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wpn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不滅戰神 愛下-第3698章 殺戮法則縮影,欺騙!推薦-w1uab

不滅戰神
小說推薦不滅戰神
随后。
豪門錯愛 千伊
秦飞扬,火凤大公主,三大主宰神兵,便跟在黑炎魔王的身后,闪电般朝前方飞去。
黑炎魔王忽然问道:“羽皇这些年还好吗?”
“挺好的。”
秦飞扬点头。
“那血祖呢?”
“这次有没有进入天钟神藏?”
黑炎魔王又问。
“有。”
秦飞扬点头。
“这老家伙居然还来?”
黑炎魔王诧异,皱眉道:“别告诉本王,到现在,他还没有掌握最强法则的终极奥义?”
“这个……”
“当年从天钟神藏出去后,发生了很多事。”
“不但羽皇,连血祖也元气大伤。”
“所以现在,血祖实力怎么样,晚辈也不是很清楚。”
秦飞扬摇头。
“元气大伤?”
黑炎魔王一脸诧异,皱眉道:“天云界能伤到他们的人,应该没有几个吧!”
“一言难尽。”
秦飞扬一叹。
黑炎魔王点头笑道:“好吧,等到了混沌王城,我们再慢慢说。”
一行人闪电般消失在天地尽头。
……
半个月后。
一片沙漠进入他们的视线。
聊齋山主
沙漠中,狂风呼啸,黄沙漫天。
轰!!
当进入沙漠没多久,前方忽然传来一道战斗波动。
“恩?”
秦飞扬和火凤大公主惊疑。
与此同时。
走在两人前面的黑炎魔王,脸上也爬起一丝狐疑。
但很快!
他眼底就掠过一抹精光。
“其中一道气息好像是……”
秦飞扬在仔细分辨后,眼中也是爬起一丝喜色。
因为有一道气息,跟血祖当年的气息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
前面很可能就是血祖在与人战斗。
“前辈。”
秦飞扬看向前面的黑炎魔王。
黑炎魔王头也不回的笑道:“本王感应到了,是血祖的气息,途中竟能遇到他,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缘分吧!”
撒旦老公,結婚吧 杉杉
秦飞扬点头一笑。
……
前面。
一个血衣老人,正被两个中年男人围杀,披头散发,浑身血迹斑斑!
血衣老人正是血祖!
而那两个中年男人,一个身穿火红的长衣,一个身穿黑色长衣,散发出的气势竟不在血祖之下。
“血祖,真没想到你居然还活着。”
“不过可惜,又马上要死在我们手里!”
“现在,是不是很不甘心?”
最強升級系統
两人冷笑连连,周身都弥漫着一道恐怖的法则,一人是火之法则,一人是黑暗法则。
两道法则散发出的气势,完完全全要超越至高奥义!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血祖咆哮,杀戮法则如潮水般涌动,浑身杀气冲霄。
“哼!”
“你以为还是当年?”
“现在无需龙王大人,我们就足以杀你!”
两人冷笑。
黑暗法则和火之法则如潮水般,铺天盖地的朝血祖涌去。
血祖的杀戮法则,面对两道法则之力,当下就虚空溃散。
紧随着。
两道法则之力就将血祖淹没。
“想杀本祖,你们还不够格!”
血祖遍体鳞伤,随着一声咆哮,杀戮法则强行撕开一条口子,随后血祖体内就涌现出一股时间法则之力。
唰!
下一刻。
血祖就开启时间法则的至高奥义,刹那光阴,闪电般掠出去,朝远处逃去。
“哈哈……”
“回想当年,面对你这个魔头,我们这些人,都只能跪下求饶的份,甚至都不从正眼看我们。”
“可现在,却被我们追杀,是不是感觉特别憋屈?”
两个中年男人其中一人也掌握着时空法则至高奥义刹那光阴,在后方疯狂追击血祖。
血祖双手紧攥。
没错!
当年巅峰时期的时候,这两个中年男人在他眼里,根本就是如蝼蚁般的存在,一只手指头都能碾压。
可此时此刻,他却被曾经视作两个蝼蚁的人追杀,并落到如此狼狈的地步,心里怎么可能不憋屈?
简直恨欲发狂!
“别逃了。”
“现在也没人能救得了你。”
两人冷笑连连。
“那可未必!”
但就在此时。
前方一道冷漠的声音响起。
“恩?”
血祖和两个中年男人,几乎在同时朝前面看去。
黄沙随着狂风席卷天地!
铿锵!
下一刻。
伴随着一道恐怖的剑鸣声,一个白衣青年,手握死神之剑,从黄沙中杀出来。
“秦飞扬!”
两个中年男人勃然变色。
血祖则是大喜,连忙看向秦飞扬,吼道:“他们是龙族的老古董,快杀了他们!”
“龙族的老古董?”
秦飞扬微微一愣,随即脸上就爬起一丝冷笑,目光越过血祖,看向后方那两个中年男人,道:“那还真是冤家路窄!”
“走!”
黑衣中年脸色一变,立马看向旁边的火衣中年吼道。
火衣中年一挥手,卷起黑衣中年,便开启刹那光阴,转身逃窜。
血祖停下来,看着秦飞扬呼道:“他们的乾坤戒里面,还有一道杀戮法则的缩影,别让他们逃走!”
“杀戮法则缩影?”
秦飞扬愣了下,伴随着铿锵一声,冰凤剑也随之出现。
“冰凤剑?”
“这不是凤族的主宰神兵吗?”
“怎么会和秦飞扬在一起?”
“难不成,冰凤剑已经臣服秦飞扬?”
血祖和两个中年男人,都是大惊失色。
锵!
冰凤剑是主宰神兵,那速度比刹那光阴快多了,不过一个眨眼的功夫,便落在两人头顶上空。
“不要……”
两人怒吼。
但没有任何意义。
冰凤剑散发出灭世的锋芒,朝两人铺天盖地的涌去。
后面。
秦飞扬也一挥死神之剑,一片片剑气淹没长空,释放着毁天灭地的神威。
蒼穹之上
“秦飞扬,你这小杂碎,我们诅咒你,不得好死!”
两人怒吼。
紧随着。
就在痛苦的惨叫声之下,被剑气给淹没,肉身直接在虚空粉碎,神魂也随之湮灭。
随后。
冰凤剑就带着两个乾坤戒,飞到秦飞扬面前。
在冰凤剑的保护下,两个乾坤戒都是完好无损,并抹掉了乾坤戒里面的血契。
因为这两人,也都留有神魂在外面,所以即便杀了他们,乾坤戒的主人还是他们。
秦飞扬接过两个乾坤戒,立即寻找起来。
很快。
他就直到一个巴掌大的铁盒,神光闪烁,颇为精致。
当秦飞扬打开铁盒,一股恐怖滔天的杀机顿时冲了出来,这片天地瞬间就变成一片杀气的汪洋。
“还真是杀戮法则的缩影。”
火凤大公主这时跑过来,站在秦飞扬身旁,看着铁盒内那一缕血色的火焰,眼中满是渴望。
虽然她没有掌握杀戮法则,但只要有法则缩影,那她就能凭借着法则缩影,迅速领悟出杀戮法则,并且还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悟出至高奥义。
“呼!”
血祖松了口气,走到秦飞扬身旁,看了眼杀戮法则的缩影,随后就看向秦飞扬,笑道:“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我也没想到。”
秦飞扬合上铁盒,在火凤大公主那眼巴巴的目光下,直接递到血祖身前。
“恩?”
血祖怔愣的瞧着秦飞扬。
怎么这态度,跟以前有些不一样?
回过神,血祖瞧了眼铁盒,摆手道:“我不需要,你留着吧!”
“好。”
秦飞扬也没客气,直接收了起来。
“稍微还是客气一下吧!”
血祖无语。
“跟您,没这个必要。”
秦飞扬摇头一笑。
血祖怔愣不已,这态度还真是和以前截然不同。
要知道。
以前在冥王地狱,秦飞扬每次看到他,都想杀他。
“你们怎么会在这?”
血祖狐疑的问道,随后又看向冰凤剑,不解道:“还有它,怎么跟你在一起?”
“冰凤剑已经弃暗投明。”
“至于我们为什么会在这……”
秦飞扬淡淡一笑,转头看向后方,神色当即微微一愣,狐疑的看着火凤大公主,问道:“那位前辈呢?”
“啊?”
火凤大公主朝后方看了眼,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刚才他不是还在那边?”
“前辈?”
“什么前辈?”
血祖狐疑。
“本王。”
伴随着一道笑声,黑炎魔王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他们的头顶上空。
“这声音……”
血祖目光一颤,缓缓地抬头看去,当看到黑炎魔王的时候,脸色陡然大变,立即看向冰凤剑和死神之剑,吼道:“快逃!”
“逃?”
冰凤剑和死神之剑一愣。
秦飞扬和火凤大公主也是满脸惊疑。
这怎么跟他们预想的不一样?
老朋友见面,不是应该亲切的打招呼吗?
“等等!”
“绿鼎,古塔,赤金大钟呢?”
秦飞扬扫视四周,又看向黑炎魔王,竟没看到绿鼎三大主宰神兵。
不辞而别?
不对!
它们不可能不辞而别!
“快啊!”
血祖焦急的催促。
但话音未落,一股恐怖的死亡之力涌现,一个结界瞬间将秦飞扬等人笼罩。
这个结界的主人,正是黑炎魔王!
“好强的死亡之力!”
秦飞扬目光颤抖。
这股死亡之力,比她在外面所见过的死亡法则都要强,并且强得还不止一点点。
当这个结界出现的一刹那,仿若这片天地都变成了一个地狱。
“前辈,你这是做什么?”
火凤大公主惊疑。
“不管他以前对你们说了些什么,但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他都是在欺骗你们!”
血祖阴沉的看着黑炎魔王,沉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