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ow5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修真必須敗》-第九百三十二章長跪不起看書-6q5t0

修真必須敗
小說推薦修真必須敗
“我修炼的是慧眼,我的心眼通已经达到第三层,‘心心相印’我是不会弄错的。”了然急切说道。
丁乙有些头痛起来,他能感受到,这个高出他两个头的巨人,传达给他的善意。谁能想到,这个两米多高的巨人,竟然修炼的是,瞳术里面,最难修炼的慧眼呢。
借屍還魂做王妃 司徒錦箏
这个了然已经证明了,这个大个子非常聪明,远不像他的外表那样粗豪。
網遊之一代傳奇
了然似乎猜到了丁乙对他动了杀心,两米二高的大汉双膝跪了下来。
“老师,我……”
附近还有这么多人,严校文、费沉他们都在边上,丁乙没有迟疑,发动神通,顿时一股天地伟力作用到了然身上,了然就觉得地上仿佛带电一般,窜入他体内,他不由条件反射整个人往上跳开。
“我是不会将我的赌技传给你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丁乙大声喝道。
了然不由一愣,这话从何说起,自己什么时候求他传授自己赌技了?了然不禁有些迷糊起来。
耳畔,突然传来了丁乙的声音。
“你能发现我,这是你的本事,看来我们还有些缘分,认真的帮我做事,我少不了给你一场造化。”
起舞蓮花劍
青春若不逗號 亦若予
了然大喜过望,口中却大声说道:“只要你肯传我赌技,我什么条件都能接受。”
丁乙赞许的看了一眼,眼前这个聪明的大个子,朗声说道:“华先生已经答应过我,放我离开,你这样可是要违抗华先生的均旨么?”
了然装出一副悻悻的样子。
这时他耳边又传来丁乙的话语。
exo的公主 飛花幽舞
“你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大可以连同情报一起交给那两个小朋友。”
了然大喜过望。
悍女茶娘
两人装出一副不欢而散的样子,沿路返回。看得出来,严校文他们都非常紧张。
“你,给我过来。”了然恶形恶状的把应强叫到了跟前。
了然伸出蒲扇一般的大手,递给应强两块金元。
“你们每天到不夜城来,我有东西要你们给我寄送,知道了么?”
应强被这彪形大汉给吓得不轻,他机械的接过金元,慌忙不迭的点头。
了然再度回头看了丁乙一眼,这才招呼碧荷,一起离开。
费沉他们在了然走后,围了过来。
盛寵神醫妃
“沙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没问你,这次到底是赢是输?”费沉狗腿子一般,小心问道。
丁乙叹了口气,说道:“没赢没输,修真者罩着的场子,就是这样,在这里赢钱只要低于一千,他们可以理会,超过这个数,这钱是进不了自己口袋的,除非你自己也是修真者。”
黄栌连忙问道:“沙岛,你先前可是赢了十八万……难道你都还了回去?”
严校文道:“能全须全尾,平平安安的回来,这比什么都好,钱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只要人没事就好。”
说到这里,严校文取出,先前丁乙给他的一百蓝筹,换回的金元。他将这些金元,递给丁乙。
丁乙没有客气,将钱袋接了过来,黄栌、钱栓,施平安,三人脸色都非常难看,不过他们还是在严校文的催促下,心不甘情不愿的取出了自己的钱袋。
丁乙哈哈大笑起来,他没有接过他们的钱袋,他让众人把钱袋拿回去收好,他打开严校文递过来的钱袋,从怀中取出一枚鸽卵大小的明珠,将它放进了钱袋,然后他将钱袋的收口扎紧,抛给了严校文。
“老严,这颗明珠价值千金,这算是我的一点心意,你最好不要推辞,我不缺钱,就凭着我这一身本事,赚钱对我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大家有缘能够聚在一起,这是我们的缘分。”
严校文没想到自己的无心之举,换回了这么大一笔回报。今天晚上的经历,就像是做梦一般,让人觉得太不真实,太不可思议。
丁乙扭过头来,又对费沉说道:“老费,你今天也看到了,赌钱的下场就是这样,纵然你在赌场大杀四方,赢得盆满钵满,最后你能留下自己这条性命,都会觉得这是庆幸,我言止于此,你听不听得进去,全在你自己。”
费沉道:“沙哥,这些年来,我因为赌博,老婆也跟别人跑了,房子也成了别人家的,说起来,还是我自己不争气……你的话,我记在了。我向你保证,我今后再也不参赌了。”
黄栌道:“要想狗不吃屎,除非把狗打死……”
费沉大怒,上去要打黄栌,两个人你追我赶,闹腾了起来。
丁乙和严校文他们,不禁摇了摇头。
经过这件事,丁乙确立了他在金山茶场技师中间,不可撼动的地位,五个茶场制茶技师,他们对丁乙是俯首帖耳,惟命是从。
粟苗和应强,他们已经布置好了飞鹅阵,见丁乙他们回来,两个少年连忙招呼众人上来。粟苗仍然在起飞前,认真的检查好固定的皮绳。他来到丁乙身边,蹲下身子的时候,他轻声对丁乙说了声谢谢。
飞鹅载着众人,不到一个时辰,飞到了金山茶场,众人下了飞鹅,丁乙把粟苗和应强叫了过来。
丁乙无疑是少年们眼中的强者,两个少年对丁乙有些敬畏。
从不夜城弄到的情报可不能落到其他人手上,这件事兹事体大,轻忽不得。丁乙免不了要对他们两个专门交待一番。
回到茶场宿舍,众人还是有些亢奋。除了费沉,众人手上都有几十到一百多的金元,这是一笔众人从未有过的巨款,难免大家都会如此兴奋。
同时突然拥有了这么大一笔财富,每个人都难免对将来,有了不一样的期望。丁乙饶有兴趣的看着众人,他想看看这些同僚,是准备如何处理这笔巨款。
钱栓和施平安,他们装备买房购地,严校文打算用这笔钱,好好培养他的俩个孙子,黄栌则是打算购买商铺,做点小生意。
凡人的生活,不外如是。
费沉有些沮丧,他耷拉着脑袋,意志有些消沉。两个多钟头前,他其实也拥有这么大一笔财富,可是他嗜赌成性,对自己缺乏自律,利令智昏,到头来一无所有。
似乎想到了什么,费沉抬起头,他看了一眼在一旁观望的丁乙,他匆匆跑了出去,片刻他端着木盆走了进来。
“沙哥,我给你端来了洗脚水……”费沉道。
丁乙轻声笑了起来。
“老费,我可没有这么娇贵,我可不需要你来服侍我。”
费沉身子一僵,继而他跪了下来,正在兴致勃勃讨论如何安排这笔钱的几人,这时都停止了说话,望了过来。
“沙哥,你如此提携兄弟,可是我自己不争气,辜负了你的好意,我思来想去,决定追随沙哥你,为奴为仆,全凭沙哥你安排……”
丁乙呵呵笑了起来,他望着长跪不起的费沉,笑道:“我不习惯人服侍,不需要奴仆随从,你跟在我身边,算什么?大家同僚一场,能帮上大家一点小忙,这不算什么。大家都是平等的,你无须向我下跪。”
费沉道:“沙哥,我知道自己混蛋,是大家眼中的笑话,是个废物,其实我自己也痛恨自己,恨我没有节制力,像个傻子一样,被那些赌场的人哄骗,我是真心想要追随沙哥你。”
丁乙道:“也许你是真心,不过与我何干?我为什么要收下你?你自责也好,悔不当初也罢,和我都没关系,你总不能强迫我接受你吧?”
费沉也知道,丁乙说得是实话,不过他是一个非常机灵的家伙,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沙岛,就是他所谓‘生命中的贵人’。费沉道:“沙哥,求你大发慈悲,就让我留在你身边,追随你吧。”
腹黑兒子極品娘親
丁乙摇了摇头,不再理会他。
看得出来,这一次,费沉似乎真是下了决心,他不再说话,直愣愣的跪在地上。严校文他们可能也觉得,追随丁乙,也许是费沉的一次大好机会。众人要不是都有家有口,不然他们也很想,向丁乙开口,去做丁乙的随从跟班。
丁乙没有理会费沉,他洗漱了一番后,回到大铺上,侧身躺了下来。丁乙是那种吃得了大苦,也十分会享受的人。金山茶场条件简陋,对他们这些茶场技师,提供的福利待遇,其实非常低。不过丁乙毫无怨言。
第二天一大早,丁乙起床,他看到费沉还跪在屋子当中,他权当没有见着一般,自去洗漱,功夫不大,其他人也都起来,开始做早上的准备。
“沙哥,那个费沉,他都跪了一晚上,你看……”严校文于心不忍,为费沉求情。
丁乙拍了拍严校文的肩膀,他向严校文摇了摇头。
天刚刚亮,金满囤就赶到了茶坊。
金山茶场,提供的伙食只有午饭和晚餐,金满囤来茶场,他是来安排,早上的生产的。他早早的,就把采茶姑娘们赶去了金山茶园,而他则留在工坊这边。
丁乙昨天,上缴了二十公斤极品黄金叶‘金玉满堂’,而且剩下的茶叶,良品率也非常高。金满囤难免有些得陇望蜀,他巴不得丁乙能够将所有采摘回来的茶叶,都炼制成极品。
制茶工艺,没什么好说的,金满囤管理茶场十几年,他对这一套流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丁乙改造过的烘房,金满囤也参观过,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此外,金满囤也没见到,丁乙有什么独门配方和工艺。这让金满囤有些好奇,他昨天晚上想了一整夜,也没有想通。
他一大早过来,就看到费沉直挺挺的跪在,技师们休息的大铺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