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alo小說 催妝-第九十八章 起牀氣(二更)熱推-vu9f3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
第二日,清早,宴轻惦记着酿酒,不用人喊,自己早早就醒了,来找凌画。
他来的太早,天还没亮,凌画还没起。
琉璃也没起。
不止琉璃,紫嫣和紫夏也没起,整个后院静悄悄的,连鸟叫声都不吵人。
全能仙醫在都市 叢文天下
宴轻立在后院门口,回头看云落,后知后觉地问,“我是不是起早了?”
云落点头。
宴轻问,“她什么时候起床?”
“辰时。”
宴轻看看天色,距离辰时最少还有一个时辰,他原地跺了一下脚,没什么耐心地说,“她就不能早起一会儿吗?”
云落爱莫能助,“主子没有特殊情况下,每日都是辰时起。”
宴轻看看紧闭的院门,来回走了两步,“若是我进去喊醒她的话……”
云落眨眨眼睛,“主子有起床气。”
宴轻脚步一顿,“我喊她,她也有起床气吗?”
云落摇头,“应该不会。”
主子怕是巴不得的小侯爷进她的闺房去喊醒她,乐还来不及呢,气什么?
宴轻得了云落的肯定放心了,对他吩咐,“拍门。”
云落上前拍门,一下又一下,让咚咚咚的声音传了进去。
琉璃打着哈欠从里面走出来,“谁呀?”
“我。”云落出声。
琉璃打开了院门,见门口不止站着端阳,还有宴轻。她愣了一下,“辰时二刻吃早饭,小侯爷是不是来的也太早了?主子还没起呢。”
宴轻道,“不早,天快亮了。”
琉璃看了一眼,东方天空刚露白,哪里就快天亮呢?她又看向宴轻,发现宴轻的目光已看向紧闭的主屋房门,她恍然,小侯爷这是急着酿酒呢。
她默了默,让开门口,把事实说给宴轻听,“没有特殊情况,小姐每日辰时起床,若是被人提前喊醒,她会有起床气。”
“今儿难道不特殊吗?”宴轻反问,“我们昨儿说好的,今儿一起酿酒。”
琉璃故意说,“不算特殊吧!小姐以前交待过,除了陛下有召,或者东宫的人杀进凌家了,天塌了的大事儿才喊她,其余的,对于小姐来说,都不算事儿,不准把她提前喊醒。”
宴轻皱眉,一脸我不管的神色,吩咐琉璃,“你去喊。”
琉璃摇头,“我不敢。”
“就说我让你喊的。”
“那我也不敢。”琉璃依旧摇头,一脸拒绝,“我曾经喊过主子,被主子罚扫了一个月的院子,我再也不想扫院子了。”
張三豐弟子現代生活錄
言外之意,小侯爷又不会帮我扫院子,我干嘛要帮你?
宴轻想说“我帮你扫院子”,还没出口,又吞住,他也不要扫院子,扫帚扫起土,呛死了。
他顿了顿,“我让端阳帮你扫院子?”
琉璃心里为端阳默哀三个数,虽然很想让端阳帮她扫院子,但还是为了小姐的幸福不能答应,于是,她继续摇头,“别说端阳了,就算小侯爷自己帮我也没用,主子罚人,没谁能代替的。”
宴轻没辙了,“那怎样才能让她自己提前醒?”
琉璃摇头,“没办法,小姐睡眠质量很好,每日准时辰时醒。不过……”
她刻意停顿了一下,犹豫地回头看了一眼,挣扎了一下,压低声音小声说,“不过若是小侯爷亲自进去喊醒小姐,也许小姐见是你,不会撒起床气,也不会发脾气的。”
宴轻看看云落,又看看琉璃,忽然笑了一下,“你们怎么这么确定,我喊她,她不会对我发脾气撒起床气?”
將盜墓進行到底 龍飛
琉璃一脸“您真的不懂吗?”的神色,简单指明,“您的身份比我们都贵重,是小姐的未婚夫,小姐对于您有求必应。自从圣旨赐婚,小姐事事都以小侯爷的要求为先,我们可都是看在眼里的,小姐从来没对谁这样过。”
这话说的不假,哪怕是萧枕,凌画虽然为他做了无数事儿,也没为他绣过一针一线。
宴轻想了一下,貌似觉得有理,点点头,走进院子。
他来到门口,伸手轻轻一推,门便开了,他抬步进了屋,穿过外间画堂,来到里屋门口,刚要抬手,忽然顿住。
他想起,凌画的闺房,以及满屋让他不适应的幽幽暗香。
他撤回手,转回身,又抬步走了出去。
琉璃本来以为事儿成了,没想到转眼就看宴轻又走了出来,她不解,露出疑惑,“小侯爷?您不喊小姐了?”
“不喊了。”宴轻语气不好,“我等着她。”
琉璃:“……”
她还以为,宴小侯爷迫不及待的样子,一定会冲进去的,这是顾忌男女大防了?他与小姐都是未婚夫妻了,还有两个多月就大婚了,有什么男女大防可顾忌的?
她看向云落。
云落一脸木然。
凌画晚上的睡眠的确是好,习惯也很好,辰时,她准时醒了。
廚門嬌 沐紫塵
她动了动身子,觉得玉露膏还算是个好东西,至少今儿舒服多了,她起身,一件件穿了衣服,慢慢地下了床,虽然走路依旧不利落,但好歹能自己走了。
琉璃在门口喊,“小姐起了吗?”
“起了。”
琉璃端了清水盆进来,放在盆架上,压低声音对凌画说,“小侯爷一个多时辰之前就来了,如今在外面等着呢,脸色有点儿臭。”
凌画一怔,“他怎么来的这么早?”
琉璃耸耸肩,“对您酿的酒迫不及待?”
凌画小声说,“那你怎么不喊醒我?”
若是喊她,她也舍不得让宴轻等一个多时辰啊,总要早起的。
琉璃叹了口气,将前因后果说出,“本来我想让小侯爷自己进来喊您,才说了我不敢喊您,谁知道,他明明都进到外屋到里屋门口了,又改了主意,转身出去了,说等着您醒。”
她猜测,“难道小侯爷是舍不得喊醒您?”
凌画琢磨了一下,摇头,“他不是舍不得喊醒我,他大约是没敢进来喊醒我。”
琉璃怀疑,“这世上还有宴小侯爷不敢做的事儿吗?”
她不觉得有,连皇宫都不进,连陛下和太后都躲着,他怕什么?
凌画轻笑,“他啊,昨儿背我进这屋子,将我放下转身就要走,一刻也不想待,若不是我拉着他说了两句话,他一阵风就刮出去了,他躲女人跟躲鬼似的,你让他进我闺房喊我,岂不是难为他了?”
琉璃:“……”
也是!
她叹气,小声嘟囔,“小姐您这是何苦?找这么个人做夫君,哎,真是操心死了。”
“宴轻有何不好?就算喜欢倾慕他的女人多了些,那又如何?他躲女人跟躲鬼一样,至少不躲我,今儿他不进我闺房,我们大婚后,他总要进的。”凌画心情很好,“他不敢进来,这也说明,他是真真正正把我当做女子,心里这么清楚我是女子,我该高兴。”
琉璃没话了,努努嘴,“您高兴,外面等了一个多时辰的那位可有点儿不高兴,您还是小心些哄哄吧!”
凌画点头,用最快的速度梳洗妥当,慢慢地学着昨儿走路的姿势走出了房门。
宴轻坐在院中的木椅上,一脸的百无聊赖,见凌画出来,他一脸不高兴写在脸上,“你可算是醒了,真能睡。”
“我昨儿下午睡多了,晚上难受的睡不着。”凌画认错态度良好,一脸歉意,“我没想到你这么早就来了,若是早知道,我该让琉璃提前喊醒我的。”
莫少逼婚,新妻難招架
她敲敲脑袋,“我没听到你来的动静,睡的真是太沉了,对不住。”
宴轻瞥了一眼琉璃,“我让她喊你,她说不敢。”
他挑眉,“你有起床气?若是被人提前喊醒,爱发脾气?还罚人扫一个月的院子?”
凌画摸摸鼻子,似乎生怕宴轻嫌弃她,立即说,“我保证咱们大婚后,我一定早早起,绝对不让你提前起来等我吃早饭。”
宴轻想说大婚后你爱早起不早起,跟我没关系,我就是今天着急想喝你酿的酒。
但他还没开口,凌画已经在问了,“你往日都起的很早吗?”
首席上司,太危險 蘇子
宴轻默了默,“没有。”
他往日想早起就早起,想晚起就晚起,多数时候都没早起过,都是睡到日上三竿太阳晒屁股才起的,辰时之前起的更少。对比她严苛的作息时间,他的简直是不规律极了。
他撇开脸,那么点儿不高兴已消失殆尽,“能吃饭了吗?”
凌画点头,温柔地说,“能啊,咱们快吃饭,吃完饭就去酿酒。”
宴轻自然已等够了,立即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