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epzb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非洲酋長討論-第四百二十六章 狗血看書-7om5j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不仅阿巴查、勃拉姆赶到拉娜德雷海滩度假酒店,杨德山、周晗也闻讯赶了过来。
曹沫原计划是在拉娜德雷酒店短暂歇脚,等成希、佳颖她们到赌场玩过一趟,满足好奇心之后,就直接赶到湖畔雅舍用晚餐。
德古拉摩市郊的治安状况不好,即便是现在,曹沫也是会尽可能避免走夜路,想着赶在天黑之前出发,而不是在德古拉摩市里玩到深夜再动身。
而杨德山等人原本也是想着在湖畔雅舍等着跟曹沫会合,除了老酋长与奥韦马等人下午就已经赶到湖畔雅舍喝起酒来,东盛的人员也都在科奈罗湖北岸的工业园区里,今天计划着搞一个大聚餐——曹沫现在正而八经是东盛集团的董事。
總裁霸愛之媽咪快逃 白馬拂衣
曹沫在赌桌上没有办法当着阿温娜、斯特金等人的面打通电话,或者跟阿德、小库斯基多说什么。
不过,他突然改变既定好的行程,都能忍心叫老酋长他们空等一场,也要临时取消湖畔雅舍的晚宴,改在拉娜德雷海滩度假酒店宴请斯特金、阿温娜一行人,就已经表达了足够多的信息了。
杨德山是老狐狸,猜到这个阿温娜的出现绝对不简单,当下拉着阿巴查、勃拉姆就直接赶了过来。
周晗原本有意回避,以免跟成希碰到面,她这两天特地留在卡特罗处理一些事,但在听到这样的消息后,也紧急从卡特罗赶了过来。
“这个阿温娜到底什么来头,怎么听小库斯基说斯特金似乎也有些拿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没辙?她跟梅伊.曼塔尔小姐又是什么关系?”
曹沫到现在都没能脱开身,周晗、杨德山跟斯塔丽见过面后,也就从小库斯基那里了解到一些表面的信息,看到曹沫走过来就迫切的问道。
曹沫从杨德山手里接过一支烟,点上抽了一口,说道:“这正是我们接下来搞明白的。福斯特家族必然发生一些我们所预料不到的事情,而阿克瓦的时局,也因为小赛维义的回归正发生微妙的变化,我们之前有所疏忽了。当然,这不是谁有责任的问题,我们毕竟还是很难融入当地的社会,信息的获取天然存在隔阂。不过,既然现在能确认有一些事情发生了,我们就要尽快去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又不是你的誰 蘇貞又
“梅伊.曼塔尔知道些什么?”杨德山问道,“我刚跟谢思鹏通过电话,他昨天才见过胡安.曼塔尔,很肯定昨天见面时,胡安.曼塔尔并没有半点暗示……”
阿巴查、勃拉姆他们日益沉稳,却不是善于心计的人,但这时候听杨德山这么说,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吃了一惊问杨德山:“你是说阿温娜与小赛维义有意对我们不利,胡安.曼塔尔知道些什么,却故意瞒着什么都不说?”
活人出殯
“事情未必有这么严重,”
曹沫摇了摇头,要阿巴查、勃拉姆不要自乱阵脚,不敢胡安.曼塔尔出乎什么考虑,并没有及时提醒他们,但从梅伊今天的表现,对他们还是有善意的,说道,
“胡安.曼塔尔应该还是有所犹豫,却是没有想到阿温娜知道我今天到德古拉摩,就直接跑过来给我一个下马威。现在能确定的就是阿温娜在到德古拉摩之前,跟寒维义总统的次子巴迪奈.小赛维义见过面,而阿温娜并不惮梅伊向我透漏这一信息,甚至刚见面就不掩针对之意。再结合胡安.曼塔尔的犹豫,我猜测阿温娜、小赛维义以及他们背后的势力,应该还是想我们能乖乖让出一部分利益,并且很笃定我们会乖乖就范。”
“你有几分把握能肯定他们没有更大的贪心?”周晗虽然知道曹沫的判断从来都没有出过差错,但这件事非同小可,禁不住追问道。
“除了刚才说了一些蛛丝马迹外,还有一点是能确定的,那就是梁远在此之前跟阿温娜有过接触,甚至跟小赛维义也应该有过接触,但他极力在掩饰这点,而阿温娜心里却多少有些看不起梁远……”曹沫说道。
曹沫现在才有机会脱身,刚才都没有办法让小库斯基、阿德他们及时将更多的细节信息提前转告杨德山、周晗、斯塔丽他们。
“梁远倘若比我们早就跟返回阿克瓦的小赛维义接触,再要帮出什么针对我们的馊主意,必然歹毒,”杨德山沉吟说道,“要是你没有看错,那阿温娜、小赛维义应该还没有完全接纳梁远建议的意思——他们就这么想着迫使我们就范,我们还能有一些缓冲的时间,不用太猝手不及,事情确是不算太坏。”
曹沫说道:“还有一点是能够确定的,斯特金对他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是没有丝毫好感的——我预计着,倘若小赛维义、阿温娜有什么针对我们的图谋,特别是我们不敢轻易就范时,他们多半会先将斯特金踢回英国去,从斯特金手里夺得弗尔科夫投资的控制权。晚宴过后,安排我跟斯特金单独见一面,最好中途能提将恩桑格支开!尼兹.奥本海默与恩桑格父子永远是不值得信任的墙头草……”
“那我就负责将恩桑格支开!”阿巴查说道。
换作别人,突然意识到发生这么严重的新情况,即便不会阵脚大乱,失去方雨,都难免会手忙脚乱一番。
然而曹沫就借着黄昏前一个多小时的赌局,确定这么多的细节信息,杨德山他们也就没有什么好慌乱,接下来按部就班的去解决问题就是了。
女總裁的貼身醫聖 鬼混小歪
…………
…………
在椰林后的玻璃房里,曹沫简短的将情况说给杨德山他们知道——斯塔丽、周晗之后就借口要立排安排人手调查小赛维义及赛维义家族其他成员的情报,赶往酒店主楼的办公区,曹沫与杨德山、阿巴查、勃拉姆则往露天餐厅走过去。
阿温娜与梅伊.曼塔尔在德古拉摩有下榻的酒店,用过餐后,斯特金就安排保镖及司机直接用车送她们过去;阿巴查则直接邀请曹佳颖等人接着到赌场玩,又将手痒痒却还半推半就的恩桑格直接拉走。
曹沫借口比较累,与成希留在酒店外的沙滩上。
斯特金当然能看得出曹沫有话要留他下来单独,他虽然没有装糊涂跟着跑去赌场,但陪同曹沫、成希在沙滩上散步聊天,却也无意开门见山的将什么都吐露出来。
德古拉摩的白昼炎热难挡,但入夜后海风从大洋深处刮来,将海水一波接一波往沙滩上推动,拍排上远处的涯石,同时也将炎热一扫而空,将佳人长发吹乱。
曹沫牵着成希的手,听斯特金说起阿温娜在美国学习以及在法国工作上的一些旧事,仿佛闲聊起一个他们都熟悉的老朋友。
曹沫又问及斯特金了不了解小赛维义的情况。
靈異事件錄 冰嘆雨
在他看来,小赛维义留学美国期间,正值其父赛维义在阿克瓦发动政变夺取阿克瓦国家政权,小赛维义作为独裁军阀之子,似乎很难被美国左派文化更为流行的留学圈子接纳,不清楚阿温娜怎么会跟小赛维义结识的。
斯特金对他的这个姐姐显然没有太多的感情,对阿温娜在美国的留学情况了解也是有限,他甚至也是阿温娜到德古拉摩之后,才知道她在阿克瓦佩美港停留了几天跟小赛维义见了一面。
至于福斯特家族内部发生什么事情,斯特金就讳莫如深,待到十一点钟,就告辞离开。
看到曹沫盯着斯特金与助理走进椰林间的小道,成希张口问道:“发生什么严重的事情吗?”
“是有些不怎么让人省心的事情……”曹沫从斯特金的背影收回目光,直接坐沙滩上,看着夜色下模糊的波浪,说道。
鬥破蒼 天蠶土
成希虽说没有经历过什么挫折,自小都在她父母很好的保护下成长,也没见到过太多人世间的波澜诡谲跟险恶,但不意味着她就什么都不懂,什么都感受不出来。
而曹沫也不希望她生长在温室之中,便将阿克瓦第一家庭赛维义家族的一些情况,以及阿温娜曾跟小赛维义接触有可能暗中图谋什么的事情,都简单的说给成希知道。
身在江湖 李我
“……”半年前,成希最终出任新海联合银行监事会监事都头疼不已,好不容易才适应过来,当然没有能力去帮曹沫梳理这么错综复杂的事情,但她最近也有在努力去了解、熟悉非洲各国的军事、政治、经济及社会面貌,也当然能理解这件事处理不好,会有多棘手。
正说着话,便听到阿巴查、勃拉姆他们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借着月光看到他们一群人从赌场那边的沙滩小道走过来。
“要不要找个地方谈?”杨德山走过来问道。
“也该让他们知道外面的情况有多复杂、凶险。要不然他们做投资,很难有真正的全球视野!”曹沫没要让佳颖、程新以及吴瑞芳他们回避的意思,就直接在沙滩边找了一个凉亭坐下来。
“斯特金跟阿温娜的情况并不复杂,恩桑格大嘴巴,被我们拉到赌桌上,就什么都透露出来了,”阿巴查说道,“福斯特家族内部的事情其实很简单,一点都不复杂,就是斯特金的母亲不知道做了什么事,跟老福斯特先生搞僵了,老福斯特先生现在将阿温娜的母亲接回到家族庄园里团聚——现在的情况不是斯特金想不想跟我们合作,而是他压根就自身难保……”
曹沫直觉感到斯特金有难言之隐,却没想到会是这种狗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