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f7w1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諜海王牌 起點-第一二六一章 療傷相伴-e2i22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
扳机来到了屋里,低声道:“你怎么样?没事吧?”
“放心。”一号,笑的有点虚,道:“肯定死不了。东西搞到了?”
“诺。”扳机直接将包袱放在了床上,拿出剪刀将一号枪击伤周围的衣服全都剪了下来,道:“没搞到麻药,吃点这个顶一顶吧。”
说着,放下了剪刀,拧开止疼药的盖子,倒出了两粒,想了想,又倒出两粒。一号却只用没事的那个手臂,拿了两粒,道:“这玩意有麻痹神经的作用,两粒就成了。一会弄完,咱们就撤。”接过扳机递给他的杯子,将两粒止疼药嚼了嚼吃了。
扳机笑道:“弄完后,看你的状态再说吧。”说着,将一个酒精灯点燃,把止血粉放在了旁边,然后用酒精灯把刀子和钳子,在火苗上反复烧了几遍,消消毒。
然后扳机看了眼一号,打趣道:“我给你找根骨头咬着?”
“你大爷的。”一号翻了个白眼,用没事的右手,从旁边的枕头上,把枕巾拿了下来,叠了几折,把中间的部分咬在嘴里,然后用手捂在自己的口鼻上。朝着扳机点了下头。
扳机见此用棉纱蘸着酒精,先把伤口周围给他擦了擦,跟着一刀将本来的伤口中间划开。一号哼哼了两声就停下了。
“接下来会非常疼。”扳机道:“得把子弹头找出来啊。忍着点吧。我下手……会尽可能的折磨你的。嘿嘿!”
故意分散一号的注意力,用纱布将血水吸了吸,趁着出血量少的时候,他准确的找到了弹头的位置。位置可是挺深的,好在他刚刚开的口子够用,要不然还得来一刀,用钳子捏住之后,将弹头取了出来,再次用纱布吸了吸血,将止血粉不要钱一样,使劲往里撒。
旋風花
缝合是别想了,没找到针线,所以再次给用酒精在外面消了消毒,用纱布配合胶带给他贴在了伤口上。
“呸。”一号拿掉枕巾后,吐了两口,道:“手法还行哈,取出的挺顺利,就是口子割的有点大啊。”
“你认便宜吧。”扳机说道:“在牙医诊所能找到这些玩意,已经不错了。行了,你这满头大汗的,先睡会,恢复一下体力。我去侦查一圈,找个备用的安全屋,等你觉得行了,咱们就换过去。再弄点吃的回来。”
一号往后一靠,道:“别忘了,弄两身衣服回来啊。我这衣服都坏了。”
“得嘞。”扳机说罢,在原地转了两圈,道:“怎么样?有破绽吗?”
鬼谷空墓
修天記
血染心城 楠柯伊夢
“挺好。”一号说道:“就是警务局的大衣有点显眼。”
扳机直接把外面大衣脱了,道:“这样呢?”
一号说道:“这个天气,就穿着西装有点凉啊,似乎也有点不对。”
“嚓。”扳机道:“那也只能这样了。我先去买衣服,换上就好了。”说着从内兜里掏出一叠钱,数了数道:“还行,够了。”
其实现在的安全局,是真不差钱。前一个阶段,在日伪占区,大规模疯狂的抢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行为,让安全局富得流油。所以凡是在外面执行任务的安全局特工,其活动经费都比较充足。
扳机也休息了一下,到了早上七点来钟出了门,现在这个天,光穿着西装是他娘的冷。走了几条街后。看到了一家估衣裁缝店,买了两套成品的毛呢大衣,自己穿上一套,另一套先寄存在这里。付了钱后,出了门。
首先扳机在大约十多分钟车程的地方,相中了一处安全屋,是个六层的楼房,还是第四层左侧门的房间,这个房子里面,就住着一个五十来岁的妇女。如果扳机他们要是住进来的话,非常简单就可以把这个女人弄住。
另外一个地方,是个四层的楼房,在最顶上,有人私下盖了一个阁楼,没人住。就是这个时间段有点不好,有点冷。主要就是木头修建,四下透风啊。
暗帝霸寵:毒愛千面醫妃
选择安全屋其实非常有讲究,扳机的运气还算是不错的,只是用了一上午就看见两个合适的地方。买了个帆布兜子,在不同的街道买了现成的食物。装满了兜子后,回到了那个裁缝店。取回了另外一套大衣。
仙魔永續
其实在这个时间上,他已经感觉到街面上的伪政府警务人员开始增多了,另外昨夜自己可是一直没听到什么大动静,这就说明,无论是警务局还是惠松路的行动,应该都是按计划已经完成了。
街面上的伪警务人员增多,巡逻增多,肯定就是因为昨夜自己等人的行动,为了避免麻烦,他依旧尽可能的走一些小胡同,小巷子之类的地方。兜兜转转的回到了暂时的安全屋。
敲了暗号,开门进屋。一号可能是在自己出门的时候睡觉了,又听见门响才醒。见此,扳机笑道:“正好,我弄了些吃的。吃一口。然后过一会在把消炎药吃了。”
帶著農場玩穿越 蝶戀花花戀蕊
说着话,扳机非常不讲究的把食物的包裹直接放在床上了,不过这样,一号却能用右手自己拿着吃。两个人一边吃喝,一边商量之后应该怎么办。
扳机咽下一口食物,道:“街面上现在可是多了不少巡逻的,而且回来的时候,远远的看见一家药房中出来了两个伪警察。”
“嗯?”一号一怔,将一口干粮咽下后,皱眉道:“他们知道我受伤了?这不可能吧。”
“也许是装装样子。”扳机道:“在警务局咱们可是杀了不少人,地上全是血。怎么可能会看出来。或许……是在惠松路营救另一个人的兄弟们,有人受伤被看出来了?”
一号往嘴里再次扔了快豆腐干,慢慢的嚼了一会,一偏头的功夫,正好看见了之前被当做止血带的腰带。道:“没准是这玩意漏了底。”
扳机也是一怔,道:“能吗?就是个腰带,能说明什么?不过……下午我还是出去打探一下情况吧。万一被你说着了呢。不过咱们也不用自己吓唬自己,我刚刚出去进来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