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lta5都市小說 秦時小說家 txt-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滅楚(一)閲讀-vhrw5

秦時小說家
小說推薦秦時小說家
“咸阳那里可有传来文书?”
归于幕府军帐,王翦看向军司马。
“上将军!”
“并无咸阳来的文书,一如先前,按照大王法令,若无战事,当无需禀报咸阳。”
“咸阳那里,也没有文书传来。”
军司马直接应道。
言语间,甚为感叹。
记得上将军率领六十万大军驻守于此的时候,曾每隔三日便是一封文书传向咸阳。
或许没有大事,但按照上将军所言,秦国大军汇聚于此,当如秦王亲临于此,自当了解一切。
可半个月之后,大王传来文书,言语上将军无需那般繁琐,非战事无需禀报。
鉴于此,上将军便是换成七日一报。
但随即又是被大王批复无需那般。
后来上将军变成旬日一报,然则未几大王又是下文书,言语军中无视,传来文书过于聒噪,一月一报就行了。
如此,便是改成了一月一报。
前几日,才将上月的文书传上去,如果这个月没有战事,那么,文书所传,还要靠后等待许久。
“大王如此,王翦自是有半点大意。”
王翦拱手一礼看向咸阳所在方向。
花心首席冷情妻
为将者,能遇大王这般英主,实在是幸事。
此战,自己不会令大王失望的,若言现在出战,自然有取胜把握,但还不够。
舌尖上的皇後
自己所需要的战机还没到。
“国运之战,当如此。”
蒙武旁侧亦是有感,念及去岁同李信将军所行兵事,惭愧多矣。
“报!”
“暂辖罗网及楚国密探的上卿姚贾发来密信!”
幕府军帐内,诸人之语刚落。
豁然,帐外便是传来一道急促之音。
“拿来!”
王翦神色微动,抬手一语。
当即,军司马便是将那封文书取来,递至上将军手上。
对照印记暗令之后,便是打开密信文书。
比蒙至尊 流風一生
“看来……战机已经到了。”
“传本将令,相召各营部主将前来于此。”
王翦细细一观其上,数十个呼吸之后,陡然间,双眸深处,一丝喜意流转。
而后,放下手里的文书,将其递给旁侧的蒙武。
又看向军司马,随即快速下令。
“上将军,是否击鼓聚将?”
军司马迟疑。
“无需那般,秘密召集便可。”
王翦摆摆手。
“喏!”
军司马随即出营帐,由着上将军令,秘密召集一位位军中各大营部主将。
看样子,是上将军所等待的战机到了。
“这般秘密的消息,都能够探听到,还真是……。”
“项燕真的要兵入淮南了。”
“如此,在其兵入淮南的瞬间,便是我军战机。”
蒙武阅览完毕手中文书,甚为感叹,文书之上的消息记载的很详细,甚至于具体的大致时间都有。
春日前后。
至于更为具体的,则需要看接下来所报了。
“欲要留守三十万大军于国都寿春,其深处怕是更有所谋。”
“不过,那些也足够了。”
王翦行至幕府军帐的沙盘前,看着楚军大营所在,又看着楚国国都寿春所在。
又看着广袤的淮南之地。
楚军若是继续在淮北坚守,自己还真没有特别好的战机,只有等待楚国庙堂生乱。
而且从楚军的形势来看,项燕兵入淮南这般顺利,那些世族私兵出了不少力。
……
……
两个时辰之后!
先前本是空阔不已的幕府军帐,已然人满为患,从军中各大营帐前来的主将一一秘密到齐。
虽对于没有击鼓聚将狐疑,但还是有些兴奋。
因为这般大规模的聚将,很明显诏示着一些别样的事情发生。
“蒙恬将军可知何事?”
白芊红身披轻甲,位列其内,看着身侧的九原军将蒙恬,从去岁以来,便是在军中。
并未返回云中之地。
倒是从北胡那里传来的消息,匈奴暂时无暇南下,正在极力攻灭东胡,以为统合草原诸部。
“哈哈,白将军!”
“蒙恬不知也。”
早入军旅,磨砺甚多,浑身上下,铁血魁梧,闻旁侧白芊红之言,不由一笑,摇摇头。
自己也是刚到,也不太清楚。
“想来要有大事了。”
尽管不知道,不过以自己对上将军的了解,这般秘密的召集诸将,绝对有大事落下。
“应如此。”
白芊红亦是轻笑而应。
根据自己得到的消息,怕是上将军要备战伐楚了。
“众将归列!”
期时,军司马感帐内混乱,道喝一眼。
顺而,一位位主将自动左右分列。
连带着帐内的翁鸣之音都消散不少,随即归于平静。
“大军对峙数月,如今战机到了。”
“楚军将有大变,项燕接下来或要兵入淮南,楚国大军移动,便是我等战机。”
“具体时刻虽未可知,然已然不远。”
“为防止楚军突然退入淮南,老夫当先行部署全军,若然战机突至,待我军幕府号角升起,你等无需军令,直接兵如霹雳出动。”
“明悟否?”
王翦看向前方左右的一位位军将,都是很熟悉的军将,立于沙盘之前,沉声快速说着。
若是等到战机来临的时候,再行大军部署,那就有可能贻误战机。
从数月来的各大营部应战所观,还是掌控于心的。
“喏!”
诸位军将豁然抱拳一礼。
“后军八万,白芊红统帅,自北向南杀向平舆以南楚军。”
王翦看将过去,看向那营帐内的唯一一位女将军。
其人才学自是不逊色其余诸将。
“喏!”
白芊红出列,英气勃发,脆语道喝。
“右军十万,王贲统帅,自北向南杀向寝县、新阳的楚军!”
“喏!”
“左军十万蒙恬统帅,配合后军,一起压向项燕主力汝阴所在。”
“喏!”
“前军十万,李信统帅,于你为先锋,率先攻杀汝阴项燕兵处!”
“中军十二万,蒙武老将军统帅,直接率领大军南下淮水,拦阻楚军强渡淮水。”
“喏!”
“军器营、连弩营等五万,冯劫率领,虽蒙武将军后,以为我军南下强渡淮水压阵。”
“喏!”
“飞骑营三万,赵佗统率,护卫中军幕府,以为徐徐南下。”
“喏!”
“……”
“……”
一连串的军令接连不断的下达,由开始的大略,到诸位军将具体谋划,尽皆如此。
“此次战机,务必要在楚军逃向淮南的过程中,尽可能歼灭楚军有生之力。”
“绝对不能够让项燕主力逃向淮南、江东,甚至于江南。”
王翦再次道喝,严令诸将。
一笑傾城黑巖 小煥熊
“喏!”
诸人颔首以对。
“上将军!”
易聖
“李信所求所部,在歼灭楚军有生之力后,率领轻兵敢死为先锋,楚地追杀项燕所部。”
悄然,一位银甲将军从诸将军列中走出,行至帐内,半跪一礼,深深一言。
“李信将军!”
“李信将军!”
“……”
左右诸将均大惊,看向李信将军,彼此相视一眼,低语一声,而后陷入浅浅的沉默。
六十万秦军将士在军中对峙养膘,可落在李信将军身上,似是陡然间消瘦甚多。
去岁那个意气勃发、壮勇豪迈的伐楚主将,而今看上去却精瘦的如同病患之人。
神容黝黑,颔下短须虬髯,不显军中银甲少壮将军久矣,观此,诸将唏嘘。
“好!”
“寡然南下歼灭楚军有生之力,允你汇合赵佗处,统合六万飞骑,追击项燕江东主力精锐部卒。”
王翦深深颔首。
行过沙盘,将那位银甲将军搀扶而起,给予其绝对的肯定。
“上将军!”
李信不予起身,深深一礼。
诸将更是有感心头升起滚滚酸热,寂然久矣。
******
“我军兵退淮南,当次第有序。”
“否则,被秦军察觉,或有拦阻。”
兵入淮南,自寿春国都那里落下定语之后,一切便是进行中。
秘密清理财货,运往淮南、江东,以为接下来根基所用,率先调遣兵将入淮南,以为接应。
诸般种种,繁琐甚多。
若是没有秦军在侧,一切自当很快,可这般秘密之事,越少之人知晓越好。
待兵退之日,不给秦军反应时间,便可功成。
“寝县、新蔡、新阳等地逐步空虚营地,留下旌旗,虚张声势,而后于夜间徐徐退兵。”
“南下从汝阴这里的要道渡过淮水,等候在寿春之旁。”
“本将率领汝阴主力断后,延迟半日上下,为你等争取时间,纵然秦军追击,有淮水拦阻,也无能为力。”
项燕单手持着竹竿,在面前的沙盘上划动方向,同时看向旁侧的诸将。
“具体何时?”
屈氏一族副将颔首,拱手一礼。
“待淮南那里整顿完毕。”
“半月之后开始准备。”
“军中不得有消息传出,那时,我军悄然而退,留给秦军一个空荡的淮北之地。”
项燕略微思忖,给了一个大致时间。
眼下则是给予通告,以为准备、布置,放置到时候生乱,引起别样的动静。
“哈哈哈,果然如此,怕是那是秦军一觉从梦中醒来,看着空荡荡的淮北之地,只能够干瞪眼了。”
“终于可以回到淮南了。”
“……”
幕府之内,顿时一片热闹。
于老世族来说,兵入淮南不是好事,可对于世族数十万私兵来说,却非如此。
他们前往淮北是来立功的,可待在淮北一年,功劳没有立到,反而还承受相当的苦难。
这般酷寒的天候,军营内的难以入口餐食,……完全和期待之中相差甚远。
与其如此,还不如回淮南。
如今,终于要回去了,不用呆在淮北这里干干的和秦军对峙着,要战不战,要功劳没功劳。
着实无趣。
1603376520