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tpgk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孤島諜戰-第八百四十九章 答應-6qbkq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华懋饭店是上海最顶级的饭店了,这里富商高官云集,出入者非富即贵,住客当中,有不少外国人。
古青奇穿着长衫走进富丽堂皇的大堂,看着穿着得体,气度不凡是各色人等,感觉这里像是另一个世界。
华懋饭店是有电梯的,还有专人操作,他要去六楼,只需要动动嘴就行。到了六楼,服务员自然会提醒他。
一走出电梯,地上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踩在上面感觉很舒服,一点声音都没有。到六零六号房间,两轻一重敲了敲门,很快,里面有人开了门,是一个穿着棉布旗袍,二十多岁的清秀女子。
虽然穿着朴素,但她身上流露出一种特别的气质。她的眼睛中带着一丝疲惫和忧虑,整个人有着与年纪不符的成熟和稳重。就算住在这间铺着地毯、到处都是豪华家具和进口用品的房间,也不显得突兀。
古青奇激动地说道:“芝兰同志,你好。”
这位“芝兰同志”大名丁芝兰,浙江天台人。别看年纪不大,却有着丰富的革命经历。曾担任天台县委妇女部长,台州特委妇女部长,现在是浙江省妇女委员,省委机要秘书,还是中共七大代表。
同时,她还是浙江省委书计林英的爱人,两人39年10月结婚,到现在还不到两年时间。林英被捕后,她立即处理掉文件、密码,并将此消息急告各特高官,接着由温州启程辗转至上海,准备接上华中局的关系,让浙江省委与中央仍然保持密切联系。
丁芝兰轻声说道:“你好,古青奇同志。”
前段时间她还在温州浙江省委机关工作,当时条件艰苦,可能与林英在一起,她感觉很快乐。现在住着上海最顶级的饭店,却一点感觉也没有。心爱的人关在监狱里,住得再舒服,吃得再好,也是味如嚼蜡。
聖龍 名星
古青奇说道:“芝兰同志,通过上海地下党的关系,已经与华中局联系上。”
火爆藥妃:邪王太悶騷 水輕輕
丁芝兰给古青奇倒了杯水,轻声说道:“这次请你来,是想谈一下营救老林的事情。”
她在得知,上海地下党有营救林英的想法后,当时心里就同意了。林英与组织失去了联系,让上海地下党出面,或许有机会呢?
602噬人公寓
林英是一位老红军,参加过第一次到五次的反围剿作战。1935年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林英在赣浙皖一带领导游击作战。
重生之庶顏傾國
中共浙江省委成立后,林英担任书计,省委机关迁至温州后,在温州以华兴百货商店老板身份掩护从事工作。当时的丁芝兰,也在商店帮忙。
古青奇介绍道:“上海地下党得知林书计与组织失云联络后,主动提出,如果林书计是被汪伪特务机关逮捕,可以尝试营救,但要知道林书计的化名以及体貌特征,如果有认识林书计的人,就再好不过了。”
他对上海地下党是很有歉意的,之前没有完全相信他们的情报,结果还让人家来营救。幸好上海地下党及时赶到,否则台州上海支部就要被破坏了。
如果上海支部出了问题,这次浙江省委和各个地方的特委同志来到上海后,势必无法与上海地下党联络上。就算接上关系,也会很艰难。
丁芝兰沉声问:“你觉得上海地下党有能力在浙江营救老林吗?”
她没与上海地下党打过交道,之所以会有兴趣,是因为浙江方面实在找不到其他途径了。
古青奇沉吟着说:“他们既然提出这样的建议,想必是有一定把握的。”
上海地下党连牛成力是叛徒都一清二楚,去浙江救人也不是不可能。在上海地下党除掉牛成力后,他对上海地下党有一种特别的信任。
丁芝兰突然像是下了决心似的,拿到一张合照递给古青奇:“那好,你告诉他们,老林如果被捕,用的化名一定是夏敬斋,这里有一张我们的结婚照。如果需要,我可以配合他们去找人。”
古青奇接过照片,这是林英与丁芝兰坐在一起拍的照片。丁芝兰当时穿着的也是这件旗袍,而林英穿着长衫,虽面貌清瘦,但目光炯炯有神,有一种英武之姿。
古青奇连忙说道:“有照片就行了,你好不容易到了上海,暂且安心住着。”
無雙武神
舞姬逃情:暴烈公子放我走 暖君
一吻終身:總裁少爺不溫柔
丁芝兰到上海撤退得很仓促,在台州特委的交通站住了一段时间,才辗转来到上海。她也是特务抓捕名单上的人,一旦回到浙江,必然会面临巨大的风险。
冷帝絕愛,棄妃有毒
胡孝民收到照片时,只有半张了,丁芝兰的照片被剪了下来。她的身份不宜暴露,哪怕就是交给上海地下党,也是能不露面就不露面。
在林英照片的背面,写了一个名字:夏敬斋,还有一个日期:1939.10.8,这是林英与丁芝兰结婚的日子。
胡孝民仔细看着照片,这是自己的同志,他必须把相貌牢牢记住。
胡孝民把照片递还给冯五:“照片还给古青奇吧。”
看得出来,这张照片是刚剪下来的,断口处的痕迹还很新。对他来说,只要看到夏敬斋的相貌就行了,留着照片反而是个隐患。
过了两天,陆实声果然到了上海,胡孝民与他约在扬子饭店见面。陆实声每次回76号,两人都会聚一下。陆实声既是胡孝民的老长官,两人又是结拜兄弟,加上各自的身份,两人都想留着这份交情。
胡孝民等酒喝得差不多时,突然问了一句:“三哥,我听说你们办了一个中共的大案子?”
陆实声与胡孝民碰了一下杯,随口说道:“不算什么大案,但也抓了几个人,你有什么想法?”
胡孝民问:“上次浙江警察厅的跑到上海,说浙江的地下党都往上海跑。可我们只知道消息,却没抓到人。我倒是无所谓,叶明刚调到警察局当特高科长,不能让他脸上无光。我想,能不能从你们那调几个人过来撑撑场面?”
陆实声诧异地说:“叶明都当特高科啦?都是自家兄弟,没什么好说的,到时你去提人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