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4n3h人氣都市言情 萬古神帝 愛下-第2937章 坐騎鸞鷹分享-exz40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
六柄神剑皆如同黄褐色的天柱,立在池瑶的神境世界中,神焰熊熊,数之不尽的阵法铭纹,在剑体上闪烁。
半年过去,六合一剑惊神阵终于完成。
白卿儿站在六剑下方,英姿勃发,曼妙无双,道:“张若尘,只差最后一笔了!”
张若尘略显犹豫,双手摊开。
“哗!”
太极圆圈从玄胎中扩散出来,圆圈上,只有生命规则和死亡规则在流动,没有剑道规则。
“剑道切记犹豫!你张若尘连三品剑道圣意都能修炼出来,还怕控制不了一座六合一剑惊神阵?”白卿儿道。
张若尘眼中犹豫消失,收取太极圆圈,身形腾飞起来,悬浮在六剑之间。
双手手腕,各破开一道血口。
神血从体内逸散出来,化为密密麻麻的血丝,形成阵纹,烙印到六剑之上。
“轰!”
刹那间,六剑上的阵法铭纹交织在一起,结为一体,形成一座圆形阵盘。
阵盘中,万剑齐飞。
“收!”
张若尘右手举过头顶,六柄神剑合而为一,飞入进掌心。
“哧哧”的声音响起,张若尘的右臂变成赤金色,神火和剑纹密布。半晌后,才收敛回去,恢复如初。
池瑶走了过去,道:“刚才在犹豫什么呢?你莫非以为,体内没有剑道规则,就无法用剑?”
张若尘摇头,道:“我只是觉得,有七柄魄剑在身,无需再有六合一剑惊神阵。此阵,若是给你,应该可以发挥出更强的威力。”
池瑶眼中浮现出感动之色,露出少女般的娇憨之态,柔声道:“天下间怕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像你这般,视六柄神剑如无物之人。后面为何又改变了想法?”
张若尘道:“我想知道,没有规则的剑道,是什么样子。”
“没有规则的剑道?”
白卿儿和池瑶皆是露出茫然的神色。
张若尘道:“剑道切忌犹豫,更忌束缚。没有了规则,也就没有了束缚,没有了招式,没有了破绽。只有那股剑意!”
“剑就是一,每一剑都是一。”
“我想知道,有规则的剑道,和没有规则的剑道,到底哪一条路才是最强的?”
张若尘耳边隐隐响起万千剑鸣。
这些剑鸣,来自宇宙各方!
远处,血犼真君的庞大神躯,已被噬神虫啃噬殆尽。
“来了!”
张若尘生出感应,率先冲出池瑶的神境世界。
異界趕屍人 賊窮
冰山公主的惡魔王子
白卿儿和池瑶相继跟随而出,分立他的左右,望向灰蒙蒙的死亡雾气,感受到一股强大的神力波动急速而来。
没过多久,对方似乎也感应到了他们,速度放缓。
灰雾中,一位长着鹰头的妖族神灵走出来,嘴里发出尖锐笑声:“没想到,你们也闯到了此处,太好了!”
张若尘观察了鸾鹰真君片刻,道:“此处危险至极,你居然还笑得出来?”
“为何笑不出来?”
鸾鹰真君身上流动金属光泽,羽毛如剑刃,道:“你们三个新神,个个身上都有至宝,血肉神魂对本君而言更是天大的补品。遇到你们,就是上苍对本君的恩赐。”
池瑶眼中露出一道不屑之色,上位神的气息波动逸散出去。
鸾鹰真君一双鹰眼顿时凝住,以难以置信的神色,盯向池瑶,道:“你破境到了上位神?”
“现在你还敢口出狂言吗?”池瑶道。
鸾鹰真君向身后看了看,眼神挣扎,突然做出了一个让三人惊诧的举动。
他单膝跪到地上,道:“池瑶女皇修成《三十三重天》,今后必然傲视寰宇,成为二十诸天之一。鸾鹰愿为女皇坐骑,以赎昔日之罪。”
末世之絕對控制 原非西風笑
张若尘本是想要用鸾鹰真君,试六合一剑惊神阵的威力,哪里想到他堂堂上位神,怂得如此之快?
池瑶道:“你和血犼真君不是一直想要对付女皇,怎么这么快就改变了主意?”
鸾鹰真君道:“若女皇还是中位神,鸾鹰自然还是有一些想法。但,女皇已是达到上位神境界,鸾鹰再与女皇作对,与找死有什么区别?”
“你还可以逃啊!你一个妖神界的上位神,做我一个新神的坐骑,也不怕传出去被天庭诸神笑话?”池瑶道。
鸾鹰真君一口鲜血,咳了出来。
再也绷不住,他虚弱的道:“实不相瞒,若是能逃,鸾鹰刚才已经燃烧神血逃走。但,先前的强势,都是装出来的,只想吓退你们而已。”
孤女修仙錄 蒹葭無相
张若尘早就看出他伤得很重。
鸾鹰真君继续道:“而且,你们堵死了我的前路,后面又凶险至极,我根本逃无可逃。做坐骑赎罪,是我唯一的生路。况且以女皇的天资和根基,将来必成二十诸天之一,做一位天的坐骑,不算丢脸,是一种荣耀。”
张若尘道:“你说后面凶险至极,有什么凶险?”
鸾鹰真君眼中浮现出惊恐万分的神情,像是在回忆什么恐怖的事,道:“陌生的星空,黑色的神殿,通天的火柱,万里高的尸神……总之,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一道悠远的呼吸声,从灰雾中传出。
鸾鹰真君的身体颤抖,道:“你们听到了吧,听到了吧,不是我不想逃,我是根本不敢回去。宁愿做女皇的坐骑,也不愿逃回去。走,立即离开这里,这里是星桓天最可怕的禁地!”
唐風之承幹 千棵樹
老尸鬼的气息,变得更加清晰。
张若尘也有一些头皮发麻,问道:“你和血犼真君是从哪里进入地底,出口在什么地方?”
鸾鹰真君道:“那一日,我和血犼真君逃出第一神女城后,见血绝战神没有出手,心中的惧意也就消散。”
“我们左思右想,觉得雨辰山脉非比寻常,先是四甲血祖陨落,然后连彩衣神也去了那里。你张若尘和血绝战神进入雨虹山脉,也肯定有所图谋。”
“所以你们就悄悄进入雨虹山脉探查,想要寻找大机缘?”张若尘笑道。
鸾鹰真君道:“没错!修炼者欲要成为世间强者,也就绝对不能放过任何机缘。只要夺取到一次大的机缘,将来就肯定能够冲击到大神层次。”
“我和血犼真君为何一直想要对付女皇?其实都是为了修炼,为了走捷径。我相信,别的神灵,也有如此想法。”
池瑶道:“你倒是足够真诚!”
鸾鹰真君道:“女皇何等智慧,在你面前撒谎,耍手段,无疑是自绝生路。既然决定要归顺,自然不敢有半分欺瞒。”
“你凭什么认为,本皇会收你这只坐骑?你可知,血犼真君已经死在我们剑下。”池瑶道。
鸾鹰真君道:“血犼真君被尸神邪气入侵神魂,见到你们之前,估计就已经变成了凶物。本君与他虽然有些交情,但还不至于为他报仇,与女皇为敌。”
“只要女皇收我做坐骑,我便带你们去出口。”
池瑶看向张若尘,道:“要不你收了它?”
鸾鹰真君道:“本君只臣服强者!张若尘武道修为已废,不配做本君的主人,只有跟随伟大的池瑶女皇,才有光明前途。”
张若尘耸了耸肩,道:“别人好歹是上位神,是有尊严的。你池瑶女皇乃是未来诸天,别人才会心甘情愿的臣服于你。”
紧接着,张若尘向池瑶传音:“收服鸾鹰真君,很多事,你就不用亲自出面了!鸾鹰真君显然是被老尸鬼吓破了胆,才会臣服得这么快。换做在别的地方,但凡有一丝脱身的机会,他都不可能给你跪下。”
池瑶上前走去,探出一只光洁玉凝的手,道:“将你一半的神魂给我。”
鸾鹰真君没有犹豫,一团神魂魂光,从头顶飞出,落入池瑶手中。
池瑶道:“从现在开始,无论相隔多远,本皇都可以感知到你的一言一行,更可以一念杀你。”
“鸾鹰明白!”
鸾鹰真君化为一只巴掌大小的青鸾,长着鹰的头颅,向池瑶说道:“女皇,我们天庭的神灵,与张若尘还是要保持距离,否则后患无穷。”
“这是你该说的话吗?”
池瑶双眼中涌出神光,将鸾鹰真君击落到地上,嘴里发出一声惨叫。
“女皇,鸾鹰都是肺腑之言,是为了你好,忠言逆耳,但不可不听啊!”鸾鹰真君高声道。
张若尘走到池瑶身旁,笑道:“我有些后悔,让你收他了!这家伙,完全是在挑拨离间。”
“没有挑拨!本君只知,你张若尘配不上女皇,最多只能做女皇的男宠。”鸾鹰真君依旧很强硬,仿佛已经化身池瑶女皇座下的忠臣猛将。
“配不配得上,可不是你说了算。”
张若尘探手挽住池瑶纤细柔韧的玉腰,以行动告诉鸾鹰真君什么是事实,道:“前面带路吧!”
“不!女皇你不能如此堕落,怎么可以让张若尘这个废人抱你,他不配。”鸾鹰真君情绪激愤,想要与张若尘一战。
瑣碎的青春 萍鄉客
我的美女市長老婆 黑暗的天空
池瑶是真的觉得,鸾鹰真君的话太多了一点。
难道鸟人话都多?
法定幹坤
“封!”
她手托神魂魂光,施展秘法,封住了鸾鹰真君的嘴。
鸾鹰真君露出气馁的神色,无力的挥动羽翼,在前面带路,觉得自己没有前途了,未来一片黑暗。
主要是因为,自己选择了一位没有前途的主人。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
张若尘突然停步,眼神一凝,道:“等一等,黑心魔主赶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