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g7pn小說 全知全能者 李仲道-第49章 瞠目結舌熱推-cpfr9

全知全能者
小說推薦全知全能者
风浩然说得是对的,修炼之时,要安静,所以不能几个人住在一起。
甜婚蜜愛:總裁得寸進尺!
呼吸声,就是极大的不安静。
而心跳声以及血液流动声,就更是不安静了。
不过如果能在静定之中听到别人的心跳如雷以及血液流动如大江大河奔涌,那已经是入门甚至是入门相当久之后的事了。
靠近女領導:靠山
靈木仙途 紫玉雕龍
所以首当其冲的,还是呼吸声。
如果还是像之前一样,四个人住在一起,那四个人的呼吸声交织在一起,便完全成了一个巨大的干扰源,而这其中如果还有谁睡觉会打呼噜的话,那简直就是噩梦。
也所以,就有了现在这样的安排,各自分散,各据一院。
这大抵也是大宗门才有的福利了,地球上时道藏中有所谓财法侣地的说法,而这点就可以归属于“财”的因素。
嗯,不是地。
要说“地”的话,整个凌霄下院都是占据在一片灵地之上,这大概是无数中小宗门的弟子,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事。
不过这个世界的灵气浓度本来就高,哪怕是寻常地方,也基本都胜过前世的世界,更不用说是地球了。
也所以,此世,修行大昌。
全息網遊之魔教教主
别的不提,光是叶小叶所在原居舍的四个人,居然四个人全都来自“秘境”或者说“秘地”,这就离谱!
如果真是叶小叶,对此大抵只是好奇。
但对于许广陵来说,这就太……太让人无语了。
无语到他都有点想吐槽,这尼玛到底是什么样的世界。
其它秘境,是不是也有像他的出生地那样的恐怖之物?如果那恐怖之物真是生物,那基本上就是“神”了。
一个有不知多少神灵盘踞的世界?
呵呵。
河自漫漫景自端 尼卡
不是许广陵非要老黄瓜刷绿漆装嫩,而是果真如此的话,那他这个大宗师就真的只是一只萌新了,而且是萌新到根本不够看!
不过相对而言,如凌霄宗这样的大宗门,理应也是很有料的。
獨寵狂妃 淺潛心思
这也是许广陵此世以叶小叶的身份发展,而不是直接飞龙在天的原因之一。
就他那水平也表演飞龙在天,估计还没飞上天呢,就不知有哪里伸出一只巨爪来,给拍死了!
所以,低调。
真的要低调!
而作为一个道者,降生此世界,除了刚来就被洗白(失鉴天镜以及失不灭真性)外,深心之中,其实还是有着大喜悦的。
世界固不测。
道途亦无限。
就看他在这个世界,能掘起多大的一场造化了。
而九层之台,起于垒土,他在这一世的真正起步,还是现在,以凌霄宗外门未记名弟子的身份,开始接触修行。
白天蒙着眼时拿到的炼气木简被他放在床边的桌子上,许广陵并未先行查看。
而大师姐广清对他们的交待,是没有得到她的允许,不得私自打开木简。
就不知道有没有小家伙忍不住诱惑,私下给打开了。
因为这卷起来的木简就是简单地以布条约束,虽然打的是死结,但如果耐心点,未必就不能顺利解开,然后原样结上。
看不出什么来的。
叶小叶再次被广清叫到她书房的时候,已经是拿到木简的第七天了,而这一次过来,他是按照广清的要求,拿着木简。
叶小叶在这里的待遇还是蛮高的。
有座。
有茶。
还有笑脸。
广清温柔得就像一个大姐姐,就差伸手摸他的头了。
她先是用剪刀解开了木简,然后顺手就把木简递给了叶小叶,“叶师弟,你先看看。”
光是这个称呼就足以让叶小叶受宠若惊,要知道之前都是直接称呼叶小叶的,不论是往常在小院中讲课时,还是他上次来书房。
所以许纯真立马就站了起来,作诚惶诚恐状,“大师姐!”
广清的笑意在眼底弥漫,“坐!”
叶小叶就坐了,然后低头,看手中木简。
超級位面交易網 駐守火星
内容并不太多,也就是比清净经稍长一些,嗯,五百四十二个字。
“记住了?”当叶小叶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广清问道。
上一次叶小叶在这里表演过过目不忘,所以才有广清现在的这一问。
“是的,大师姐!”叶小叶点头。
听得这话,广清顺手就把她那边桌上的东西推到了叶小叶这边,然后道:“那你现在认真抄一遍。”
笔,是简单的蓄水软头笔,不过那墨水散发着幽幽的清香。
纸,似乎简单寻常,但不经意地稍一打量,许纯真兼许广陵的目光就略有一顿。
眼前,厚厚的不宜折叠的纸,看起来就像一块薄木板,但许广陵一眼就看出,它不是木板,不是直接从什么树上剖取下来,而是真正地属于造出来的纸。
但是这纸,里面所有的纤维,都以一种简单而又复杂的结构,有序排列着。
有序!
有序到千千万万的纤维,几乎没有一根是杂乱的!
都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此刻,这一张纸里面,盛放着的就是一个世界。
不要说什么许纯真了,就是真正的许广陵,都有点被震撼到了。
这个世界的造纸术,这么发达么?
发达到了让一位大宗师都瞠目结舌的地步。
不过震撼的是许广陵,而对叶小叶来说,这纸自然只是寻常。
至于笔囊中那散发着淡淡幽香的极高品质灵水,就更只是单纯地好闻而已,所以默写之前,叶小叶自然而然把笔头凑近鼻端,然后道:“师姐,这味道真好闻!”
“嗯。”广清简单应了声。
于是叶小叶慑服于大师姐的威严,低下头乖乖地默默抄写。
确实是单纯地认真抄写,许纯真也真的没耍什么花样,比如说抄完之后在底部顺手画一朵小花什么的。
“师姐,我写完了!”
叶小叶放下笔,抬起头来。
广清走过来,拿起纸,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
其实叶小叶写着的时候,她就一直有在看。
女配同盟 月下箜篌
叶小叶的字不难看,但也称不上好看,就简简单单的那种,细看下来,倒也勉强有种“天真之趣”。
下一刻,广清直接燃起火,把手中的纸给烧掉了。
“师姐,这……”
叶小叶不明所以地问道。
“不要多问。”广清只用一句话就让叶小叶闭嘴了。
几十息的时间里,那张纸彻底烧完,只留下了微不可见的一小点残渣掉在地上,而在整个燃烧的过程中,连一点儿的烟气都没有。
完全不像是燃烧。
更像是,“融化”。
“对炼气的内容,有没有什么不理解的地方?”做完这件事,广清重新落座,对叶小叶问道。
“师姐,有一个地方,我不是很理解。其实也有点理解,但是我怕理解错了,想听师姐给我讲一下。”叶小叶道。
“身即是心,心即是身。”
“想身心如湖,阳光万丈,倾洒湖面。”
如意香市
家有悍妻
“想身心如山,月光如水,照在山上。”
“想身心如树,星光如雨,浸透上下。”
叶小叶先是背诵了炼气法诀中的这么一小段,然后问道:“师姐,为什么又要想阳光又要想月光又要想星光的,只想一个不好吗?”
“不好。”
广清道,“师弟,这个问题你先不要问我,你先修炼一个月,如果一个月后还不理解,再来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