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k9xb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皇兄萬歲討論-76.機緣(第三更)-iaz44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海啸遮天,整个大地一片黑暗,幸好两人来的地方并没有渔村,否则便是糟了天灾了。
妙妙拉着夏极的手飞快往前跑,这段时间,她已经习惯了这位不再去展示力量了,也习惯了带着他逃。
在她看来,自家这位明明强到爆炸,却不知为啥忽然就忘记自己会力量了,平日里除了点化生灵,再也没用超凡的力量做过半点事,哪怕是爬山、渡河、面对劫匪,统统都是使用普通人的方法面对…
妙妙不知道自家男人发什么神经,但总觉得太玄了,她不懂。
不懂归不懂,妙妙还是揪着他,就往后拔腿狂奔,毕竟总不能把他一个人丢这儿吧?
但,夏极似若有所感,道了声:“等等。”
“还等什么呀,不等了!”
妙妙扯着夏极的手,撒开腿子狂奔。
忽然之间她跑不动了,
手臂绷直,一股回拉的力量带着她往后跌去,直接被带到了夏极身边。
妙妙脸色苍白,“你干什么?”
夏极仰头,“我认识这条龙。”
妙妙:ToT…
而两人简短对话的当头,那飞快扑近的海啸已经临空了,
天地光线全暗,
而那巨大的金红色海龙与海犼恍如两座互相挤压的高山,莅临了两人头顶。
暴雨倾盆,狂落于此。
妙妙“啊”地尖叫一声,埋头到了夏极怀里,急促地喊道:“快快快,其实你是绝世高手,不骗你,你快想起来啊~~”
啪!!!
後媽,對不起
海啸就如一只巨大的神魔之手,瞬间落下。
妙妙只觉一瞬间落入了海底,耳朵传来嗡嗡的声音,她只是憋气了刹那,就开始“咕噜咕噜咕噜”地吐泡泡了。
而那条金红色的龙露出古怪之色,难不成她认错人了?
不会啊…
她心底想着,便是强忍着那海犼一爪子,甩尾推波,欲要把这两人送上岸。
而这时,夏极却已经一拉妙妙从海底短暂地把头露出水面,喊了声:“好久不见。”
四个字才落下,他又被海浪给不知拍到哪儿去了。
我的抗日大 癡冬書
没错,他认出了这条龙。
也许模样变化了,但是血与血之间的特殊感应不会变。
这条龙就是当初那条小鱼儿。
那时候,他还是大周国师,在镜湖边遇到了这条小红鱼,之后因为要离开镜湖,所以带它到了东海放生,同时赐予了它一滴自己的血。
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一条小小的鱼居然已经化龙了。
听到“好久不见”这四个字,金红色的龙停止了甩尾,她猛然一个翻身,矫健身形扭动之间,龙尾已经带动狂暴的天地之力将身后的海犼短暂拍飞。
浪花在半空炸开,巨响轰鸣,能量波纹将海边树林倒拔而起,向四处击飞。
重來1976 北冥蝦米
但那海犼也只是被拍飞了数百丈距离,就在空中一个扭身,巨爪又向着龙的脑袋抓来。
犼一向喜欢吞吃龙脑,因为大补。
而这条金红色的龙可不是普通的龙,若不是受了重伤,犼也不敢趁势追击。
夏极抓着妙妙,被这能量的余波炸到半空。
妙妙死死抱着他的腰,如一条小尾巴,闭眼快速尖叫道:“你是天下第一,你最厉害了,快想起来…我们要被吃掉啦!”
夏极好像没感觉到自己现在处在险境,而是看向那龙,笑道:“你还喜欢红色的小珠子么?”
金红色的龙再无犹豫,虽然她不明白为什么这位如今会混的这么差,但不妨碍她得遇这曾经赐予了她一场大机缘的贵人的欣喜。
于是,她眼珠一拐,张口道:“什么小珠子…不记得了。”
身为龙王,黑历史是绝不会承认的。
话音落下,她探出龙爪,一爪子托住夏极和妙妙,龙爪微微一握,便是一个水汽泡泡将两人护在其中。
紧接着,她抓着这泡泡,身形一扭,再向大海深处矫健的飞去。
海犼继续追来,双爪不是推动海水如是导弹般疯狂激射向这条龙。
而龙则是周身不停浮出一道道护罩,抵挡住那些导弹。
逆天劍道 天み塵
双方都是以神通之力的直接攻伐,不时伴有业力攻击,纯黑的恶业化作一道道利箭覆裹着黑膜,而龙这边则是以纯白的善业挡下。
在施展力量方面,这些海底的异兽天生就比人类强大,无论是神通之力,亦或黑膜,再或业力,竟都比修士强了不知多少。
气泡里,倒是平稳的很,完全不随着外面的翻天覆地而翻滚,妙妙坐在气泡里,眼珠子一翻,忽道:“听声音,这好像是一条母龙欸。”
夏极:???
他忽然上前。
妙妙身上湿漉漉的,她又不是超凡,自然没法子一瞬间让衣服全干了,尤其又是盛夏时分,绸子的纱衣贴在肌肤上,她抱胸,面带娇羞道:“你要干什么?”
夏极双手护住她的肩,一瞬间,妙妙身上蒸腾起了水汽,再一瞬间,她衣服已经全干了,衣服里还透着阳光晒过的味道。
妙妙眼里一喜:“你都想起来了?”
夏极奇道:“想起来什么?”
妙妙道:“想起来你很强啊。”
夏极有些茫然的摇摇头,做到刚刚的事就是强么?
他抛开这杂念,道:“你别害怕,这条龙你见过,一千五百多年前,你我最初相见的时候,这条龙是我邻居,不过当时还是一条红尾的小鱼儿。”
妙妙震惊了,“我居然认识这条龙吗?不过一千五百年前,应该是上一个当你老婆的我吧?”
两人说着话的时候,只见远处深海之中又游出了诸多的黑影。
非婚勿擾 琥珀
待到近处,才看到那些影子是海蛟。
这些海蛟越过逃亡的龙,而上前挡在了那海犼身前,接着又是一番厮杀,逐渐的,海犼不敌,这才缓缓退去,临走前,一双圆盘般的眼睛里满是淡漠。
而直到这时,金红色的龙才舒了口气,她对着夏极道:“别怕,我带你去深海龙宫,龙宫里没有水,可以适合居住。”
夏极点点头,他没问怎么了。
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深海也和人间一样,存在着纠纷,而这条龙则是在厮杀中受了伤而已。
“我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风红玉,现在是这片海域里海龙一族的五方龙王之一。”
她的声音很柔和,并没有因为眼前之人看起来已经没了力量,而就居高临下,“你呢?你来海边做什么?”
“我在修行。”
“修行力量的话…我记得很久之前你已经不弱了,为什么现在反倒是…”
“我修行的不是力量,而是精神。”
“精神?精神类的玄功,我龙宫里好像还藏了几本,你可以去看看。没有你就没有我,所以我的龙宫,你可以随意走动。”
其实,在风红玉眼睛里,这一位赐予了自己新生的男人就是自己的父亲。
只是随了风姓,就可以看出端倪了。
妙妙在一边说:“他要的可不是精神类玄功。”
风红玉好奇道:“你是谁?”
她是认血不认人。
至死不渝 艾米
妙妙等着夏极回答,夏极就是不说,而是笑呵呵地看着她…
妙妙脸涨红了,喊了声:“我是他老婆。”
风红玉顿时开心了起来,“我龙宫里美玉宝珠可多了,一会儿你随便挑,看中喜欢的就拿去。只是,若……”
一时间,她忽然不知道怎么称呼夏极,以至于一双龙眼盯着那大泡泡,显得有些茫然,一副要说却又很迟疑的模样。
良久,她那一双巨大的龙瞳闭上了。
这么多年,她经历了许许多多事,遇到了许许多多的存在,但每次机缘所在都是建立在体内的那一滴血上,而那男人的身影虽然很模糊,可是味道还有靠近时血脉的悸动,她却铭记于心,一直怀念着。
菩提尋跡 醍醐語默
此时,他来到了身边,风红玉只觉得自己宛如一滴水来到了大海之前,一只迷路的小兽回归了兽群,那只一种奇异的温暖感与归属感。
那么,自己为什么叫不出口呢?
就因为这个男人现在看起来很弱小吗?
不是的。
她睁开眼,看到气泡里夏极温和的目光。
她忽然心跳猛地快了,身为龙王,即便在最恐怖的战局里厮杀她也不会心跳加快,但现在还是动了,她终究还是轻声地喊了声:“阿爸。”
紧接着,就在妙妙瞪大眼的时候,风红玉迅速接着上面的话道,“若阿爸不是看中的精神类玄功,那又是什么呢?”


就在一龙两人在回归龙宫的深海说话时。
另一处却有了点微妙的变化。
蝕骨冥妃 鳳唯心
哧…
一把玄铁铸就的断剑正在缓缓沉没,这把剑的主人也许曾是一名修士,但此时,它的主人肯定已经死了,只剩下这把断剑随着洋流,来到了大海深处。
断剑越来越深,进入了一处海底深渊。
忽地…
剑身如被一股恐怖力量握紧。
咔咔咔。
嘭!
整把剑忽然坍塌,如一团废纸被攥紧,紧接着又化作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废铁球,
却依然在下坠,
越坠越深…
废铁球在恐怖的深海压力之下,越发缩小,直到无法承受那力量,而化作了一颗皲裂的小珠子,落在海沟的一个凸出的山舌上。
而从这山舌往下,若是有一丝光线,就能看到一座玄奇无比的深海古刹。
那古刹大门紧闭,内里忽然传来恐怖的精神波动。
这些精神波动,一阵一阵的散发着,似乎是感应到了某人的到来,而发出似有无数人细语的嗡嗡齐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