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sgl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無限諜影 起點-第兩百二十四節 街頭政治(上)相伴-75tw0

無限諜影
小說推薦無限諜影
德奥里亚,毕宿五(金牛座α)系第二行星,原银河联邦,现银河帝国的首都星。
一切看上去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就算有,也是道路修缮、建筑物被推倒了重来的结果,但地形地貌,乃至建筑风格似乎都依旧。
王动三人沿着道路在银河帝国首都的环形路上漫步,但总觉得有哪点不大对劲。
再次进入这个任务世界后,他们并没有急着去找现在的银河皇帝鲁道夫*冯*高登巴姆,这位野心勃勃的皇帝在元始空间的帮助下,先后战胜了西园寺家、李家、麻宫家、金氏等政敌,解散了银河联邦议会,然后成为了银河帝国,最后又对以前的同谋者下手,转过枪口将元始空间、女娲空间的轮回者也杀戳或驱逐。
代表元始空间的克诺斯和女娲空间的宙斯之雷,目前在银河帝国已经被列为了邪教组织。
但元始空间仍然享有部份世界权限,只是比之与高登巴姆蜜月时期有所减少,经元始空间判断,这是因为王动他们那一轮任务的几个轮回者还得到高登巴姆的关系认同,否则没有原住民的认同,又不能掌握优势程度的权限,就会被这里的世界法则所排斥,直至减少到无法维持。
皇後猛於虎
所以元始空间认为再次派遣王动他们进入这个世界,还有希望挽回与高登巴姆的合作。即使不行,那么三人的任务就是另寻原住民势力合作,总之要保持元始空间在这一任务世界的权限存在。
但王动三人不敢马上去找高登巴姆,是因为虽然这层关系似乎还存在,却没办法预料这位野心家皇帝对三人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嘯傲天穹
在心中有个底之前,最好不要冒着这个机会都失去的可能贸然去见鲁道夫,否则万一一见面,对方就提出什么不可能答应的条件,那么不论对元始空间还是三人来说都是再也没有后路。
按任羽意见,得先作好准备,最好是能先挑选一个也许能合作的原住民势力并稍加接触,再去见高登巴姆,这样一旦在银河皇帝面前无法再挽回,反倒被迫得彻底决裂,便可以立刻转向,三人也就有进有退,不至于被高登巴姆迫到墙角。
武鎮諸天
但要先挑选一个可以合作的势力并不是件容易的事,至少得先弄清楚现在银河帝国的形势与环境吧,所以三人才会决定先在首都星德奥里亚逛逛,了解一下情况再行动。
就像现在,似乎表面上感觉不到什么变化,但三人都认为的确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
小小魔王
“是人。是人不对劲。”林灵枢女性细腻的一面率先找出原因。
“上一次我们来的时候,这里的人明显悠闲得多。”林灵枢肯定的道:“你们看现在,街道两旁的人行走匆匆,仿佛根本不愿意停下来,仿佛停下来就有大祸临头似的,和那时候大相径庭。”
“这代表社会层面的风气肃严了。”任羽点头道:“紧张的气氛很明显,以前这些街道上有兽拉车,供一些贵妇乘坐,那种车根本不讲速度,除了舒适一点,就纯粹是显摆和体现悠闲的一面,但都没有了。
王动环视了一周,发现不止是市民间存在紧张、社会节奏明显变快的现像,而且人与人之间还带有冷漠和提防式的戒备,很明显的表现就是他们行走了这么久,路上愣是没有看到有像他们一样并行下来在交谈的人,倒是三人不时的交谈让路过的人看着他们的眼光带着疑惑。
又逛了一阵,任羽感慨道:“我该夸高登巴姆把这个银河社会的风气变好了吗?一路上竟然连一个酒吧都没有?以前我记得一条街让至少有几个酒吧,每到晚上就坐满了高谈阔论的人,特别是那些喜欢足球人士聚集的球吧,他们用巨大的玻璃杯子盛满脾气,看球、喝酒,甚至吸食迷幻药品,然后发出欢呼声或是咒骂声,现在一个都看不到了。王动,你还记得银河英雄传说小说中对高登巴姆王朝的描述吗,是这样?”
“银河英雄传说中对高登巴姆王朝的描述本来就不长,而且就那点篇幅中有相当多是在描述劣质遗传因子排除法的影响,但对具体社会风气的变化,只提到最初人们应该是认为恢复了一定程度的秩序与活力,然后便以严苛残酷的手法使犯罪和未成年的非法行为剧减,比如吸食迷幻药物。”王动再次环视了一下周围,“最后激起反抗,使高登巴姆的评价从有力的领导者彻底变为暴君,导火索是劣质遗传因子排除法。”
穿越者俱樂部
“那现在的样子应该就是劣质遗传因子排除法导致的?”任羽不确定的道。
三人现在很想找一个人问问,然而路上的行人只要一看到三人靠近,便以怀疑的眼光扫过,不等发问就匆匆加快速度离开,就算是跑到附近的店铺去故意买点东西,然后和店铺工作人员说话,但对方也保持着明显的戒备心理,只说和买卖有关的,多一句都不愿意谈。
弄得三人快要没招了,任羽几乎要提议,干脆直接绑架一个市民,弄到僻静处去问问。
然而就在这时候,有人却冒出来,直接让三人想知道的问题得到了部份答案。
終極軍魂
那是一位绅士模样的人,在几名壮汉的护卫下,他走到了街余地,然后大声的开始演讲,最初行人们都是匆匆而过,不过随着他越说越大声,加上可能是有部份人认出了他,呼喊起他的名字哈桑*艾尔*赛德,附近听到这个名字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围在这位街头演讲者的周围,仔细聆听他的说话。
王动三人也挤了过去,这个名字,王动依稀记得是与高登巴姆同时期的一位银河联邦政治家的名字,难怪能让众人改变态度。
这位著名的前共和派政治家站在街的中央,挥舞着拳头,“…我们必须团结起来,捍卫我们的权利,银河不应该是这样的,应该容得下更多的声音。劣质遗传因子排除法是有史以来的恶法,它无视人的基本权利,人应该是生而平等的,怎么可以用基因鉴别的方式直接区分优秀和非优秀者,更不应该将一切不能进行基因调制的人列为劣质遗传因子,对被认定为劣质遗传因子的公民进行社会性迫害,用国家暴力执行…”
紅旗譜
听着这位赛德先生的演讲,对劣质遗传因子排除法的控诉,三人顿时明白,原银河英雄传说‘历史’中影响银河近千年的恶法劣质遗传因子排除法仍然诞生了。
只是由于这个世界的空间战场是多个世界碎片共同形成并衍化,与原来的劣质遗传因子排除法的标准有所不同。
原来‘历史’中的恶法其目的是使身体残障者、贫困无依者和‘非优秀’的人完全绝种,让精神失常者安乐死,废除救济贫弱的社会政策,淘弱留强,只需要强壮的、聪明的优秀人类基因繁衍,贫弱是没有资格保持非优秀基因繁衍的。
现在这恶法,其实目的仍然是淘弱留强,但标准却变得只有一个,就是你能不能通过基因调制,具备成为兽化兵,乃至成为更高阶超兽化兵的资格。
具备,你就是优秀人类之一。
不具备,你就是非优秀人类,是劣质遗传因子排除法的对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