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x9ao優秀都市言情 重生東遊記笔趣-第1088章 路經黑狗山讀書-rf4di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你是道门中人?”青鱼见状不由得眉头一皱,暗叹今日算是遇到死对头了。
他们精怪最怕的就是这些道士了,因为道士的罡气都是至阳至刚的,专克他们的妖气。
“怎么?”
“现在知道怕了吧?”
“可惜已经晚了,今天你们两人都必死无疑。”
红发男子将手中拂尘一扬,一股强大的罡气滋生出来,笔直朝着青鱼的方向隔空轰了过去,力量大得惊人。
不过青鱼也不是吃素的,毕竟也是修了三百多年的精怪,而且最近一段时间又得到了金莲仙子的指点,可以说无论是修为还是技战术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一看对方出手如此迅猛,他也不敢有所懈怠,当场身形一恍,以灵敏的身形避开了对方这一击。
等到落地之后,他手中的长刀也是隔空一劈,势大力沉的一刀直击对方的面门,力量同样也是大得惊人。
青鱼这隔空一击,起码用了七成的力量,他那三百年的功力瞬间迸发出来,绝对是非同小可。
那红发男子却并没有半分的退闪,反而将手中拂尘往前一扬,顿进一股道门罡气迸发出来,朝着青鱼的妖气直击而去。
“砰……”
两股妖气相撞的刹那,青鱼当场被震得往后倒退了两步,看起来似乎略微处于下凡,不过却也并没有受伤,可见对方的修为与他在伯仲之间,就算是比青鱼稍高一些,也绝对不会高出太多。
那名红发男子与青鱼硬碰一招之后,显然也并没有占到便宜,身体微微的恍了一恍,尽管勉强站稳了脚步,但却也没有占到太多的上风。
等到红发男子刚一站稳,裴无名已经纵身一跃,手中长剑进刺红发男子,身法同样快得不可思议。
对于裴无名来说,如今拥了雀灵五十年的功力,其实在凡人里面,已经属于绝顶的武林高手了,虽然仍然没有办法与这名红发男子正面硬刚,但他给青鱼打一打辅助却也是没有半点问题的。
裴无名一剑刺出,两股剑气从他的长剑中迸发出来,直刺红发妖人檀中和气海两处大穴。
这两处大穴都是人体非常重要的穴道,尤其是气海穴,那是贮存功力的地方,一旦被刺中,那么功力就会溃散,纵使有再强的力道也是完全无法现施展出来了。
那红发男子一看裴无名的武功居然也这么高,而且这一剑又来得十分快疾,他自然不敢有所怠慢,不等长剑刺中自己,他立马一掌往前轰出,笔直朝着裴无名的长剑攻了过去。
他这一掌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杀死对方,更不是为了重伤对方,而是打算将裴无名的长剑给震歪,然后再思对策。
裴无名的战斗经验何其丰富,在长安城多年的为官生涯中,大大小小的凶杀案他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一看对方出掌就已经明白是什么意思。
于是连忙凌空一跃,避开了对方这一掌的攻击,接着又从侧面一剑刺出,这一剑直指红发男子的腹部,同样也是出剑无情。
这时青鱼也早就已经再度冲了过来,二人一前一后夹击对方,威力瞬间提升了两个档次不止。
这红发男子虽然是道门中人,而且还修为邪术,也确实是些实力的,但是青鱼和裴无名也不是吃素的,所以双方你来我往的大战了十多招之后,谁也没有占到半点的便宜。
而且随着对这个红发妖人的了解,裴无名出剑的时候也更加游刃有余,基本已经开始隐隐占据上风了。
“阴魂勾命,生人勿近……”
極品妖孽至尊 斷骨傷
就在双方你来我往的斗个你死我活之际,忽然一阵阴沉而悠远的声音传了过来,声音没有半点感情,但是却又充满了威严,听着有种令人毛骨悚然之感。
“阴差来了!”
國家血脈 老妖2016
红发男子忽然嘀咕了句,然后强行往后飞退三仗,扫视了裴无名与青鱼二人一眼之后,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冷笑,然后身形一恍,疾速的往侧面逃遁而去,不一会儿的功夫就消失在了迷茫的雾气之中。
“我们也快走,有阴差来了!”
青鱼此时的面色也同样有些凝重,显然对于这个所谓的阴差有些忌惮。
“有阴差来了不是更好吗,咱们正好可以跟着他一起去见阎王……”裴无名则是饶有兴趣的嘀咕了起来。
“闭嘴!”
不等他把话说完,青鱼已经生气的呵斥他一声,然后一把拽起裴无名的手臂,带着他疾速往前方飞跃而去,然后寻了一处雾气比较大的地方隐藏好身形,却是连半个字也不敢发出来。
“生人勿近……”
繼承人的小獵物
毒手佛心
二人刚藏好身形,这时那阵阴沉的声音又再度响了起来,在这看不到尽头的黄泉路上,当真听着令人头皮发麻。
这一阵叫喊声过后,但见一黑一白两名男子从迷雾之中走了出来,二人手中均拿着铁链,铁链的末端则锁着一个年纪并不是很大,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了。
三人均是面无表情的往前走着,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的交流,此刻仿佛时间都静止了一般,裴无名除了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之外,听不到外界任何的响动。
当一黑一白两人从裴无名二人藏身的迷雾中经过时,裴无名非常明确的感应到了这两人身上极强的阴气,那股阴气几乎快要钻到裴无名的皮肤里面,尽管他是一个习武之人,但也已经有种快要被冻僵的感觉。
但他也知道此时绝对不是掉以轻心的时刻,眼前这两人一看就充满了危险,一旦在此时发出声音,那极有可能会断送掉自己的性命,甚至还会害了青鱼。
所以尽管身上已经快要被那股寒气冻僵,但是他还是强行忍着没有发出半点的声音。
“怎么有一股生人的气息?”
这时那一黑一白两个人在那团巨大的迷雾前方停了下来,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那名身着白色丧服的男子首先出声嘀咕了起来。
“确实有一股生人的气息。”
身着黑色丧服的男子这时也半眯着双眼盯着前方的迷雾,眼神里充满了疑惑的味道。
此时他们距离裴无名已经相当之近了,顶多也就六米不到的距离,裴无名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两人的戴着高高的帽子,帽子上面写着“一见生财”四个大字。
“兄弟,那团迷雾中好像有人。”身着白色丧服的男子边说边用自己的神识朝着迷雾里探查而去。
当他的神识接触到迷雾的刹那,立即感应到了迷雾中有一股圣洁的气息传了过来,这股气息至纯至净,甚至比寻常的仙气还在纯净几分。
“咦……”
“这是菩提莲的圣气?”白色丧服男子面色一惊,疾声轻呼了起来。
“没错,正是菩提莲的圣气。”
黑色丧服男子这时也注意到了迷雾里的气息,当下点了点头,提醒道:“三分气在千般用,一旦无常万事休,这里面藏着的人乃是生人,咱们无权过问,还是不要招惹是非才好。”
“何况非常人是不可能有菩提莲护身的,这两人绝非寻常之辈。”
“嗯。”
白色丧服男子也是会心的点了点头,二人头也不回的朝着前方疾步而去,那位被铁链锁着的男子自然是紧随其后,也就一眨眼的功夫,三人已经完全消失不见。
“呼……”
看到他们的身影远远的消失之后,裴无名这才忍不住深呼吸一口气,方才那一瞬间似乎比他一个月的时间都难熬。
“他们应该走了吧?”裴无名压低了声音,躲在迷雾里轻声询问。
“嗯。”
青鱼冷静的点点头,回应道:“幸好咱们有菩提莲护身,否则这回可能就已经被黑白无常的马魂魄给拘走了!”
“他们就是大名鼎鼎的黑白无常?”
裴无名闻言不由得有些哑然失笑,想不到在他的有生之年,居然还能遇到传说中的黑白无常,这倒也算是一件奇闻了。
“没错,他们就是黑白无常。”
青鱼淡定的笑了笑,反问道:“方才是不是被吓到了?”
“确实。”
裴无名尴尬的咧了咧嘴,苦笑道:“方才那黑白无常身上的阴寒之气,差点就把我给冻僵了,幸好我体内有雀灵传我的五十年功力,而那五十年功力是火烈鸟身上的先天火火之气组成,所以能抵御寒气,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现在知道怕了吧?”
青鱼伸手拍了拍裴无名的肩膀,分析道:“也幸好方才你没有发出声音,否则咱们一旦被揪出来,那可能就会被黑白无常直接拘魂,因为这黄泉是一个三不管地带,在这里就算黑白无常把你的魂魄给拘了,你也没有半句可抱怨的。”
將門嬌:皇家貴後
“确实有点怕了。”
裴无名无奈的点点头,沉声道:“原来以为下到地府就可能直接见到阎王和判官了,哪里料到还有这么多的曲折路要走。”
郎來啦 言安
校園超級高手
我是電影裏的大惡人 落難的老鼠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黑白无常也只是两个鬼差罢了,难道他们的法力还在你之上吗?”
“如果被他们发现的话,咱们能不能尝试着与他们斗一斗?”
“你在想什么呢?”
青鱼闻言不由得翻了个白眼,嘲讽道:“人家黑白无常虽然神格不高,但却是道道地地受人间香火的正神,其修为至少在两千年以上。”
“你认为我一个三百年的小鱼妖,有能力和黑白无常斗法吗?”
“幸好金莲仙子有先见之明,赠送了咱们菩提莲护身,这才让黑白无常忌惮三分,否则咱两可能早就已经死拘魂了。”
“好吧。”
一听这黑白无常居然如此厉害,裴无名瞬间也有一些慌了。
“那方才那个红发妖人,又是什么来头啊,我怎么感觉他像是一个假道士啊?”裴无名略微皱了皱眉头,朝着红发男子逃遁的方向望去,一脸的迷茫之色。
“他确实是一个道士。”
青鱼咬了咬牙,生气的抱怨:“若我没有料错的话,他早年应该是一个正派宗门的道士,但可能想要修练长生之术,所以才会步入邪魔之道,最后沦为人人喊打的妖人。”
“估计是为了躲避同道中人的追杀,所以他藏在了这黄泉路上,毕竟这黄泉路上无生魂,他躲这里肯定是最安全的,那些正派宗门的人肯定不会想到他会躲在这种暗无天日的地方。”
“不过……”
说到这里青鱼又话锋一转,分析道:“此人必然是一早就发现你身具仙骨,并且也想觊觎我的三百年功力,所以才会出来对咱们死缠烂打的,若我没有料错的话,接下来的路上,他还会不定时的出来偷袭。”
“那怎么办啊?”
裴无名心中一惊,疾呼道:“这里可是他的地盘啊,方才他还说自己在这里生活了六十多年,对这里肯定是无比熟悉的。”
“何况接下来咱们在明,他在暗处,这是不是有些太危险了”
“那有什么办法?”
青鱼无奈耸了耸肩,苦笑道:“此人心术不正,而且肯定也是一个无所不用其极之人。”
“咱们除在路上多作防范之外,别无他法。”
“那倒也是。”
撼動九霄 燃絨
既然青鱼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那裴无名也就没有什么可多说的了。
当下二人收拾了一下心情,然后疾步朝着方才黑白无常离去的方向奔去。
这一次二人可能也都心里有一些心事吧,所以路上并没有说话,而且奔走起来的速度也快了许多,不像之前那样再慢吞吞的前行。
所以大约也就用了一柱香左右的时间,二人已经来到了黄泉路的尽头,
前方一阵明灭不定的光芒闪过,随着一座看起来相对比较高大的山峰出现在了二人的面前。
这座山峰看起来海拨比较高,而且山上的腥臭之气很重,更渗人的是这座山峰下面居然还到处都堆着白骨。
“这……这是什么地方啊?”
謀天策:傻妃如畫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白骨呢?”裴无名眉头一皱,诧异的嘀咕了起来。
“黑狗山。”
青鱼略微一皱眉头,沉声道:“这就是人在死后必经的黑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