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x7pz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最強之軍火商人笔趣-第596章:祖上闊過讀書-e0271

最強之軍火商人
小說推薦最強之軍火商人
次日。
罗伯特就约好了巴黎最著名的五家大房产中介,他们也不含糊,直接让经理级的人上门介绍,可唐刀都不满意,不是位置太偏,就是附近学校不好,最后还是买下了塞纳河畔边上一海景别墅,700多平方,包括小花园和游泳池,而且距离最近的贵族学校不过2.30分钟的路程。
这原本是亚洲一富豪买下来的,然后他需要一笔大资金,急需钱,最后唐刀买下来了,总价值2100多万美金,当然这后面的流程还要走,他没多少时间,但会让宓建平派人去上上下下看一遍,在这方面,这帮中介可不敢胡来,哪个超级富豪是好惹的?
刚送走这帮中介,丹妮尔就睡眼朦胧的从房间内走出来,被服务员给领了过来。
一见到穿着睡衣的丹妮尔,唐刀就将烟头熄掉,把二郎腿也放下来,笑着伸手,示意她坐在身边,“起床了?做了个好梦吗?早餐吃点什么?”
丹妮尔看了下周围,“尼古拉斯哥哥,我是不是打扰你了?”
“当然没有,我以后打算在法国定居,在塞纳河畔买了个房子,等会让罗伯特叔叔带你过去怎么样?哥哥下午要去英国出差,等我回来。”唐刀说。
一听唐刀要走,丹妮尔显得很紧张,这眼睛就睁大,然后本就迷人的眼睫毛在轻轻颤着,小手紧紧的抓着对方的衣服,她离开熟悉的福利院,陌生的环境还是让她很害怕。
“乖,我很快就会回来。”
“能带我去英国吗?”丹妮尔突然小声说。
唐刀一怔,看了看他,又回首瞅了瞅罗伯特等人,后者把手竖在身前,这时候也说,“老板,这次出差是安全的,全程都是他们负责。”
他们是去谈生意的,又不是去什么危险地带,而且,难道还什么地方都会发生危险?
别开玩笑了,除了少数地方外,整体还是安全的。
快穿女配:反派BOSS請君入甕 南九茶
“行,那你就跟我们一起,去伦敦玩一圈也不错。”唐刀笑着说,丹妮尔激动的举起手欢呼着,给了唐刀一个大大的拥抱,还朝着罗伯特眨了眨眼,显得古灵精怪。
幹坤霸帝 豬肉火燒
……
下午3:45分,一行人准时到达了伦敦。
伦敦的天气不是很友好,因为长期处于工业的状态,让雾霾变得很重,这也算是工业时代留下的弊端到现在还在补偿,而且,12月份的英国还是很阴冷的,能够看到游客或者行人都穿着厚重的衣服,除了跑道外,其他地方都是白皑皑的一片。
“走好了,别滑到了。”唐刀将棉耳罩套住丹妮尔的耳朵说道。
这机场里面也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潮湿,工作人员很慵懒的拖着地,但东一滩水西一滩水的。
“这里的服务真差。”唐刀摇了摇头,这算是他见过最差的机场了,当然非洲那地方除外。
约翰牛近些年来是越来越不行了,曾经的世界老大哥现在早就不行了,毕竟娘们当家做主,能有多大的气魄?那太子都特么熬白头了,二战极大程度上消耗了英国的元气并且成为负债国。结束后,英国沿袭二战时的计划体系。官僚系统过于庞大,资源集中,工会势力强大,所以经济失去活性。
英国在战后实力大大下降众多殖民地纷纷独立使英国失去了其维持日不落帝国的基础(广阔的市场和廉价的原材料)经济的快速衰落,让英国国内政治也极不稳定。在铁娘子夫人之前,首相频繁下台,导致政策缺乏连续性。
假戲不真做,總裁請繞道
將門未亡人
虽然说马岛战争中高光,那毕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是第一次,债主跟老赖之间的一次对碰,显然债主赢了,当然,债主也疯了。
对海外属地的失控,是因为缺少强大的海军,以为小弟都要跟着你吗?
他们也想过自救,可它的身份在欧洲世界太复杂了,周围的都曾经是小弟。
霸海情天 闞虓
早安,我的教授大人
约翰牛曾经高端王座,下面高卢鸡献上自己的鸡脖,汉斯猫舔着舌头、白象高呼宗主万岁,后来呢?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自己的桌子还被人给掀翻了。
曾经阔过的骄傲让它很难融入那些乡巴佬当中。
再加上金融资本的渗透,国内英镑贬值厉害,通货膨胀,造成了失业率上升,这机场就是最好的写照之一。
互聯網大佬 懷舊書生
唐刀他们不想在这里多呆,罗伯特也已经联系上了接他们的外联部门的人,对方的身份很高,一名叫:哈洛.艾迪生副部长专门来接,对方身高很高,唐刀都怀疑他有盎格鲁人的血统,果然在后来的交谈中,对方说自己爷爷的爸爸是德国军事贵族,后来出事了,才跑到了英国来。
这很正常,在法国北部你也能看到有英国血统的人,而且,大部分英国皇室都是有法国血统。
毕竟,以前的欧洲是一家人吗?
一战不就是亲戚打架吗?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一场表哥打表弟、舅舅打外甥、叔叔帮侄子的内部群殴,然后就被鹰酱给全部抓走了嘛。
世界格局简单明了。
哈洛.艾迪生很健谈,话痨一样,在旁边不断的说着,丹妮尔一直看着他,兴许是感应到了,前者就是歪过头,看着唐刀另一侧坐着的小丫头,笑着眨眨眼,“女士,你这么盯着一名绅士是很不礼貌的。”
丹妮尔被发现了,一阵慌乱,忙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
哈洛.艾迪生见她很可爱就大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果递给她,丹妮尔看了下唐刀,后者点点头,她才接过来,放进嘴里,酸酸甜甜的。
“我女儿最喜欢吃这种糖。”哈洛笑着说,“所以我一直备着,回家她缠着我,我还能给她当礼物。”
每个人都有心中的软肋,也许,她的家人就是哈洛的软肋。
唐刀也陪着他闲聊了一路,他们被安排在伦敦的希尔顿酒店,这些钱当然都是哈洛他们出,是他们邀请唐刀来的。
这点钱,约翰牛还是不会小气的。
爷有钱,祖上阔过!
“哈洛先生,具体的见面时间安排在什么时候?”唐刀询问起正事来。
“明天上午十点,会有专门的代表团跟您见面。”哈洛道。
唐刀点点头,带着哈洛道别后就跟着服务员去房间,丹妮尔兴许是看在那颗糖的份上,朝着哈洛挥挥手,“再见,大胡子先生。”
哈洛面色僵硬,大胡子?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自己这蓄起来不是很性感吗?
这个小姑娘一点都不可爱!
最主要,一点都不懂绅士的审美,他离开酒店后,给上司打了电话,汇报工作,但上司告诉他一个很不好的消息。
“那帮该死的种族歧视者已经知道我们的事了,不要让他们打扰到客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