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7jrq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愛下-637.誰的,dear,從壁咚開始的歸途展示-o7a2d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
喧嚷的出口,段冉推着箱子抬头张望间,几乎一秒就在接机人群中看到了秦键。
一时间,表情里满是小得意。
她似乎在用眼神传达‘我一下就找到你了哟~’
伴随这喜悦,她自然还是有点小紧张,或者说每一次见面前她都会有一种这样的感觉,见面前总是幻想着各种见面的画面,而看到对方的那一瞬又回莫名心跳加快。
甚至这次她还多了一丝尿意,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的确如此,不过她不会让秦键知道的。
舞盡桃花:新妻不受寵 九月秋夏
这次段冉戴了帽子,秦键没戴,不过秦键还是钻到帽檐下光明正大的偷亲了对方一口。
这次段冉没咬他。
“辛苦啦。”
“辛苦啦。”
“这次的箱子好轻啊。”
“谁让你上次嫌我带的东西多。”
“难道不是因为夏装轻?”
“已经要秋天了好不好!”


一出机场,段冉就被航站楼外景五颜六色的玻璃墙所吸引。
“好漂亮。“
确实,秦键第一次从这个机场走出来的时候也感叹过,“是啊,这里的很多建筑都是这样,一会儿到街上你就知道了。”
两人说着来到了停车场,秦键一把将行李箱放到了后座上。
“波特叔叔的车好红。”段冉打量了一下老酒保的老爷车,说道:“出发!”说着拉卡车门欢乐的坐到了副驾的位置上。
段冉知道秦键会开车,但这是她第一次坐在秦键的副驾位,心里格外激动。
一时间这摸摸,那摸摸,脸上写满了开心。
秦键看的有趣,一笑也跟着上了车,轻声道:“系好安全带。”
“嗯那。”
段冉听话的将安全带挂在身上,身前立马勒出了两道优美的弧线。
秦键斜视,偷摸的瞥了几眼。
段冉见状心中一笑,抬手摩挲了一下秦键消瘦的小巴,嘴上说道,“别看啦,开车啦。“
秦键本来已经踩到了油门上,被段冉这么一捏,感受着对方热乎的小手,再听着对方一本正经的语气。
下一秒。
他抬手将车熄灭。
“嗯?怎么了
在段冉疑惑的目光中,秦键转脸一把搂住了对方。
新月格格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唔————唔————“
片刻,一顶小白帽落到了段冉的大腿上。
“唔~”

五分钟后,红色老爷车开出了停车场。
向着市中心驶去。
“口红好不好吃?”
“不好吃。”
“哼~男人。”
“是不是很气?”
“…..幼稚。”

车子驶到了沿海公路上。
面迎海风,背靠斜阳,段冉索性自己把帽子再次摘了下来,整理了一下头发,接着从包里取出了一副墨镜带在了脸上。
享受着这惬意一刻,段冉问秦键想不想听音乐,秦键接着打开了车载cd。
正播放的是秦键来时路上听到一半的旋律,贝多芬的第五小提琴奏鸣曲‘春。’
明亮的弦乐在钢琴的伴奏下栩栩如生。
音乐中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象。
“我要是会拉小提琴就好了。”段冉嘟嘴道,“这样你就可以给我弹钢伴了。”
这转折,秦键笑道:“我还以为你喜欢小提琴呢。”
段冉:“没问题啊,虽然我不喜欢弦乐,但是我喜欢我拉小提琴然后你给我弹钢琴伴奏呀。”
秦键:“呃…”
女人的想法真是,真是,真是的。
段冉:“我饿了~”
秦键:“今晚有大餐。”
段冉:“哇!”

伴随着悠扬的春,车子很快驶进了市区。
愛劫難桃,總裁獨家盛寵 歌月
秦键按照老酒保当时带他回小镇的观光路线,将车开到了一条两侧都是五颜六色的彩色建筑街道上,
他放慢车速,一边开着一边给段冉讲了起来。
權貴夫人
“这条街被当地人叫做彩色房子街,不过大爷说北欧的几个国家到处都是这样的建筑。
段冉小鸡啄米的点着头,四处张望。
“那栋独立的欧式建筑也是一处格里格纪念馆,不过有经验的游客都不会来着,卑尔根南郊有一处格里格的故居,我一直都想去看看,等过两天我们开车去转转。”
段冉:“好!”
车子转过一个路口向北行驶了三公里多。
段冉指着西边的一个广场问道:“那就是举办格里格音乐节的地方吗?”
秦键点头道:“,就是这,那个灰色的方形建筑就是格里格音乐大厅。”
忽然,秦键踩了脚刹车,停在了一间餐厅门口。
段冉疑声:“怎么啦?”
接着她顺着秦键的手指方向抬起了头,看见餐厅的招牌后,顿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啊,这就是你们那天吃饭的地方啊。”
“是啊。”
秦键脑海中回忆了一下那晚与段宏吃饭的场面,两个人的对话历历在目。
“那晚我很紧张。”
不过这话遭到了段冉的质疑,“可是我问我爸的时候,他说你一点也不紧张。”
情深不待
秦键撇嘴:“装,也得装作很淡定,这可是我一次见你的家长。“
说着他看向段冉:“你说是不是?“
段冉俏皮的眨了眨眼睛,她很想提示对方一下‘这不是第一次,’但此时又还不是时候。
秦键的话她懂,在得知两个男人就要提前相遇的时候,她内心是很紧张的
无论如何,段宏都是她的父亲,所以段宏对于秦键的印象对于她而言是极其重要的一件事。
但是现在回头再看,她所有的担心都可以化作小幸福了。
所以她探头在秦键的脸上啄了一口,然后还轻轻的说了句:“爱你哟~”
忽如其来的气氛让秦键紧了紧嗓子,“呃,开车开车。”
他本来也想说点什么,但是他觉得大街上太吵了。

再次上路的两人明显加快了速度,段冉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回到秦键的二层小窝了。
秦键也是这么想的,但他嘴上不会这么说。
最后在路过那座卖鳕鱼的大卖场时,两人买了一大堆的食物,足足花了秦键900多克朗。
其中有食材,也有零食,食材是今晚自助烧烤要用到的,有鳕鱼三文鱼生蚝熏火腿和牛肉等一系列果蔬。
零食就是单纯的零食,段冉的床前口粮。
继续上路。
“我先吃包薯片可以吗。”
“不行,一会儿就到了,留着肚子晚上吃肉。”


六点三十七分,老酒保的老爷车安全的回到了琴坊。
此时琴坊众人也结束了一天的工作,院落里,大家好奇的看着从车上下来的高挑小女人。
秦键正打算为众人介绍,只听西边一声“哇哦。”
众人望去,老酒保正穿着他的工装背带裤走了过来,一旁跟着的廖林君也是满面笑意。
两小只也迎了上去。
“廖老师,波特老师。”
段冉有礼貌的先行向两位长辈问好。
廖林君亲切问道:“路上还顺利吗?”
段冉:“嗯那!”
老酒保:“亲爱的段,你越来越漂亮了,越来越。”
段冉:“谢谢您~”
秦键连咳:“喂喂喂,我说大爷,你干嘛啊。”
“哈哈哈,”
众人欢笑间,老酒保为段冉做了一下介绍。
这下坊间众人顿时都明白了,这位刚刚到来的年轻女孩是秦键的‘dear’。
再一打量,大家觉得两人站在一起确实不能再般配。
而且不少人都觉得秦键不但弹了一手好钢琴,还有一个漂亮的dear。
人生赢家。
都市驅魔師
“林君姐,这是你吩咐我带回来的,其他的东西我看着又买了点。”
秦键从车上取下了两大手提袋的食材交给了对方:“今晚我请所有人吃饭,辛苦您了,一会儿我去后厨给你帮忙。”
廖林君接过两带沉甸甸的袋子笑道:“行了,你快带段冉回屋休息吧,一个小时后食堂见。“
众人散去。

段冉:“感觉这里好好。”
秦键:“琴坊里的人都很友好,稍微接触一下你就知道了。”
秦键推着箱子,带着段冉在院落里转了一圈,最后两人停到了最东边的一座尖顶的二层小楼前。
“终于回来啦。”
秦键叹道,段冉也学着他的口气叹道:“终于回来啦!”
上前打开门,秦键转身握住行李箱的拉杆,段冉顺手将箱子上的零食袋子拎起,一脚迈进屋门。
接着一先一后的进了屋。。
此间没有一言一语。
两人熟练的像是在此生活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