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2rp火熱都市言情 逍遙兵王-第4445章 玄磯氣惱看書-i0mtg

逍遙兵王
小說推薦逍遙兵王
圣城崩溃,封印能量耗尽,日月神榜在虚空之中摇曳,蚩傲和天月两人在渡劫,并且已经到了尾声。
蚩傲晋级到了一级神王,而天月则是晋级到了二级神王。
“月儿,”
此刻,蚩傲看向天月温柔的说道。
“嗯,”天月点头,接关日月神榜同时席卷,带着两人,冲破了虚空,打出了一条时空通道,消失不见了踪影。
修道長生之路
“母亲大人,”
天玄矶感觉母亲气息的消失,不由的叫道。
“他们还需要更一步的消化体内的能量,更行磨合之首,想必等他们出关之时,实力境界会更精进一步,”
玄天宗认真的说道,眼中的一丝酸意一闪而过。
“原来如此,多谢前辈相助,”
天玄矶认真的感谢道。
“磨合之道?他们怎么魔合的?”
大黑狗不合事宜的问了一句,神色有些疑惑。
夏至的小日子 芳草麗質
“死狗,不该问的不要问,”
洛天喝道。
而玄天宗也是瞪了一眼大黑狗,感觉这只大黑狗是在有意的给自己上眼药。
“神界的强者神通,匪夷所思,自然有他们的修练之法,说了你也不懂,问这么多做什么?哼,”
玄天宗耐着性子说完,然后身形一晃,就不见了。
白鯨
“你不说我怎么懂,如果不是看你是天地门主,本尊吞了你,”
大黑狗瞪着铜铃般的大眼睛,呲牙咧嘴道。
“他一个手指头就能碾死你,”
洛天望着大黑狗不由的摇头道。
“哼,”
大黑狗不服气的哼了一声,却也不敢反驳,玄天宗的实力,他自然知道,就是一千个自己加起来,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差距的太远了。
“玄矶姑娘,两位殿主的事已经完毕,在下也只能帮到这里了,你请回吧,在下也告辞了,”
洛天看向天玄矶认真的说道。
“你——这就走了么?”
“咳,是的,我还有许多事要做,玄矶姑娘,我相信以后我们还能见面的,”
洛天不敢望着这个女人那多情的眼睛,直接把头转向虚空,淡淡的说道。
天玄矶有些依依不舍,望着洛天充满了深情。
“洛天,我知道你的女人很多,我也知道以前是我不好,得罪过你,可是,现在整个圣城甚至神界的人都知道,我是你的女人,请你不要负我,”
天玄矶鼓起勇气,望着洛天认真的说道,这还是她天玄矶第一次主动的向一个男人如此示好,她真的担心,洛天这一去不再回来了。
“玄矶姑娘,先前我是因为阻止暗中的那个强者才会如此说的,否则的话,我相助两大殿主怕是师出无名,所以才会——”
洛天不由的有些头大,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真的当真了。
火爆巨星 豬頭七
“洛天,你难道对我真的没有感觉么?你让我如何你才能满意,我已经耐着性子了,你还想怎么样?”
天玄矶的脾气发作了,瞪着洛天,一双美目流转着晶莹,快要哭了出来。
“唉,小子,你把她就收了吧,也不差这一个,”
大黑狗上前讪讪的说道。
“你闭嘴,”
洛天瞪了一眼大黑狗喝道。
“洛天,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
天玄矶怒视着洛天,然后一转身,直接撕裂了虚空,离远而去。
“天玄矶——”洛天轻喝,不过,却是并没有去追赶,只不过轻轻的摇了摇头,不是说这个女人不美,相反,天玄矶极美,又是月神殿主的女儿,只不过,洛天现在真的没有心情在和她
谈情说爱,他要做的事太多了。
“小子,你又多了一个敌人,”
萌萌仙妻 紀柔
大黑狗欠揍的说道。
“少废话,走,”
洛天不由分说骑在了大黑狗的身上。
“汪,妈的,你又骑我,总有一天我要骑回来,”
大黑狗呲牙咧嘴道,不过还是乖乖的拖着洛天,横际虚空,离开了这片圣城废墟。
千代王说过,要自己跟随洛天,所以,大黑狗虽然心中不满,不过,对洛天还是很依赖的。
“小子,去哪里?”
虚空之中,大黑狗晃动着硕大的脑袋,翻着白眼问道。
“狗兄,你说,如果天劫到来,你会怎么做?”
洛天突然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大不了一战,那个荒界也不全是神王,仙王级别的异种,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大黑狗想了一下说道。“唉,想我洛天,从星空彼岸,一步一步的走到现在,见过太多的大劫,金月大陆,三十三世界,无一不是大劫破灭,现在来到了仙王,又出现了这种情况,你说冥冥之中
,是不是一种巧合?”
“巧合?”
大黑狗一怔:“看来你小子冥冥之中,本就是大劫的主宰者吧,也许以后的天规道序真的需要你来改写,”
大黑狗说出了颇有意味的话来。
“天地沧桑,生生不息,宇宙轮回,自有序列,只是我见了太多的生死,我的心早已麻木了,我只是想和自己最亲的人在一起,从来没有想过走到今天这一步,”
洛天感叹的说道,这一路走来,他失去了太多的亲人,朋友,兄弟,然后又不断的有了新的亲人,新的朋友,与此往复,似乎不变的永远都是自己。“洛天,你想过没有,如果有一天,你能驾驭这片苍穹,位于天地规则之上,掌握宇宙之始点,那么失去的,过往的,还有现在的,或者都会和你在一起,你并没有真正的
失去他们,他们只是换一种方式存在而已,”
大黑狗认真的说道。
將重生鬥爭到底 鹿無雙
“嗯?死狗,你什么时候如此深沉了,有些道家的玄奥,说,这些话是谁给你说的?”
洛天听了大黑狗的话不由的一怔,冷声喝道,凭大黑狗这狗脾气,他不会说出这么深奥的话来。
幹坤戰族 承天樓
“哼,本尊知道的东西,你永远不知道,我可是活的岁月比你悠久的多,我走过的路,比你吃过的米——”
“少废话,快说,你见过谁?”
洛天二话不说,拍了一下狗头喝道。
“小子,你再敢打我,我——遇到了那个牛鼻子?”大黑狗呲牙咧嘴,看到洛天的大手又扬了起来,顿时心虚,只好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