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1ksg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南明洶涌 ptt-第圩六章 暗黑的心看書-a1xpy

南明洶涌
小說推薦南明洶涌
南明军南线。关盛年突袭长沙得手,明军动作迅速让明李治下的百姓感到莫大的鼓舞。本来李存真在坐天山击毙顺治,南明的老百姓就认为满清回不来了,现在看到官军竟然迅速占据长沙,一股“速胜论”的基调在整个南明蔓延开来。有人甚至语言,用不了六年,吴王就要打上北京做皇帝了。
由于明军在前线表现出色,债券市场竟然呈现了暴涨的趋势。李存真因为长沙战役胜利竟然在短时间内“圈钱”四百多万两白银。
为了配合债券市场的“繁荣”,进一步使“热钱”流入债券市场,实现李存真“经济狙击”的战略目标,李存真特意将关盛年调回后方。
办法是,一个是让关盛年穿上关二爷的服装,拎着青龙偃月刀骑马在南京、镇江、扬州、常州、苏杭等地游街,坚定缙绅们认为的债券会继续上涨的预期;另外一个就是把关盛年和长沙突袭战的胜利画成画像印刷在债券正反面刺激购买。
这一招果然奏效了,“百姓们”见识了“关羽”的威力,纷纷认为债券市场有利可图,投入到一本万利的买卖中来;同时,这些人从来没有见识过如此精美的债券,竟然对债券爱不释手。
关盛年被调回后方配合债券售卖宣传,同时长林军的三千多战兵也一同被调回江南。李存真让长林军押送了一部分清军俘虏回南京,在经历过诉苦大会后就把这些人编入长林军,同时又招募了大批的壮丁进入长林军。
李存真早就打算实现义务兵役制。但是后来发现很难做到。因为,此时的南明百姓大多数都没有土地,土地主要集中在缙绅手中。缺少自耕农,大多数农民感受不到南明为他们带来的成果也就不具备参军入伍,包围自己一亩三分地的冲动,更不可能像古罗马的公民那样成为具有荣誉感的公民战士。因此李存真此时仍然还是以雇佣兵制为主,只是在个别州、县实施义务兵役制,也就是那些缙绅系统被严重破坏的地区,比如镇江、江阴。李存真通过赎买和强卖两种方式实现了镇江、江阴的“土地革命”。由于所有的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债券上,所以,镇江、江阴缙绅的哀嚎淹没在债券的狂喜中,而它们本来人数就少,也发不出太大的声音。
戀愛攻堅戰 兮同
长林军里的王辅臣、武世权两个部也被调回南京,李存真有心提拔二人,全部升为上校,独自带领一个团。而乔四和花果由于表现突出,升为千总,却不是在王辅臣、武世权下的千总,而是领导独立千总部,为以后升格为团打下基础。
南明军北线。李存真、李茂之、陈显祖等人认真讨论了“蛙跳”战术之后,便使资格较老的李茂之率领二百多南京讲武堂的学生兵前往明军前线,将李存真等人商议的战术传达给吕英杰等人。
吴王元年九月十五日,天阴沉沉的,长江之上的雾气久久不散。南洋芷兰岛海盗改编而成的南明江西军大将军长王金玉列席完李茂之召开的军事会议回到驻地。跟在他身边的便是中将师长王永昌和少将师长,拥有鸡昌外号的胡永昌。
王永昌和胡永昌两个一脸的不忿。鸡昌大声说道:“呸,李存真那家伙真是不要脸,让我们去挡住武昌的清军,他好顺路西进。这不等于是让咱们去送死吗?然后他自己坐收渔利?咱们的可都是小船啊,数量不足,哪里能载得下那么多人?”
王永昌也附和道:“可不是嘛。本来李存真跟顺治在坐天山玩命之前咱们江西军在江西就打得好好的,好几次我们都冲到南昌近郊了,可是就是不让我们攻城,非要让我们撤回来,说什么要以大局为重。不撤兵就军法从事。我就说不要听李存真的,直接拿下南昌,你们非说这会让尚可喜那老王八派兵过来。
總裁小妻寵上天 檸小檬
禦前紅人
结果怎么样?咱们没占南昌,尚藩还不是一样来了。现在可好了,李存真他自己发兵,把南昌、赣州全都给占了,景德镇也被他接管,咱们只有一个单薄的九江城。就这样了居然还让咱们叫江西军,这不是摆明了欺负咱们?
这一次又是这样,让他自己人去什么蛙跳,跳过武昌,去进攻岳州,让咱们挡住清军。清军哪里是那么好对付的吗?这摆明就是让咱们损失,他好从中渔利。”
末世之雍正帝妃傳
在南洋的时候,芷兰岛和白家岛的争端由来已久,但是王大锤和白大炮两个总体上还是保持了表面上的和谐。直到李存真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作为白家岛干将,李存真的崛起使白家岛实力大增,远超芷兰岛。到了最后,李存真居然敢当着王大锤的面杀芷兰岛的人,王大锤都毫无办法。
两家一起出海“做生意”,李存真这王八蛋就是把一些废铜烂铁给了芷兰岛,可是出力的时候芷兰岛却一点都不能马虎,不然李存真就要找芷兰岛算账,到时候是绝对不会给芷兰岛一点面子的。上一次王金玉向李存真伸手要东西,李存真竟然给了一堆破烂甲胄和淘汰火绳枪,这让王金玉更是大为光火。随着江西军的扩张,李存真的心思更加暴露无遗。
江西军驻防九江,防着江西和湖广两个方向的清军,几次挡住了董卫国和张长庚等人的水陆人马。为了能够更好地配合南京之战,江西军扩军到七万人,可李存真只给三万人的粮饷,好在占据九江可以做一点瓷器生意,让江西军勉强支撑了下来。
但是,自从什么狗屁“江西债券”开始售卖,瓷器生意全部被李存真抢了回去,这可让江西军犯了难。现在,江西军将近十万人,虽然人数众多,但是差不多是所有军队中装备追查,战斗力最弱的部队了。
一桩桩,一件件,芷兰岛和白家岛的恩怨哪里那么容易说清楚?现在又让芷兰岛挡住武昌清军,这摆明了就是让他们打头阵,芷兰岛三人众心中难平。
王金玉听了自己左膀右臂的话说道:“刚才在军帐里,李茂之作军事部署的时候你们为什么不说?”
“说了有用吗?”鸡昌说道,“他们都是存心的,就是要让咱们江西军去送死。”
王永昌也说:“就是,咱们那时候说什么都白费,那李茂之的嘴巴就像灶坑,什么东西都能喷出来,到时候强词夺理也会让咱们去挡住武昌的清军。弄不好,咱们还惹一身骚。”
“是啊!”胡永昌说,“大头领,咱们人虽然多,可是禁不住打。能打的就是咱们一开始带出来的五千人,加上这些日子训练的,作战的,一个带三个,加在一起,战兵也不过两万而已。李存真经常给咱们缺粮断饷,咱们的火药还不足。其他东西更是短缺。武昌我听说有清军的三万多人驻扎,全是战兵。”
“你们两个叽叽歪歪的,什么意思?”王金玉问道。
王永昌凑近了说:“这一次这个蛙跳战术,其实很是凶险,大头领你看出来没有?”
王金玉长于军伍,当然能看得出来,却问道:“怎么凶险了?”
春床Ⅱ 推窗望嶽2
胡永昌说道:“大船载着人马辎重一股脑冲过去。朔流而上,如果清军拼了命,从中间截杀,前军进了岳州,可是后军若是进不去怕是便危险了……嘿嘿……”
王金玉听罢直摇头说道:“不是的,没有什么辎重船,大船也不过是掩人耳目而已,其实每艘船上都有辎重粮草,为的就是避免这个事。”
胡永昌又说:“岳州乃是要地,城高池深,万一难以攻克,如何是好?”
王金玉说:“谁能想到居然还有他妈一个蛙跳,草!我都没想到。马进宝带回来不少战舰,那上面的火炮威力巨大,大军一个蛙跳,突然袭击怕是很容易攻克。如此一来,长沙、岳州连成一体,倚靠湘江,联络沟通,很快就能拿下湖广。”
霸情狂梟:調教嬌寵情人 一夕梵秋
鸡昌此时阴森森地说道:“大头领,这一切都在于突然袭击,偷袭岳州。万一清军有准备,你说会怎样?”
“啊?”王金玉一愣,说道,“你的意思是……”
王永昌赶快对着王金玉摆了一个手势,让王金玉禁声,毕竟情报局的眼线到处都是。三个人互相看了看,会心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