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fm1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仙宮》-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聲名鵲起熱推-xcx62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竟然败了,黄飞虎竟然败了,百战百胜的剑中猛虎竟然败在一个初入门派的记名弟子手中,一个仅仅学了几个月剑气的无名小卒手中。
这种反差任谁也无法反应过来,大家先是一愣,接着都热切地关注黄飞虎起来,想看看这位号称猛虎的少年天才会怎么做。
甚至有人在猜测,黄飞虎可能会恼羞成怒,全力出手把叶天打个呕血三升。
但是事实上,整个擂台上下,面不改色的只有三个人叶天,李清尘以及最应该发火的黄飞虎。
“我败了!”黄飞虎淡淡说出了三个字,就像是说了一句天气真好之类的,脸上没有沮丧,没有绝望,没有一丝灰心丧志。
即使他败了,他还是黄飞虎,还是那个剑中猛虎,还是燃火观任谁见了都要叫一声的少年天才。
临走的时候,黄飞虎回头深深地看了叶天一眼,那一眼把他给出卖了。
他的内心并不像表面那么平静,叶天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近乎于疯狂的执着和战意。
看来他的胜利只是激起了对方的好胜心,而没让对方感到一丝沮丧和灰心,这让他心中猛的一颤,甚至有点忍不住想道:“早知道败了更省事。”
如果说以前叶天对黄飞虎的印象只是剑术高超,现在他对这个猛虎一样不怕失败的少年则是衷心地欣赏和敬佩,他的确当得上剑中猛虎这四个字,也的确会是一个好对手,当然也是一个难缠的对手。
叶天看着台下对他竖起大拇指不断叫喊他名字的人,突然觉得今天真的很天朗气清,一个江湖人就应该有这样的生活。
想到这,叶天举起手中宝剑仔细看了看,然后“唰”的一声放回剑鞘,大踏步向着台下走去,心中却是不能自已地想道:“大侠,我来了!”
昔日秀才,今时剑侠,人生际遇之离奇当真是难防难测。
在叶天走后许久,那些发愣的弟子才突然像是想起什么,大喊起来:“唉,别走啊!我们还不知道你怎么赢的呢!”
路上,叶天感受着空空如也的身体,心中无奈地想道:“果然大侠不是那么好当的。”
刚刚他那一连串的攻击是相当冒险的,如果没有和计划中的那样干掉黄飞虎,那么他只能闭目等死,因为两道分量十足的剑气加上小搬运术,他的灵力已经空空如也。
他胜的很侥幸,也很庆幸。
侥幸是因为他看准了黄飞虎不是一个莽夫,他有着非常清晰地思路以及与他外表不符的缜密心思,因此叶天知道他出手后肯定会选择一个绝佳的躲避方位,然后马上出手结束战斗。
事实上,黄飞虎在发出第二道剑气时脚下就开始向着左侧移动了,而在那个方位攻击叶天是绝对可以轻松获胜的,躲避叶天的剑气也是轻而易举。
这一点,他很清楚,可惜的是叶天也同样清楚,他的灵力也比对方预料的多一点,所以没防备叶天能玩出这么漂亮的一手伏击。
他是发出剑气后就开始做好躲避和下一次攻击的准备,而叶天早在对方出第二招时就知道他第三招会怎么样了。
不过,他能胜出还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黄飞虎确实小看了他,他没想到叶天竟然修行了上古心法,所以灵力比同境界的要充足很多。
高手相争,每一个细节都能决定胜负,何况还是如此大的错误,黄飞虎输得也不冤枉。
叶天虽然对能够胜过黄飞虎觉得很满意,这种力挫强敌的感觉很好,而且还是完全依靠自身的实力和精准的判断,血书并没有帮助他,这让他很有成就感,但是真正让他感到幸运的是他拥有了剑经。
以前他以为剑经在他实力低微的时候不能帮助他很多,现在才知道只是他无知罢了,他错的很离谱。
精准的认知,在修行界中比什么都重要,正是因为他清楚剑气的本质,才能不急不躁地将身体所有的力量化为一体,成功凝练出剑气。
正是因为他明白他和黄飞虎剑术修为不是那种天上地下的差距,他才敢信心十足地冒险设计黄飞虎,让这个少年天才自己撞上了他的剑气。
这是他唯一的胜机,而他把握住了,他胜利了。
前妻來襲:渣總裁滾開
关键的是,叶天终于有了信心,就算是不依靠血书,不适用那会让他性情大变的血炎,他也能战胜强敌,取得胜利。
剑经已经一跃成为他心目中和血书差不多的存在,他下定决心要好好钻研其中的那些剑理,虽然看上去很乱而且没有什么头绪。
只是,叶天计划的很好,但是世事难料,第四天天一亮,一个面貌比他很凶恶的道人就把他和甲字旗的七个弟子召集起来,对了,还有熟人李清尘。
凶道人看了看来的八个记名弟子,先是摇了摇头,接着大声说道:“小子们,你们有福了。因为掌门说今次的罗汉盛宴要记名弟子去,而你们是废物中不太废的,所以你就是你们了。
听着,我不管你们是死是活,重点就是四个字不要丢人。你们是去烂蛇寺进行友好切磋地,能够不起争端最好,但是能够打起来更好。总之还是四个字——干掉秃驴。”
叶天一边要忍受黄飞虎和李清尘那灼热的目光,一边还要费力地理解这位道长“淡泊名利”之言,实在是感觉非常吃力。
最终,道长又是“神情”地看了看他们,然后摇头叹息着离去了。
落魄新娘:惡少別亂來
几个甲字旗弟子用轻蔑地目光看了叶天和李清尘,然后走了出大殿,一出大殿,他们就没有了那淡然和冷静,开始叽叽喳喳地吵起来,显然对这罗汉盛宴很兴奋。
叶天脸色却不是很好看,他有他的顾虑,对旁边老神在在的李清尘道:“李兄,叶道友这边有礼了。这个罗汉盛宴到底是什么说道?我们对门派并无什么贡献,如果是好事怎么轮的到我们啊?”
李清尘赞赏地看了一眼叶天,显然他对那帮子利欲熏心的甲字旗弟子全无好感,然后慢悠悠地说道:“这个罗汉盛宴是烂柯山兰舍寺每年都要举办的盛会,算是一场佛宴。到时候附近有点名气的门派都会派弟子过去,因为他们寺的罗汉果非常有名,修士吃了对修行大为有利。不过,叶道友你确实目光如炬,这好事本来是怎么也轮不到我们的,但是内门弟子已经被掌门打入麒麟洞了,除了我们还能有别人去吗?掌门那么好面子,说了不放人那是没人敢放的。”
叶天想了想才道:“看李兄一脸地淡然,这罗汉果也不是那么好吃的。”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兰舍寺和他们燃火观应该是不对付,不然那道士能故意把人家好好地寺名称为烂蛇寺吗,还说什么干掉秃驴的话,怎么也不像是同仇敌忾的盟友啊。
李清尘点点头道:“问题就是我们观和那兰舍寺不对付。平常去的是内门弟子还好说,人家实力够强,但是我们这些记名弟子就不好说了。再说,那罗汉果只对小辈弟子有用,要是派那些长老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说和小辈弟子争食。”
叶天想了想觉得也就释然了,那些修为高深之士都是很要面子,却是拉不下脸干这事。
最后,李清尘总结道:“那兰舍寺绝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所以,这次怎么都是丢脸,还不如让我们这些记名弟子去丢这个人好了。”
家田喜事
地下情:寶貝,你真甜! 靜舞紅塵
叶天点了点头,心中轻松下来,反正有黄飞虎他们扛着,倒不用太过担心。
而且,他不惹事,也不是怕事的人,正好趁这个机会洗练一些剑气。
叶天怕的东西不少,但是艰难险阻和那些刁难人的小人他是绝对不会怕的,正所谓“大丈夫行的端做得正”,还怕那些奸邪小人吗?
再说,人家是佛门弟子,总不会太出格吧,这种有好处又没有什么危险的事,虽然叶天时间宝贵还是乐得去的,当然他不去好像也难。
只是他没想的是,他所谓的佛家弟子正在对着一群身体精悍有力的小和尚训话:“总之还是四个字——宰掉杂毛。”
和李清尘回去的路上,叶天又对这个所谓的兰舍寺有了更多的了解。
传言,这个门派的开山祖师乃是燃火观开派祖师的好友,后来两人都看上了这片山头,都想作为开宗立派之基。
两人一个是得道高僧,一个是无为羽客,到头来却是选择斗法争山头,结果自然是兰舍寺的开山祖师空禅大师技不如人,输了一筹,这才只能在烂柯山安营扎寨,传下了这兰舍寺一脉。
不过,这个空禅大师也是心高气傲之辈,每年都借着开办罗汉盛宴的机会和燃火观相互比拼弟子。
只是到底是佛门一脉,与人争斗方面天生弱势,在加上燃火观是附近有名的剑道大派,自然年年都是燃火观的弟子胜场多一下。
这空禅大师都能为了山头和老友打斗,也不是什么真正看淡名利之人,愈发的不甘心,这梁子就这样越结越深。
想必,兰舍寺是怎么都不会放过这个扬眉吐气的好机会。
其中怨气之深,就连叶天听了都是脊背一寒,觉得他前边想得实在太过乐观,几百年的怨气积累,就算佛爷也会动怒吧。
只是他又能怪谁呢,说到底,这事其实是他惹出来的,要不是他惹恼了鸣蛙,那些内门弟子也不会被打入麒麟洞。
想到这,他苦笑了下,心想道:“果然是一饮一啄啊。”
不过,对这些记名弟子来说,去参加这个罗汉盛宴也未尝不是好事,没看那几个甲字旗的弟子都高兴地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因为,这个空禅大师实在是一个很有见识的人,当年他大耗心力栽种了这罗汉果树,直到现在还能开花结果,可是很有用的东西。
罗汉果这东西李清尘也说了,对他们这些处在凡人小成境界的是很不错的东西,但是过了这个境界就没有什么用了。
不过,好处是据说是佛祖当年亲自点化的灵果,因此服食之后没有任何不良作用。
两人边走边聊,李清尘见识广博,叶天知道的也不少,一时间倒是聊得很尽兴。
只是,叶天已经摸不透这个李清尘的根脚,因此话也是说三分,留三分,这李清尘聊到兴头上又是话锋一转道:“那罗汉果树说是需要高僧点化,其实用的是脱去横骨的妖类的血肉方能茁壮生长。就连一向宣扬慈悲为怀的佛门修士都是如此残忍。我们不团结是不行的,叶道友你是不是应该考虑加入我了。”
叶天笑了笑道:“我叶天喜欢独来独往惯了,再说也无意大道,恐怕要上李兄失望了。”
李清尘露出一脸果然如此的样子说道:“叶道友你是谦虚了,前几天你那一剑称得上神来之笔。这次兰舍寺之行,我们两个乙字旗弟子还需要互帮互助才是,你说呢?”
听了这话,叶天立即明白了这李清尘为什么明知他兴趣不大还要旧事重提,是在这里等着他。
李清尘知道若是他直接提出两人合作兰舍寺之行,叶天恐怕会直接拒绝,不想多生事端,但是他这样一绕,叶天已经拒绝了人家一次,又问了人家这么些问题,实在不好意思再次拒绝,况且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想明白此节后,叶天却也不觉得李清尘用心险恶,反而有几分欣赏他的洞悉先机的本领,因此他很痛快地点头应下此事。
第二天一早,他就吩咐两个侍女他要出远门了,要她们看好他的琴,其他的无所谓,然后他就和李清尘他们在一位姓范的长老带领下向着兰舍寺去了。
对这次兰若寺之行,叶天还是非常向往的。
因为,他现在已经做好了冲击一气混元境的种种准备,差得就是临门一脚了。
几天前,他的灵力已经到达了极限,进入了一个比较大的瓶颈,比之上一次更难突破,本来他还对此很忧心,现在倒是省心了,直接服用罗汉果就有很大几率进入双龙出海的境界。
说起来,这次机会还是他自己创造的,想起来也蛮有趣的,只是未免有些对不起那些内门弟子。
虽然,叶天对这燃火观没有好感,但还不至于是非不分,一下子把一山的人全部打死,事实上他觉得观中的人,特别是他们这些记名弟子还是很不错的,并没有什么欺男霸女,恶贯满盈之举。
这和他心目中的魔教邪派格格不入,不过这样也好,省得他看不惯过早暴露他的目的,只诛首恶才是他心目中的侠客之道。
远望群山,与天同齐,又行了百十里路,过了一个山头,天地间突然一片平坦,再无阻碍视线之物。
叶天顿生天高地阔之感,忍不住心中轻念道:“‘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福伯,徐先生你们还好吗?我很好,未来会更好。”
一边想,他一边向着远处极力看去。
平坦的地面上,几株古树后边是一大片庙宇建筑,想必就是兰舍寺了。
领头的范翰林倒是一位老好人,一路上没有什么架子,看了看一群兴奋的记名弟子,来到兰舍寺时他嘴中说道:“这就是兰舍寺了。此次宴会来的都是各派精英,勿要惹是生非才好。”
可是看黄飞虎他们那跃跃欲试的样子,叶天怀疑对范长老的话他们到底听进了几成。
没有理会那几个整天除了打人就是被打的好事之徒,叶天用考究的目光察看起眼前的古寺来。
甜寵誘惑:小綿羊要上位
在叶天打量兰舍寺的时候,李清尘从后边赶了上来,慢悠悠地说道:“兰舍寺,乃是千年古刹,中间曾被妖孽占据。后来,空禅大师云游到此出手铲除了那只大妖,收拢了逃散的僧人,这才有今天的香火繁盛的光景。”
说完,李清尘又意味深长地看着叶天道:“外人只看到繁华的一层,又怎么能看透那事物的本质所在。你说是吧,叶道友?”
叶天心不在焉地敷衍了一下有些不太正常的李清尘。
李清尘丝毫不在意地继续说道:“叶道友,我知你胸有大志,只是你以后会明白的,这个天地到底是何等的波澜壮阔。”
“哦?”叶天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李清尘,有些诧异地想道:“从没见这李清尘如此吐露心声。难道这罗汉果当真如此难得,连带一向冷静的李清尘也兴奋起来?”
他一边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一边轻声说道:“兰舍虽好,只是对我们而言无异于龙潭虎穴,李兄对此怎么看?”
李清尘神秘地一笑道:“胜似闲庭信步也。”
叶天当下默不作声了,心中想着:“这李清尘倒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从来都是不显山不露水的样子。没想到一开口就是惊人之言。”
不过,让他稍稍松了口气的是,黄飞虎的注意力总算不在他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