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ra5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圍棋傳奇 txt-第六六九章 輕巧破飛刀閲讀-xg9rq

圍棋傳奇
小說推薦圍棋傳奇
东京时间下午1点40左右,也就是下午的比赛进行40分钟,这个时候,作为当值裁判的林海峰先生从对局室内走了出来。
而看到他以后,王立诚,王铭琬,杨嘉源等旅日棋手纷纷围了上去,曾拿过“本因坊”头衔的王铭琬九段笑道:
“林先生,今天的棋怎么样,我们研究出来的那招还可以吧?”
林先生笑笑没有说话,这时候每人注意到,林先生的笑其实是一种苦笑。
林先生看向众人面前的棋盘,棋盘上摆的正是李襄屏VS张栩的实战进程,只不过林先生刚从对局室出来,他注意到棋盘上少了一手棋,那是实战的最新一手。
那手棋,是全局的第66手,是执白一方李襄屏下的。
林先生轻轻捻起一枚白子,然后把那手棋拍到棋盘之上:
“都来看看李襄屏的高招,大家觉得着手棋怎么样啊。”
“啊!……”
当看到李襄屏的实战后,王立诚和王铭琬面面相觑,王铭琬又和杨嘉源面面相觑——–
今天张栩的黑19,正是“海峰研究会”的一帮旅日棋手共同研究出来的,大家都觉得不错在推荐张栩当飞刀使用。
然而李襄屏的这手却是众人之前没有想到的,这手棋完全出乎大伙预料。
几位九段都不吱声了,都开始细细品味这手棋,几分钟之后,曾拿过“棋圣”的王立诚九段率先赞叹:
“好时机啊!这步棋的时机真是恰到好处,啧啧,就这么简简单单轻轻一碰,好像就把黑棋的构思完全破坏了吧。”
没错,李襄屏的白66,就是一步普普通通的“碰”。
那个局部的棋形是这样:本局张栩第一手落子“小目”,然后在那个局部形成“小目二间高跳缔角”——-
在李襄屏刚出道的前两年,这基本就是他最爱下的棋形之一,那么到了现如今,张栩在和李襄屏的比赛中他也同样运用出这招,这当然没有什么稀奇。
特工狂妃:王爺我要休了你 淩七七
不仅这个“小目二间高跳缔角”不稀奇,其实李襄屏的那手“碰”同样不稀奇,他那手棋,其实就是在“星位”上碰一个,在对付这个“小目二间高跳缔角”-的时候,这个“碰”是常用手段之一。
正是因为手段并不稀奇,所以王立诚只是感慨李襄屏下这步棋的时机——–
而围棋就是这样,同样的棋形,同样的手段,然而你在不同时候下同一步棋,效果可能完全不同。
有的时候下可能是“不合时宜”,是恶手。
有的时候下可能就是普通的交换,是“正常分寸”。
可是在一些特定局面中下同一步棋,那可能就是绝妙,是时机恰到好处的“试应手”。
为什么很多高手常说,“试应手”是围棋中很高级的手段呢?道理就在这里,很多业余棋友搞不明白,明明是一步看上去很平凡的手段而已,自己并看不到什么杀伤力,然而高手却赞叹不已。
这就是“下棋的时机”在起作用,好的时机下一步平凡的手段,有时候甚至比妙手的杀伤力更大。
比如李襄屏今天的这手,就近乎完美的体现了这点。而要理解众多旅日高手的赞叹,首先就要从张栩准备的那步“飞刀”说起。
首先明确一点,他今天准备的,并不是那种非常酷烈的飞刀,也就说并非那种李襄屏一手棋应错,然后他当时就要起立的那种。
而是那种相对温柔一点的,和全局的配置有关,通过局部占一点便宜,然后在全局获得领先的一把“温柔飞刀”。
战斗首先是从棋盘右上角展开,在那个地方,本来是一个常见棋形,可是黑19突然变招了,本来应该缓攻的棋,张栩突然逼紧一路——-
重生侯門嬌
李襄屏当时刚看到这手棋的时候,他就觉察到异样,因为当时那个局部,李襄屏是有几枚棋子会受到攻击没错,可是当时刚开局,不仅棋盘很空旷不说,李襄屏的白子也弹性十足,正常情况下根本不担心受到攻击。
那么在正常情况下,黑棋最好的下法是实施“缓攻”,可是张栩突然来个“急攻”,比正常分寸逼近一路,他什么意思呢?
異世天君
或者说,他想达到什么战略意图呢?
实话实说,对手的战略意图,其实李襄屏在上午时候就发现了,对手的真实意图,无非是想通过一阵急攻,逼迫自己就地做活,然后借着攻击的同时,先手抢到一步“二路小飞”。
没错,就是“小目二间高跳缔角”加“二路小飞”——有一点实力的棋友当然都知道,相较与“无忧角”,像“小目二间高跳缔角”-这样的棋形当然是相对空虚,不利于守住角部时空。
然而这样的棋形再加一步“二路小飞”的话,那情况就大不一样,多了这样一手棋,可以把角部时空守得很牢靠。
尤其这部“二路小飞”假如还是先手,那情况当然就更好,这就相当于黑棋通过一段佯攻,他自然而然加固自己的角地。
嗯,以上就是张栩的如意算盘,也是他那把“温柔飞刀”的整体构思。
只可惜李襄屏的白66一出,对手的如意算盘瞬间落空,他这把飞刀当时就算被破解。——
之前说了,李襄屏破解飞刀的手段其实很平凡,重要的是下这手棋的时机,而要理解围棋中“时机”的重要性,李襄屏认为同样可以通过今天这盘棋的例子,让大家看的很清楚:
李襄屏的这手“碰”,恰好就在对手预想中那步“二路小飞”前一个回合出手。
李襄屏心里非常清楚,在对手的预想中,他认为自己这个时候只能委屈做活,然后在自己做活时,他顺手抢到一步“二路小飞”,逼迫自己“挡一手”,然后他就视作先手占地便宜了,他会抢棋盘上最后一个万众瞩目的大场。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李襄屏并没有按照对手的预想来,他没有去老老实实做活自己那块棋,而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他在那个“小目二间高跳缔角”-上面“碰”了一手。
而这手棋一出,黑棋当时就左右为难,局部甚至已经没有应手。
首先对于这手棋,张栩没法脱先—–因为他在那个角部先期已经投资了两手棋,这要是敢脱先的话,这就相当于李襄屏一手棋废掉他两手。
而这样的损失,黑棋是无论如何都承受不起的,即便他再补一刀吃掉那块棋都不行,这是一个不等价的转换,所以面对李襄屏的这手,对手必须在局部跟着应。
其次,张旭在局部做出退让了不行,比如他在这个时候退回“三三”或长出“目外”,这样的下法也是不能考虑——
他费尽心机设计一把飞刀,目的就是想先手抢一步“二路小飞”,而他抢这手棋的目的,就是想先手加固一些自己的角地。
可面对李襄屏的“碰”他要是委曲求全的话,这就相当于他的下法前后矛盾了——
因为他若是委曲求全,李襄屏是不会在局部和他继续纠缠的,那步“碰”还有大把的活力,黑棋想制住那枚棋子,至少还要再花一手棋。
换句话说,张栩假如在这个时候委曲求全,他想加固角地的战略目的,其实没有达成,他辛辛苦苦攻了那么长时间,其实没有任何收获。
脱先不行,委曲求全不行,那么对于张栩来说,他这个时候其实就只剩下一条路了,那就是在局部正面应战,“二路小飞”神马的先不去想了,先在这个角部定完型再说。
事实上接下来的实战,张栩也确实就是这样下的。
只不过这样下的后果……大概10分钟之后,最新棋谱传到观战室,几位旅日高手面对实战进程默默无语。
良久,林海峰先生长叹一声:
“唉,李襄屏确实厉害,张栩这盘已经是不行了。”——
其实在这个时候,这盘比赛刚刚进行到80手棋不到,看上去还早得很,然而没人对林先生的说法持有异议。
萌妖當家,撲倒執劍上神!
想想也是,要知道今天这把飞刀,可是众人一起打磨出来,可大伙万万没想到,就这样被李襄屏轻巧破解。
他仿佛就运用了一个类似“四两拨千斤”的普通下法,就把众人精心打磨的飞刀轻易破解。
且不说下到这个时候,众人判断李襄屏已经反先,他已经获得了一定的优势,更别提在大伙心目中,李襄屏的整体实力本来就要比张栩,光说张栩现在的对局心理——-
一把飞刀没能得手,这就相当于一脚踏空,那么在这个时候,张栩的情绪有没有受到影响呢?他有没有产生心理波动呢?
大家都是职业棋手,当然知道这种情况极有可能发生,既然这样,那么今天谁还敢看好张栩。
后面的进程也验证了大伙的担心,这个局部战斗结束后,已经占据上风的李襄屏越战越勇,而他的对手张栩却是节节败退。
东京时间下午3点半左右,当李襄屏落下全局第136手,张栩明显是无心恋战,他在这个时候选择了投子认输。
李襄屏再一次闯入世界大赛决赛!
距离“富士通杯”五连冠只剩下最后一盘棋。
他是人間地獄 溫溫啊
既然走到了这一步嘛,那李襄屏当然要关心一下决赛的对手会是谁。于是和张栩进行过简短复盘后,他马上来到观战室,观看古大力和李世石的较量。
冷少奪情:萬能嬌妻別想跑 抱著阿貍的桃子
至于老谢和张大记者等人,他们当然也对李襄屏的获胜习以为常,于是在见到李襄屏后,他们甚至连常规的祝贺都不来一下了。
张大记者当时就大声嘹唳:
“哈襄屏,快来,大力这盘棋真看不清,现在只能让你来掌掌眼了。”
不仅是他,连老谢这家伙也在旁边附和道:
“是呀是呀,复杂!太复杂了!嘿嘿,不亏是“一生的情敌”你说这两家伙的身体怎么这么好,从上午就扭杀在一块,到现在还理不出个头绪,襄屏快来快来,你快过来看看,这棋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哦?”
李襄屏向两位记者那个方向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