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eo2优美玄幻小說 1627崛起南海 線上看-第2350章讀書-7z79s

1627崛起南海
小說推薦1627崛起南海
对于朝鲜人在这件事情中表现出来的谨慎小心,王汤姆倒也没有鄙视,毕竟这个国家过去一直是在夹缝中求生存,近邻几乎全都对其拥有压倒性的武力优势,好几次差点被外敌灭国。要让其转变观念挺直腰板,甚至是主动出击跟老对手算旧帐,那的确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行。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未必是坏事,朝鲜自身的实力不足,缺乏自信,才会更多地倚重海汉的扶持和援助,这当然也更便于海汉在朝鲜保持足够大的影响力。
王汤姆把需要回应的问题作了说明之后,便打算尽快离开江华岛,至于日本俘虏的交接问题,他又不能带着这些人上路,还是坚持让申景禛安排将其送去大同江基地。
暴君,請閃開 馨小桃
申景禛倒是很上道,还提前在江华岛准备了一些米面蔬果,作为补给提供给王汤姆的舰队。虽然数量不算太多,但江华岛本地物产不多,明显有很多东西是从汉城运过来的,看样子也是花了些心思。
不过王汤姆也能想到像申景禛这样的老狐狸肯定不会无事献殷勤,大费周章来拍这个马屁,这么做多半是对自己有所求了。
果不其然,申景禛很快便主动向王汤姆提出,希望能让自己的儿子申学义也随海汉舰队一同行动。
“申大人,我记得你儿子应该是刚从日本执行完任务回来,难道你就不准备让他回家休整几天?而且你连我们准备去哪里打算做什么都不知道,就这么放心让你儿子跟着我们走?”王汤姆听到申景禛的要求也是有些啼笑皆非,他本以为申景禛是想争取海汉的支持,让其在朝堂上的地位得到巩固甚至提升,但没想到这老狐狸铺垫这么多,结果是想为他儿子铺路。
早先在汉城发生的政变中,申景禛是唯一完全置身事外的高官,因此李凒登基之后对他也是特别信任,将军队的清洗和重建工作都交给了申景禛来负责。
虽然仕途一帆风顺,但申景禛其实仍有遗憾,他去年没有让儿子申学义随世子李凒去海汉国留学,这就白白失去了成为国王嫡系亲信的机会。在军队的重建过程中,他又不能给申学义太多特殊照顾,以免被人指责任人唯亲。
申景禛反复考虑之后,认为要让儿子上位,最妥当的方法只能是争取海汉的认可和支持。而在此之前海汉军打击平户藩的战事中,申学义便曾参与过侦察阶段的行动,也算是已经在海汉将领面前混了个脸熟了。接下来只要争取机会多与海汉军合作,这些资历就必将成为申学义今后在官场中晋升的资本。
这次由朝鲜出兵打击五岛列岛的行动中,申学义便是代表朝廷去前线督战的武官。这原本是申学义获取战功的大好时机,只是朝鲜出于种种考虑,在执行时对海汉制定的行动目标打了折扣,所取得的结果也不是那么能让海汉满意,申景禛便打算用别的方式进行补救。
正好大同江那边传来消息,海汉军又有一支舰队即将出发南下,而且并非例行南下换防,而是要执行某个秘密军事任务。申景禛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如果能让儿子跟着海汉军去刷刷经验,学学本领,顺便拉近与海汉将领的关系,那对于申学义未来的仕途发展必定大有益处。
申景禛应道:“能在王将军身边学点真本事,这种机会多少人求都求不来,哪能轻易错过,只希望将军不要嫌弃犬子蠢笨才是。”
按照两国间达成的军事合作协议,可以互派观察员参与对方发起的军事行动,这种做法在过往的合作中也都得到了很好的实施。不论是朝鲜军官到海汉军中观摩学习,还是海汉派人到朝鲜军中充当军事顾问,其目的都是为了增强海汉在朝鲜军中的影响力,也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效。
既然这已经成为双方都默认可行的做法,申景禛提出这样的要求也算是合情合理,王汤姆如无特殊理由,自然也不便拒绝。更何况申学义身份特殊,如能让其彻底成为亲海汉一派的高级官员,那也能影响到申景禛今后的立场,王汤姆肯定是乐见其成的。
王汤姆点了头,申景禛立刻就将申学义叫了进来,看来是早就准备好了这一出。王汤姆见状也不说破,便问申学义能否立即出发。
申学义抱拳拱手道:“将军有令,在下岂敢不从,这便随将军登船出海!”
申家父子既然是提前就做好了打算,那肯定也替申学义准备好了行李,王汤姆故意这么一问,纯粹只是例行公事而已。
王汤姆当即便口头宣布申学义以军事观察员的身份加入舰队。虽然此次行动在筹备期间对外保密,不过等舰队任务完成归来之后,也就自动脱离保密期了,让申学义以军事观察员身份临时加入到舰队中,并不会对接下来要执行的任务产生影响。
舰队缓缓驶离江华岛的港口,开始继续向南航行。一路途经忠清南道、全罗北道、全罗南道,驶入了济州海峡。
不论是对海汉舰队还是临时加入进来的申学义来说,这里都已经不陌生了,从这里再往东南方向航行四五百里,便是日本平户藩的所在地了。
申学义也算是极有耐心的人了,一路到了这里,才终于向王汤姆开口询问舰队接下来的去向。
“穿过济州海峡之后,我们会往东走,到达日本外海后,再着沿海岸线一路往东北方向行进。”王汤姆用简略的语言说明了一下接下来的航程安排。
申学义看了看舱壁上挂着的那幅海图,有些不确定地问道:“那我们的目的地是……虾夷地?”
王汤姆缓缓摇头道:“不一定……虾夷地应该会去,或许到了那里之后我们还会继续往北走。”
虾夷便是北海道的古称,16世纪末,松前氏在当地建立了福山城,让虾夷地成为了幕府的直辖地区,基本算是这个时期日本国领土的北端了。
虾夷距离朝鲜半岛的东岸也足足有两千里之遥,中间相隔着整个日本海。对于申学义来说,那就是一个地理名称而已,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去到那么遥不可及的地方。当然他也不太明白,为何海汉会对那么偏远的地方感兴趣。
申学义道:“在下曾听闻那虾夷地十分荒凉,当地所住的阿依努人以渔猎为生,以鸟羽兽皮制衣,住茅草小屋,生活十分原始。王将军为何会计划去那种地方?”
王汤姆道:“你没明白我的意思。虾夷地只是我们这趟行程中的一站,并不是最终的目的地。而且我们去那里的原因也不是为了从当地得到什么,只是对未知地区的一种探索行动。”
腹黑萌寶:總裁爹地好給力 奇葩少奶奶
申学义每个字都听懂了,却仍是不明白王汤姆的意思。如果不是为了找寻某些宝贵的东西,那用得着出动上千人跨海去到那么远的地方吗?
王汤姆看他表情,便知道申学义没能理解这次行动的意义,耐着性子向他解释道:“你看到的这幅海图,其实整个世界的一小部分而已。这个世界有很多未知的区域,在等待着我们去探寻。虾夷地以北,还有非常辽阔的地区,有海洋,有岛屿,有陆地,还有数不尽的资源。这些土地和资源目前都没有真正的归属,就看今后谁有能力占据这些地方。”
申学义听到这里,才略微明白了王汤姆的意思。海汉是想找到那些目前尚无归属的地区,然后将其据为己有。但那些地方距离海汉国已经不知道几万里,就算占领下来又该如何实现有效的统治和开发,这又是申学义想不明白的问题了。
王汤姆当然很难向他解释清楚海汉的宏伟目标,毕竟双方对这个世界的认知程度有着巨大的差距,申学义不太可能理解海汉对外扩张势力范围的方式。不过那也无所谓,只要能让他认识到海汉在航海方面的实力就行了。
申学义看了看海图,又想了想王汤姆刚才所说的话,终于又忍不住发问道:“那王将军以前没去过那边?这幅海图又是如何绘制?”
王汤姆笑道:“我国有非常厉害的技术,可以绘制出全世界的海图,所以无论我们去到多远的地方,都会有这样的海图作为制定航线的参考。我虽然没去过虾夷地那么远的地方,但有这样的海图,也就不用担心会在海上迷失方向了。”
前妻不乖:相公,別太壞
申学义听得瞠目结舌,他其实不太相信海汉有如此厉害的技术,但想想与海汉军接触以来的种种,好像又无不在验证王汤姆的这种说法。想当初去侦察平户藩的时候,他便见识过海汉军拿出了当地的详细地图。还有更早之前海汉军出兵朝鲜抗击清军的时候,他们所使用的地图似乎也比朝鲜自己绘制的地图更为精细。
申学义再转念一想,海汉国离朝鲜数千里之遥,若非在航海方面有着过人的本事,又岂能将大军送到离本土这么远的地方作战。就算王汤姆有吹嘘的成分,但那些地图海图终究不是假的,也足见海汉在这方面的厉害程度了。
申学义又问道:“那我们既然要进入日本近海,是否会与当地人发生接触?”
王汤姆摇头道:“我们这一趟不是来打仗的,也没有必要跟日本发生武装冲突,所以我们会尽可能避免出现麻烦。除非是有补给或者躲避风浪的需要,一般情况下不会主动靠岸。”
申学义听了这个回答,放下心来的同时,却又隐隐有些失望。虽然他在江华岛出发前就基本确认了这支舰队应该不是执行作战任务,但如果能顺路教训一下日本人,在他看来也是一个不错的安排。
總裁老公好過分 清水四月
王汤姆指了指地图道:“我们接下来要去的地方,还是平户藩。”
申学义脸上微微变色,心中暗想这难道是王汤姆对朝鲜军之前的行动感到不满意,要亲自去验证一下当地的情况。
果然王汤姆接着说道:“之前你们的行动只去到了五岛列岛,对于平户岛的现状没能收集到足够的信息,所以这趟会顺路去看看平户岛的情况。”
重生天後崛起
按照海汉军当初火烧平户的状况来推断,仅仅大半年时间很难让平户港恢复到过去的状态,光是向当地补充人口就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实现。本来是打算让朝鲜人通过袭击行动来提供有关当地现状的情报信息,但不曾想朝鲜人自行修改了行动方案,根本就没去到平户,自然也就难以确认当地的状况。
既然朝鲜人靠不住,王汤姆就只能亲自下场了。正好这趟也要从平户藩附近路过,干脆就去亲眼确认一下当地的情况,这样也就不用担心搜集情报的过程中出现了偏差。
不过由于舰队中有十多艘航速较慢的综合补给船,又花了两天时间才抵达了五岛列岛北边的海域。
舰队在距离五岛列岛最北端的宇久岛不到十里的地方缓缓驶过,据申学义所说,之前朝鲜军已经将这个岛上为数不多的居民全都抓回去了,就算岛上还有漏网之鱼,也应该跟无人岛相差不多了。
从宇久岛往东五十里,便是平户岛了。王汤姆没打算刻意隐藏行迹,平户水军在上次的行动中已经被歼灭,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得到重建,所以在近海区域应该也没人能够威胁到舰队的安全。
只是补给船航速较慢,不适合参与到侦察行动中来,王汤姆便下令让四艘探险级战船护送补给船前往北边海域,由他亲率旗舰和两艘探索级战船前往平户海峡,查探当地的状况。
在海峡内的近岸处已经又能看到一些小渔船出没在海面上,不过当这些渔船发现了威严级战舰的身影,当下都拼命逃窜,唯恐被这煞星给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