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3gvm人氣玄幻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笔趣-第六百一十三章 世子之位讀書-rsiy4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原来只是这样,唉,若是当年两人有一个能稍稍退让一步,想来事情的走向都会完全不同。”
段毅慨然叹道,一双明亮的眼睛当中满是遗憾,修长斜飞的眉毛挑动下,显得很是失落。
他的遗憾不是对自己没能在幼时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而是对一个本该圆满却最终破裂的家庭。
类似的事情数不胜数,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
獸性王爺的霸道愛:魔妃一次縱愛 妞小丫
夏宏倒是真的开始喜欢上面前的这个小子了,听着段毅的叹息,并不以为然,
“性格决定命运,两个强势的人聚在一起,早晚会出问题,更何况他们之间有的只是埋怨和抵触,没有丝毫的爱情在里面。
与他们相比,你小子算的上的幸运了,郭家的小姑娘对你痴心一片,贺兰家族的女儿为你肝肠寸断,身边还有一个天魔琴主不计名分。
哦,对了,杨烈那个老家伙的女儿,前些日子推了和端王长子结识的机会,不知道和你有没有关系。”
段毅对前几个关系并不否认,感情属于很明朗的那一种,没有丝毫的不确定。
盛世溫婉
但杨无暇的行为却是让他心中一喜,暗想是不是自己当初在蓟县的一番猛烈攻势起了作用。
萌妃當家:邪王,請接招
当然,也有可能是杨无暇无心男女之事,故而是他自作多情。
心中虽然高兴,段毅面上表情却显得很是平淡,让夏宏有些失望。
萬蛇之王 三月子歸
夏宏在说起这几个女人的时候,语气不知不觉的也流露出些许的期待。
作为他父亲的老镇北王,而今作为镇北王的他,都算的上薄情寡性之人。
他们的心中藏着的,更多的是权位,是政事,是武林,鲜少有儿女情长的时候。
更何况他们也没必要为此而费力气,天下美人或为权势,或为荣华,只要他们勾勾手,便会乖乖的躺在床上任由他们采摘,何必为此而伤情头痛?
而且他们的感情也很是缺失,就像是他的镇北王妃,不过是因为彼此联姻,增强双方家族的实力而走到一起,根本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
这么多年来,尽管和对方生下了两个儿子,但对方的狭隘,自私,刻薄,让他很是厌恶,又何谈经营感情呢?
段毅这一点倒是和他与老镇北王相反,正因为缺失什么,才向往什么,故而夏宏对于段毅和这几个女子的关系并不反感。
重生之遠走高飛
重要的是,这些不但是好女人,而且身份背景各不相同,纵然琴心,背后也站着北方魔教的一尊大佬,自身更是天魔琴主,未来可期。
無限進階
左道(劍道塵心)
若段毅真的能将他们都娶到手里,纵然没有镇北王府,他依然会经营出无比强大的势力。
我是秦二世 華夏九洲
因为关系网就那在里,段毅就算再不堪,成就也不会低,何况段毅还是一个如此强悍之人。
“罢了,说完这些,再来谈谈咱们之间的正事。
云霄应该和你说过百花谷招亲一事,你知道自己将会以什么身份前去吗?”
段毅先是摇摇头,又若有所思道,
“先前有所猜测,如今算是确认了,镇北王府上的一个后裔吧。”
“你想的太保守了,尽管我镇北王府人丁不盛,但后裔也绝非一两人,且绝大多数都是混吃等死之辈,碌碌无为,外人不会高看一眼。
单凭一个后裔的身份,岂能让你先声夺人,压制旁的豪门大族?”
夏宏双目当中闪烁精光,时而迫人心神,时而给人一种深沉如海之感,
“我给你准备的身份,是镇北王世子,也就是说,等我从镇北王上退下后,就由你来接替这个位置,你觉得如何?”
所谓一言惊起千层浪,夏宏的这短短几句话,带给段毅的冲击绝不亚于他得知自己和镇北王府之间的关系。
王爷之位,和王府之内一个有名无实的少爷,这差距就相当于名门大派的宗主和一个普普通通的弟子,云泥之别。
前者,掌握生杀大权,尊享无限荣耀,乃是大夏绝顶的大人物,后者,也只是泯然众矣,没什么出众的。
段毅根本想不到,夏宏竟然打的是这样的主意,这实在让他感到震惊。
“二叔莫非没有子嗣吗?”
段毅很快想到这个可能,那么前段时间被人刺杀,会不会是有他们两脉之外的人,知道夏宏的打算,所以狠辣出手?
“当然有,我的长子若是没死的话,今年应该有二十岁了,他和你我长得很相似,性情温顺,谦和孝顺,若不是出了意外而过世,是最理想的继承人。
我的次子今年也有十三岁,不过性情顽劣,好大喜功,而且为人凶残,你上次被人刺杀,便是他派人下的手。”
夏宏的这一番话不但没将段毅的疑虑打消,反而更加困惑。
若是夏宏没有子嗣,那么纯以血脉而论,段毅这个孪生兄弟的儿子,和他算是最亲近的血脉了,人有私心,将镇北王之位传给段毅,倒也说的通。
但夏宏不但有儿子,还有两个,就算大的因为意外死了,还剩下一个小的,再怎么说也轮不到段毅来接这个位子。
这算是一种血脉天性,儿子再不好,也是自己的,旁的人再优秀,和自己的关系总归差了一层。
就像是许多雄才伟略之辈,打下偌大的家业,尽管子孙后代不成器,依然想着将自己的家业留给他们,因为什么?不就是因为血脉的关系?
因而,在夏宏有儿子,还打算将镇北王之位传给自己,段毅是持保留和怀疑态度的,甚至暗暗猜测,这当中是不是有什么他不清楚的阴谋。
此外,夏宏竟然没有丝毫掩饰,将他次子派人刺杀段毅的事情如此大大方方的道出,也让段毅十分不解且诧异。
若是换了心胸狭窄之人,只怕不但对那个不过十三岁的小鬼恨要死,就连夏宏也要被记恨上。
段毅纵然不是心胸狭窄之人,但恩怨分明,对于夏宏的那个次子,也是没什么好印象。
这种情况下,他想不通,夏宏为何对他如此开诚布公。
事出反常必有妖,段毅可不相信,这个如意楼幕后的主人,北方大地生杀予夺的王者,是一个没有城府,胸无点墨的愚仁之辈。
一定有哪里不对头。
只是,段毅所掌握和了解的信息脑海太少了,在两眼一抹黑的情况下,他的所有猜测可能都是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