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hi1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陽壽已欠費 西西弗斯CC-第四百四十七章 這裏太危險了吧熱推-crn4x

陽壽已欠費
小說推薦陽壽已欠費
黄山君带着马黄,到了自己的山头。
上山的时候马黄就惊呆了,因为他发现从山脚到山顶,隔上几米就有一个炸弹。
他干咳了一声,对黄山君说道:“这炸弹,似乎不是这么用的。”
我家網絡連著異世界 鋼索好口牙
黄山君幽幽的说道:“炸弹是怎么用的?”
马黄苦笑了一声说:“这一枚炸弹,就足以把山头炸平了,你安排这么多,不是浪费吗?”
黄山君哦了一声:“多多益善嘛,叠加起来的威力更大。”
马黄越往上走越害怕,腿肚子都开始转筋了。
毕竟,这么多炸弹如果炸了,他绝对尸骨无存,魂飞魄散啊。
这个地方,太危险了。
马黄对黄山君说:“那什么,我能不能不上去了?”
黄山君说:“咱们两个可是朋友,朋友的这点小小的要求,你不会拒绝吧?”
马黄:“……”
他干咳了一声,对黄山君说:“那好吧,可关键是……”
黄山君幽幽的说:“有什么关键不关键的?你跟我来吧。如果你要和我绝交的话,我们只能同年同月同日死了。”
马黄看了看漫山遍野的炸弹,乖乖的跟着黄山君上山了。
现在他也看出来了,这个黄山君的精神状态不大正常。但是马黄也无可奈何,只能认命了。
山顶上有一间小屋,马黄就跟着黄山君到了小屋当中。
进了屋子里面之后,马黄差点吓哭了。
因为这里密密麻麻,摆着很多炸弹。
甚至于黄山君的床,桌子,凳子,都是用炸弹搭起来的。
马黄快哭了:“朋友,你弄这么多炸弹在这里,你不害怕吗?”
黄山君纳闷的看着马黄:“怕?为什么要害怕?这些炸弹是对付坏人的,我是好人,又不要害怕吗?”
马黄干咳了一声,对黄山君说:“我觉得,这炸弹还不至于那么智能,应该区分不出来好人和坏人。”
黄山君冷笑了一声,说了一番什么,天地有正气,什么我善养吾浩然之气之类的话。
这些话听起来冠冕堂皇,但是对于解决当前的问题,好像没什么用。
马黄对黄山君说:“我那些炸弹,你还买吗?”
黄山君点了点头:“买,当然要买。你既然答应了做我的朋友,我当然要履行诺言买炸弹了。”
马黄干咳了一声:“其实,你不买也行。”
黄山君瞪了瞪眼:“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觉得我不配做你的朋友吗?”
马黄连忙摇了摇头,干笑着说道:“我只是怕你花冤枉钱。”
黄山君说:“想我们这种有一天没一天的人,钱都已经是身外之物了。”
马黄听得心惊肉跳的。
忽然,黄山君扭过头来,对马黄说:“你刚才说,愿意和我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这话不是骗我的吧?”
马黄使劲摇了摇头:“不骗你,绝对不骗你。”
黄山君说:“那我就放心了。其实我今天晚上,有生命危险。”
马黄:“……”
黄山君说:“我预感到,有人来偷我的生机。所以我准备了这么多炸弹,想要和他同归于尽。”
马黄有点惊恐的说:“可是……可是……咱们为什么要同归于尽呢?不能逃跑吗?”
黄山君哭笑了一声:“逃跑?我们根本逃不掉。不过,我有了这么多炸弹,还买了幸福村的各种仪器,我相信一定能渡过难关。”
马黄说:“好朋友,你需不需要我帮你收尸?”
黄山君说:“不用了,我只需要在临死的时候,有一个朋友能陪着我。”
马黄:“……”
刚才还信心十足,说一定能渡过难关呢。现在可好,一眨眼变成想找垫背的了。
马黄有点想逃跑。但是他也知道,只要他敢逃跑,一定会激怒黄山君。
现在黄山君已经破罐破摔了,没准会当场杀了他。
马黄叹了口气,愁眉苦脸的坐在炸弹叠成的凳子上。
黄山君拿出来了一坛酒,对马黄说:“这样的好久,我一般是不会拿出来的。只有最尊贵的朋友来了,我才会倒上一杯。”
马黄哦了一声。
他不爱喝酒,对于黄山君的深情厚谊,他注定是感觉不到了。
然而,当黄山君把酒倒出来的时候,马黄顿时愣住了:“这是怨气酒?”
黄山君点了点头:“没错,就是怨气酒。喝了怨气酒,一秒钟像是一年。在短短的一分钟内,经历一个人的一生。”
“有了这种酒,我们再也不用感慨人生苦短了。”
马黄缓缓的点了点头。
于是,他也喝了一杯,并且陷入到了虚幻的人生当中。
当然了,当酒劲过去之后,马黄就觉得更加空虚了。
黄山君对马黄说:“以前我交朋友都有盛大的仪式,这一次和你交朋友,却没有仪式,你不介意吧?”
马黄:“……”
这是什么鬼?交朋友还有仪式?这家伙睡醒了吗?
马黄干咳了一声,对黄山君说:“我们交朋友都没有仪式。”
黄山君哦了一声,他忽然指着窗外的月亮说:“我们就对着这方天地起誓吧。从此以后,我们两个是至交好友,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黄山君把同年同月同日死几个字咬的很重,似乎在提醒马黄注意似的。
马黄无奈,只能无奈的点头。
他发现黄山君是一个很有仪式感的人,一定要跪下来对着天地发誓。
马黄无奈,只能从了黄山君。
他们两个正发誓发到一半的时候,屋子里面的提醒器响了。
黄山君顿时打了个寒战。
他扭头,看见屋子里面多了一个人。
黄山君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松了口气。
他对这人说:“你怎么来了?”
那人幽幽的说:“我来看看你,不行吗?”
这人不是别人,是李闻。
黄山君对李闻说:“好端端的,你来看我干什么?”
李闻笑了:“我看看你的生机有没有被人偷走。”
黄山君皱了皱眉头,幽幽的说:“多谢你关心了,我的生机还在。”
李闻笑了:“刚才还在,现在就不一定了。”
随后,黄山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老。
黄山君惊骇的看着李闻:“是你?”
李闻微笑着说:“是啊,是我。我打算去那片云附近看看,万一有破解之法呢?但是要靠近那片云,一定要有无数的生机。”
“我的生机不够,所以我想跟你们借一点。”
黄山君艰难的向炸弹走过去,然后引爆了其中一颗炸弹。
然而,李闻伸手向炸弹抓了一把,即将爆炸的炸弹竟然变成了两团普普通通的阴气和阳气。
它们平缓的中和了,变成了能量,洒落在小屋当中。
黄山君绝望了,他看着满屋的炸弹,居然觉得自己像是个跳梁小丑。
原来话这么大力气置办的这些东西,毛用都没有。
黄山君绝望之下,放弃了抵抗,很快,他被吸干了生机,然后死掉了。
李闻有点纳闷的看着黄山君,然后幽幽的说:“这家伙的生机,太少了吧?”
随后,他扭头看向马黄:“你想不想为人间出一份力?”
马黄使劲摇了摇头。
李闻冷笑了一声,伸手抓住了马黄的头顶。
马黄惨叫了一声,随手,生机大量流逝。
不过,刚才提醒器发出的声音还是惊动了周围的人。
有大量的修行人正在赶来。
帝闕
虽然山中的大能们个个都想做缩头乌龟,但是这世上毕竟还是有一些正直的修行人的。
比如现在赶来的,有一大批就是研究所的人。
这些人赶来之后,李闻立刻停手了人,然后迅速的离开了。
眨眼之间,他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刚才怎么回事?”有研究所的修行人问。
马黄有气无力的说:“刚才李闻来了,吸干了黄山君的生机,差点把我也杀了。”
这些修行人很怀疑的说:“你没有看错?是李闻干的?”
马黄点了点头:“我绝对没有看错,就是李闻干的。而且有监控的证据。”
众人打开监控看了看,确实看到了李闻。
研究所的人幽幽的说:“李闻……不至于干这种事吧?”
不过也有人说:“李闻说的倒是实话,他想要去探查那片云,升级不够,借用一下大能们的生机,完全合情合理。”
萌女來襲:校草別想跑
有人给李闻发了个信号,李闻很快到了。
研究所的人展示了一下监控,问李闻:“这里面是你?”
李闻翻了翻白眼:“这不是扯淡吗?这怎么可能是我?”
後武俠時代 寒羽青良
研究所的人说:“开始监控显示,这家伙和你的气息都一模一样。气息……骗不了人吧?”
李闻幽幽的说:“我还是那句话,我怎么知道?也许对方是一个高手,善于伪装。也许是你们的监控不行。你们出场的时候检测过吗?是不是监控坏了?”
在场的人都面面相觑。
他们觉得李闻在胡搅蛮缠,但是想要把李闻抓回去,又没有这个能力。
李闻显然也没有自证清白,主动归案,让他们调查一番的想法。
局面一下就变得很尴尬。
与此同时,黄山君出现在了山脚下。
黄山君的出现,顿时在周围的山头引起了轰动。
大能们都知道黄山君遇到危险了,还知道黄山君被人吸干了生机死掉了。
他怎么会好端端的出现在这里?
于是这些大能纷纷走过来,向黄山君请教活下来的办法。
而黄山君出现,显然也是为了传授这些办法。
他摆了一张桌子,桌上挂着一张布条,上面写着:有偿咨询。
梅山君最先走过来,好奇的问:“你这个有偿咨询,是什么意思啊?”
黄山君淡淡的说:“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梅山君说:“那你要多少钱?”
黄山君说:“不多,一颗炸弹的钱就行。”
梅山君咬了咬牙,交了钱。
然后他很感兴趣的问:“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黄山君说:“在我告诉你之前,你得先发个誓,如果你告诉别人,泄露秘密,你会天打雷劈,被人吸干生机,永世不得超生。”
梅山君:“……”
黄山君幽幽的说:“怎么?你不肯吗?”
梅山君干咳了一声:“倒也不是不肯,只是觉得咱们都是好朋友,好朋友之间,没必要发这种誓吧?”
黄山君冷笑了一声。
梅山君无奈,只能按照黄山君的要求发誓。
馭蛇小娘子 怪味腰果
等他发完了誓,黄山君满意的点了点头。
然后在他耳边说:“昨天晚上,我悄悄把自己的一半魂魄藏起来了。所以,被吸干生机的,只是我的其中一半而已。”
梅山君有些不解的说:“不应该啊,李闻没有发现吗?”
黄山君冷笑了一声:“你以为那人真的是李闻吗?”
梅山君惊奇的说:“不是李闻吗?”
梅山君沉默了一会,幽幽的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李闻。不过……那个人很奇怪,从理智上分析,他和李闻一模一样。但是我总觉得,这两个人有区别,是不同的人。”
梅山君觉得黄山君的话有点玄。
黄山君对梅山君说:“至于李闻为什么没有发现,这就得益于我的巧妙设计了。”
“我在山上布满了炸弹,李闻就算不怕,走上来的时候也会胆战心惊的。他会想,如果这些炸弹一旦炸起来,他怎么躲避。他甚至会想,怎么避免让这些炸弹爆炸。”
“无形之中,我让他分心了。”
“而我带回来的马黄,同样是让他分心的道具。当他开始吸收我生机的时候,肯定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我身上的生机不够。”
“但是他没有立刻搜索我的领一半魂魄,因为他下意识的认为,旁边的马黄是我的另一半生机。”
“当他向马黄下手,发现依然不对的时候,已经过去好一会了。各地的修行人已经赶来救援了。”
“我就是靠着这个办法活下来了。”
梅山君恍然大悟,他缓缓点了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把身体一分为二,我也能做到,现在我缺少的就是一个朋友了。”
梅山君看着黄山君说:“你愿不愿意扮演我的朋友,转移一下李闻的注意力?”
黄山君幽幽的说:“你觉得饿呢?”
梅山君干笑了一声:“我再去问问别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