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6sb優秀都市言情 我的重返人生 愛下-第560章 夫人,你要悄悄驚豔所有人(第2更)看書-ebcs0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飞机在申城上空盘旋时,已是深夜十一点多。
下方十里洋场霓虹璀璨。
平平常常的不夜。
自打上了飞机就跟陆薇语说‘累了、好困’的方年同学这时悠悠转醒。
一旁陆薇语贴心的帮忙调直座椅靠背。
招手喊过空乘小姐,给方年投喂一杯温水。
投喂完温水后,陆薇语女士又用双手揉捏着方年的手臂,活泛血液流通。
坐在同一排过道另侧座椅上的温叶硬是把眼睛都看直了,心塞塞的。
偏偏耳朵又尖,还能听到陆薇语的温声软语。
“有没有舒服点。”
此愛驚覺已闌珊 扶搖君子言
“到家再睡吧。”
“……”
也听得到方年的声音。
“还好,夫人辛苦了。”
“……”
早上去庐州时,温叶跟谷雨是让前沿创新的司机送到无锡,然后开了方年的奥迪。
陆薇语是从羊城飞过去的。
虹桥机场显然不会有他们的车。
不过……
关秋荷关总是赶早坐飞机过去的,把自己的帕拉梅拉停在了机场。
临离开庐州前,方年拿走了车钥匙。
重生之召喚無敵
考虑到温叶住在南楼小区。
以及明天该上学的上学,该上班的上班,都在五角场片区。
干脆都去了杨浦。
深夜,温叶开车保时捷一路往杨浦去,偶尔听到后排座位上的对话,慢慢慢慢体验心塞。
羡慕。
太羡慕了。
使徒
好想也能有个对象。
像陆总那样细致入微体贴入怀……
帕拉梅拉抵达南楼小区后,方年看看温叶,和气道:“平时多出去走走,前沿的工作还没忙碌到让你没有个人生活的地步。”
温叶眨了下眼睛。
领导忽如其来的关心,怪让人紧张的。
方年又看了眼温叶:“生活不止有工作。”
“谢,谢谢方总。”
温叶这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道。
她知道肯定是自己的某些神情肯定是落在方年眼里了。
不过……
仔细想想,生活中确实不应该只有工作。
现在收入也很可观……
脑子里东想西想,扭起腰肢走去了自己住的那栋。
目送温叶离开,方年看向陆薇语,左眼一眨:“夫人,我背你上楼。”
陆薇语兀自镇定,不动声色道:“好呀。”
韓娛之最強偶像 廢言夢語
好歹都订婚了,不能一直扛不住这种‘放电’攻击。
方年轻松背起陆薇语,顺势掂了掂。
嘴上道:“回趟家也没吃胖点。”
“嘻嘻,我吃不胖。”陆薇语一脸骄傲道。
“……”
通过电梯很快到了十六楼,走进1603。
来南楼小区这边住的次数逐渐减少。
不过这边的家具家装都没怎么动。
毕竟手上也好歹有点零用钱,并没有辞退之前的阿姨,依旧是每三天一次卫生清洁,包括一些日用卫生品的更换。
包括冰箱内里的东西。
跟以前有人住的时候差不多。
方年背着陆薇语换了鞋,从冰箱里拿了瓶水。
很轻松的改背为抱,一起坐在沙发上。
各自松一口气,都没说话。
享受片刻安宁。
少片刻后,陆薇语盯着方年,细声道:“先生是不是很希望我能挑起前沿创新的所有事务?”
“是的。”方年肯定道。
妻子的秘密
稍顿,方年斟酌着说道:“其实,我有思考该怎么跟你谈谈,只不过一直没准备好。”
闻言,陆薇语定定的看着方年:“就像你说过的,可能并不存在最好的时机。”
迎着陆薇语定定的眼神,方年想了想,还是说道:“我发现你自卑胜过我的自卑。”
“我……”陆薇语眉头轻皱起来。
她陷入了沉思。
好片刻后,才犹犹豫豫道:“有吗?”
方年平心静气道:“从我们认识到现在,我们都在巧妙的隐藏各自的自卑。”
“这种心理形成的因素很复杂,我无法清晰说出我的自卑感来源,可能是出身又或者别的,因素或许比较复杂。”
“不过有时,我却常常能清晰的感觉到你的自卑。”
陆薇语眉头轻皱。
方年略作停顿,说了下去:“确定关系后,你忽然知道我有额外的……身份。
一家当时估值近亿的公司的隐名股东,一个畅销网络作家,财富资产能够得上富裕阶层;
于是当时你主动提出,我表示附和,共同选择了一种双方都认为理性的方式来‘旁观’这段感情。”
“我回头去看,发现了你的自卑,我的不自信。”
听方年说完,陆薇语犹疑着开口:“财富增长,没能带给我们妥帖的安全感?”
“这也是你好早之前说,想追寻‘好好生活’的一些潜在诱因吧?”
方年点点头:“你一直不自信你有能力处理前沿创新这家前沿系核心企业的事务,又奋力锻炼自己处理事务的能力……
甚至,你有背着我偷偷去找那份代持协议,乃至想拿到我的身份证以及授权,想要把股份还回来。”
雷霆狙擊
“你怎么知道!”陆薇语猛然瞪大眼睛。
方年耸耸肩:“不小心发现的,你知道我有一点点轻微的强迫症,偶尔会整理一些东西。”
陆薇语小声叹了口气,颓然道:“是我做贼心虚。”
稍顿,陆薇语细声说道:“从去年的实习期到毕业,我一直试图找一个与你财富值相平衡的点;
然而事情发展没给我这个机会,贪好玩更名当康、前沿天使低调发展等等,你拥有的财富以一种夸张的速度增长;
增长到,不好向亲人坦白,怕他们担忧到睡不好觉的地步。”
“西交大忽然想要成立前沿院,这在你对前沿的发展规划中,给了我们一个台阶……
我忽然知道我持有了前沿一半的股份,有压力,更多的是没什么感觉,因为我对前沿知之甚少,而且不真实;
但是现在……”
方年打断了陆薇语的话:“前沿计划的推出,以及后面的冒险计划,你看到了我的理想,和前沿系的核心发展,所以你开始担心自己能力不够。”
“自卑感开始了新一层的增长。”
“所以……”
“夫人,你一定要努力找到自己,然后悄悄惊艳所有人。”
“因为……”
“我也会害怕,是不是我过于坚持一些事情,会让我们疏远。”
陆薇语沉默了片刻,接着点了点头:“我努力。”
“代持协议的事情别操心了,协议在某个银行保险柜里备份,在我不打算融资以后,前沿的股份成了烫手山芋,要承担的责任会越来越大。”
方年捏了捏陆薇语的脸。
“在结束学业之前,我不打算实际持有股份,只能是你们顶在前面。”
“额外的,你可以把我给你的股份当成动力,要有自信,相信自己迟早有一天能配得上这些股份的价值。”
陆薇语眨了眨眼睛。
不等她开口,方年又说了下去:“都订婚了,无论如何我都不打算放过你,所以……”
“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这么想是不是会简单一些?”
陆薇语又眨动眼睛,仔细思考,最终点了下头:“简单是简单了,不过我还是……”
“我懂了。”方年眼角一扬,“爱这种事情,不能只是用说的。”
话音未落,方年从沙发上起身,抱着陆薇语往上锁的主卧走了去。
陆薇语惊呼一声,嘟了下嘴,咕哝道:“说什么累了好困,原来都是哄鬼的!”
“夫人不如省点力气……”方年嬉皮起来。
“……”
“我……”
“这……”
“呀……”
“……”
一夜无话。
正如方年所说,他没有做好畅谈的准备。
陆薇语更是。
所以并不能得到一个确切的结果。
穿越清朝記事之媱兒
有关于双方自卑、安全感、好好生活的事情,依旧只能暂时搁置。
不过也好过什么都不说。
有沟通交流,才能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爱情一旦发生,不会消失,但有可能会转移。
也不能光说。
还得经常做。
反正方年是这么认为的。
陆薇语……
她也‘被迫’表示了十二分的认同。
…………
…………
次日上午,方年先去了学校上课。
第一节课上有看到苏栀、罗乔她们。
一个十一长假,两人一点变化都没有,吃货还是那么吃货,叽叽喳喳的苏栀还是那么叽喳。
这是只属于校园的美好。
会发生的重大变化,也顶多就是找了男女朋友之类的。
倒是说这一半天都没看到高洁。
据说忙着社团的事务。
終極宿舍 韋搗王子
自然也没看到从四川回来后,已经去前沿实习部上班的李子镜,同样也没看到王军……
下午,方年去到了丰达大厦。
前沿的新办公室。
異界至尊召喚師
忙了一个上午的温叶跟陆薇语也赶了回来。
上完课的刘惜也赶了过来。
更加宽敞的办公室,以及特地调整后的装修,多少还是令人心旷神怡的。
只不过今天不是办公室正式启用,八号就启用了。
温叶把方年工位安排在看起来最和谐的位置。
方年抽出标配的人体工程椅坐下。
温叶忙活着把远在庐州的关秋荷跟谷雨都拉入了电话会议。
一切准备妥当后,方年开口说道:“这个月的事情还是会很多,大家都会比较辛苦。”
“最近的重点事务有两件:
一是刘惜牵头,温秘、小谷配合,分模块按120亿投资规模做一份资金预算计划书;
沿用之前的15亿预算框架,但把部分后续阶段的项目并入。
通过前沿的高校资源请设计院按IDM的标准,以3000亩占地规格先设计办公场所草图。”
说到这里,方年稍作停顿,斟酌道:“我是这么想的……
不管是第一期建筑覆盖300亩,还是分模块,又或者是分批次,肯定会有一段时间没有办公地点;
所以……
能不能沿用女娲系统实验室的做法,先在庐州落地一个芯片设计实验室?
这样有了落地的项目,也能更好的谈地方扶持。”
方年的话语落下后,电话那头的关秋荷接过话头:“女娲系统实验室在企校合作方面有没有总结出好的经验?”
陆薇语回答道:“‘女娲’1这个版本的诞生,各大高校团队、实验室的有效贡献占了40%;
其中性价比突出的是复旦软院,因为战略合作的关系,建立了顺畅的共享渠道。”
听完,关秋荷直言道:“显然,实验室形式最有利。”
“……”
温叶、谷雨、刘惜都没发表看法。
见状,方年直接说了下去:“第二件事,前沿创新的前沿院事务团队与庐州事务团队的建设工作,以及前沿系人才梯队建设工作。”
“这是重中之重,陆总,你先说说你的计划。”
陆薇语也不扭捏,有条有理的表述了前沿创新的下一步计划。
“……目前就是这样安排。”
总结来说,就是广撒网多敛鱼,包括高管团队,都是基操。
陆薇语说完之后,温叶简单汇报了前沿实习部的建设成果。
反正……
就一句话。
人才有,但不够拔尖。
关秋荷稍作思索,道:“不如试试人才轮岗,从当康游戏、前沿系其它公司里面平调一批,提拔一批?”
“这也是个方法。”方年并不满意。
左右一寻思,拍板道:“筹备一次面向全国的前沿社团推荐招聘会。”
“包括但不限于前沿社团新加入的大三学生,之前加入的现在已经上大四的在校生和已经毕业的,给特定部分的社团成员一个直接推荐硕士以上相关专业人才的机会。”
说到这里,方年看向温叶:“社团落实到哪一步了?”
温叶稍作整理,回答道:“除江浙以外,已优先覆盖到了筛选出来的所有211大学,一共是86所;
截止到今天上午,一共有222所大学初步落实社团建设。”
方年想了想,道:“抓一抓进度,我记得筛选出来的一本类大学就有近300所,还有部分二三本大学,名单上是365个大学,差一大截。”
“明白。”温叶点头应下。
方年又说:“招聘会你牵头筹备,当康、前沿需要怎么配合自己协调,在社团全部落实后马上启动。”
“好的。”温叶又应了下来。
两件重要的事情讨论完成后,又说到了其它一些事务。
不能避免的说到了资金问题。
包括前沿创业那边跟复旦科技园的对接和具体签约事务。
这意味着要支出一笔5亿的资金。
就算是分期,按照334这样的标准,最起码也得支出1.5亿。
前沿账上还有3个多亿,不过不够看的。
其次也包括其它几个前沿院的事务。
总之一句话,都是钱。
不过初期缺口真是不太大。
所以方年拒绝了动用当康的钱,但让温叶以前沿创新的名义去申请贷款。
前沿账上的钱,一分钱都不打算留下来,紧着最要紧的项目先支付下去。
此外,还商量了关于邀请吴伏城加入前沿的事情。
方年表示,将视吴伏城在江浙皖前沿社团落实的表现上,决定是否邀请。
这是早就通过风的事情。
大家都没意见。
方年想了想,还是暂时没提股份分享的事情,到年底结算各类奖金时一并再说。
“……”
最后,关秋荷提起了一件事情。
“方总,芯片设计实验室的名字你不想想?”
“对啊。”
“得有个名字。”
“是的。”
“……”
方年:“……”
“呵,让我取名?”
“叫白泽或者饕餮,你们选一个,不提供第三种选择!”
“……”
话一说完,方年索性一脚点地,随着椅子一同离开工位,去看窗外的风景。
不出意外的,关秋荷带头开始逼逼赖赖起来。
连刘惜都被拉着发了言。
一致决定让方年再给出第三个选择。
方年充耳不闻。
甚至都不关心最终结果。
刚好他的手机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