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0ep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txt-第600章 頂峯戰士的價值【4900字】推薦-89jxi

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
“你们的愚蠢真是让我惊叹。”
在童玲即将落下手指的瞬间,脑海中突兀响起的斥责声打断了她的动作。
她先是一愣,旋即在心中快速问道:“T哥?龙教官?”
陈锋这次并未改变声线,用的自己的原音,介乎于T100和龙教官两者之间,倒让童玲有些捉摸不定。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的愚蠢。既然屏蔽场已经生效,那你们明明已经控制住了局面。战斗才刚打响而已。可你们看看自己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望月系列之尋歡
“这就准备慷慨赴死了?你们以为这很光荣吗?呸!这是蠢!蠢到了极致就是坏!”
極品劍仙異界縱橫 焱火
陈锋噼里啪啦一秒十骂,将童玲骂得脑瓜子嗡嗡直响。
“可我们是为了避免舰队暴露,只有这样才最稳妥……”
“稳个屁!你管还没打就放弃叫稳?真正的战斗还没开始,就满脑子想着战死,想着身后名,很光荣吗?那叫懦弱,不负责任,不叫勇气!”
“只是舰队几百年航程里遇到的第一次意外状况,就得用上壁虎断尾的战术?那一路走下去,能有多少条尾巴拿来断?”
“这样走一路扔一路,最后一个经历过战场试炼的巅峰战力也保存不下来。等舰队侥幸抵达银心,还能留下几个老弱病残?”
“全脑链接训练的确可以让你们在技巧上接近顶峰战士,但技巧不等于能力,只是潜力!没有转化为敌人的鲜血的潜力毫无意义。”
“你们是集聚了全人类近半数精锐的远征军!为了培养你们,全人类一起穷尽智慧,耗费无数庞大的资源。你们真以为自己死了后,有人能轻易取代你们的位置,能当好你们的接班人?”
“错了,你们全错了。别做梦了!舰队里新诞生的所谓S级战斗员与你们的差距不可以道理计!我又得耗费精力给他们打造新的训练计划!还未必能让他们达到你们的高度。”
“你们对舰队任务的艰巨程度真的有心理准备吗?真以为仅靠小猫三两只就能灭了复眼者在银心的基地?”
“所谓的求稳,应该是以追求任务的成功率为目的,而不仅仅是抵达目的地就完事了。一切不以最终目标为最高宗旨的求稳,都是扯淡。”
“还有……”
在短短三秒之内,童玲读完了陈锋传递过来的大量信息。
陈锋说了很多,也骂了很多。
但童玲从大量带干扰性质的责骂中提取出了陈锋要表达的中心思想,正是个人求生欲的价值。
陈锋告诉童玲,只有每一名拥有顶尖潜能的战士都把求生欲发挥到极致,才能用个体带动集体,给文明的整体军事能力以最大程度的突破。
每一名战士都应该牢记一点,自己的价值永远不只在眼前,永远要想着未来。
只要人还活着,便一切皆有可能。
只有人活着,才有创造新可能的可能!
这并不是要人们学会贪生怕死,而是要人们学会重新审视自我生命的价值。
只有在真正束手无策,必须直面死亡时,才应该找回牺牲的勇气。
在其他时候,但凡有亿万分之一的机会,都该去争取,把一切做到极致,把自己的价值榨取到极致,从看似绝望的处境中,找到藏在暗处的渺小的希望,将其死死拽在手心,然后用尽全力去拽。
希望就像地球上的冰山,看着渺小,但在水面下却藏着足以逆转乾坤的宝藏。
“听懂我的意思了吗?”
最后,陈锋问道。
童玲点头,“嗯。我们应该更严肃的对待自己的生命,将风险控制做得更好,应该更辨证的看到冒险与求稳两者间的关系。有时候冒险的本质,就是求稳。”
花旦小子
“对。”
陈锋终于咧嘴一笑,“去吧。”
童玲驳回了其他队长的申请。
她此举顿如一石激起千层浪。
不过这前后又耽搁了数秒时间,没空争论。
两份截然不同的报告同时被打给了秦光。
一份是其他队长的,要求舰队即刻撤离。
另一份则是童玲的,希望舰队按照预定计划,再多等三十余秒。
问题被抛到了秦光面前。
秦光正欲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采纳其他队长的提案,但他的参谋系统中突然弹出条最高等级的指导信息。
这段文字信息看似与舰队眼前的局面毫无关系,是从指挥官的角度分析了一番如今人类军队的思维模式。
在与复眼者的持续纠缠中,现在的军人习惯了己方明面处于下风,实则具备科技碾压优势,随时可以改变战局的状态。
长期以来,人类在面对敌方的炮灰军团时,颇有种笑看风云淡的恬淡感,自大心理已经悄然滋生。
这种自大并非轻敌,而是但凡需要作出关键决定时,决策者都会习惯性的往更保险的方向琢磨。
遇到从未见过的新型敌人,人们总会下意识的认为这只是短暂落后,只要不断的把人力与装备堆上去,持续消耗资源,再稍微的牺牲掉一些人去换取信息,便一定能破解对方的手段。
这既是自信,又是自负,更是惰性。
虽然没人嘴上承认,但事实就是很多人心中已经做好了就此按部就班下去,就一定能等到最终胜利的心理准备。
该现象在指挥层中尤其明显。
到目前为止,这种群体策略看起来没什么问题,毕竟如今帝国人口众多,幅员辽阔,资源充沛,学者们也极富创造力。
只要无数个文明个体持之以恒的奉献,群体的命运仿佛就注定会被改变。
但这只是错觉。
自大心理让决策者忽略了对个体的重视。
甚至每个个体本身都在自我轻视。
誰動了我的極品校花 何鳳樓
隐患悄无声息铺开。
人们忽略了一件事。
总让群体完全凌驾于个体之上,会压制个体的成长高度。
当面对需要极致个体能力,人类过去建立的技术优势因为对方的突变而荡然无存的状况时,便会抓瞎。
以水晶水熊虫为例,假定水熊虫在某个阈值之下的打击中都具备不死不灭的能力,那么牺牲再多的个体都是白白送死。
可能最后所有人都死光了,也依然没找到将其击溃的方法,那么人类便不得不通过制造超巨型碎灭弹来换取同归于尽。
这样的结果只是双输,没有赢家,没人想要。
“执行童玲队长的决策,只预热引擎,等待前方战报。各位,拜托了,试着击溃对方。”
秦光用了一秒钟来读完指导信息,再用了零点五秒做出决策与下达命令。
其他队长虽有不解,但却不会过多过问,而是迅速调整思路,准备执行一个看似不可能的计划——在三十秒内彻底击溃水晶水熊虫,并顺利返回舰队。
“执行A计划,超量饱和攻击测试。”
零点六秒后,数百台装甲同时瞄准一点,开启饱和式集中攻击。
爆破与爆破的威力叠加并非简单的加法,而是呈线性衰减的乘法。
数百台装甲同时攻击一点制造的爆破强度是刚才山蜈单人行动的无数倍,已经赶上主战舰的主炮轰击。
三秒后,爆炸余烬稍微散开,复合探测器恢复效能,然后叹息声此起彼伏。
被集中轰击的水熊虫体型更膨胀了一圈,长度达到数公里,体表外泛动着暗沉辉光,但前进的速度依然稳定,根本毫发无伤。
很显然,饱和攻击宣告失败,没能突破水晶水熊虫的吸能上限。
咫尺之間人盡敵國
“B计划,实体攻击覆盖。”
装载了高性能质能转化装置又或者本身就自带质量武器的数十台装甲扑了上去。
这次战士们选择了另一只水熊虫。
五秒后,众人退却下来,咬牙切齿,无可奈何。
那只被选为目标的水熊虫周围此时弥散着大量的基本粒子,并且这些粒子还在不断的崩解,还原成震荡态基本能量。
又失败了。
“C计划,自主决策特种武器测试。”
部分装载了尚未完全通过论证的新型武器的装甲向前靠近,少量装甲则往后退却,将能源模块串联起来,准备合成并启动碎灭弹最后殊死一搏。
又过去数秒,C计划也宣告破产。
“自主决策协调攻击,直至战甲能源耗尽,为碎灭弹争取时间!”
外勤小队全体通过表决。
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该试试同归于尽了。
此时童玲的装甲完成短暂休整,随后再次扑了上去。
她的脑海中正进行着告诉运转。
她正在疯狂的思索,究竟该怎么做才能达到龙教官的高度。
同时她也在揣摩什么叫求生欲。
明明自己已经意识到了问题,可为什么最终什么结果都没有改变,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什么叫真正的山穷水尽?
就是现在吗?
可我真的尽到自己的全力了吗?
我还有什么没做好?
我该放下固执,以装甲战士的形态参战了?
这纷纷扰扰的问题,在童玲脑海中混成了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
但她最终快刀斩乱麻,做出了决定。
我的确还没做到最好,我还没有真正成为一名装甲战士。
可我总不能等到死了,还不知道自己的真正水平吧。
童玲牙关一咬,快速摁下切换按钮。
她身边的装载仓保护层骤然打开,无数道生物感应纤维从前方呼啸而至,将她周身包裹,既有神经链接功能,又有肌体微电流感应功能。
在童玲的脑干与T100的智脑核心直连成功后,她头皮一阵发麻,浑身过电。
在新型福尔盖装甲中,战士与装甲智脑核心的连接方式变成了思维投影。
此时人脑意识与超量子智脑中的数据进行深度重叠,以达到无限接近零延迟的效果。
但T100里的智脑核心与别人装甲里的不一样,是陈锋的思维共鸣投影,其蕴含的信息量是别人的无数倍,并且由于陈锋的投影运转规律更接近真人,同步链接的深度也远非其他人可比。
是以童玲根本无法抵抗链接时的冲击,她被卷进了T100的“记忆”中,在战场上“昏迷”了过去。
就在童玲昏迷时,前方的水晶水熊虫有了不一样的动作。
似乎它们终于吸收到了足够的能量。
最前方两只体型最大的水熊虫体表骤然泛起水波般的涟漪,阵阵涟漪扩散开去,将其身后的其他水熊虫包裹其中。
无数道蜿蜒曲折的光丝弥漫开来,将所有水熊虫组合成了一个有机的整体。
“它们正在互相交换能量与组织。最大型的两只正在用自身能量反哺其他水熊虫。他们开始进化了。”
舰队的作战参谋如此惊呼道。
眨眼后,六十余只水熊虫完成进化,外形看起来与之前别无二致,但个头都平均为长度五十余米。
水熊虫的头部开始如同恒星般对外释放光芒。
氤氲光芒分别从不同的水熊虫头部散出,再呈组聚合到一起。
平均每五只水熊虫头部的光芒最终凑到一起,聚合成一束。
这些纠缠光束弯曲着向前快速延伸,但却会在某个位置凭空消失,再出现在某一台人类装甲的附近,并将人类装甲狠狠包裹进去。
这些光束就像水熊虫自身一样,总是直接破开空间,凭空浮现。
人类在三重空间中找不到丝毫迹象,根本躲避不了。
但凡是被光束裹住的装甲,立刻不能动弹,再仿佛烈日下的冰雪般迅速融化,崩散,连人带装甲重新化为原始能量,再被水熊虫快速吸收,成为其养分。
没人惨叫,通讯器里很安静。
宇宙中也没有任何爆炸绚烂的光芒,并未产生其他物质毁灭时通常会出现的殉爆,
人类正在被对方安静的融化、吞噬。
阵亡名单上的名字接连蹦出。
白象、孙通闻、山蜈等人陆续阵亡。
但童玲小队的伤亡并非最重,别的小队甚至已经出现全军覆灭。
留给外勤装甲部队的时间越来越少。
舰队指挥室里,副官对秦光说道:“走吧,没办法了。”
秦光眼角余光看了计时器,“再等等,按照约定还有十秒。”
十秒,能发生多少事?这个问题没人能回答。
就在此时,童玲猛的苏醒,睁眼,五指连动,T100的动能分配系统被开到了100%。
T100身上共计三十六个折跃、曲率与介质发动机同时打开,战甲再次向前呼啸而去。
妃禮勿視:王爺請負責
这三种引擎各自具备不同运用场景,在绝大部分情况下最多只能同时使用两种,否则很容易失控。
童玲却就是做了。
但此时她眼神空洞,思维里也是一片空白。
她依然在昏迷,并未苏醒。
她正在T100的“记忆”里参与发生在上条时间线里的影子星系之战。
文明的進化之路 再起沖來
她思维里的时间过得很快,距离完成任务只差一步之遥。
她的思维已经与上一条时间线里的陈锋合为一体。
外面的她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万分之六秒后,T100再次出现在最前方那只水熊虫正前方。
承天八索
重生都市寫輪眼
装甲驾驶舱里的童玲右手微微一抖,外面T100掌心里涌出柄密度为中子星物质密度三倍的薄薄战刃。
战刃的外层在曲率泡层的包裹之下,里面的刀锋表面却又铺散着一层颗粒状的实能。
这部分实能是童玲通过T100上的模拟发生器短暂生成,仅能在宇宙中存在不足万分之一秒,但却刚好够从装甲的战臂抵达刀锋。
T100对着前方水熊虫轻飘飘挥出一刀。
这一刀很诡异,看似稀松平常,但刀锋劈到半空却凭空消失。
在实能震荡的冲击下,又有多重引擎同时开启互相牵引造成的空间紊乱干扰,童玲这一刀斩到了三重空间之外,随后跨越空间的阻隔,径直落到了水晶水熊虫身上。
与别人不同,她劈出的这一刀里蕴含的能量并未被吸收,而是实实在在的斩了上去,在这只体长约莫五十余米的水熊虫身上开出个豁大的破口。
但破口中却不见内脏,只有一团一团五彩斑斓的流光,仿佛是个时间隧道。
大量五彩流光从破口往外涌出,这些流光并非真正的光芒,而是纯粹的能量。
秦光、指挥部成员、其余尚且幸存的战士们纷纷侧目。
没人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了。
为什么同样的事情别人之前做是徒劳,她却能一刀建功。
“童玲的参数变了。”
副官冷不丁提醒道。
秦光闻言,立刻打开童玲的个人信息。
她的全脑链接模拟训练评估数据发生了剧变。
原本前面的13.54不见了踪影,后面的括号与里面的91.77也已经消失,赫然只剩下一个99.999……,无限接近“龙”的水准。
秦光仰天长叹,“错了,我们都错了。”
此时此刻,他终于知道了顶峰战士的价值在什么地方,也知道了如今的人类错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