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9p8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高齡巨星 線上看-第740章:對不起和謝謝你(求訂閱,求月票!)分享-48wpi

高齡巨星
小說推薦高齡巨星
第六九九章
电影院里,荧幕中的剧情仍然在继续。
影片进入到后半段,所有的人物关系和感情铺垫都已经到位,洪山和大智敞开心扉,大智和丁丁重逢时那封简单而父爱满满的信,仿佛一颗颗催泪弹一般,将所有的观众呛的涕泪横流。
但是很明显,这部片子的狗导演和狗编剧,并不打算就此收手。
荧幕上。
大智是个很守信用的人。
和丁丁见最后一面的承诺,他打算遵守。
但是遵守的方式,确实大智的方式。
丁丁重新回到了校园,每天早上都会沿着那条小路去距离别墅不远的幼儿园上学。
那条路上,有一颗很高,很茂密的大树。
每当丁丁走过那里的时候,就会有一片叠成了树叶形状的信纸,随着那些枯黄的树叶一起悄然掉落。
这是爸爸和女儿之间的暗号。
每当看到那封精美的信纸,丁丁都会冲着大树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而当她开心的捧起信纸蹦蹦跳跳的走远之后,大树的上面就会有一只笨拙的屁股,慢慢的挪腾下来。
那自然是大智。
然而这还不是大智的所有办法。
画面一转,在丁丁的妈妈带着丁丁放学回来的时候,她们惊讶的发现,相隔了两条街道的那栋空房子,已经有人进住了。
正在花园里除草,清理着庭院的男人,她们认识。
“李大智?”
“爸爸!”
女人脸上的笑容凝固住了,丁丁的小脸上满是惊喜。
听到丁丁和丁丁妈妈的声音,大智抬起了头来,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女人牵紧了丁丁的手,警惕的看向了大智。
“你在这里干什么?”
“事实上,我,我住在这里。”
“你?住在这里?”
女人惊愕了。
“这房子你租下来了?”
“呵呵呵呃呃,不,不是。去我那里吃包子的一个顾客说,说他在这里有好几个屋子没有人住,都荒废,荒废掉了。我说我可以免费帮助打理,帮着照顾院子,不要钱。他,他很高兴……呵呵呃呃呃。”
听到大智的解释,丁丁惊喜的扬起了小脸,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里,已经开始了某些小小的计划。
“爸爸,你住在这里?离我就这么近!”
“是,是啊!我想住的离你,离你近一点。所以我就住在这里了。”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爸爸!”
“丁丁,你先回家,我需要和你爸爸聊聊。”
“哦。”
丁丁不舍的看了看大智,转身离去了。
笑傲 信手穿越
“丁丁,你,你的裙子很漂亮。”
庶難為妾 千年書一桐
“真的吗?”
听到爸爸的夸奖,丁丁转过了身来,扯起了自己的裙摆。
“是啊,上面的蝴蝶结很适合你,很,很可爱。就像是美少女战士一样,呵呵呵呃呃……”
“月野兔?”
“不,是小小兔。呵呵呃呃呃。”
“谢谢爸爸!”
狠狠的抱住大智亲了一口之后,丁丁背着小书包开心的跑开了。
房子前就只剩下了丁丁妈妈和大智。
“你想干什么?你已经答应过我了,和丁丁只见最后一面。为什么要搬到这么近的地方?你是在想办法接近她吗?李大智,做人要讲信用。”
“呵呵呵呃呃,大智最讲信用。大智打听过你不找丁丁,但是今天我们,我们是偶遇。对,周老师说,这叫偶遇。”
“偶遇也不行!”
“奥……可是我已经答应了郑总,要帮他照看院子。我答应过你不和丁丁见面,但是我需要,需要每天见到她才能安心。每天,我都要坐公交车过来。我浪费了太长的时间在公交车上……”
看着大智为难的模样,女人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转身离开了。
转过身时,她的脸上写满了恐惧和担忧。
她担心,在大智接连不断的攻势下,女儿终将会离开自己。
只是她没想到,这种担忧,在当晚就变成了现实。
天才寶貝俏老婆 四月妖妖
半夜,丁丁跑了出来。
她穿着睡衣,拎着毛绒小熊,从别墅的窗子爬到了房檐上,然后顺着别墅的柱子溜了下来。
穿过了两片别墅区中间的大道,一路跑到了大智的门前。
看到站在门前,小脸上满是兴奋和幸福的丁丁,正在捧着故事书打着瞌睡的大智瞪大了眼睛。
“你怎么来这里了?”
科技大仙宗 大夢遊家
“爸爸,我想你。想你想的睡不着觉!”
“你,会受伤的!连鞋子都没穿,穿的也太少了。”
虽然嘴上埋怨着,但是大智仍然张开了怀抱,将那个小小的人儿抱在了怀里。
夜更深了。
抱着丁丁的大智,敲响了二十七号别墅的大门。
当女人打开房门,看到大智和他怀中的女儿时,她的脸上一片死灰。
“她,她睡不着,所以来找我。你,你可以在睡前替她揉揉肚子,再讲两个故事给她听。要是她还睡不着,你,你也可以给她喝一杯温牛奶。但是要,要记得让她漱口,她的牙齿很,很脆弱。这样,她就能睡得着了。”
抱着女儿,听着大智的叮嘱里自己完全不知道的关于女儿的习性,女人木然的点了点头。
事情只要有一个开始,就有无数的后续。
在这里,电影使用了一组快镜。
大两片别墅区中间的马路上,一个小小的身影或者抱着布偶,或者拎着毛绒玩具,光着小脚丫一次又一次的穿梭到了另一面。
而回头,大智都会或抱或背的将那个小人儿送回去。
直到有一天,丁丁蹑手蹑脚的走到房门那里,但是她却发现,门在她够不到的位置上,上了一把锁。
她的身后,女人的声音响起了来。
“丁丁,我的乖宝贝。妈妈给你热了牛奶。”
看着客厅阴暗的沙发上,那个女人的身影,丁丁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了。
“谢谢。”
她端起了牛奶,无精打采的走上了楼去。
看到丁丁那张满是生疏与戒备的小脸,女人双手捂住了额头。
她知道不论自己这么长时间做了多少努力,她仍然没能走进丁丁的心里。
周末。
大智的朋友们来到了包子铺探望。
拉着许久未见的洪山和小安,以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的洪艺,大智高兴的又蹦又跳。
好久,大智才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我,我要请你们吃包子!我,我现在是副总经理了。大智,大智升职加薪了!我请客!”
不由得众人拒绝,大智和已经化身为服务员的邻居们为众人端上了各种馅料的包子。
在众人一片夸赞中,洪山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大智笑了。
“大智,我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很幸运。”
拍了拍儿子的脑袋,洪山定定的望向了大智。
“你,确实很幸运。你有小艺,这样聪明的儿子。”
大智憨笑着回应。
“不。我觉得老天让我遇到你,很幸运。谢谢你啊大智,在做父亲这个层面,你真的很厉害。在我们的这段友谊里,我是受益良多的那一个。”
“不。”
面对洪山真诚的目光,大智憨憨的笑了。
“你是最厉害的,帮助大智找到了丁丁的洪老师是最厉害。”
看着大智灿烂的笑容,洪山擦了擦湿润的眼角。
“没错,我们都很厉害!再来一份干肠包子!今天所有消费,由最厉害的洪老师买单!”
“耶!再给我来两屉东坡馅打包!”
女神你不懂愛
“哈哈哈。”
包子铺里,一片欢声笑语。
看着所有人开心的模样,小安的笑容有些勉强。
注意到这个,大智探身了过去。
“小安,你,你找到工作了没有?”
“还没有。工作哪里有那么好找的呀。我又不像你,走到哪里都能遇到好人。”
“呵呵呵呃呃,大智确实总会遇到很好的人。比如你和洪老师,呵呵呵呃呃。”
“马屁精啦。”
受到大智的感染,小安扑哧一笑。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的电话响了。
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她刚刚浮起来的笑容僵住了。
马上,她挂断了电话。
“是,是你爸爸打来的,你为什么不接?”
小安摇了摇头。
“我知道他要说什么,所以就不用接了。”
“这样,这样很不礼貌。”大智的表情很认真:“你应该,应该打回去,和你的爸爸道歉。”
“不要啦,快吃包子。”
“大智,大智帮你说。”
海捕文書
不由分说的,大智抢过了小安手里的手机。
拨通了那个未接电话。
电话马上就接通了。
“你死在外面了吗?银行打电话给家里,说你的信用卡已经逾期了。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打你公司的电话,说你已经辞职三个月了,你到底在外面搞什么?!”
听着电话那面的怒吼,大智眨了眨眼睛。
“你,你很关心小安,可是,可是你为什么不能,好,好好的说?她很难过的,既要打跑那些乱摸她的坏人,还要写很多很多封简历投给很多很多的公司。对,对了,她还要努力的跟房东讲条件,她不需要指责,她,她需要的是夸奖和,和安慰。”
听着大智磕磕绊绊的道理,电话那面,沉默了。
“喂?安爸爸,你,你在听吗?”
“把电话给小小。”
“哦!好,好的!”
听到电话那面的请求,大智将电话递给了小安。
“喂?”
试探着,小安打了声招呼。
“小小,对不起。”
听着电话那头父亲的一声抱歉,小安大大的眼睛里,瞬间便奔涌出了泪光。
她捂住了嘴巴,使劲的不让自己哭出来。
但是泪水,仍然顺着她的眼眶和鼻梁,冲刷了下去。
她捂着嘴巴,抽噎着,笑着,狠狠的摇头。
“爸,谢谢你。”
“累了,就回来吧,爸爸想你。”
“嗯!”
将手机和手机里传出来的爱紧紧的贴在脸上,小安狠狠的点起了头。
另一个城市之中。
一个穿着针织开衫,带着老花镜的男人擦干了眼泪,挂断了电话。
邪影本紀 邪影
他默默的从书柜里掏出了一盘老旧的录影带,塞到了同样老旧的录影机里。
电视上,一段不甚清晰的家庭录像,显现了出来。
“小小,等长大了你还跟爸爸一起这样吃冰淇淋吗?”
“会呀,可以呀。”
画面中的那个男人正值盛年,坐在他对面的小丫头满脸的精灵无邪。
“真的可以吗?”
“嗯!长大了就不是你给我买,是我寄几赚钱给你买。”
“是吗?”
“嗯!”
认真的点了点头,画面中的小丫头却停下了勺子,看着男人泛起了泪花。
“你怎么了?”
“没事儿。”
“那你怎么哭了?你有点难过吗?”
“嗯……”
“为什么难过呢?”
“因为你老了,呜……”
“因为我老了你就难过吗?”
“嗯……”
“呵呵,没事儿。爸爸老了也给你买冰激凌。我们也一起这样吃冰激凌,行吗?”
“呜……行!”
“到时候你有孩子了,我们三个一起吃冰淇淋。行吗?”
“行……”
看着电视里那珍藏了近二十年的画面,老人已经是泪流满面。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伤害你。我只是想让你陪在我的身边,对不起,对不起。”
一旁,看到他悔恨的样子。
带着围裙的妻子坐在了他的身边,温柔的将他抱在了怀里。
“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你没了耐心,把伤害当做了爱的方式。以后好好的,行吗?”
“行……”
电影院里。
看到小安和她之前一直存在于电话和伤害中的父亲和解,观众席上的抽涕和啜泣声,直接盖过了插曲音乐!
“呜呜呜呜!”
“太感人了,尼玛这是犯规,太感人了啊!”
“信爷你个狗日的,你出息了啊!你终于不在电影里杀人了,可是为毛老子还是哭成了狗啊!”
“我不行了,哪个兄弟帮我打一下120?我缺氧了,我要晕了。”
“谁还有多余的手纸,借我点儿,我那包用完了。”
“呜呜呜呜,熊蝶,卫生纸没了,卫生巾你先凑合着用吧。这玩意吸水挺好的。”
“谢谢小姐姐,我回头给你买一包。”
“妈的,之前大智失去丁丁我没哭,大智崩溃了我还没哭,这一段我特么真受不了了啊!多少个儿女这辈子都在等父母的一句对不起?又有多少的父母用一生等着儿女的一句谢谢你?真好,他们都等到了,一切都还不晚,一切都还来得及!”
滴!
收到附加极度【感动】的喝彩值,32812点!
滴!
收到喝彩值,1628183点!
在一片嚎啕和两声系统亢奋的提示音中,电影的第十一幕“对不起和谢谢你”剧情结束了,最后一幕“不需要聪明,只要爱”,呈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