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p5ie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木葉之賊手 起點-第六百五十五章 父與子分享-y7wdr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宇智波富岳来到大长老家中的时候,午夜更深了,屋子里昏黄的烛光如同一粒黄豆,模糊照出一张满是倦意的苍老面容。
“大长老。”来到老者面前,宇智波富岳恭敬地行礼道。
“嗯。”大长老打着哈欠点了点头,抬起沉重的眼皮看向宇智波富岳,嗓音低沉沧桑地问道:“族地内很不安静呢,富岳,发生了什么事?”
好事成雙
宇智波富岳闻言当即缓缓如实作答。
虽然他清楚对方肯定已经知道了一切,但他只能浪费口舌地详细讲述一遍,而最终自然是说到让根部忍者带走了作乱者尸体这件事。
網遊之死騎的傳說
将事情诉说完毕,仅有两人的房间里寂静了片刻,然后被大长老的赞许打破。
“你做的很好,富岳。”大长老抚须笑道,“村子现今虽然确实处于低落时期,但依然不是没有任何准备的我族可以抗衡的。与其跟村子撕破脸皮,虚与委蛇另觅时机才是最佳的选择。”
虚与委蛇?另觅时机?这种词汇怎么听都不像是在讨论忍者应该保护的村子,反而像是在探讨无论如何也无法化解怨恨的仇敌。
对于宇智波而言,木叶村的高层的确就如同仇敌一般,从二代目火影上台之后,身为共同建立了木叶的家族之一,他们不仅没有享受到应该得到的荣耀,反而被一步步排挤到村子的边缘,所谓的木叶警备部队,更是如同枷锁乃至囚笼一般,令宇智波在对村内之人执行职责的同时,彻底失去了这些人望,进而断绝掉了攀升至木叶村把握着权利阶层的可能。
这些普通宇智波族人或许看不清,但是宇智波的顶层人物,却全部都心知肚明。
無限恐怖之凡人的智慧
只是碍于火影的命令,虽然早知道那是一颗包裹着糖衣的毒药,却也没有其他选择,只能将之一口吞下。
这是宇智波的退让与妥协,而做出这决定的时候,宇智波期盼着村子高层感受到这份善意,可惜最终却只是错付了。
所以如今不是宇智波产生了谋乱之心,宇智波只是别无选择,在要么继续被村子高层压制逼迫直到彻底满意,和要么奋起反抗凭实力取回本该得到的一切之间,高傲的宇智波只会选择后者。
而这种观念显然并非只存在于一个两个宇智波之间,大长老的话语更是清晰地彰显了,这是宇智波族内的一种主流思想。
只是处在这种思想的中心,宇智波富岳却暗暗攥紧了拳头,然而表面却依然得不动声色地颔首,在大长老的面前表示尊敬。
被白富美強吻之後
坐擁君心 月影無香
不过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中却在思考另外一件事,一件关乎宇智波一族命运的事:与村子对抗,宇智波能否成为最终的赢家?
不同的问题在不同的人心中,向来有着不同的答案,而此刻宇智波富岳确定,他的答案与宇智波一族的大部分族人的答案截然相反。
但是即便如此,他又能怎样呢?
闖蕩江湖 溫瑞安
族人的期望与自己的想法,在矛盾的两者之间,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前者。
从大长老的家中出来,宇智波富岳面容微倦地向家里走去。
看到家门前的昏黄灯光时,他才发现,之前的爆炸弄塌了院子的侧墙,此刻一少年正在那里收拾着。
看到那少年,宇智波富岳疲倦的脸上露出一抹很浅的微笑。素来神情严肃紧绷如他,也只有在劳累得控制不住面容的时候才会展现出这样的表情。
似乎感受到了注视,少年将垒墙的石块放下,然后循着感觉望来。
“父亲?”宇智波鼬微怔了一下,然后走过来道:“您回来了。”
“嗯。”宇智波富岳收敛表情,拍了拍长子的手臂道:“鼬,你做得很好,我都听止水说了。”
“我是哥哥,保护佐助是我的责任。”宇智波鼬嘴角浮起一抹微笑。
365天追妻:老婆,跟我回家
“佐助没事吧?”宇智波富岳点了点头问道。
“只是被迷晕了,应该会做个好梦吧。”宇智波鼬笑着说道,“父亲大人要去看看他吗?”
“既然没事就不用去看了。”眼眸里带着忧愁的宇智波富岳闻言摇了摇头道。
艱難一日 馬克·歐文,凱文·莫勒
宇智波鼬看了眼身旁散发着疲惫气息的父亲,只是应了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
两父子走到院子里,屋子里的烛光透过门窗的映照出来,为院子里盛开的菊花镀上一层暖光,若不是一旁的破墙,这倒是颇有些温馨的样子。
“明天再收拾吧,鼬。”宇智波富岳站在菊花前,伸手拨弄着花瓣,叫住又朝着破墙走去的长子,“过来陪我聊聊天。”
宇智波鼬疑惑地挑了下眉,旋即点头道:“是,父亲。”
陪師姐修仙的日子 西瓜炒哈密瓜
在宇智波富岳身旁站住,鼬下意识看向拨弄菊花的手,那随意无章的动作,似乎也在反映着父亲的心情充满了烦躁之意。
“听说你被暗部看中了是吗?”宇智波富岳语气平淡地问道。
“父亲也听说了吗?”宇智波鼬微怔了一下诧异道。
“嗯。”宇智波富岳点了下头,然后像是在对鼬又似乎是在对他自己说道:“或许你会成为家族的希望,鼬。”
宇智波鼬敏感地察觉到父亲这句话里的隐晦未尽之意,只是他无法由此联想到更多,即使是父子,他很多时候也不能完全明白父亲的想法。
当然,反过来也同样如此。
例如当年尚且年幼时,父亲就带着他亲眼见识了战争的残酷,又或者他取得成绩并且被称为宇智波的天才时,最终从父亲那里得到的只有一句‘不愧是我的儿子’,至于他真正的想法,却从来都没有被父亲理解过。
两父子之间沉默了下来,都在想着别的事情想得出神。
这时夜空之中乌云开始缓缓退散,云层里汇聚的能量终究没有达到不得不释放的程度,隐藏的乌云之后的星辰光辉虽然还有些暗淡,可是却已经能够洒落下来,为木叶村带来了不一样的景色。
上演了一场乱局的夜,便在这星光中,落下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