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ztg7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我是演技派討論-第六百三十七章 上來就發難展示-36olx

我是演技派
小說推薦我是演技派
根据剧本上的描写,楚材是果党的中央要员,是个典型的政客,城府极深。在政治上他一直扮演着杨立仁精神导师的角色,不断用党派正统观和“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思路逻辑对杨立仁洗脑。
痞子大亨
在生活上楚材对杨立仁一直非常关照,两家是世交,两人年龄也差不多,关系亦师亦友,彼此惺惺相惜,楚材在自杀前救回立仁,甚至把自己的担子交给了他,可见二人友谊之深厚。
大部分都正确,但是精神导师一说,贺新并不认同。因为从杨立仁不顾全家人的安危,一心要刺杀三省巡阅使这件事上就足以证明杨立仁是个非常坚定的人。
一定程度上他们是同一类人,更象是一对好基友,在事业上相互扶持,相互依存。
确切的来说,象杨立仁这种无法时时面圣的小角色,楚材这种贴身秘书,可以理解为就是校长的化身,应该说“精神指引”比较准确。
魔鬼主教 遠古萊德
说起来贺新饰演的杨立仁,跟这个角色有最多对手戏的除了女一号张姮之外,就是眼前这位黄老师。偏偏他还这个态度,明显带有那种不服气和想要别别苗头的想法,贺新突然觉得还真挺有意思的。
而至于这位黄老师,如果说上辈子他是通过看着《人间正道是沧桑》这部电视剧认识了这位演员,那么这辈子他早已注意到了这位曾经中戏的前辈。
《大宅门》中他饰演的黄立,可能因为戏份所限,他并没有多大的发挥余地,但在仅有的几次出场镜头,足以让人印象深刻。
而之后的《大明王朝1566》中海瑞,黎叔给了他足够的发挥空间,他把海瑞在官场中的刚直和无奈,以及对母亲、家人的烟火气却展现的淋漓尽致。从某种意义来说,正是有了陈保国、倪大宏和他的表演,才成就了《大明王朝1566》这部豆瓣上评分最高的国产电视剧。
从一个演员的角度来讲,对手戏演员的实力越强越容易能够激发自己的创作热情,反之则索然无味,如同后世道明叔不愿意跟某瞪眼抠图怪合作是一样的道理。
既然黄老师不待见他,他也懒得待在化妆间里当电灯泡,便拿着糖油饼边啃便在棚里瞎溜达。
这会儿剧组工作人员正在忙着准备,这是一间两开间的办公室,里面是办公室,外间是摆着一圈木沙发的会客区,对着里间门口的墙壁上挂着一个大大的孙文画像的镜框,两边的条幅上书“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尚需努力。”画像下方则是“总理遗训”。
他看到旁边靠墙地上还摆着一个镜框,有些好奇的走过来翻转过来看了一眼,里面赫然的是老蒋的标准像。
不是后世时常在电视剧里看到满身戎装的老蒋,而是中年版的穿着中山装的老蒋,人微微侧向,目光坚毅,看着还很帅气。
“哎,这个画像怎么就放在这儿,赶紧拿走了。”
贺新回头一瞧,就见一个戴着顶花哨的三叶草渔夫帽,耷拉眉、龅牙,很象年轻版胡汉三的敦实小个子指着自己正在瞧的老蒋的画像,跟工作人员咋咋呼呼道。
“对不起赵老师,刚刚换下来。”
一个工作人员的小头目连忙抱歉着应了一声,同时指挥手下人赶紧把镜框搬走。
“哟,小贺啊!”
他这会儿才看到转过头来的贺新。
洪荒巫妖傳 絕歌
“海哥!”
赵嗨作为美术设计是黎叔的老搭档了,从《走向共和》开始就一直跟黎叔合作,同时也是冯晓刚的御用班底。曾担任过《大腕》、《天下无贼》、《集结号》的美术设计。
“感觉怎么样?”赵嗨笑着指了指现场的布景。
“嗯,挺有那个时代的味道。”贺新由衷的点头赞道。
这部戏的服化道在赵嗨的主持下,非常严谨,超越了电视剧的水准,甚至比一些电影还要逼真和具有时代感。
“哎,里面那柜子顶上怎么空荡荡的?拿点地图、文件袋、资料啥的堆上去。注意啊,别放的太乱,得整齐,这是黄埔军校校长秘书的办公室,得体现出老蒋一向整洁、军人风范的特点。”
跟贺新说话同时,赵嗨还在审视办公室里的置景,马上又挑出一处毛病来。
贺新在一旁听到他的话,明显感觉到他对细节的严谨以及对那个时代人物了解的透彻。
想想也是,美术设计作为幕后铁三角之一,他能够得到黎叔和冯晓刚的认可,手里肯定是有几把刷子的。
贺新探头往外面瞧了瞧,好象没见杨樰的人影。
廢墟 倪匡
“咦,怎么没见小雪?”
他在剧组这两天,除了没见着女一号张姮的人影,其他两位女演员还是很认真的,早早来到剧组适应环境,观摩学习。
杨樰更是平时化身赵嗨的助理,帮着打打下手。
“哦,她今天人有点不舒服,我让她在家歇着。”
火影系統橫行異界
他们两人早就在一起了,赵嗨当着贺新的面也没啥避讳的。
这年头女演员除了嫁大款、找导演,也有象杨樰这样找幕后主创的。象赵嗨这种虽说人长的差点,但有才华,在圈内有一定的地位,资源上不成问题,关键还会疼人,其实也挺好的。
男人嘛,除了一副皮囊,最重要的还是得有才。老古话“郎才女貌”就是这个意思。
贺新跟赵嗨扯了一会儿闲篇,赵嗨又检查了一遍,确实没啥问题了,这会儿才见黎叔在摄影师和摄影助理这些徒子徒孙的簇拥下也过来了。
贺新跟不少摄影师出身的导演合作做,顾常卫、吕悦,包括今天的黎叔。说起来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组里的摄影师基本上就是一工具人,无论机位设置、镜头选择,都是导演在亲力亲为。不过这同时也是组里的摄影师向他们这些著名摄影师学习的一个难得的机会。就象当初贺新说要请吕悦执导《双驴记》,杜结就特别上杆子。
这两天看下来,贺新有个最深切的体会就是,如果说黎叔是个二流的电影导演,一流的电视剧导演,那么他一定是一个超一流的摄影师。
他甚至都有些后悔,《风声》的摄影师定的太早了。当然曾经作为《可可西里》和《南京南京》的摄影师曹煜也不错,但他显然更喜欢黎叔这种大巧不工的摄影风格。尤其是那些话剧式的打光,蒙太奇的快速切割镜头,他觉得非常适合《风声》这种密室悬疑色彩浓厚的电影。
夢之城羽
護你,以愛之名 雪青
趁着黎叔跟灯光、摄影交代的时候,贺新站在角落里把一会儿要拍的这场戏的台词在脑子里默了一遍。
一胎二寶:億萬首席愛妻入骨 花容月下
人家黄老师正憋着股劲儿要跟自己比划比划,万一要是在台词这种基本功上出纰漏那就太丢人了。
这时,黄老师已经过来了,他手插在裤兜里,十分松弛,时不时跟旁边的工作人员点头微笑打招呼,又朝站在角落里念念有词的贺新瞟了一眼,嘴角露出些许不屑之色。
想想也是自己在这行打拼了这么多年,事业刚刚才有了点起色,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心仪的角色却被人抢了,而且对方还只是自己同学的学生,自己的后辈。任谁心里都会不爽。
朱門錦繡
但同时更令他不爽的是,对方年纪轻轻就东一个金马影帝,西一个金鸡影帝,都快把华语电影圈的奖项都要拿全乎了。而他本人别说是奖项了,就连在电影里跑龙套的机会都不多。
这种失落感和不平衡,使得他只能怪自己没有对方那么好的机会和资源。却从来不肯在业务能力上认输。
今天是他俩合作的第一场戏,他至始至终憋着一口气要在表演上碾压对方,同时也要让黎叔和制片方好好看看,他们没有选择自己完全是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
“小贺,可以了么?”黎叔忙完后问了一声。
“可以了。”贺新应了一声。
他深呼吸了几口,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表演很重要一条就是要松弛。很多人在镜头前总会显得动作变形或者各种不自然,其实都是情绪紧张造成的。在这方面显然黄老师就做的非常好,他来到现场始终特别松弛特别自信,一看就知道准备工作做的特别充分。
“好,志忠、小贺,我们先走一遍。”黎叔拍拍手又道。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黄智忠就举手道:“导演,我看没必要走一遍,直接来呗。”
说着,还笑呵呵的冲着贺新道:“小贺,你说是不是?”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黄智忠这是在主动挑衅,但是怎么说呢?他堂堂正正拿业务能力来挑衅,这个谁也不好说什么。除非你心里没底,或者承认业务能力不如对方,服个软,然后大家按部就班先走走戏,确定没问题了,然后再实拍。
黎叔心里不由暗暗一叹,他知道黄智忠心里一直不服气,只是没想到他这么沉不住气,上来就发难。
同时他也有些担心贺新年轻气盛,不由朝贺新那边看了看。
只见贺新神情并未因黄智忠的挑衅变的难看,似乎早有准备一般,轻轻松松笑道:“好啊,我这儿没问题。”
清–紅鸞劫 紅塵似塵
黎叔顿时松了一口气,瞧了瞧都面带微笑的两人,拿起对讲机喊道:“好,各部门准备了,马上实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