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6b7優秀言情小說 無量劫主-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瓊華之謀讀書-597b9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就在他懊恼不已时,床帘外又一个声音响起:“小旭?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陈安一愣,这才记起自己回到了破碎洪荒之中,陈旭的身上,而这个声音的主人……
林菀。
“妈,我,我这是……”
陈安故作虚弱的问了一句,同时一眼就看遍了整件事情的经过。尽管没有清净天尊一眼万古的能耐,但以他现在的修为,看一个普通人几天前发生的事情还是轻而易举的。
突发疾病?
毕竟是有着因果联系,他被三清砍了一刀,即便大半因果都被留存到了皓月的身体中,但对这个隐藏的后手,确实还是会有一定的影响的。
“你都烧糊涂了,前天一下就厥了过去,把我们都吓死了,现在怎么样了?身上哪里不舒服?”
林菀满是心疼的话,也印证了陈安的猜测,清净天道主真的强悍至斯。
“好多了。”
陈安安慰的回了林菀一句,当然这也不全是安慰,在他意识清醒的那一刻,金身就已回复了七七八八。
“那就好,快躺下再休息一会儿,天还有一会才能亮呢,想喝水吗?”
林菀不复往日做事的急躁,十分有耐心的询问,只是这句话问出口,才发现陈安手中的水杯。不由笑道:“看来是把你渴坏了,快喝完,我再给你倒。”
陈安一口把水杯里的水喝完,道:“不用了,这些就够了,那,我再躺一会。”
“嗯嗯,水杯给我就好。”
林菀接过陈安手中的水杯,看着他重新躺下,才小心的为他拉上床帘。
陈安当然不是累了,事实上现在他的金身正迅速的恢复着,浑身充满了使不完的力量,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皓月的身体确实强悍,不止将开天辟地的一击完全挡下,没给他留下什么手尾,还让他感悟获得了无数的好处。
因为意识的无缝连接,在皓月身体中时,他几乎就像是一块海绵一样疯狂地吸收着相应的境界感悟,所获得的好处简直难以想象。
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广法天阶段的跨越。
这是一个纯粹积累的阶段。
乾元到大罗,需要一点一点的积累各种道与法的感悟,直到万法皆通的层次。
所以说“悟尽世间一切法”是为广法。
这一阶段常人想要跨越,少说也要百万年的道行。
类似万神掌、无相玄通、先天八极功这等本就涉面极广的绝世神功,在最初修习的阶段,就对万法有一定浅薄的认知,于广法天阶段或许能极大的缩短修炼时间,但那也还是需要接近万年的时间沉淀。
而现在,陈安感觉自己距离可以定水火,演风雷,虚空造物,化身诸天的大罗天层次只剩下了一层窗户纸般的距离,或许只需要一段时间的沉淀就可以轻松跨越。
这整整省去了他上万年的苦修。
果然,大风险一般都会有大回报,甚至这一次经历的好处还不止境界的提升,还有许多其他的东西。
当然,现在的陈安明显没空去清点一下自己究竟得到了什么好处,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另外的事情——皓月、琼华圣域和自己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关系。
这次太古洪荒一行,对他来说,最大的收获或许根本不是修为的提升、境界的感悟,而是他一直想要了解的某些事情终于有了部分浮出水面的征兆。
可这些似乎还不够,起码不足以让他知道整个事情的真相,不能让他知道背后安排着一切的主使者究竟是谁?
玉階怨:清宮良妃傳
是皓月?是他自己?还是一切因缘际会。
从某种情况看,皓月就是他的前世,可情况又有些不对。
盛世寵婚:三個萌寶鬥奶爸
因为在他进入皓月身体时,并没有得到其完整的记忆,有的只是零零碎碎的记忆碎片,看到的也是太古洪荒中的种种。
要知道身为清净天尊可是能够一眼万古的。
就算不能得到之后的许多事态发展情况,但也应该会有一些零碎的指引才对,可事实上是什么都没有。
这样一来整件事就显得有些古怪了。
向来有着轻微被迫害妄想症的陈安,怎么都不愿相信一切的事情都是机缘巧合,是因缘际会,他深信,一定还有一些隐藏的情况,他不知道。
现在白月走进了无量之途,皓月又隐没在了历史的尘埃里,似乎一切的线索都断了。
但琼华圣域还在,它从无尽星空回来了。
那几乎贯穿他凡人时期的天机印信,与琼华圣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青木甚至将持有天机印信的他奉为天机传人,天机圣殿的唯一继承人。
如果皓月真的是他的前世,一切的事情真的这么简单,那天机印信又是怎么一回事。
如看来不是琼华圣域有问题,就是五方术士的身份有问题。
说起来,天机术士位属东方,和东方青帝似乎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密切关系,这方面应该能够找找突破口。
只是据说上代天机术士在中古纪元末期因为倾尽全力封印化身末劫的天玄术士力竭而死了。
所以才有“原初劫”的说法,琼华圣域才一直有着传说,新任天机术士将继承上代天机术士意志继续封印末劫化身的天玄术士。
当时青木和他说这些的时候,他只顾着反感对方的宿命论,反感对方让他继承天机道统的事情,倒还真的没想过五方术士的身份问题。
现在走了太古洪荒这一遭,再回头仔细想想,不禁察觉出诸多疑点。
看来是时候回琼华圣域,深入了解一下,这个座让整个中央界奉为圣地的势力究竟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过去了。
当然,这么回去的话,还需要一块敲门砖,那就是作为考核任务的轮回天盘。
当时因为可能出现的大能争锋,陈安并没有将轮回天盘取走,现在看起来似乎是他多想了,大能争锋的形式远超他的想象,竟然可纵横万古,无视时空。
不过对于轮回天盘也不算是错过,别忘了,他手上还有最后的两个坐标,当初留下的那两人正好能够派上用场。
那两人被他跨界带回了这里,就囚禁在蓝天集团。
只要找到他们,利用他们与轮回天盘之间的因果,再找到轮回天盘绝非难事,等到轮回天盘一旦到手,就立刻返回琼华圣域,先从那个什么天机传人做起,接着就开始着手调查五方术士的跟脚。
计划一定,他心情也放松了不少。
除了他一直挂心的事情有了眉目,这一切还取决于他那半只脚踏入大罗天层次的修为。
纏綿不休
相信要不了多久,或许在回到琼华圣域之前,他就能成为大罗天尊,而一旦成为大罗天尊、造化大能,那么靠着血月刀、照彻阴阳镜这两件绝世神兵,就是清净天道主,他都敢斗上一斗。
当然,前提是不能碰到三清或白月那等层次的古老者。
那种变态还不是目前的他所能抗衡的,他就算是因为实力暴涨,而信心大增,也不敢对那种变态轻易犯颜。甚至他都有所怀疑,就算自己真正登上了清净天,也未必是那些拥有象征,代表意义的家伙们的对手。
或许若能得到皓月的身份,还可与之一战,只是普通清净天的话,还是小心一点为妙。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陈安不是好高骛远的人,心里想过也就算了,对他来说,还是顾好眼下最为重要。
莞爾的幸福地圖 饒雪漫
想到这,他就真的闭上了眼睛,开始了休息。
至于回蓝天集团提押那两人的事情,也不急于一时。
他向来是个谋定而后动的性子,不到图穷匕见的那一刻,伪装绝不会撕,挂着陈旭这张皮,在这个世界无疑更好行事很多。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
第二天,陈安向着林菀陈章展示了一下自己健康的体魄,两人就无奈的同意他出院了。
下午吃过饭,陈安借口憋闷太久出去走走,两人也没有反对。
于是陈安晃着晃着,就来到了蓝天保全。
因为这里是对外营业的所以,陈安大模大样的就走了进去,只是在进入那间特殊电梯的时候,却被两个警卫给拦了下来。
陈安皱了皱眉道:“你们新来的?不认识我?”
那两个警卫面面相觑,有些怀疑陈安是神经病,但还是客气地道:“先生您好,这里是内部通道,不对外开放的,请理解。”
陈安面色不悦地道:“我和你们说不清楚,叫你们的主事下来和我说。”
两个警卫见陈安不像是闹着玩,于是带着些疑惑地冲肩膀上的对讲机说了几句话。
不一会从电梯上下来一健硕青年,疑惑地冲着两个警卫道:“怎么回事?”
“龙涛!”
警卫还没来得及开口,陈安却是认出了来人,带着社长的和煦表情,开口与对方打起了招呼。
在他想来,自己虽然在外界浪了好几个世界,可这里应该没有过去多久,所以他亲热的与肖龙涛打招呼,应该也能得到他热络的回应。
我的王子騎黑馬 涼了琉璃
可结果却和他想象的有些出入,肖龙涛的确听到了他的招呼声,但结果却是一脸疑惑加戒备,并沉声质问道:“阁下是谁?你认识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