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g06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王冠 線上看-第六百五十六章 韃靼南侵?熱推-qnc26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朱棣坐在书房里,情绪不错。
只要不在应天,在顺天这旮旯里,干什么事情朱棣都觉得心情不错,何况徐皇后进来身体略有好转,让他更是放松不少。
斜乜一眼黄昏,发现这小子唇角胡须已经青了。
有些感触。
五年了,时间过得真快。
靖难登基到如今五年,自己就只是打下了一个安南,距离梦想中的宏图壮志,还有很遥远的路要走——如果不是眼前这青年,自己此刻应该在漠北的草原上和草原雄师对峙。
笑道:“何事求见。”
黄昏说道:“陛下,微臣从应天那边过来时,听说文渊阁那边的书已经编好了,只剩下一些誊抄的收尾工作,想着陛下答应过微臣,可以为这本全书写一个序,微臣当时去找过解大才子,可惜啊,虽然没吃闭门羹,但解大才子也没给微臣好脸色。”
朱棣闻言很是好笑,“朕答应了你的事,自然作数,你可以准备写一份序了。”
黄昏弱弱的问道:“解缙那边?”
朱棣叹道:“他在交趾。”
黄昏:“???”
什么状况,刚编完全书,正是意气风华的解缙,怎么去了交趾?
朱棣摇头叹道:“应天那边来了折子,是汉王绕开太子亲自送过来的,说解缙编完书后,自诩有功社稷,盛气凌人,也便罢了,因解缙和太子交好,编书之后,他得以到乾清殿参与国家大事的议定,不过你离开应天没多久,便有五军都督府关于神机营的朝廷机密传到了邦国,汉王经过调查,确凿是解缙所为,此乃‘禁中语’之罪,是以朕将他贬责到广西任布政司参议,不过没过多久,礼部郎中李至刚又弹劾解缙在去年的科举中阅卷不公,朕很是恼怒,索性便将他发配去了交趾,督饷化州。”
黄昏面无表情。
活该。
東北之 丫力很
解缙这是求仁得仁,他那恃才傲物的性情不改一下,迟早还是要死在雪夜之中,时代不一样了,读书人再迂腐下去,只会影响大明的工业化进程。
经历过穿越之初的方孝孺和景清案件,黄昏现在已经没了圣母心。
所以让解缙去交趾磨砺一下,未尝是坏事。
给永乐大典做序的事情基本上稳妥了,放下心来,道:“陛下,按照行程,郑大监大概还有一两月就要返回应天了,陛下要不要回应天?”
朱棣犹豫着,“我想让郑大监来顺天。”
黄昏暗暗腹诽,朱老板你怎么变懒了,你不是历史上那个勤劳的永乐了!你还是得顺天应天两头跑啊,因为接下来的永乐六年,咱们的目光和大明雄师的刀剑、火铳,就要落在漠北了。
必须回应天准备北征事宜。
咳嗽一声,“陛下,大明休养生息已有两三年,神机营那边发展迅猛,如今已近一万人的规模,而且最近军器院那边生产火铳、大炮的效率大有提高,我估摸着明年开春之后,神机营的规模就能暴涨到两万,是时候给漠北那边送去一点咱们大明的温暖了!”
朱棣眼睛一亮,“你是说,开春之后,即可对漠北用兵?”
黄昏不假思索,“当然可以!”
老子已经在大同那边投资建立煤矿产业了,为了确保自己的资产安全,是时候把漠北的獠牙给拔掉了,要不然隔三岔五的南下侵扰,老子还发展个锤子的煤矿产业。
網遊之抗倭傳說 林小天
煤在工业化进程中不可或缺!
朱棣其实也早就想对漠北动手了,只是听了黄昏的建议,等待神机营规模化,实际上朱棣比谁都明镜神机营发展的进度,他的本意留在顺天,着手准备北伐的事情,顺天那边交给老大就行。
道:“就算如此,朕也没有回应天的必要。”
黄昏无奈。
得了,反正朱棣对大明的掌控力在那里,他就算不回应天,一样可以调动京营参与征讨漠北,索性自己也继续留在顺天,继续努力发展各种工坊。
很重要的一点:具备搅拌混凝土有浇筑性能的水泥有可能在春节前就研发出来。
宵漢
这个一旦弄出来,顺天城的高端坊子就要动工,华为房产将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房产开发公司。
而同时水力发电的项目也要启动。
只是走出王府,黄昏就改变了主意:工业发展很重要,农业发展也一样,现在医疗改革后,人口肯定会暴增,如何确保膨胀的人口都能吃饱饭,这是个当务之急。
正准备回去让人收拾返回应天,却见一骑绝尘而来,狂奔在长街之上,也不害怕撞上人,骑士没到,老远便在吼道:“加急军情,回避!”
黄昏愕然。
什么状况,这个时候来的什么军情?
何等紧要的军情,可以无忌天子在燕王府的规矩,肆无忌惮的纵马来报,是交趾那边反了,或者是日本小国的倭奴来侵犯我沿海区域了?
但骑士明显是边关驻军。
鞑靼南侵了?
高維穿梭者
不科学啊。
已将入秋了,鞑靼再怎么疯狂,也不会选择这个时候南侵。
何况鞑靼准备度过寒冬还来不及,哪有心情侵吞大明疆域。
不过也说不准,毕竟趁着入冬前大肆抢一番也是他们的传统,抢了就跑,又是秋冬季节,大明也追不上,更不可能在冬天对漠北大肆用兵。
謎之迷影
離魂鏡 雙面安可
看来真是漠北出问题了。
骑士勒住战马,身手敏捷的从马背上跳下来,黄昏怒道:“站住!”
于此同时,王府门前的十六个护卫同时刀剑出鞘。
黄昏都吼了,大家不配合下怎么行。
那骑卒满头大汗,神色紧张,见状愣了下,就听那身着便服的年轻人怒道:“知道这是哪里么,陛下就在王府之中,你如此咋呼,是嫌脖子上的家伙吃饭太久了么。”
那骑卒幡然醒悟,立即行礼,“卑职拜见赵王殿下。”
年轻人,穿着便服随意出入王府,肯定是某位殿下从应天过来了,身材欣长而不魁梧,那就不是太子和汉王,应该是赵王。
黄昏侧首避开,没好气的道:“你哪知眼睛看见我是赵王了。”
咳嗽一声,“指挥黄昏,刚觐见陛下出来,你有何等要紧的边关事情,是不是鞑靼或者瓦剌出兵越过边关,来大肆抢劫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