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xf2h好看的都市言情 紅樓發家致富史-第七百六十一章 人生一醉展示-4h1rf

紅樓發家致富史
小說推薦紅樓發家致富史
贾琮自从搬到这府里来住,这还是头一遭有如许热闹。
贾琮心里高兴,忙把皇上特意赐给他的花蜜酒搬了出来,笑道:“我听说这酒是外国进贡的,极是香甜。我却嫌它不是男人该喝的酒,因此总也没动过它。今日恰巧也能配得上各位姐姐妹妹了。”
说着话,他把酒坛才一打开,满屋子登时满都是一片花香气,一如到了盛夏百花怒放的时节。
众人皆被这香甜气染得熏熏欲醉,湘云头一个便笑道:“可见当真是好酒,不只是闻着香甜,酒气也如此醇厚,当真是少见的珍品。”
众人听了都笑道:“你既然说好,那一会儿你可不许耍赖,一定要喝它个几大碗才行。”
名門盛寵妻
湘云听了便笑道:“喝就喝吧,这有什么,只是你们待会儿不要和我抢就是。”
说笑声中,贾琮早就帮个人斟好了酒,头一盏自然是先捧给了贾母。
贾母人虽糊涂了,对这些日常的事物却不糊涂,当即便端起酒盏闻了闻赞道:“果然是好酒,这么香甜清冽,我却是没有喝过的。”
鸳鸯等人听了忙就笑劝道:“老太太,这酒虽闻着花一样香,恐怕酒劲儿却是不小,您老人家万万不可多饮。”
重生從穿越開始
修羅
冷少獨愛正牌千金
贾母听了便笑道:“我知道,我怎么不知道,你当我真傻了么?”
众人一听皆笑,正要说话呢,却又听贾母问道:“宝玉回来了没有,快叫他也来尝尝这好酒,还有林丫头呢,叫她也过来稍稍吃点子尝尝。只是他们两个还小呢,万万不敢多喝……”
众人再一听更是又好笑又心酸,当下黛玉正坐在贾母身边,她忙就笑道:“老太太,他们两个一个上学念书去了,一个已经睡下了,我叫人给她们留着,老太太放心就是。”
霸道總裁的小甜妻
贾母听了这才点头,又转头看了黛玉半晌,这才又赞道:“好姑娘,你是谁,怎么生得这么俊,瞧得我眼都花了。不过我孙女儿黛玉也是生得极美,可不比你差,改日我带她叫你瞧瞧你就知道了。”
黛玉听了笑个不住,笑着笑着眼泪却又忍不住就飘了出来。
她怕贾母看见了多心,忙就低头擦了眼泪,这才劝道:“老太太,想来您老人家又饿了,这满桌子都是依着您老人家的口味做下的,您快尝尝看?”
贾母这才笑着点头,鸳鸯忙就先给夹了一筷子菜放在贾母眼前的小碟子里。贾母这才低头细细尝了一口,赞道:“不错,不错,这酒也好,菜也好,只是宝玉和林丫头这两个可恶的却不知跑哪里去了,吃不到这么好的东西,快先拿碟子来,给他们先留些个出来……”
众人无奈,只得又取了碟子过来,没样儿菜都夹了少许,贾母在一旁兀自叫这个多夹些,黛玉喜欢吃;那个多留些,宝玉喜欢……
众人此时都是心里难过,黛玉更是把头别过一旁,眼泪流得满脸满腮都是。
鸳鸯见了众人这样儿,忙就悄悄在贾母耳边劝道:“老太太,你太偏心了,光想着宝玉黛玉两个,旁人还都没动筷子呢,看叫人家不高兴……”
龍之遊戲 狼心沸騰
说来也怪,贾母如今任是谁都不认识了,偏偏却只肯听鸳鸯的。听她这么一劝,老人家忙就笑道:“怕什么,她们都大了,难不成还和两个小孩子争嘴吃不成?”
说着,老太太忙就端起酒杯向众人说道:“你们瞧我,老了老了人就唠叨,倒忘了你们还饿着肚子呢,咱们不等那两个小东西了,咱们先吃。”
貞觀大閑人 賊眉鼠眼
寶貝,乖乖讓我寵 於諾
众人冷不防都是一愣,忙又纷纷端起酒盏来,才要放在唇便,却听老人家又笑道:“好,咱们同乐,愿咱们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说罢,贾母一饮而尽。众人也忙都跟着饮光了杯中酒。
湘云见贾母如此,不由得便趴在探春耳边小声儿说道:“都说老太太糊涂了,我怎么瞧着老人家清楚得很,哪里有一点儿糊涂的意思,敢是一阵糊涂一阵明白不成?”
探春听了忙便悄声说道:“老人家们糊涂都是如此,只记得多少年前的事情,眼前的却是一点儿也记不住了。况且糊涂又不是傻,咱们家老太太精明着呢……”
我曾風光嫁給你 紫玉簫
众人直到此时这才终于开始吃喝,席间贾母更是妙语连珠,把众人都逗得欢笑不已。
湘云自从得知贾母糊涂就一直不肯相信,今日一见老人家在席间更是举止有度,谈笑风生,当下更是起了疑心,只道她老人家是故意装的。
这一顿饭间,湘云也无心饮食,两只眼只盯着老太太转。她瞧了半日,见老太太虽言语爽利,举止有范,其脾性却是与往日大不一样。只见她老人家一时欢喜得哈哈大笑,一时又伤心起来,不住抹眼泪,且往日眼中的那股子坚韧狠历的劲儿荡然无存,如今瞧着倒更像是个八九十来岁的孩子一般,她这才终于肯相信贾母果真是糊涂了。
就眼前老太太这形态形容是再怎么也装不出的。
她一时间更是说不出的落寞难过,不由得就一盏皆一盏,也不知灌了多少酒下肚。
旁边探春见了忙就小声儿劝道:“傻子,这酒喝着香甜,酒劲儿当真是大得很,看再喝醉了。”
湘云此刻果真已经是饮多了些,一时心情激荡难以自己,偷偷指了指贾母便道:“好三姐姐,你瞧瞧老太太如今,再看看咱们,咱们谁能比得过她老人家精明能干?如今连她老人家都这样糊涂了,想来咱们日后恐怕还远远不如老太太呢。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不过如此,倒不如好好大醉一场来得痛快!”
探春听了心有所感,倒也不再死劝,可看着湘云又尽兴灌了几杯,眼瞅着她脸色酡红,双目波光粼粼,也怕她当真喝多了,忙就拿了她的酒盏不许她再喝。
湘云哪里肯依,正要往回夺酒杯呢,就见贾琮笑嘻嘻走过来了。
通明的烛火之下,眼见贾琮满脸含春,双颊一片晕红,恐怕也没少喝。
丁春秋的無限之旅 槐林
他来至湘云面前,见湘云闹着要酒喝,当下便笑道:“好湘云姐姐,我劝你还是少喝一盏,莫误了明日的好事儿!”
湘云听了当即便抬头瞪着贾琮笑道:“你少哄我,如今我还能有什么好事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