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89i7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東晉北府一丘八》-第二千四百一十八章 陶公歸來論時局看書-glzoh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
半个时辰之后,同样的中军帅帐之中,陶渊明和孟龙符站在了帐中,刘毅正襟危坐于帅案之后,两侧皆站着如狼似虎,满身盔甲的西征军诸将校,人人脸上喜气洋洋,看着手持节杖,神色平静的陶渊明。
何无忌笑道:“陶大使,这回你为国出使,不费一兵一卒,只靠着三寸不烂之舌,就取回了南阳十二郡,我们这些人出来打了一年,牺牲上万兄弟,也不比你的成就高到哪里。你这是怎么做到的?”
妃不擇君:王爺靠邊站
陶渊明微微一笑:“若不是靠了众位将军和北府军将士的神威,我又怎么可能有这点成就?在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议和时同样得不到。”
孟龙符笑了起来:“陶大使过谦了,你逼秦主姚兴签下割让和约的时候,刘冠军还没有消灭桓振,平定荆州呢。”
我會在這裏等你回來 溫婉
夢修 東邪西獨
陶渊明摇了摇头:“也许是天意吧,谁也没有料到,那个鸠摩罗什高僧,居然会向着我们说话,也许是佛门慈悲为怀,而那姚兴,也真信了这套,才会答应我们的条件。不过,我听说这回刘冠军为了追捕桓氏余党,甚至杀了那卧牛寺的主持道全大师,只怕鸠摩罗什知道了以后,会对为我们说话的事,感到有点后悔吧。”
刘毅的脸色微微一变:“道全和尚公然地庇护桓蔚,触犯了我的军令,按律当斩,本帅不觉得有何不妥。”
陶渊明叹了口气:“从大帅的角度来看,确实没有什么不妥,只是渊明毕竟是荆州人,知道荆楚之人,迷信鬼神,那道全大师和他的师父释道安,多年来为荆楚士民所景仰,不管有何理由,就这样杀了,只怕会引发人情骚动,为本来已经平定的荆州之地,增加一些变数。陶某不才,有些肺腑之言,还需要向大帅单独面进。”
刘毅点了点头:“陶大使这回立了大功,又熟知荆州内情,本帅正有些事情要向你请教,我这里都是些粗人,打仗拿手,治国非其所长,有些机要之事不便公开论及,诸位且先退下,有我和徐长史在此与陶大使面谈即可。”
孟龙符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之色:“大帅,这回末将奉了刘镇军之令,要一路护送陶大使,寸步不离,职责所在,还请…………”
超凡進化 門前老樹
刘毅冷冷地说道:“寸步不离?猛龙,陶大使上殿面见秦主时,你在何处?”
孟龙符一时语塞,刘毅看向了一边的刘道规:“道规,既然陶大使说了要向我单独面进一步话,那涉及治理荆州的机要,你觉得合适很多人听吗?”
刘道规微微一笑:“猛龙兄弟也是忠于职守,还请希乐哥原谅一二,他一向就是这个性格,你懂的。”
修真菜鳥之逆天升級系統 散人玩家
说到这里,刘道规看向了孟龙符:“猛龙,此事我会亲自向大哥解释,这里都是自己人,只是涉及道全大师的善后之事,事关机密,你先来我帐中,怀玉也在,咱们也有一年没见了,该好好喝一顿啦。”
孟龙符勾了勾嘴角,行了个礼:“好,那就听道规哥的话,希乐哥,我先下去了。”
随着众将的纷纷离去,大帐之内,只剩下了刘毅,徐羡之和陶渊明三人,刘毅向着徐羡之使了个眼色,他出帐一圈,再回来时,向着刘毅点了点头:“都安排好了,没有人在五十步内,现在我们可以安心谈正事啦。”
刘毅看着陶渊明,冷冷地说道:“陶公,你现在在刘裕那里,可是顺风顺水啊,这回帮他立下这么大的功劳,将来的前程,不可限量嘛。”
陶渊明微微一笑:“怎么了,白虎大人好像对这次我的出使,很有意见啊。是妨碍了你从刘裕手中夺取大权的计划了吗?”
冬水主藏
鳳女天驕 瓜子小丹
刘毅咬了咬牙:“我放你去刘裕那里,可不是为了你真的帮他做事,反过来压制我的,你这回为他讨回了南阳十二郡,我没有半点好处,却让呆在后方不打仗的刘裕成了国家的大英雄,只怕我这次带着消灭桓楚,救回皇帝的大功回去,都未必能压他一头呢。”
陶渊明笑着摆了摆手:“白虎大人不用担心,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刘裕如果在后方平稳发展,用刘穆之结交各大世家,迎回皇帝,那你立再大的功也无法超过他,因为跟我是他派往后秦出使一样,你这个西征主帅,同样也是他的指派,世人会以为,是刘裕派你消灭了桓振,而不是看成你刘希乐的功劳!”
刘毅的眉头一挑:“可是全军上下的将士并不这样认为,这回就连无忌和他的手下都认定,我才是为他们取得胜利的主帅,不再是刘裕。”
聖堂之心 南瓜火車
陶渊明淡然道:“可是你只是让他们抢了钱,发了财,却给不了这些将士们爵位和官职,回去之后,论功行赏,又是刘裕说了算,到时候大家还是只认刘裕,白虎大人啊,以你现在的实力,跟刘裕斗,是没有胜算的,因为这个移民江北的背后,是把江北的地也分给世家高门,他们并不吃亏,一旦北伐成功,那江北就会成为跟江南一样安全稳定的内地,今天的投入,将来会百倍回报,你可别真的以为,世家高门会因为一时的利益受损,就集体反对刘寄奴。”
刘毅的脸色一变,看向了徐羡之:“竟有此事?”
徐羡之点了点头:“是的,据我昨天的最新情报,以谢家为首,琅玡王家联名,还有庾家跟进,一大半的建康世家,已经主动表示愿意动员庄丁佃农移民江北,屯田耕地。而刘裕也同意十年内免其赋役,土地产出与国家五五分成,至于这些新移民分得多少,则还是由他们的原主人说了算。”
刘毅咬了咬牙:“他刘裕天天说这些地是国家的,不可私相授受,这又算什么?公然地违背这种承诺,以后还有谁会听他的令?”
陶渊明微微一笑:“白虎大人啊,刘裕或者说刘穆之的狡猾就在此处,地还是国家的,只是暂时借给这些世家和佃户耕作管理,这五五分成,就算是租金。等真的要是北伐立功了,到时候封官授爵,这些地就再次分给世家高门啦,合理合法,现在,希乐哥你知道为何世家高门都支持这个政策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