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4x7w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玩家超正義 線上看-第二百二十四章 各自的身份相伴-9ihum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不被忘却之物?
不在梦中之人?
“那又是什么东西……”
龙井茶眉头紧皱。
……假如真的存在什么不会被忘记的东西,那么龙井茶现在应该持有这方面的记忆才对。可他并不记得存在那种东西。
殺手·無與倫比的自由 九把刀
这说明,至少他是没有接触过那种东西的。
而假如这个“不在梦中之人”是之前与他们待在一起,却又没有堕入这个噩梦的某个人……那又如何才能在噩梦中把他找到呢?
“……这些任务,你有什么头绪吗?”
龙井茶转而低声向美味风鹅询问道。
“别说头绪了,我连头猪都没有。”
美味风鹅毫不客气的答道:“我都已经到第三周目了……这次我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骸骨公和艾蕾,但却依然没有用。
“下次可能就得轮到你来找我们了。你记好……我的身份是城市东侧的“华胄剑术馆”的馆主,德芙在城市东郊的野生丛林中。而艾蕾和骸骨公会在下午三点半时,在这个位置同时出现——”
“我的身份,好像是位艺术家。”
艾蕾答道:“我是来这里找寻灵感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原本应该会和德芙小姐碰面。”
“我听天歌说,他第一次找到我的时候,我就和艾蕾小姐在一起。”
德芙优雅的蹲在地上、慢悠悠的摇着尾巴,冷静地答道:“但有一个问题——如果你没有在三点半前找到我们,想找到骸骨公就没那么简单了。”
“不过,万一要是真没抓住的话……倒也不会特别复杂,”美味风鹅补充道,“之前找到骸骨公,就是通过你的路子。”
“我?”
“没错,你这龙井茶在这里终于变成了龙警察。警局有一个以先知法术驱动的,类似一个监控室的东西,可以人工智能自动定位到个别人。之前骸骨公就是被这东西扫出来的。”
美味风鹅答道。
“等等,”龙井茶有些难以理解,“他真的是骸骨公吗?还有……为什么你要抓住他?”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但他总归是骸骨公吧?我想他可能是这个噩梦的关键,就先把他抓起来了。”
美味风鹅诚恳的答道:“之前我们得到了一位马人的帮助,她说这孩子就是骸骨公。我原本想要抓住这家伙逼问一些事的,但没想到他也NPC化了……”
“我不知道什么骸骨公……”
穿着衬衫的白发少年挣扎着,想要从美味风鹅手心里逃出去:“你放我走……”
但他很快就被美味风鹅一巴掌重重拍到了后脑。
他整个人眩晕了一下——也可能是已经直接拍死、又被重置了仇恨。他似乎完全忘记了美味风鹅直接攻击他的事情,又老老实实待在了原地。
“……这个AI也很奇怪。”
龙井茶沉思着:“说是真实吧,但又机械的古怪;可如果说机械的话,他们又的确是有智慧的。”
“不只是AI,整座城市非常古怪。”
美味风鹅深吸一口气:“你别忘了,这是第三周目……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意味着我们已经团灭了两次。”
無極限通靈
龙井茶有些古怪的看了一眼那个白衣少年:“难道这孩子会直接二段变身把我们都打死?”
“那倒不会,”美味风鹅沉声道,“简单来说,这座城市在‘日落之前’都是安全的。可太阳落山之后,就会逐渐变得恐怖起来。
“它会逐渐变得支离破碎,一切都会变得灵异而抽象……你看过魔法少女小圆吧?就像是魔女的结界里一样,就那个画风。”
無限幻想大冒險
“魔女的结界?那有使魔吗?”
“没有,至少我没看到。”
“那到底是什么打死的我们?”
愛上慢半拍的你
龙井茶百思不得其解。
他们可都是白银阶起步的超凡者啊。
來自秦朝的你 西悶慶
哪怕是城市真的变得灵异了起来……难道不应该是他们把鬼都顺手锤死吗?
美味风鹅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是队友。”
“……什么?”
“准确来说,是身边的每一个人。具体的机制还不清楚,但就是毫无预兆的、会有人发疯并且攻击身边的人……而在这两周目中,发疯的顺序完全不一致。”
美味风鹅认真的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先去找孩神吗?”
“……凯德?为啥?你……你要霸凌他?”
龙井茶挑了挑眉头,随口开了个玩笑。
“呸,扯淡。”
美味风鹅呸了一声:“是因为孩子他在这两次中,都是前几个发疯的。我想着可能找他不太安定……而你和我在这两次中,都是直到最后都没有发疯的。
“除此之外,还有送艾蕾来的那群人——也就是宝船‘白银’上的那伙人,他们也在噩梦中。”
“……那么,是友是敌?”
“那要看有没有发疯,没发疯的话大家天然都是盟友。可要是发疯了的话……”
美味风鹅耸了耸肩:“是吧。
“你像是那个马人姑娘,长得挺可爱的、看上去也挺乖,可她总是最先发疯;而那个叫奥菲诗的吟游诗人,他却能一直坚持到最后。”
“……这里好像有点问题。”
龙井茶微微皱眉。
他似乎捕捉到了一线灵感。
“具体来说呢,”龙井茶追问道,“大家在这个噩梦中的身份,你跟我提一下。”
那時明月照宋城
“……这是你没有问过我的新问题呢。”
美味风鹅也挑了挑眉头:“我感觉,要是最开始负责传承记忆的是你就好了……我的脑子虽说是能用,但其实也没你那么好用。
“不过我的记忆力姑且还行。我把这些情报都记好了,就等着拿来分析呢。你听好了——”
美味风鹅清了清嗓子,叙述着。
那个从“猎巫噩梦”中见到过一次的亚瑟·灼牙,他在这个噩梦中的身份是大法官。
奉天承運 西風緊
而那位马人小姑娘,则是一个被荒废的、平日里没啥人来的自然景区的护林员。
那个丹尼索亚的继承人——叫做奥菲诗·丹尼索亚的男人则是一位当红歌手;自称“莉莉”的女人,则成为了没有任何家人、朋友的流浪窃贼。
塞利西亚成为了一位老人的研究生,跟随着他学习什么东西;流浪的孩子则变成了一位开着收藏馆的富翁;德芙则是一位猎手。
“……我好像摸到了点什么线索。”
龍臨異世 血舞天
龙井茶微微皱眉:“这些身份,显然不是随机安排的。它隐喻着什么吗?抑或只是单纯是内心深处欲望的体现?”
“的确有这种可能。”
美味风鹅点了点头。
“在太阳落下之前,一切都是安全的吗……”
絕品龍少
龙井茶深吸一口气。
他意识到,这个噩梦的机制……似乎就是为了让他们寻找队友的。
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这个噩梦还没有完全开始。
他想到了一个游戏。
一个只有六十秒的时间搜集资源,随后就要一直在避难所生活的游戏……
末世刀狂
而现在,就是他们开局“搜寻同伴”、“搜集资源”的阶段。
“……那个,”白发的瘦弱少年轻声问道,“从刚刚你们就在说着什么……虽然我听不懂,但你们是有什么事找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