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m6s9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第895章 第二款手機的主題:白月光和寶藏-fjr7j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
“陈汉升,你要是睡醒了就赶紧起床,今天的事情很多。”
陈汉升感慨都没有发完,外面就传来梁美娟的叫喊。
“知道了。”
陈汉升不耐烦的应了一声,摸了摸短袖睡衣后背的汗渍,走到客厅冲着梁太后抱怨道:“妈,你昨晚是不是又关我空调了?”
“是啊,怎么了?”
梁美娟一点都不意外,好像自己很有道理一样:“现在5月份都没到,哪有一整夜开空调的,这样对身体不好,也让空调休息一下。”
“······我靠!空调要休息个锤子啊!”
陈汉升跺了跺脚,无语的去卫生间洗漱。
这简直就是“昨日重现”,陈汉升上初中时家里经济条件逐渐变好,也在各个卧室里安装了空调。
摯友 愛看天
夏天睡前的时候,陈汉升明明记得自己开了空调,结果一觉醒来满头是汗,一问才知道亲妈半夜过来关掉了。
那个时候陈汉升没有经济能力,梁太后说话就是圣旨,当时她还制定了很多规矩,比如电视不能常开常关,湿手不许碰插座,吃饭只能夹自己面前的菜······
陈汉升当时最大的梦想,就是开着18度的低温空调,电视开着随便播放什么节目,自己裹着被子在床上睡觉。
睡醒以后,脸上皮肤冷的好像冰块,鼻子也被冻的不通气了,可是电视里有声音传出来也不会觉得孤独,那种感觉真是特别的畅爽。
“哎,梁太后管我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
陈汉升也不敢和亲妈争论,心里只能腹诽两句,吃完早饭以后,他开始安排相关任务。
今天主要是帮着沈幼楚从旧房搬到新房,陈汉升觉得很简单,只是在陈兆军和梁美娟的潜意识里,他们觉得搬家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
尤其梁太后还要去看望小鱼儿,所以时间上显得非常紧迫。
“妈,你不要急嘛。”
陈汉升不紧不慢的说道:“时间是可以管理的,只要你学会利用······”
“啪!”
后脑勺直接被扇了一巴掌,清脆的声音在客厅里回荡,陈汉升也马上不装了,踏踏实实的解决问题。
他先找到朋友,联系了建邺本地一家搬家公司,然后把王梓博喊过来,让他负责搬家的监督工作;
紧接着打给陈岚,让她陪着沈幼楚和婆婆出去散散步,搬家不需要她们操心;
最後一個鬼師
最后又把厂里司机的联系方式留给梁美娟,她什么时候想去小鱼儿那里,什么时候就让司机送过去。
“就这?”
梁美娟眨巴眨巴眼睛:“你啥事都不做,就出一张嘴吗?”
“我怎么啥事不做。”
陈汉升理直气壮的说道:“你以为随随便便就拿到一套五室三厅的房子啊,这些就是以前经营的关系网,我一会去新房那边看看环境。”
梁美娟噎了噎,她有些理解陈汉升所谓的“时间管理”了,明明有很多需要安排的人和事,结果他几分钟就布置完毕了,甚至自己还能空出大把的时间。
棄妃歡 清涼如意
“这样挺好,汉升现在就要像一个透明人,不能掺进小沈和小鱼儿的日常生活。”
陈兆军微微颔首,对于儿子的能力,老陈从没怀疑过。
老陈也没有偷懒,他主动请缨和王梓博一起监督搬家的过程。
“那就这样开搞了,冲冲冲!”
陈汉升吹了声口哨,立刻开车去找陈岚了。
“感觉这样很没底啊。”
儿子离开后,梁美娟担忧的和丈夫说道。
按照她本来的计划,上午先去和沈幼楚收拾东西,然后帮着搬家,忙到下午的时候,自己再匆匆忙忙去江边公寓看望小鱼儿。
来回奔波,手脚不停,中间可能都来不及喝口水,梁美娟已经预料到难度了。
可是陈汉升这样一梳理,梁太后只要去找小鱼儿就行了,而且还有一辆随时听安排的小车。
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就好像准备了50吨枪支弹药要打一场硬仗,结果发现敌人只是一只蚊子。
“为什么会没底呢?”
陈兆军就非常放心,还劝着妻子也不要紧张:“汉升做生意是白手起家的,我们看起来缠绕在一起的线团,他就有一种迅速找到线头的能力。”
说到这里,老陈语气里也有些骄傲:“这个能力的培养,和我······和我们密不可分。”
······
在建邺医科大学的门口,陈汉升接上了妹妹陈岚。
陈岚一听又是去当“工具人”,嘴巴噘起的很高:“哥,你以后有了宝宝,还会像以前那样疼我吗?”
“肯定啊。”
陈汉升马马虎虎的答道。
“嗯······”
阿岚嗅了嗅小鼻子:“那要是有一块蛋糕,我和宝宝都想吃,你会给谁啊?”
舌尖上的皇後
陈汉升没有回答,反而瞅了一眼妹妹:“你当我是你哥吗?”
“当啊。”
終極頂包師
陈岚立刻说道。
“当我是你哥,那就别问这种傻逼问题。”
重生之
陈汉升淡淡的说道。
“那不当你是我哥了。”
陈岚马上改口。
“你都不认我当哥哥了。”
陈汉升挑挑眉毛:“为啥还要把蛋糕给你吃。”
“······”
陈岚愣了愣,突然在副驾驶上左右打滚,不满的嚷嚷道:“你在耍赖,你就是在耍赖,两个嫂子有了两个宝宝以后,你对我就越来越敷衍了。”
陈汉升也不安慰,正眼都没瞧一下,随口搪塞道:“不可能,想多了,别乱猜。”
“我没有乱猜!”
阿岚气呼呼的说道:“你现在和我说话,都是三个字三个字的吐出来,一点都不用心。”
“额······”
陈汉升停顿了一会,在红绿灯的四岔路口,从卡里掏出一张邮政的银行卡:“随便刷。”
“哥,你想让我带嫂子去哪里啊?”
陈岚马上坐直身体,像个导游一样给出最好的建议:“今天春光明媚,我带嫂子她们去一趟紫金山吧,踏青看景,不亦乐乎······”
“都可以。”
陈汉升无所谓的说道:“只要别去江边公园就行。”
“好的,好的。”
陈岚心里清楚,小鱼儿嫂子就住在江边公寓,两位嫂子千万不能碰头。
她现在也不嫌弃哥哥敷衍了,看来,“随便刷”真是三字经里最有分量的一句话。
······
把陈岚送到天景山小区楼下,陈汉升又前往新房那边转悠一圈。
新房坐落在紫金山脚下,毗邻白马湖和桃花林,就和那套江边公寓一样,也是风光秀丽,适宜居住。
陈汉升进去转了两圈,发现早就被细致的打扫了一遍了。
这就是很会做人的朋友了,简简单单借出去一套房,换回来果壳电子大老板的一个人情,这是非常划算的买卖。
离开白马湖畔的的新房后,陈汉升谨遵父母的命令,没有去找沈幼楚或者萧容鱼,他回到果壳电子的办公室,开始处理一些日常事务。
陈汉升虽然感情上焦头烂额,甚至同时被萧容鱼和沈幼楚“踹掉”,但是工作上一点都没落下,当然各个项目也非常争气,几乎没有让人操心的问题。
曹建德和崔志峰在印度谈成了一单8个亿的买卖,包含MP4、果壳一代手机,还有即将推出的二代手机;
果壳快播因为领先于其他播放器的功能,注册人数越来越多,也开始反馈于其他果壳系的产品了,果壳社区隐隐约约都能和百度贴吧分庭抗礼了。
在用户体验感方面,社区其实是超过贴吧的,还经常有行业内大佬跳出来分析某些问题,“逼格”方面似乎也要更高一点。
至于天涯和猫扑因为没有资本在背后支持,发展速度早就被果壳社区压住了。
现在好几家大型企业,甚至还有国际体育用品公司,他们非常愿意和果壳社区展开合作。
合作模式就是购买果壳社区的一点版面,投放公司产品的链接,不过陈汉升要价很高,“亿”是最基本的单位,而且合同只能一年一签。
这个苛刻的条件吓退了部分公司,不过据说耐克正在评估中,他们实在很看好这个拥有大量年轻人的门户平台。
这样看来,陈汉升的“果壳生态链”已经有了初步效果,毕竟只需要一个账号,就能够实现看电影、下载、网上吹牛逼、购物······网民其实很懒惰的,哪一家让他们省事,那就选择哪一家。
这样久而久之会变成一种良性循环,最后会对果壳形成一种“依赖性”。
······
10点多的时候,网络部总工黄立谦带着“果壳云”研发小组过来汇报状况。
从研发难度上来说,“果壳云”要比“果壳快播”要简单很多,只是陈董很早提出一个要求,每首歌都要可以评论,让听众留下对这首歌的感觉。
这是大老板的命令,大家都只能无条件服从,经过N次修改和完善后,黄立谦终于觉得可以拿出来了。
“速度很快啊。”
陈汉升很有兴致的说道:“去看看效果。”
来到网络部的研发实验室,陈汉升戴上耳机先听了听音效,项目小组的组长在旁边讲着这款软件比“千千静听”优秀的地方。
陈汉升一边“嗯嗯啊啊”的回应,一边随意搜出几首歌,在下面验证了评论功能。
比如说,听到周杰伦《简单爱》的时候,陈英俊留言:第一眼就心动的人是不会甘心做朋友的。
听到林俊杰《一千年以后》的时候,陈英俊留言:今天的云很好看,我想拍给你看,却想到我们很久不联系了,突然觉得其实云没那么好看了。
听到SHE《半糖主义》的时候,陈英俊留言:我给你的备注是十二,朋友十二画,恋人十二画,爱人十二画,家人十二画,所以十二的名字,叫做难忘。
其實我是一個作者快穿 飲弓
······
“靠!”
黄立谦已经受不了,如果不了解也就算了,陈董现实里张嘴“狗几把”,闭嘴“操你妈”,他怎么可以写这些文绉绉的句子啊。
陈汉升是一点都没察觉,他还沾沾自喜的左右看了看:“老子的文笔咋样?”
“清新脱俗,让人回味不绝。”
黄立谦竖起一个大拇指,表情诚恳的夸赞。
“哈哈哈,老黄你这人就是太诚恳了,总喜欢说实话。”
陈汉升叉腰笑了一会:“你们肯定都很奇怪,为什么果壳云要提供留言这个服务呢,千千静听什么都没有,一样很火爆啊。”
“的确有想过,可是没想明白。”
黄立谦挠挠脑袋:“大概没办法像陈董这样高瞻远瞩吧。”
“行了行了,老黄你就歇会吧。”
早安,我的女鬼大人 陸陸
陈汉升摆摆手,瞅着果壳云的播放界面,认真的说道:“我呢,有三个理由。”
黄立谦立刻做出认真听讲的姿势,他和销售部的崔志峰有个“赌约”,谁带领的才是果壳电子里最赚钱的部门。
本来这小半年下来,网络部和销售部的收益越来越小,结果崔志峰直接在印度谈了个8亿的单子,差距再次扩大。
老黄只能继续抱紧陈汉升的大腿,同时带着下属攻克一个个项目。
“第一,每个人对歌曲的理解是不同的。”
陈汉升说道:“比如射雕英雄传的《铁血丹心》,有人听出了豪迈,有人听出了悲凉,这样评论出来,可以交流一下彼此的心情。”
“第二、每个人听歌曲的时间是不同的。”
陈汉升继续说道:“再举个例子周杰伦的《晴天》,有人是2006年听到这首歌,有人是2016年听到这首歌,那么2016年的听众,他们可以在那些密密麻麻的评论里,感受一下10年前的音乐故事,甚至是那个时代和社会的缩影。”
“第三嘛······”
戰天大帝 鬥戰天
说到这里,陈汉升顿了一下,45度仰望着天花板:“就是给我这种淡淡忧郁的文青少年,留出一个装逼空间。”
“呕······”
黄立谦心里已经翻江倒海的吐起来了,不过大老板没有挑剔,也就意味着“果壳云”这款产品可以考虑全网推出了。
“等到第二款手机上市,在发布会上一起介绍果壳云吧。”
陈汉升给出一个时间节点。
“可是。”
黄立谦连忙追问:“我们第二款手机的主题还没有定下来啊······”
“现在定下来了。”
陈汉升脸上突然涌起一抹温柔,随即又隐藏起来,怅然若失的说道:“因为有两个颜色嘛,白色的那款叫‘白月光’,天蓝色那款叫‘宝藏’,第二款手机主题就叫‘白月光和宝藏’。”
······
(求个月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