑身一抖,他浑身染满了龙血,头上的龙角都崩碎。
但是,在罗鸿将龙族天骄给全部收取的时候,龙广还是反应过来了。
他发出了凄厉自己的怒吼!
眼眸霎时就红了!
“罗鸿!居然连我龙族尸体都不放过?!”
强盗吗?!
强盗都没有你这样的啊!
龙广悲从心起。
迦楼,帝释一,梵火等妖孽也是面色苍白的回过神来。
呆呆的看着满地被斩去了头颅的天骄尸体……
一股寒意笼罩心头。
而罗鸿却早已经操控着三龙邪君辇跑路了,朝着人皇宫中飞速的掠去,钻入其中,消失不见!
许久……
白玉石台之上。
五位天骄才是发出了从喉头深处迸发而出的压抑而惊恐的低吼。
……
安平县,稷下学宫。
天穹之上,天门林立,天人,以及天界各族强者都透过天门,在俯瞰人间,在关注着人皇墓开启的情况。
蓦地!
望川寺上,安静盘坐的夫子,陡然睁开眼。
哪怕是古井无波的夫子,内心亦是泛起了惊涛骇浪!
“好可怕的气息!是谁?!”
人皇墓中出现异变了吗?
不……不应该这么快啊。
这才入人皇墓多久,怎么就会有这么大的动静?!
夫子看向学海秘境。
隐隐约约间,他仿佛看到了一片倒映的星空,看到了一道盘坐在枯败星辰之上的身影!
轰!
似乎感觉到了夫子的注视,那身影于枯败星辰之上抬起头,朝着夫子惨然一笑。
夫子眼眸刺痛,骤然闭眼。
差点眼睛就要飙血而出。
“魔……”
夫子呢喃。
……
整个人间,都骤然哗然了起来。
悬挂在稷下学宫上方的那天骄榜。
此时此刻,天骄榜在颤抖着,规则之力弥漫之间……
一个又一个名字开始喷射出鲜血,最后,黯了下去,排名开始跌落。
天界天骄,从第七名开始,纷纷溢血,最后黯然失色。
这意味着,这位天骄死了。
反观人间修士一方。
李修远的排名,从原本的八十六名,一下子攀升到了第七名!
这攀升速度,犹如坐过山车一般。
因为其他天骄都死了,没死的李修远,自然排名就爬了上去,无可阻挡的爬了上去。
而女帝,吴清华,大周天子等人的排名,也纷纷上去了。
实实在在的躺赢!
这就是人间修士错愕的原因。
是天骄榜出错了吗?
亦或者是……李修远,女帝等人隐藏的如此之深?!
而天穹之上,诸多林立的天门之后的强者,则是浑身冰冷,毛骨悚然!
死了……
全死光了?!
谁杀的?
谁有这样的能力杀那么多的天骄?!
王境?亦或者是天王?!
轰轰轰!
虚空中。
东、西、北、中四扇天门浮现。
四尊天王虚影呈现,气息阴沉,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他们没有看泣血的天骄榜。
只是盯着望川寺。
盯着夫子。
“不愧是夫子……难怪你会如此痛快的开人皇墓,果然……是个阴谋!”
“你……好阴险啊!”
夫子:“???”
老夫修的乃是儒雅随和,正大光明的圣人之道!
老夫阴你大爷!
欺老夫没脾气的?!
PS: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