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3j8s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無限之次元幻想-第191章展示-ppif4

無限之次元幻想
小說推薦無限之次元幻想
对自已来说寒冷无比的夜风,在小白看来很舒服。
教主請小心
“偶尔这样散步不错。”
“我说你,是不是在考虑什么。”林潇说。
一瞬间小白的表情很僵硬,不过马上又浮现出淡淡的微笑。
无法猜透她在想什么。
是有意,还是无意,总觉得小白基本总是心口不一。
“很多啊,虽然有很多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在,却不得不从该问题的地方开始呢。”小白说。
“在考虑的时候肯定会睡着呢。”
小白一边笑着一边用小手拍着自已的头。
“难道是。”
“你之前不是和小金说过什么,和那有关吗?”林潇说。
“说没有的话是在说谎,不过却不只是那些”小白说。
“是吗。”林潇说。
肯定是有过什么,看来没有要说的意思。
大概追问也没有用吧。
“复杂的事情,洗完澡在想,下次就真的淹死了哦。”
“那个时候只要你再来救我就好了。”小白说。
“你白痴啊。”林潇说。
“啊,对了。”小白说。
“小白拍了一下手。
“一起去不就好了。”
“一副认真的样子你说什么呢。”林潇说。
“嗯。”
小白瞪着林潇。
当然就算被盯着也没什么可怕的。
虽然这个家伙比较恶劣,但却完全没有什么攻击力啊。
‘这个时候呢,没有动摇就不有趣了。’
“所以我慈爱不会是为了让你有趣的存在。”
“切,没有意思。”
小白抱怨着,踢着脚下的石子。
“但是呢。”
“怎么了。”林潇说。
“不,没什么”小白说。
毫无头绪,小白对自已来说,只是一团谜团。
无法捕捉,自由过分的存在。
“小白。”林潇说。
“嗯?”
“谢谢你。”
小白浮现出吃惊的表情。
“因为有你在,我才会稍微好过一点。”
“想着松下肩膀的力也会不错,虽然只是想想而已。”
“实际上还没有打算放弃,不懂如何放弃。
到底该怎么样,才可以和小白那样自由的生活下去呢。
“林潇,你吃坏什么东西了吗?”
“除了你做的东西之外,我什么都没有吃。”林潇说。
“对了,是这样呢。”小白说。
于是我们继续无言的走下去。
不发一语。
只是双手却紧紧相牵。
在看不惯的城市不变的拐角,理所当然的亲了起来。
小白的温柔,让人忘记了一切。
踩到沙子的沙沙声,海潮音。
在昏暗的夜晚,月光的照耀下,一阵阵的波浪拍打而上。
安静的温柔的冬夜。
在海潮变动下的小白的身影仿若梦幻。
冰透的身体开始变得寒冷。
“我呢,曾经被指责过。”
小白不经意站起来。
“试探人类的举动少做。”
“哪算什么,谁说的。”
“关系信赖问题无可奉告。”小白说。
“在说了到底算什么,试探对谁。”
小白伸出手指指着林潇。
“我吗。”
完全没有记忆,确实一点记忆都没有。
‘还真是迟钝呢,林潇。’
“那是你太敏锐了。”
小白莞尔一笑。
“一直都在,从在学院的屋顶想回,我一直都在是他那你的反应。”
‘你是不是能够重视我的人呢。’
“想要知道这环境总事情吗?”
‘如果不重视我的话,我不想和任何人扯上关系。’
小白她确实在这个学院中从来没做见过积极的和自已之外的人有关过。
那是因为对于谁,她都没有确认是否被重视的原因吗?
“说老实话,林潇你的事情,我都已经忘记了。”小白说。
“圣诞节见面以后不是完全没给我带努哈,分明说要赔偿,还询问人家的电话号码。”林潇点点头。
那个时候确实想让她赔偿,但是考虑了很多放弃了。
在说每天太忙了,没有时间。
“到了最后,我就觉得无所谓。”
“我也一样啊,无所谓,分明是这样”小白仰头望向远方。
“可是我们再会了。”
“是再会了,少说的和什么坏事情一样。”
小白握住了林潇的手。
“我分明是一直自由着的,一直不被束缚着活着。”
“你要负起责任啊。”
不知道为何,这句话让自已心脏猛烈跳动起来。
小白轻轻一笑。
“对,责任。既然你已经抓住我了,不要在离开。”
我这双手,传来了小白的温暖。
小白确实在这里向自已传递着她的十年。
“你这样真的好吗?”
大概小白是喜欢自由的生存方式的吧。
虽然孤独一人会感觉到痛苦,但那不也是幸福吗?
因为小白一直保持着微笑。
“那个。”小白说。
小白加大力度道:“是会变的啊,人心,虽然和谁都无关是很不除。”
‘一直都是在自已喜欢的时间就可以到自已喜欢的地方去。’
说起来之前还曾经说过去远远的什么地方之类的话。
只有什么都没有背负着的小白,才会简单的这么说出来吧。
然后也想让自已放下自已背负的行李。
“我是哪儿都可以去的人,正因为如此,才会觉得这样消失也没有什么问题。”小白说。
“没有问题吗?”林潇说。
对了小白的家庭到底如何。
虽然记得之前很忙,但是小白从来不提起。
“没有问题,因为那是我会感觉愉快的事情。”
“但是呢。”小白的眼泪一瞬间要涌出来,但是最后她还是笑了。
“哪儿都可以去,也就是哪儿都没有我的容身之处。”
‘没有想去的地方,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
“就好像世界上只有我一个弱”
看到那个好似瞬间会消失的虚幻笑脸,林潇的胸口传来崩溃一般的痛楚。
不快要崩溃的是小白的心吧。
“已经不会再孤单了。”
因为我想要在你身边。
因为我喜欢自由的小白。
因为喜欢才会想要在你身边。
“但是,我只会束缚你而已,你果然是只有的人,而我只是你的选择之一。”
‘如果你选择我,我就会回应你,当然如果你是以自已的想法想要留在我身边的话就好了。’
“嗯。”小白说。
轻轻漏出一声叹息,就算被盯着看也不会消失。
“我呢无法成为你那样的人。”
“我也无法成为你。”
“正是因为相互是不同的存在,持有不同的东西才会互相吸引。”
而小白拥有的是自已没有而又向往的东西。
最后还是喜欢上你了呢。”林潇说。
“小白对眼睛一瞬间睁大,红透了脸蛋。
“但是真的好吗,这个样子。”
“没事情打”
问题的话自然会有很多。
神秘老公,STOP!
“总会有办法的。”林潇说。
“总会有办法的,指的什么。”
“总之就从我们自身开始。”林潇说。
“我会给你幸福。”
就这样,林潇和小白这一夜真的走到了一起。
我们相互需要,相互包容,有欣喜的泪水和成就。
喜欢的就要拥有她,不要害怕结果。
当一个女子望向天空,她并不是在寻找什么,她只是寂寞。
捉屍道長
这一夜,林潇终于明白了小白在屋顶的目光的含义
一种蒙砂一般的暧昧感。
在在那个瞬间,自已感觉到了出生以来最幸福的感觉。
“嗯?”
音乐的亮光逼迫自已睁开双眼。
虽然身体有些沉重,但是睡意却瞬间消失了。
像是连做梦都不做,陷入完全的睡眠感觉有很长时间没有遇到了。
“说起来。”林潇说。
有多久没有睡觉了。
为什么会睡觉呢。
咚。
醫女帝妃 月呀
望向响起声音的地方。
“早安。”小一边收着一边将热气腾腾的咖啡杯放在桌子上。
“真是值得悲伤。”
小白装出抽泣的样子。
确实是昨天晚上。
完成了原稿,然后编辑来的电话。
不可思议的看着小白,看过去的时候,小白的脸蛋也红透了。
俩个脸红的人,就这样互相望着三分钟以后,小白拥抱住林潇。
“干嘛呢。”
就变成这样的感觉。
“嗯,互相看着不会有害羞吗?”小白说。
“你看这样的话就好了。”
心脏开始加速跳动。
作了那样的事情,自然会这样。
“我觉得你的理论错误。”
“我也孩子们想。”
小白离开了自已。
“嘿嘿。”
笑的异常明媚。
无所谓是谁开始的,就是相视而笑了。
清純明星愛上我 風中的哀傷
该说是不得不笑还是什么。
“但是真的吓了一跳。”
“怎么了吗?”林潇说。
“因为你突然之间就睡着了,快的我都以为你是不是生病了”小白说。
“哈哈。”林潇说。
不怎么留有记忆,这段时间一直没有好好休息。
“林潇,你在回忆什么呢。”
‘肯定是这样。’小白说。
“啊,抱歉。”林潇说。
“我现在就去做早饭,吃过就去上学了。”
“现在还是6点学校没有人。”
‘够了,手去就去。’
“不用那么认真也行。”
“确实,现在有点不行呢”
小白垂下眼帘说。
“我知道了。”林潇说。
肯定没错。
也不会想着,以后会怎么样。
“那么我去做饭。”
“本来是这样的没出,但是如果这样,我感觉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就要消失掉,还是想稍微多一点这样。
我從火星來
“你还真是说了不得了的话,很害羞吧。”
‘我们俩个人是情侣吖’
‘’才不要。
林潇说。
“切。”小白说。
“好冷。”
果然清早冷的很。
应该说服小白在家里多待一会。
而小白现在要走了。
“对了起码要换一下衣服。
就是这么回事。
回家不就好了。
果然这个时间没有人。
就算谁在,马上去屋顶也不会遇到。
虽然屋顶更冷吧。
“奇怪?”
随着清冷的空气震动。
“这是?”林潇说。
向着身体来源林潇提起脚步。
在球场中间,有一个人在奔跑。
像是在拼尽全力。
小金就是这样迫害自已。
极度集中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已。
“打扰到会很糟糕。”
总之现在一旁看着。
是带着认真表情一心一意训练。
都可以明显看出身体冒出蒸汽。
到底这样跑了多久呢。
“我会赢的,请等待下去,拜托了。”
自已背叛了小金吗?
她只是为了自已努力吗?
林潇不明便,现在不该去和小金说什么吗。
但是该说什么好呢。
小金她也不可能说自已清楚自已的真正想法。
林潇一直以为和她什么都可以聊天。
也相信小金一直如此。
但是在自已和小金没有注意的时候,时间流逝了。
我们不是大人还是孩子,只是在中途。
自已该做什么好。
“唉?”
“小金真努力呢。”
不知道何时出现的小白,紧紧握住自已的左手。
“虽然我对自已的运动神经很自信,不过大概篮球是赢不了小金的。、”
“她是专业的啊,自然赢不了。”林潇说。
“是啊。”小白的情绪有些微妙的低落。
“不过小金,不是努力的过分了吧,好像身体都要出问题了。”小白说。
“昂家伙对于这种程度的事情会明白的吧。”
不过不能排除没有的问题。
“小金她和你有些相似。”
“你注意到了吗?”
自已一点都没有隐藏。
一直以为小白有着奇怪的迟钝。
原来迟钝的是自已。
“每天都和你在一起,看你画画,不明白很奇怪。”
“说起来确实是的。”
“小金她会不会和你一样忍受着痛苦在支撑。”
風流天師
‘是这样吗?’林潇苦笑起来。
‘分明那么痛苦为什么要继续。’
“因为有读我漫画的人在。”
不管是赞美还是贬低,不管如何有人需要就要做,这是梦想啊。
“那不就是让别人知道自已的存在的意思吗?”
獵戶的辣妻 妖娮
“换而言之就是这么回事。”
正由于伽摩,才会有人对自已所做的事情有反应而高兴。
可能仅仅是如此而已。
“无法忍受孤单一人的痛楚吗。”
“至少我还可以忍受,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林潇抬起右手,有些很严重的加厚也会画下去。
“真有这种事情。”
‘是的,都是为了梦想与生产。’林潇说。
“那算有意义吗?”小白说。
“谁知道,我也不明白。”小白说。
为了不让小金听到小声的笑着。
这才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对话吧。
“林潇,你刚才在迷惑什么呢。”小白说。
“没有啊。”林潇说。
寶貝天下 風染衣
小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着自已。
“我讨厌骗子虽然我讨厌沉默,其次是讨厌骗人。”
‘我刚刚听说。’林潇说。
“那就给我记住。”
只有运球突破和这些。
那个家伙在周日。
“虽然不是很清楚,对手好像很强的样子。”
“赢了的话。”
“不没有什么。”
小金说了要有重要的事情对自已说。
从来没有见过认真的眼神。
‘那个时候的事情。’
“虽然你也有秘密也好,但是。”小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