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95vj精彩都市言情 霸衛 愛下-第七百四十三章 如何抉擇全憑自己熱推-j4j89

霸衛
小說推薦霸衛
“王上,那您想让我怎么做?”姬还下意识地问道,是否帮助姬余臣,还得看他说的话来决定。
哒哒。
姬余臣缓缓走向大帐外的方向,盯着他,压低声音,颇为沉重地说道:“阻止虢公翰。”
姬还闻言,微微一愣,忙望向他:“王上,您不是在开玩笑吧,阻止虢公翰,就无法攻陷卫国之地,于您而言,便意味着二王并立的局面无法结束,难道您想以这样的结果收场?”
“功高震主,为臣者大忌,虢公翰不过是携地司徒,二王并立局面还未结束,天下之势仍未定,他便与孤百般争论,若等此局面结束,他一人称霸天下后,晋世子,您觉得孤还有翻盘的机会么。”姬余臣的语气没有半分犹豫,他也是在深思熟虑后做出这样的决定。
不错,虢公翰现在的一举一动,全然不像是为臣者所为,大有僭越之意,让身为天子的姬余臣带了少量兵马前来,而自己却带大部分将士攻打卫国,显然有把所有功劳都揽给自己的意思。
“晋世子,现在的选择可是在您身上,该如何选择,全凭您自己做主。”
这下话题矛盾又回到了姬还的身上,他可不想掺和这两位之间的事情,可现在若不给出明确的答复,他就无法离开此地,也无法实现自己的计划。
可姬还之所以要离开齐国城,回到晋国,目的便是为了阻止荀成将军发兵相助卫国,这与姬余臣的意思截然相反。
“这么说,王上您的意思是,想让我发兵相助卫国,可若是让虢司徒知道了,这我又该如何解释。”要知道,姬还之前派使臣前往携地,找寻虢公翰帮忙,而虢公翰便是以拖延时间,帮助他攻下卫国作为交换。
“您不用解释。”姬余臣给出的答复让姬还大吃一惊。
風流青雲路 老周小王
却见姬还压低声音,问道:“若真是这样,谁来帮助我守住世子之位。”
晉江男穿到起點裏的那點事 massive
姬余臣缓缓端起酒壶,替姬还斟满酒杯,客气地说道:“世子殿下,您若是回到晋国,劝说荀成将军发兵相助卫国,在晋侯心里,他会如何想,此次虢公翰发兵攻打卫国,于晋侯、于孤的侄儿而言,都是一件极为不利之事。”
话虽如此,可姬还心里气不过,在招婿之试里落败于卫扬之手,说出去也有些丢人,可换个角度而言,此次若他从中作梗,让卫国落入虢公翰之手,对他来说,能见到卫扬陷入窘境,他是会觉得心里好受些,可对天下大势而言,却极为不利。
更何况最终结果仍会是发兵相助,卫国也能因此保全,虢公翰也只能无功而返。
“不过是时间提前了些。”姬余臣一字一顿地说道,“若没有荀成将军,恐怕卫国必定会落入虢公翰之手,可荀成将军若是能相助,您不仅能落得一个好名声,卫扬与您可是对手,您对对手尚且如此,在晋侯心里,您对您的大哥,也自然会放下以前的恩怨。”
霎时,姬还站起身,警惕地望着姬余臣,他不知道姬余臣是如何知道他与大哥之间的恩怨,也是如何知道他的世子之位已岌岌可危的。
楊各莊抗戰英烈傳
“世子殿下,别这么紧张,您与大公子姬伯两兄弟之间的恩怨,孤能知道也实属正常。”
“王上,莫非齐国城中有您的耳目。”姬还警惕地问道,要知道,知道他与大哥之间恩怨的人,可谓是屈指可数,而姬余臣身为携地天子,远在携地,要知道这个消息更是不可能,唯一的解释便只剩下这个了。
“孤承认,与虢司徒相比,孤的确差了许多,若没有他的帮助,孤也不会登上天子之位。”
‘你还真有自知之明。’姬还心里嘀咕着,刚刚姬余臣对他这番态度,他心里定然有些不满,只是现在要成功离开齐国城,还必须得到他的帮助才行。
“既然如此,王上您为何还要让虢公翰失败,他若是失败了,您的天子之位也就保不住了,难道您…”姬还没有继续问下去,这位携地天子到底在想些什么,他也不清楚。
肥田喜事
“孤的天子之位,是否能保得住,这与世子殿下您并无关系吧,这是孤与虢司徒之间的恩怨,如何抉择,看您自己的想法。”
说是让姬还自己抉择,可他现在哪有抉择的机会,退无可退,倘若他拒绝姬余臣的提议,他只能回到齐国城,被君父发现自己的真实意图,恐怕会再次被关在府邸不让外出。
嫡女傻妃
可若是轻易答应下来,在虢公翰那边又不好交代,姬余臣虽说此事毋需他担心,等他回到晋国后,他大概率也不会与虢公翰碰面。
我是城堡會穿越 幹煎鹹魚
“看来世子殿下还有些犹豫,今天时间也不早了,不妨就请您先回去吧,等您想好了,明天再来与孤说也可以。”姬余臣下了逐客令,他明显不想给姬还过多思考的时间。
“等等。”姬还见状,忙说道,“既然这是王上您的请求,我就答应您,不过,您也要答应我,帮助我守住这世子之位,倘若我回到晋国,让老师发兵相助卫国,最后的效果不如我预期的那样,我定会来携地责问您!”
既然已经离开齐国城,哪有再回去的道理,今天姬余臣已派侍卫前去南边城门,南边城门定会增加些守卫,等到明天,即便是那名侍卫,也绝不敢放姬还离开齐国城了。
要离开此地,也只有这一次机会,一旦错过,就再也没有了,姬还压低声音:“王上,我已经答应帮助您了,不知您可否派些将士,护送我离开齐国城。”
姬余臣在得到姬还肯定的答复后,朗声笑道:“这一点小事,孤还是会帮您的,此去晋国路途遥远,若没有兵卒护送,若是遇到危险,那孤的计划就没办法实施了。”
“来人!”他朗声一喝。
刚刚散去的哒哒脚步声瞬间聚拢起来,围绕在营帐外,纷纷喊道:“不知王上召见,有何吩咐。”
姬还随着姬余臣离开营帐,姬余臣指着这些将士,对他说道:“这些人是孤的亲信,个个武艺高强,有他们护送,既不用担心路上危险,也不用担心虢司徒派人跟踪,您大可以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