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4smk有口皆碑的小說 奪運之瞳 ptt-第八百九十一章 不想受委屈【求訂閱】讀書-gqr4y

奪運之瞳
小說推薦奪運之瞳
攻击接连落在鬼熊的躯体上,可以清晰的看到,鬼熊的躯体接二连三的炸开,血液飞溅,血肉漫天洒落。
一口气而已,盗跖将鬼熊的躯体削掉不一半,骨骼都露了出来。
许多人都震撼,至于鬼熊自身则嚎叫,背后血红,他失去平衡,在那里愤怒的反扑,面目狰狞。
许多人都吃惊,很难想象盗跖居然这么的猛,几乎全是碾压。
書蟲成神記
其实,鬼熊本来就不是以正常手段突破的实力,与盗跖相比有所不如。
他挑战的信心就来自他手中的那柄帝器长刀,不过这点儿信心来源也被沈睿给抹掉了。
只能被愤怒的盗跖几乎削成人棍,可见盗跖到底积攒了多少的怨气,居然要用这种手段对付敌手。
不过一旁的古玲珑脸色越来越黑,浑身颤抖。
“盗跖,你个王八蛋,会场都让你搞成什么样了,还不赶紧结束!”古玲珑喝道,突如其来的剽悍让一些生灵惊掉了下巴。
而沈睿和黎玉渊也忍不住露出笑意,这才是古玲珑!
盗跖闻言,不自觉颤抖了一下,手上的动作一个不稳,落手差了三分,直接把鬼熊的一根骨头剔掉了。
蕪愛江湖
鬼熊感觉就刚刚这么一瞬间,他简直像是来到了地狱中,被打的骨断筋折,肉身都要崩溃了。
太古武神
盗跖看了自己的杰作,不由得讪笑一声:“马上结束…马上结束…”
随即,他看向鬼熊,冷笑道:“我知道你不服,是不是认为如果你经历了虚灵试炼,正常突破到帝境一定比我强大。”
鬼熊眼睛瞪的很大,脸上的皮肉都没剩下多少了,每一个动作都让他感觉到剧痛。
榮耀權杖 斌語曉風
“可惜没有如果,我兄弟比你爹强大…”沈睿低声道,两只手抬了起来,手指上的白色骨甲闪闪发光。
“你…你…不能杀我,虚灵挑战不允许杀掉对手…”鬼熊狰狞着,勉强开口,大片的血液溢出。
“既然这么嚣张,难道就没有明白一件道理吗?规矩都是由强者制定的。”
盗跖没有任何犹豫,十指骨甲脱落,化为白色流光,进入了鬼熊的躯体中,湮灭了一切。
“就算我是狐假虎威…”十指骨甲融入盗跖的躯体中。
“盗跖,赶紧下来打扫一下,这场地没让外人给破坏,反倒是让你给弄的乱七八糟。”古玲珑不满道。
無良家教 多笑天
“来了,来了…这不是一时没注意吗…”盗跖看了一眼沈睿,点了点头,一眼就露出谄媚的笑容,屁颠儿屁颠儿的过去收拾了。
“这小子…”沈睿不由得笑道,而后突然一愣,感觉自己的道心突然稳固了不少…
有沈睿在此压镇,没有人敢露出什么不满,纷纷自发的帮忙收拾。
这些生灵哪一个不是手上染满了血腥,这点儿场面才到哪里?
当然要是没有沈睿在这里,自然也有一些生灵会不满。
宴会继续,接下来总算没有什么人蹦出来捣乱了,有条不紊的继续下去,古家三叔与第二虚灵作为见证,盗跖与古玲珑结为道侣。
当然古家三叔是作为一个不能说话的吉祥物,除了眼睛能动,其余的都不能动。
觥筹交错间,沈睿有些发愣,眼前的场景让他有些迷乱,盗跖的笑容,古玲珑的笑容,甚至李幼悠的笑容也落入他的眼中。
“修行路上要是看不见这样的笑容,还有什么意思呢?”沈睿呢喃道。
“怎么了”丫头模糊的听见沈睿的声音,回头询问道,年带关切。
“没什么…”沈睿露出笑容,他感觉怎么稳固道心,有些眉目了。
盗跖走来,与沈睿敬酒,还有黎玉渊,三人算是老相识,不过他与黎玉渊只能算是普通朋友。
“……我还记得,你还坑骗我帮你通过狼灵群呢…”盗跖隐约有些醉意,搂着沈睿。
沈睿带着笑意,黎玉渊也罕见的露出了笑容,年少的时光总是分外的珍贵。
古长生没有掺和进来,古家三叔也被沈睿解开了镇压,脸色难看而僵硬,过在场的所有人都故意把他忽略了。
“长生…此人…”古家三叔低声道,语气中有隐藏不住的怨气。
“三叔,长生劝您,莫要拖累古家。”古长生很淡然,语气平静。
“连大兄也…”古家三叔有些不甘,被人踩在脚下,踩在脚下啊!
“您去找父亲大人,父亲大人可能会让您自封千年不出。”
“父亲虽然统领天庭一方,不过乌凰大人与霸猿大人同样也是,且不论他与天帝大人的关系。”古长生暗中传音,不敢明目张胆的提及这些名字。
古家三叔脸色一阵阴晴不定,最后也只能叹了口气,瞬间苍老了不少。
“三叔,何必在意那些没有意义的事情,在场的人又有多少敢以今天之事折辱你?”古长生安慰道。
古家三叔叹了口气,这些道理他岂会不懂,古家还是那个古家,他还是极境天王,就算被沈睿折辱,依旧是屹立在修士顶层的人物。
只是他自己咽不下这口气啊!
“罢了,罢了…”古家三叔摇了摇头,走到盗跖面前,看着这个小家伙。
一时间,场面寂静了下来。
其他人都投来了目光,这个老家伙不会又要作死了吧,一些人心中期待。
沈睿与黎玉渊自顾喝酒,并没有理会的意思。
“小玲珑,你眼光不错,这小子的确是人中龙凤啊。”古家三叔一脸欣慰之色,感叹道,仿佛是刚刚来到一样。
盗跖一愣,而后笑道:“您过誉了,还没恭喜您突破极境天王呢。”
“哈哈,都是一家人,还恭喜什么。”古家三叔笑的很爽朗。
都是人精,老狐狸,脸面对他们来说当然重要,不过相比性命却又不值一提了,毕竟都是一家人,一家人!
“您请,您请…”盗跖也忘却刚刚这个家伙的恶言恶语,态度殷勤。
詭異檔案 好難
“我努力修行,也是不太想受委屈。”沈睿看向盗跖,随后又补充道:“至少少受点委屈,不能随便蹦出来一个家伙就能让我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