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z9d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學魔養成系統 起點-335 隱!忍!推薦-khyib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人与人之间的悲欢。
并不共通。
有人因36分而欣喜若狂。
有人因98分而怅然若失。
而那个109分的人,已然负手而立。
残阳下,李峥来到了那个曾经依偎过的小花园长椅前。
“我料到了这一刻,只是没想到这么来得这么快。”
李峥背对着因考试成绩不利而默默叹气的林逾静,身形逐渐伟岸,谈吐愈发缥缈。
“所谓宿敌一场。”
“不过是意味着,你我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我的背影渐行渐远。”
“你站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我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
“看着我用背影默默告诉你:”
“不必追。”
李峥话刚说完,还没来得及抒情,就被一膝盖顶了过来,猛坐在了长椅上。
林逾静沉声哼道:“我读这段父女情的时候你还没学四则运算呢。”
“是不是这个道理嘛。”李峥转头苦劝,“你呀,以后就踏踏实实的,躺平就好了,你看想叶,她不快乐么?”
“正是看到她的样子我才开始害怕的……”林逾静低头攥拳道,“稍微一放松……就被落出10分的差距了……还有归见风……我已经无法理解他有多厉害了,就像张小可看我们一样……”
“所以要躺平嘛。”
“要躺你躺。”林逾静猛一转头,凝神正色道,“今天开始,我要真正开始学习了。”
“那之前算什么?”
“瞎看两眼。”林逾静说着站起了身,“不等你了,我先回蓟京了。”
“开始准备大学的事?”李峥跟着起身。
“嗯。”林逾静转回身,直视着李峥说道,“以前都是随随便便拿第一的,对第一根本没什么感觉,但现在失去了我才发现,我比谁都想当第一。”
她说着,拳头越攥越紧。
“根本不是无所谓……才不要当任何人的附庸……”
“如果不能再轻松潇洒的当第一,那就付出全力去当第一。”
说至此,她的声音忽又软了下来,缓缓垂下头。
“我这样子一点也不可爱吧……想叶说男生都讨厌这样的……”
“不管是谁,都更喜欢唔唔唔唔的躺平卖傻的样子吧……”
“对不起,我就是这样,一点也不可爱……”
“你说话啊……”
“不说话就是同意我不可爱了?”
“唔唔唔,要生气了!”
被林逾静捶了一下李峥才反应过来。
他看着不甘的林逾静,那是一点也不心疼,反而很来劲,连呼吸都粗重起来。
“这样才对么。”李峥缓缓扶在了林逾静的双肩上,“不愧是我喜欢的人,这么躺平就太没意思了。”
“……”林逾静匆匆一避,“都说了,不要再突然说这样的话……”
“反正马上就要去大学了,不可爱就不可爱了吧。”李峥正色道,“是时候走性感路线了,要不要先来两套实验服穿上?”
“反正会发的……”林逾静侧着脸往前凑了凑,“总之,我要回去闭关一段时间了……大学见吧。”
“?!?!”李峥面色一狞,“这刚三月底!5个月不见面?”
“嗯……”林逾静使劲闭着眼颤声骂道,“你们男生就是这么没心没肺的!都这样了还不会影响学习……和你在一起我根本静不下心……渣猹!”
“抱……抱歉。”李峥颤颤抬手扼住了额头,“魅力这种事,我也没法控制。”
“滚滚滚!!”林逾静扭身道,“那我走了,不想跟他们说再见,不想跟他们解释……”
“闭关学习,我一定是支持的。”李峥上前抓住了林逾静的肩膀,“可真要大学再见么?”
“嗯。”
“好吧。”李峥缓缓撒下了手,“虽然很希望把你压在下面,但我誓死捍卫你想爬到上面的决心——蓟大再会。”
【林逾静】
【学力:318】
愿你归来,学力超过四百。
然而林逾静却并没有立刻走。
原地杵了很久,使劲跺了下脚。
“嗯?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么?”李峥问道。
“自己想!”林逾静低头羞骂。
这一次,李峥没有想,仅凭本能就感受到了什么。
“那……就是说我……”李峥咽了口吐沫,“现在可以吸了。”
“……嗯。”
李峥眼儿一瞪,上去就把林逾静扒拉回来了。
“节奏我优化过了,这次一定做的更好!”
接着就是一个巨长无比的深呼吸,好像要一口吸尽跑5公里那么远的空气。
5分钟后,李峥回到酒店,正撞到等他回来的归见风和林想叶。
“诶?静静姐呢?”
“不会跑了吧……”
“没。”李峥抹了抹嘴,满面圆满地叹道,“她只是醒了。”
话罢,他还打了个饱嗝。
……
两天后的闭幕式,李峥如愿站上了领奖台,与季军徐冰一分列归见风左右。
他这时才知道,徐冰一竟然是一位女生。
如果不是赶上这届,她或许已经成为第一个拿到奥数全国冠军的女生了吧。
不过这位女生并没有李峥和林逾静那么强的求胜意识,性格倒是与归见风更相似一些,嘻嘻哈哈的就混过来了。
或许,这才是数学真大佬该有的样子吧。
然而,当这一届的重量级颁奖嘉宾上台的时候,李峥意识到,数学大佬并不一定都是这样的。
每届竞赛的闭幕式都会请到一位泰斗级的大佬为前十名颁奖,一方面是排面,另一方面也意味着传承。
但科研其实是很小的圈子,除了像当时化竞请到徐悠悠那样的诺奖大佬外,真正来颁奖的老院士在圈外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名气。
比如这一届的颁奖大佬沈越岑,虽然是中华科学院院士,前任中华数学会理事长,蓟京大学数学研究所所长,但其实并没有几个人认识他。
不过只要见一面,一定就会记住他。
从头衔上来看,此人必定早已突破退休年龄,但看上去却似乎并没有比陈鸿兵老上太多。
沈越岑无论身材还是相貌,都像是用刀削出来的一样棱角分明,走起路来比年轻人还带有力量感,谈吐都是字正腔圆,中气十足。
这一次,李峥感受到了,什么,他妈的,才叫不怒自威。
当然,真正震撼到李峥的,还是他那高达【5007】的学力值。
这是他至今所遇的极限了。
搞不好也是现存人类的极限……
沈越岑从第十名起,一路挂奖牌,握手,始终保持刚刚好得体的微笑。
颁到科诺普列夫的时候,甚至捋了把他的长毛笑了一下,搞得人家怪不好意思的。
待颁到第三名徐冰一的时候,沈越岑颇显郑重地点头握手。
“女生不容易,搞这行要承受更大的压力。”沈越岑甚至露出了些许尊敬,“你是好样的,再接再厉,务必在IMO取得更好的成绩。”
“谢谢沈老师!”徐冰一受宠若惊,捂着嘴连连点头,都要哭出来了。
接着,沈越岑走到李峥身前。
脸上本来是带着恰到好处的体面微笑的,可看到李峥胸前名牌的那个瞬间,忽然就僵住了。
很短的时间内,眉色可见地深陷。
“你……怎么这么精神……”沈越岑实在是难抑眼里的不欣赏。
场面瞬间陷入尴尬。
精神,在老一辈的这个语境中,意思等同于帅。
所以,沈院士……是因为自己过于出众的外表而不满么?
这让李峥怅然若失。
这件事……我……我也没有办法啊……
他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化竞初赛时,被以貌取人的现场。
旁边的竞委会老师连忙圆场道:“沈老师,您别看李峥这个形象,五大竞赛,两个第一,三个第二,称得上是创造奇迹了。”
“我知道。”沈越岑微微点头,虽然依旧难抑眼中的不欣赏,但还是勉强为李峥挂上了奖牌,“只是像这么精神,又这么出众的人,屈指可数,他们都没给我留下什么好印象。”
李峥也不敢多说,挂好奖牌后,僵僵抬手与沈越岑相握:“那我……努努力,挽回一下……”
“别在意,是我搞经验主义了。”沈越岑非常勉强地挤出一丝硬笑,“我对所有优秀的年轻人都只有一个期望——留在国内就好。”
“这个一定的沈老师。”旁边的竞委会老师抢着说道,“不知道您关注黄二没有,李峥已经在航天方面有过工作经历了,今后不会出国。”
沈越岑却只歪嘴一笑,再度冲李峥点了点头,便走到归见风身前。
李峥仍处于怅然若失之中。
竞委会老师赶紧拍了拍他劝道:“沈老师没恶意……千万别往心里去……”
“没事,没事……”李峥淡然挥手,“以貌取人,我早已习惯了,这也许真的是我的错……而且是无法改正,只能错下去的错……”
“啊……”竞委会老师狠狠抓了抓头,“沈老师有没有恶意我不知道……反正我突然对你很有恶意……”
正中央的位置,沈越岑亦已将奖牌挂在了归见风脖子上。
“卷面我看过了,无可挑剔,美轮美奂,惊为天人。”沈越岑一边握手,一边拍肩,“你是能成为世界级人物的。青春苦短,人无完人,适当挥霍无法避免,无制荒度断不可为,将来在蓟大有任何困扰和难处,都可以来找我。”
“啊……”归见风直接听傻了。
旁边的李峥更是咬牙切齿。
这个评价差异也太大了!
我李峥一世不落于人。
今天这笔账,我记下了!
隐忍。
现在只有这1000出头的学力,面对五倍于我,以貌取人的学阀,只能隐忍。
待我学力突破,揽来菲尔兹诺贝尔普利策奥斯卡之日。
必将回敬你同样的歪嘴一笑!
一直到下台坐回第二排,李峥依然咬牙切齿。
归见风则更加飘飘然了,左摇右晃恨不得要吐出泡泡了:“哇……沈院士真好啊……一点架子也没有……不知道他还教不教课……”
“对的,对的……”徐冰一也飘飘然地凑了过来,捂着脸道,“而且老帅老帅的……完了完了……明明是老年人……我怎么控起老头了……”
归见风扭头道:“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对!!!好糟糕啊!!”
“没办法……这就是真正数学家的气质吧……”
“不行了,别说了……我顶不住了……”
看着二人的样子,李峥越想越气。
这尼玛是老双标啊。
不照镜子的么?
为什么就对我有意见?
你可得长命百岁,等着我学力超过你。
为了缓解情绪,李峥及时展开了系统页面。
【五子登科:高中阶段,集齐五大学科竞赛国赛金奖。】
【任务进度:5/5↑】
【任务完成!】
【获得奖励:通识重构】
【通识重构:打穿学科语言的壁垒,将各门类的知识整合重构为统一的通识,极大地压缩记忆内容(98%+),并大幅提升记忆能力(500%+)。】
嗖!
李峥打了个寒颤。
并没有觉得这个世界有什么不一样。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他选择低头学习。
还是学习有大量记忆内容的《历史》。
效率全开,分分钟之间,已将刚刚购买的电子版《国史大纲》(钱穆课堂版)读罢。
此时,台上领导的讲话还在继续。
李峥这便把手机递给了归见风:“来,随便问我几个里面讲到的东西。”
归见风低头瞅了一眼:“在背历史?”
“差不多吧,也没有在背。”李峥哼笑道,“只是普通的过目不忘罢了。”
“你该不会被沈院士刺激到了吧……”归见风有些担忧地看着李峥,“我真没感觉到什么恶意,大概只是你长得像他的仇人?兴许沈院士年轻时有故事呢……”
“打住,两码事。”李峥抬手道,“别哔哔,你就问吧。”
“好吧……”归见风低头瞎扫起来,因为对数字比较敏感,所以果断停在了充满数字的页面,这便问道,“天宝八年,陇右义仓储量多少石?”
“……………………”
“嗯?过目不忘?”
“不是……你这个过分了……”
“那大概数量级有印象么?”
“嗯……我记得是讲漕运的时候讲到的……有一张天宝八年的诸道仓粟表……关内、河北、河西都是大仓,义仓储量大约……500到2000万石之间吧,陇右是小仓,义仓有二三十万石的样子?”
“可以啊……非常接近了……”归见风颇为惊讶地把表亮给李峥,“这书你背了多久?”
“不是说过了么,只是普通的过目不忘罢了。”李峥摆手道,“再问一个,问点概念理解性的。”
“嗯……”归见风又翻了翻问道,“比较一下两汉国力。”
“哇,这可就长了……东汉国力总体不如西汉,先就建都而论……再比较人口,拿关中三辅的户数来说……”
归见风听了片刻,眼神逐渐涣散:“我……我文科不好……你说完东汉不如西汉之后,我就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可惜了,历史很有趣的。”李峥拿回手机,又特意找了个生物方面的论文品读起来。
生物应该是自己基础最差的学科了,国赛前曾试过读研究生级别的论文,还是很难啃的,此时再拿起来,原来顺不过去的过程和概念,却是理所当然地趟过去了,也说不清是什么原因,大概就是物理和化学上这东西说得通。
至于记忆力,像这样粗读一遍,也几乎记了个大差不差。
五子登科后,虽然没有什么突变的感觉,但在死记硬背和啃新知识两方面,的确有了成倍的提升。
那么……
时间也差不多了。
林逾静都知道闭关修炼了。
我李峥,也是时候,正式征战学阀大陆了。
不过在这之前。
在这高中凡间,他还有一件事放心不下。
高考临近。
不知,我那狗徒弟准备的如何了。
怎么也得想死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