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4uvc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人生模擬器 ptt-第五百零九章 跟武林高手講武俠小說鑒賞-qdufn

我的人生模擬器
小說推薦我的人生模擬器
“你……写一本武侯全书?”
柳菲妹子呆了半天才回过神来,“你想造假?这怎么可能?武侯学究天人,一身学识无人可比。你就算造假也模仿不了啊!”
“学究天人?”
陆离呵呵一笑,“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也学究天人呢!我的学识,当世无人可及。”
不但当世无人可及,就算是现实中,陆离也是无人可及。
“你能不能改改这个瞎吹的毛病?”
柳菲满脸鄙视,“你一个破落秀才,连举人都考不上,还学究天人?我还不知道你的根底么?”
“姑娘,眼睛看到的,也不一定就是真的。”
陆离笑了笑,“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故意藏拙呢?我一身旷古绝今的本事,一直都没拿出来呢!”
“我信你个鬼!”
柳菲妹子翻了个白眼。
“行了,你爱信不信。”
陆离也懒得跟柳菲解释,举步走进隔壁的书房,拿起纸笔,写了一份材料清单。
拿着清单走出书房,陆离将清单递给柳菲,“按照清单,把上面的材料买一份回来。”
“这是……药方吗?”
柳菲接过清单,看着上面写着的茶叶、黄姜、靛蓝、五倍子、盐肤木、雄黄、朱砂、黄连、橘皮……各种各样的材料,就像是一份中药药方似的。
只不过……里面还有白绢、鱼胶、丝束之类的东西,又觉得不太像是药方。
“你管那么多?跟你解释你也听不懂。”
陆离摆了摆手,“去吧!叫花豹赶快把东西买回来!”
“哦!”
似乎因为陆离的气场太过强大,柳菲妹子竟然不由自主的就听从陆离的安排,拿着单子出去了。
刚刚走出房门,柳菲妹子就反应过来了。他这是把我当下人使唤了?真是个混蛋!
气得跺了跺脚,柳菲妹子还是拿着清单走了出去,安排花豹去买东西。
“夫人,您让我买东西,小的自当从命。”
花豹接过清单,满脸为难的看向柳菲,“只是……您还没给钱呢!”
给钱……
柳菲的嘴角抽搐了几下,也只好从荷包里拿出了一锭银子,伸手递给了花豹。
转身回到房里,柳菲瞪了陆离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刚才让我送清单出去,就是让我去付钱的?”
“呀?你发现了?”
360度婚戰,萌妻有喜了! 烏小橙
陆离挑了挑眉头,“看来你也不算太傻嘛!”
“你……”
柳菲气得脸都鼓起来了。
“少年不知软饭香,总把青春插稻秧。老来才知身体废,怀抱富婆空流泪。”
陆离坐到了软榻上,悠哉悠哉的翘起了二郎腿。
“这是什么诗?感觉有点怪怪的。”
柳菲是个江湖女侠,哪懂什么诗?只是觉得陆离这首诗有点古怪,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
陆离笑而不答。
柳菲待了一会,忍不住朝陆离搭话,“你刚才买的那些材料,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氧化做旧,懂吗?染色剂,懂吗?化学反应,懂吗?”
陆离漫不经心的翻了下眼皮。
“不懂!”
柳菲满脸茫然,很老实的回答不懂。
“不懂你还问什么?一边呆着去!”
陆离没好气的摆了摆手。
“你……”
柳菲差点气爆了,胸口一阵猛烈起伏,隐隐荡漾起一抹颤纹。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缓了心头的怒气,柳菲眼珠子一转,转身看向陆离,缓缓的抬起了手掌。
“小天星掌法,懂吗?”
向前跨了一步,柳菲又按住腰间的剑柄,“白虹剑术,懂吗?”
“停!你赢了!”
陆离满脸无奈。这个婆娘脑子不差嘛!这么快就找到了反击的方向。
“噗哧!算你识相!”
看到陆离马上认怂,柳菲忍不住笑出声来,心头有种战胜了大敌的畅快感。
陆离暗暗撇了撇嘴。如果不是不想暴露实力,你这种软妹子,一拳打下去,能哭很久!
不久之后,花豹把材料买回来了。
曾仕強說人性的弱點 曾仕強
看着桌子上摆着的一堆杂七杂八的东西,柳菲连忙问道,“现在,你打算怎么做?”
陆离伸手拿起三尺白绢,扭头看向柳菲,“会女红吗?”
“啥?”柳菲一愣。
“绣花啊!会吗?”
陆离又解释了一下。
“不……不会!”
柳菲脸上生出了几分羞恼,“我是女侠呢!女侠还绣什么花?我一直是拿剑的,没拿过绣花针!”
“谁说女侠就不会绣花?”
陆离眼中闪过一抹鄙视,“来,我跟你讲一个东方姑娘的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个美丽的姑娘,她修行葵花宝典,一手绣花针,使得出神入化,打遍天下无敌手,江湖人称东方不败。”
一开始,柳菲还有些不信,然而……随着陆离不断的讲述,剧情跌宕起伏,情节紧张刺激,情感真实动人,让柳菲不由得听入神了。
“诗云: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提剑跨骑挥鬼雨,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一首诗念完,陆离又拍着案几,扯着嗓子,唱出了:“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只记今朝……”
宅門逃妾
豪迈的词曲,带着几分沧桑悲凉,仿佛看遍沉浮起落,阅尽江湖沧桑。
王的淚妃 黃蓧
柳菲已经听呆了。
跌宕起伏的故事,苍凉的诗歌,豪迈而又沧桑的词曲,让柳菲不由自主的回想起这些年东躲西藏的经历。
身为广寒宫弟子,前朝余孽,在江湖上已是人人喊打。随便那个名门正派的弟子碰到了,都是随手一剑斩过来。
这些年来,有人慷慨赴死,有人背叛投敌,有人黯然隐退,有人远走他乡。
江湖……什么才是江湖?
柳菲眼圈一红,两行泪水滚滚而下。
……
陆离宅院的附近,一座酒楼的二楼。
李慕梓站在窗前,依窗而立,凝神静听着宅院里传出的歌声。
“好一首沧海一声笑,一曲道尽了江湖。”
李慕梓脸上浮起一抹笑意,“能够唱出这样的曲子,这人……真的只是一个落第秀才?江湖处处有奇人呐!”
身后,马帮帮主“飞天蜈蚣”高天宇,笑着接过了话头,“奇人可算不上。李师妹这种青云榜上的武林新秀,才是真正的江湖奇人。陆子明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罢了。”
“呵呵!”
李慕梓笑着摇了摇头,“你不懂。”
抬眼看向江畔的院子,李慕梓眼中闪过一丝好奇的光芒,扭头朝马帮帮主高天宇说道:“我要去见见陆子明。”
高天宇愣神了,“呃?直接露面?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
李慕梓笑了笑,脚下一点,身形一晃,从窗口飘出,如同天外飞仙,飘然而下,瞬间落到了陆离的宅院门前。
这个动静,自然把其他两股监视宅院的人惊动了。
“这是……”
侦缉司百户叶留声,看到李慕梓落到宅院门前,顿时眸子一缩,不由自主的按住了刀柄。
“凌云绝剑李慕梓!”
叶留声的脸色一片凝重,“该死!峨眉竟然派出了凌云绝剑李慕梓。”
在大齐官方评定的武林青云榜上,凌云绝剑李慕梓,位列青云榜第三,仅次于武当玉衡道人和少林了尘和尚。
这是江湖年轻一代的顶尖高手。
李慕梓直接光明正大的登门,这是向所有人宣示主权,告诉所有人,这事由她李慕梓接手了,有胆子试试凌云绝剑的就来,没胆子的就滚!
叶留声的脸色一片铁青!
无法无天!这些江湖门派,简直无法无天!这是大齐的天下,如此胆大妄为,置我大齐律令于何地?
叶留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伸手按住刀柄,举步踏出藏身之处,迎着李慕梓,昂首挺胸的走了上去。
“大齐刑部,临邛侦缉司百户,叶留声。”
一边举步前行,叶留声朗声报上了来历。
事实上,他这身官服就已经能证明身份了。只不过……在这个武道昌盛,武林门派林立,江湖侠客遍地的年代,侦缉司就显得有些弱势了。
叶留声故意报上来历,也是存了维护侦缉司威名的意思。
“侦缉司?”
李慕梓扭头看向叶留声,笑了笑,“叶百户,此来何意?”
“李女侠此行何意?”
叶留声朝李慕梓反问。
“我刚才在酒楼小憩,突然听到有人高歌,一曲沧海一声笑,道尽了江湖沧桑。如此奇人,自当拜访。”
李慕梓面带微笑的回答,又朝叶留声问道:“叶百户,你来此又是何意呢?”
“跟李女侠一样,我也是来拜访这位奇人的。”
叶留声只不过是不想让李慕梓独霸此地,故意横插一手而已。
“这样么?”
李慕梓笑了笑,“既然如此,那就一起拜访这位奇人吧!”
“既是登门拜访,算我一个如何?”
这时候,一个身穿青色道袍,背上背着一柄长剑的中年男子,举步走了出来。
“贫道青城谭九,见过两位。”
道装男子朝李慕梓和叶留声稽首一礼。
“青城酒道人?”
叶留声紧紧的皱起了眉头,果然,青城派也是志在必得了,连谭九这样的上一辈高手都派出来了。
“峨眉李慕梓,见过青城谭师叔。”
李慕梓朝谭九拱手施礼。
“客气了客气了!”
谭九笑呵呵的走了上来,朝两人说道:“两位,贫道从青城匆匆赶来,水都没喝一口。你们既然要摆放此间主人,不如让贫道跟着讨杯酒喝?”
“师叔有命,岂敢不从?”
李慕梓笑了笑,伸手示意:“师叔,您请!”
“你这是想让贫道来叫门是吧?行,反正贫道脸皮厚。”
谭九咧嘴一笑,甩着犹带酒气的道袍,扯着嗓子喊门:“主人家可在?有客来访!”
这一声叫门,声音不高,余音却在陆离的院子里久久回荡。
很显然,谭九一上来就露了一手,这也是示威的意思了。
懶神附體 君不見
冰火戰神
叶留声脸色凝重,默然无语。
李慕梓嫣然一笑,赞叹了一句:“师叔好深厚的内力。”
女漢子的春天:親愛的,那就是愛情 涼茶
……
三个客人在门外交谈,宅院里的柳菲却惊得跳了起来。
“回音九荡,这是青城谭九!”
柳菲脸色一变,“陆离,青城谭九打上门来了。李慕梓肯定也在外面。我不方便跟他们碰面,他们来意不善,你要当心。”
“放心!”
陆离笑了笑,“他们来的正好,又是一大波经验送上门。”
“经验?”柳菲满头雾水。
“哦,这是锻炼我应对江湖人物的经验。”
陆离随口瞎扯了一句,朝柳菲说道:“你在后院等着,我去前院见见他们。”
说着,陆离举步出门,一路来到了前厅。
这时候,花豹三兄弟已经等在前厅了。
“公子,有道士来了,怎么办?”
花豹满脸担忧的看着陆离,道士登门,你这个千年老鬼危险了啊!
“开门,迎客!”
陆离朝花豹三兄弟摆了摆手。
“是!”
三人连忙领命,匆匆走到了门口,打开了大门。
大门打开,陆离看到了门外站着的三个不速之客。
一个身穿官服,显然是官服中人。一个是中年道士,身上还带着一股酒味。旁边还有个年轻漂亮的妹子……哦,女侠。
“贫道青城谭九。”
中年道士朝陆离稽首一礼。
“本官临邛侦缉司百户叶留声。”
官服男子朝陆离点了点头。
“峨眉李慕梓,见过兄台。”
漂亮妹子朝陆离嫣然一笑,捻裾行礼。
“三位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陆离满脸欢笑,十分热情的把三人迎了进来。
太惊喜了!一下子来三个高手,有青城,有峨眉,还有大齐官方,他们记忆中的武功,全都是我的了!
领着三位客人在前厅坐下,陆离示意花豹三人去准备茶点。
“三人高人,此番驾临鄙处,不知有何贵干?”
寒暄过后,陆离直接向三人询问来意。
虽然这些人都是冲着可能存在的“武侯全书”来的,陆离心知肚明,但是……表面上还是要装着不知道嘛!
“冒昧打扰!”
李慕梓嫣然一笑,“刚才在酒楼小憩,突然听到阁下一曲高歌,一时心神激荡,冒昧前来拜访,失礼了。”
“原来如此!”
陆离自然也顺着这个意思瞎扯起来,“这一曲‘笑傲江湖’,也是有来历的。”
“曲名叫做笑傲江湖么?果然很贴切!”
李慕梓赞叹的点头,又朝陆离问道:“此曲还有来历?不知方不方便告知?”
“方便!怎么不方便?”
陆离就是要趁机复制三人记忆中的武功,自然要让谈话的时间足够长才行。
“这是一个笑傲江湖的故事。诗云: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陆离又给武林高人讲起了“东方姑娘”的故事,趁机复制三人的武功。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东方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