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pl0p精彩言情小說 諸天大聖人 孤情君少-第1562章 一個小的教訓(求訂閱)-48gx6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真以为自己是通天大能吗?”
“他们可能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吧。”
“……”
三族的人冷厉地说着。
丝毫没把江缺他们放在眼里,宛如强者看蝼蚁一样的姿态。
不对。
分明就是看死人。
三族人胆子很大,视江缺众人为蝼蚁,且这么多年来,他们也杀人不眨眼。
称霸洪荒多载,早已习惯高高在上的生活。
“他们怕是闭关闭久了,不知道我们三族的厉害吧。”
大劍師傳奇 黃易
“也不是不知,有可能他们压根就不明白,哈哈哈!”
“三族称霸,洪荒世界第一而起,自然风光无限,他们这些家伙只是一群蝼蚁。”
“杀吧。”
“……”
对三族而言,杀几个修士轻松得很。
也不需要承受什么心理负担,更不用觉得杀错了。
即使错的也是对的。
更何况……
龙族已经指名道姓地要带黄蓉、杨婵二女离开,谁若是敢拒绝的话,绝对不会有好结果。
凤凰一族与麒麟一族也没有阻止。
他们全都一脸平静。
甚至,有的还一脸戏谑地看着江缺。
仿佛准备看笑话。
如果笑话可以的话,似乎也并不是不行。
毕竟……
他们不认为江缺有机会突破,也不认为他们有可能会离开。
弱者就是弱者。
同理,蝼蚁就是蝼蚁。
根本就难以撼动苍天,难以撼动大地,难以真正地潇洒自在。
“小子,你现在是不是还在想如何逃走?”
有人冷厉地说着,寒光闪闪着光芒来。
邪王絕寵狂妃
邪魅世子懵懂妃 等待千年
各种诡异的光圈也怪异无比。
他们压根就没有把江缺一行人放在心上。
或许,在他们的眼里江缺只是一群蝼蚁罢了。
而蝼蚁算什么?
随时都可以踩下去,然后弄死他们。
这就是蝼蚁,下场很凄惨的那种。
毫无疑问,三族称霸的时代里,他们认为江缺一行人就是传说中的蝼蚁之辈。
而江缺他们呢。
同样冷冷地看着这群龙、凤、麒麟三族的族人,也宛如看蝼蚁一般,他们的眼神里根本就没有慌乱。
无论是江缺,还是杨戬,亦或者是黄蓉和杨婵,至少也是大罗金仙境的修士。
也就鸿钧修为差点。
但他未来的潜力也是不差的,一身战斗力也不比这群三族的人弱。
单论一对一的本事。
他们绝对可行。
这就是强大的存在者,风华绝代。
甚至,也没有把三族放在心上,即使因为今日这件事而引发更大的冲突、矛盾,他们也不在意。
这些都是正常的现象。
都不在意什么。
一切有为法,一切也都有实力作为底气。
强大的实力便是他们应付这一切的根本,是他们面对这一切的底气所在啊。
当然。
这些事情,三族的那些人可能并不清楚。
他们并不明白。
一切都那般稀松平常,一切都那么自然而然,一切都是那么令人淡定几分。
“我看不下去了。”
杨戬率先说道:“原本,还以为三族兴起龙汉初劫乃是罗睺在背后推动的手笔。
现在看来,却也是他们自己作死掉了。”
“你不用动手。”
江缺却阻止道:“这一次,我亲自出手……”
他倒是平静很,既然这群三族弟子们自己找死,他就没有理由放过。
并且,已经触犯他的禁忌,即使脾气再好,也不是这么好法的。
“你要亲自出手?”
杨戬一愣神,“他们都是一群蝼蚁,也不值得你出手啊。”
在他看来,江缺乃是一尊准圣大圆满级别的强者,而眼前这些人的实力根本不够看。
所以,他们压根就不值得江缺出手。
基于这样的情况杨戬认为江缺出手是不值得的,毕竟这是一群蝼蚁。
连他都可以轻易应付的那种蝼蚁。
“不,你不懂。”
江缺淡淡说了句,然后便没有下文。
杨戬确实不懂。
他有些发懵,心里不由得在想:“这里面,难不成还有某些事不成?”
秘密?
可自己不知道啊。
正思索着时,江缺已经出手。
手中一道道诡异的光芒闪烁几分,更有道道流光席卷起来。
辉煌霸气。
恐怖至极的力量卷在周天之中。
嘶……
江缺目光闪闪着,然后从他手中有一道神异的光芒飞射而出。
“轰隆隆!”
顷刻间,有强光笼罩,也有无穷无尽的力量卷来,杀意澎湃汹涌。
这骇然的一幕着实令人瞪目结舌起来,紧接着,四周的那群三族弟子们便被席卷住。
九生九世 assura2001
“砰!”
一个瞬间,就杀将出去。
竟然也硬生生将其杀成一堆碎片,然后顷刻间就消散而去。
没有任何机会。
这群三族的弟子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连回过神,甚至一点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一切就尘埃落定,就已经结束了。
被骇得不轻。
但也就是他们惊骇欲绝的时候,然后死得不能再死了。
三族之人,尽皆灰飞烟灭,尽皆陨落当场。
一切都说不清,也道不明,种种缘故下,他们真的是死得太简单了。
江缺一出手,便是终结。
没有华丽的表演,也没有华丽的种种神奇手段,只有那无穷尽的死亡。
估计啊。
那群三族之人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竟会是这样的死法。
人生的种种境遇,竟是如此的大起大落。
当然了。
獸王傳奇
江缺也是不怕的,即使龙、凤、麒麟三族都因此而向他出手,也不足以动摇什么。
命运早已注定。
大不了,这龙、凤、麒麟三族他亲自颠覆就是。
当然了。
在江缺看来,也不需要他亲自颠覆什么,三族里有那么多族人,这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罢了。
既然是一部分,那就说明他们的死亡最多会被判定为意外。
而不会有族人帮他们出头,更不可能因为他们而大力向江缺出手。
这些都是不可能的。
“死,都是便宜他们了。”江缺淡淡地说道:“但这是最痛快的事。”
“师尊,您……您也太强了吧?”
鸿钧瞪大眼睛说道:“您老人家这本事,横推整个洪荒世界都不成问题啊。”
江缺:“……”
虽然,不可否认鸿钧说的都是事实。
但……
江缺总觉得有点怪怪的,特别是配上什么横推之类的事情。
就更是如此了。
他可没那么大的志向,也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虽然听起来很舒服,但江缺还是摇头道:“咳咳,鸿钧啊,你小子就不要这般说了。
三族自有他们的因果和劫数,现在只是他们运气不好,惹到我了。
否则……
我也不想出手的,奈何他们硬是要闯上来,硬是要碰出点火花。
这才落得一个尴尬和死亡的下场,这只能怪他们自己。”
自然,也怨不得谁谁谁。
鸿钧:“……”
他突然发现,自家师尊似乎……
很能说。
黑的能说成是白的,白的也能说成是黑的。
总之,都有他的理由,都有他的道理。
他说的要给一个小小教训,结果这个教训就是让那些龙、风、麒麟三族的家伙们死去。
而自己,大概是说不过他的,万一出事的话,那结果就惨了。
从此以后。
鸿钧又谨慎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